《废都》-第27章 良久,妇人才挣开

更新时间:2020年07月08日 星期三 16:05:51 作者:


关灯
护眼

良久,妇人才挣开说:“庄哥,你还不要进来吗?你都硌疼我了。”庄之蝶扮了个鬼脸,明知故问道:“哪里硌疼你了?”“你坏!”女人娇嗔着,就拿两只粉拳来捶他。庄之蝶说:“宛儿,先让我好好看看!”就不顾了女人的躲闪,伏下身去,用手去掰了细看。只见一顶粉红的-陰-蒂湿嫩如刚抽吐的萼尖儿,兀自微微颤动 着,两片-陰-唇覆盖下现出一处小|穴,正一翕一张吐着泡沫儿,泡沫儿下仿佛有个黑点儿抖了一下又消失了,庄之蝶急用手一抹,却是一颗痣。想起自己的上面也有, 一时竟觉了天意似的,便起身将龟|头对准了那处妙穴,轻轻嚅研,随着妇人一声欢叫,毫不费力地插了进去。女人下体的滚烫再一次让庄之蝶眩晕,这眩晕是如此美 妙。多少年来多少年来早已销蚀殆尽的激*情又被眼前这个女人重新召唤了回来,他不禁一阵百感交集,忍不住伏下身去,将女人紧紧地箍在怀中。妇人经他一用力, 禁不住筛糠似的发抖。庄之蝶说:“宛儿,我现在真想和你化做一团火!”妇人却已经迷离了双眼,喃喃地说:“我也是的,我也是的。”只把一双白-乳-在庄之蝶胸 膛用力地蹭来蹭去。庄之蝶被妇人撩拨得兴起,身下就猛得接连抽送了数百次,直至体内有一股温热循经下传,知道自己已不能控制,便索性*更用力冲刺着说:“宛 儿,我要忍不住了!”女人呻吟着叫道:“一起的,一起来!我也想要来哩!”说着就竭力去迎合庄之蝶的剧烈冲撞。顷刻,两人同时叫着,犹如两座城堡,缓缓地 轰塌下来。妇人听说她那里竟有一颗痣的,对着镜寻着看了,心想庄之蝶太是爱她。潼关的那个工人没有发现,周敏也没有发现,连她自己也没发现,就说:“有痣 好不好?”庄之蝶说:“可能好吧,我这里也有痣的。”看时,果然也有一颗。妇人说:“这就好了,以后走到天尽头我们谁也找得着谁了!”说毕,却问,“门关 好了没,中午不会有人来吧?”庄之蝶说:“你现在才记起门来了!我一个人的房间,没人的。”妇人就让庄之蝶抱她在怀,说:“咱一来就干这事,热劲倒比年轻 时还热!其实我大着胆儿到会上来,是要对你说一件事的。是周敏的文章给你惹祸了?”庄之蝶说:“你知道了?我叮咛过他,不要告诉你,怕你操心又起不了作 用,他怎么就告诉你了?!”唐宛儿把周敏介绍的情况说了一遍,问是不是这样?庄之蝶点了头,唐宛儿说:“我虽和周敏在一起生活,但现在什么都是你的了,你 要防着他哩!”庄之蝶说:“他怎么啦?知道咱的事了?”唐宛儿说了周敏的第二手准备,庄之蝶沉默起来,坐在那里冷笑了两声。唐宛儿说:“你生气了?你要惩 治他吗?我来给你说这个,只是要你防着他,却不要你惩治他的。周敏是聪明,有时聪明得就心贼了,可他还不至于是什么坏人。”庄之蝶说:“这些我知道。”唐 宛儿却突然脸面抽搐,两股清泪流下来。庄之蝶忙问怎么啦?唐宛儿说:“不知是咱们的缘分,还是我和周敏的姻缘尽了,自见了你,一满地害相思,十七十八的时 候也没这么害过,整日价慌得什么事儿也捉不到手里去做。什么是同床异梦,我实实在在是体会到了!”庄之蝶说:“我何尝又不是这样?不敢哭的,这个时候哭, 对身子倒不好的。听话着,嗯!”拿手去擦妇人泪,疼爱得像待着一个孩子。妇人说:“我听话,我不哭的。可我还要给你说的,我不说就要憋死我了!我越是大着 胆儿跟你往来,心里越是害怕,害怕这样下去,日子该怎么个过呀?!庄哥,我要嫁你,真的,我要嫁了你!”妇人说着,不等庄之蝶反应,就又说:“我想嫁给 你,做长长久久的夫妻,我虽不是有什么本事的人,又没个社会地位,甚至连个西京城里的户口都没有,恐怕也比不了牛月清伺候你伺候得那么周到,但我敢说我会 让你活得快乐,永远会让你快乐!因为我看得出来,我也感觉到了,你和一般人不一样,你是作家,你需要不停地寻找什么刺激,来激活你的艺术灵感。而一般人, 也包皮括牛月清在内,她们可以管你吃好穿好,却难以不停地调整自己给你新鲜。你是个认真的人,这我一见到你就这么认为,但你为什么忧郁,即使笑着那忧郁我也 看得出来,以至于又为什么能和我走到这一步呢,我猜想这其中有许多原因,但起码暴露了一点,就是你平时的一种性的压抑。我相信我并不是多坏的女人,成心要 勾引你,坏你的家庭,也不是企图享有你的家业和声誉,那这是什么原因呢?或许别人会说你是喜新厌旧的男人,我更是水性*杨花的浪荡女人了。不是的,人都有追 求美好的天性*,作为一个搞创作的人,喜新厌旧是一种创造欲的表现!可这些,自然难被一般女人所理解,因此上牛月清也说她下辈子再不给作家当老婆了。在这一 点上,我自信我比她们强,我知道,我也会来调整了我来适应你,使你常看常新。适应了你也并不是没有了我,却反倒使我也活得有滋有味。反过来说,就是我为我 活得有滋有味了,你也就常看常新不会厌烦。女人的作用是来贡献美的,贡献出来,也便使你更有强烈的力量去发展你的天才……我这么想的时候,我就很激动,很 激动,但激动了却又想,这可能吗?要是不遇着你,我也不觉得我有这个自信,是你给了我一点太陽我才灿烂的,是不是想入非非,不知天高地厚了?我也提醒我自 己,你是有家有室的人,老婆又漂亮贤惠,更要命的是你名声大,你已不是你个人的庄之蝶,你是社会的庄之蝶,稍有风吹草动就满城风雨,你是敢冒这个险吗,能 受得了折腾吗?如果真把一切都折腾坏了,我既是爱你却不把你害了?!所以,我你那一场事后,我心里说,风流一次就风流一次算了,以后见面只说话儿,再也不 敢往深处陷了,但我无法控制我……。庄哥,我说这些,你不要耻笑,你让我说出来,事情能不能成,你肯不肯要我嫁你,这我不管,我只要当着你的面说出来,说 出来我心里就好受多了!”妇人说完,就趴在那里不动了。庄之蝶不防顾她说了这席话来,更觉这妇人可爱,一下子把她抱在怀里,脸对脸地看着。倒自己心里难 受,一颗泪先禁不住地滚下来。他说:“宛儿,我怎么敢耻笑你?谢你也谢不及的。你有这么个心思,我这几天也惶惶不可终日呢!十多年前,我初到这个城里,一 看到那座金碧辉煌的钟楼,我就发了誓要在这里活出个名堂来。苦苦巴巴奋斗得出人头地了,谁知道现在却活得这么不轻松!我常常想,这么大个西京城,于我又有 什么关系呢?这里的什么真正是属于我的?只有庄之蝶这三个字吧。可名字是我的,用的最多的却是别人!出门在外,是有人在崇拜我,在恭维我,我真不明白我到 底做了些什么让人这样?是不是人们弄错了?难道就是因为我写的那些文章吗?那算是些什么玩意儿?!我清楚我是成了名并没有成功的,我要写我满意的文章,但 我一时又写不出来,所以我感到羞愧,羞愧了别人还以为我在谦虚。我谦虚什么呀?这种痛苦在折磨着我,可这种痛苦又能去对谁说,说了又有谁能理解呢?孟云房 是我最好的朋友,而我和他在这些地方说不拢,他总骂我是瘦猪吭吭,肥猪也吭吭。牛月清是我的老婆,她确实是贤惠的老婆,在别人看来,有她这样的老婆是该念 佛了,可我无法去给她说这些。我心里苦闷,在家自然言语不多,她又以为我怎么啦,总是拿家里的烦事嘟嘟嚷嚷。也是我不好,就和她吵闹,越吵闹相互越少沟 通。你想想,这样我还能写出好作品吗?什么感觉都没有了,心里却又焦急,怨天尤人,终日浮浮躁躁,火火气气的,我真怀疑我要江郎才尽了,我要完了。一年多 来,就连身体也垮下来,神经衰弱得厉害,连性*功能都几乎要丧失了!就在这个时候认识了你,我可以如实地对你说,我接触过的女人也并不少,但我仅仅是认识着 罢了,我周围的一些人津津乐道杯水主义,我向来看不起他们这样做,也想象不来没有感情的投入怎么就干那事,如果死猫烂狗地见着就吃,吃过便走,真不如自个 儿去手婬*了!见了你,我不知道怎么就怦然心动,也不知道哪儿就生出了这么大的胆儿来!我觉得你好,你身上有一股我说不清的魅力,这就像声之有韵一样,就像 火之有焰一样,你是真正有女人味的女人。更令我感激的是,你接受了我的爱,我们在一起,我重新感觉到我又是个男人了,心里有了涌动不已的激*情,我觉得我并 没有完,将有好的文章叫我写出来!但我又是多么哀叹我们认识得太晚了,那些年你怎么就不来西京呢?而我怎么也在潼关没有碰上你呢?!我是想到了我们结婚的 事,甚至设想到过结婚后的情景。可现实怎样呢?我虽然恨我为声名所累,却又不得不考虑到声名。如果立即提出离婚,社会必然要掀起轩然大波,领导怎么看?亲 戚朋友怎么看?牛月清又会怎样?这就不可能像一般人那样十天八天一月两月叫事情过去……。宛儿,我说这些,你要谅解我,我并不想说甜言蜜语来哄你,我只能 把一切想法告诉你,但我的感觉里,我们是会成功的,我要你记住一句话:你等着我,迟迟早早我要娶了你的!只要你信我。”妇人在怀里点着头,说:“我信的, 我等着你!”庄之蝶就吻了妇人,说:“那你给我笑笑,妇人果然就笑了。两人重新抱在一起滚在床上,庄之蝶就又趴上去,妇人说:“你还行吗?”庄之蝶说: “我行的,我真行哩!”说着,就拉着女人的手下去握了自己。女人唬得一吓,说:“咋又硬了?还大了一号似的,你真是越来越能了!”庄之蝶说:“宛儿,这都 是你,是你让我重新找回了男人的自尊,我真不知道该怎么感激你才好!”唐宛就一个媚眼过来,说:“我不要你感激,我只要它来这感激!”说着牵了庄之蝶那柄 尘根儿来把玩。庄之蝶抚摩着女人小腹,将嘴凑到女人耳根儿说:“宛儿,今天我想再好好强||奸你一回!你怕不怕?”女人说:“我怕,我只怕你强||奸得不够狠 哩!”说完,偏紧紧并拢了两腿。庄之蝶一手将女人两只手腕交叉按了在她枕着的被子上,另一只手便朝女人-陰-处滑了下去。女人扭动着身子,却将两腿死死地绞 住,不使分开。庄之蝶试了两次,未能得手,见女人摆出一副洋洋得意的媚态,索性*用手掌在她-陰-阜上猛地一阵揉搓,妇人顿时方寸大乱,高叫了一声放松开来。庄 之蝶顺势跨进一条腿,膝盖在妇人裆间轻轻一顶,接着又一揉一晃,便觉又有一股潮热涌出。只见女人呻吟着叉开了两腿,庄之蝶的下面早已坚硬如杵,在-陰-蒂处稍 作盘桓便长驱而入,女人不呀不呀地叫着,一面将身子左右摇晃着,一挺一挺地拱动着来配合,一面假装出苦楚的姿态。庄之蝶心下大悦,不禁为这妇人的善风情而 暗自喝彩,一时便也极尽心思地使出浑身解数,不断变换着花样去讨好了女人。这时,就听得楼道里有人招呼:“开会了!开会时间到了!”便举过手腕,瞧着手表 时针分针已转到下午两时过五分,低声说:“不敢啦!”两人赶忙穿好衣服,庄之蝶说:“下午大会发言,我还是第一个哩。”唐宛儿说:“谁能想到一会儿你在台 上庄庄重重发言,这会儿却在干这事!今日晚上看电视,你在电视里出现,多少人看了,准在说:瞧,那就是我崇拜的偶像庄之蝶!我却要想,我可知道他那裤子里 的东西是特号的哩!”庄之蝶就咬了她一下脖子,说:“我先走啦,你过会楼道没人再出去。”出门就走了。唐宛儿梳头描眉,重涂了口红,又整理了床铺,直到听 见楼道毫无动静时,树叶一般飘出房门。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