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都》-第32章 庄之蝶在家闷了许多天日

更新时间:2020年07月08日 星期三 16:09:35 作者:


关灯
护眼

庄之蝶在家闷了许多天日,总觉得有一种无形的-陰-影笼罩了自己,想发火又无从发起,恨不能出门散心,也不见一帮熟人来聊,终日看看书,看过全然忘却,就 和柳月逗些嘴儿说话。两人已相当熟腻,早越了小保姆和老师的界限。庄之蝶让柳月唱个歌儿,柳月就唱。陕北的民歌动听,柳月唱的是《拉手手》,歌词凡是:你 拉了我的手,我就要亲你的口;拉手手,亲口口,咱们两个山屹崂里走。庄之蝶听得热起来,柳月却脸色*通红跑进老太太那间卧室里将门关了。庄之蝶一拐一瘸过去 推门推不开,叫:“柳月,柳月,我要你唱哩!”柳月在门里说:“这词不好,不要唱的。”庄之蝶说:“不唱就不唱了,你开了门嘛!”柳月不言语了,停了一 会,却说:“庄老师,你该笑我是学坏了?!”庄之蝶说:“我哪里这样看你?”就直推门。柳月在里悄声拉了门闩,庄之蝶正使了劲,门猛地一开,人便倒在地 上,脚疼得眉眼全都错位了。吓得柳月忙蹴下看他脚,严肃了脸儿说:“这都怪我,大姐回来该骂我,撵了我哩!”庄之蝶却在柳月的屁股上拧了一下,说:“她哪 里知道?我不让你走,你是不能走的!”就势把柳月一拉,柳月一个趔趄险些脚踩了庄之蝶身子,才一迈腿,竟跌坐在庄之蝶脖子上,小腹正对了嘴脸,庄之蝶就把 她双腿抱死。柳月一时又惊又羞。庄之蝶说:“这样就好,让我好好看看你!”柳月的短衫儿没有贴身,朝上看去,就看见了白胖胖的两个大-乳-,-乳-头却极小,暗红 如豆,庄之蝶说:“你原来不戴-乳-罩?!”腾了手就要进去,柳月扭动着身子不让他深入口口口口口口(作者删去二十五字)说:“你什么女人没见过,哪里会看上 一个乡里来的保姆?我可是一个处女哩!”一拨手,从庄之蝶身上站起来,进厨房做饭了。庄之蝶落个脸红,还躺在地板上不起来,想自己无聊,怎么就移情于柳月?!兀自羞耻,却听得厨房里柳月又唱了,唱的是:

大红果果剥皮皮,外人都说我和你。其实咱俩没那回事,好人担了个赖名誉。

夜里,夫妇二人在床上睡了,说家常话,自然就说到柳月。牛月清问:“柳月今日怎么穿了我那双皮鞋?我先不经意,她见我回来了就去换了拖鞋,脸红彤彤 的,我才发现的。”庄之蝶说:“她早晨洗了她的鞋,出门要买菜时没有鞋穿,我让她穿了的,回来她怕是忘了换。这女子倒是好身架,穿什么都好看,你那么多鞋 的,那双就让她穿了吧。”牛月清说:“要给人家鞋,就买一双新的送她。我那双也是新穿了不到半个月,送了她却显得是咱给她的旧鞋。”庄之蝶说:“夫人好贤 惠。那我明日就给了她钱让她自个去买一双是了。”牛月清说:“你倒会来事!”就又说,“我还有一件事,想起来心里就不安的,今日清早去上班,在竹笆市街糖 果店里看有没有好糖果儿,那个售货员看了我半天,问道:你是不是作家庄之蝶的夫人?我说是的,有什么事?她说我在一份杂志上看见过你夫妻的照片,你家里是 不是新雇了一个保姆?我说是呀,是个陕北籍的叫柳月,模样儿水灵;谁看着也不会认作是乡下的女子。她说,人皮难背。我问说这话有什么由头,莫非柳月来这店 里买糖果,是多找了钱没吭声就走了吗?那售货员说柳月以前在她家当保姆的,就咬了牙齿发恨声:这保姆可坑了我了,我从劳务市场领她去我家看孩子,她不知怎 么就打听到你们家,闹着要走,要走我也不能强留不放,只是劝她等我找到新的保姆了再走吧。这不,一天下班回来,孩子在家里呜呜哭,她人不见了,桌上留个条 儿说她走了!她攀了你们高枝儿了,害得我只好在家看了孩子半个月,工资奖金什么也没了,她倒多拿了我的半月保姆费。售货员说了这一堆,我没吭声,信了她怕 事实不确冤了柳月,不信吧,心里总是不干净,像吃了苍蝇。你说是实是假?”庄之蝶说:“柳月不会心毒得那样的,怕是柳月能干,那家舍不得她走;她走了那家 人倒嫉恨了咱,说些挑拨话儿。”牛月清说:“我也这么想过。可这女子模样好,人也干净利落,容易讨人欢心,我待她好是我的事,你别轻狂着对她好呀!”庄之 蝶说:“你要这么说,明日我就辞了她!”牛月清说:“你知道我不会让她走的,你说放心的话!”说着就蠕动了身子,说她要那个,庄之蝶推说腿是这样,是要我 命了吗?牛月清伸了伸脚腿了,说:“那你要记着太亏了我!”趴下身瞌睡去了。

第二天,牛月清去上班,干表姐却把电话打到她的单位,牛月清自然问她娘在那边怎么样?干表姐说啥都好的,早上一碗半红豆儿稀饭,中午吃半碗米饭;饭是 不多,菜却是不少的。你姐夫从渭河捕了三条鱼,孩子们都不准吃,只给老姑吃。晚上是两个鸡蛋蒸一碗蛋羹的,还有一杯鲜羊奶。老姑是胖了,也白了,只是担心 家里的醋瓮儿没人搅捣,让我给你说,别只捂着瓮盖儿让坏了。再就是啥叨没个收放机,不能见天听戏的。牛月清说,娘这么爱听戏的,她年轻时就见天坐戏园子。 也便说了这边的事,譬如醋没坏的;娘的几双旧鞋刷洗晾干了,收拾得好好的;那个王婆婆是来过几次,还送了老太太一副黄布裹兜儿。未了,随便也把庄之蝶的脚 说了一句。凑巧,这个中午他们单位的领导要去渭河滩一带为职工采买一批便宜鲜羊肉,牛月清就匆匆回文联大院那边取了一部袖珍收放机和两盘戏曲磁带,要求领 导一定去邓家营,打听她干表姐的家,把东西捎过去。但是,牛月清中午回来,老大太却已经在双仁府这边的家里了。一问原委;是干表姐打完电话,顺嘴把庄之蝶 的脚伤说了,老太太就立马三刻坐不住要回,干表担奈何不了她,坐公共汽车就送了来,老太太查看了庄之蝶的伤,并没有说什么,只嘟嚷着柳月被子叠得不整齐, 桌子上的瓶子放的不是地方,窗台上的花盆浇水太多,墙角顶上的那个蜘蛛网怎么就挑了?柳月不敢言语。到了晚上,柳月和老太太睡一个房子,老太太依旧以棺材 为床,半夜里却在说话。柳月先以为是在给她说的,偏装睡不理。老太太却越说越多,几乎是在和谁争吵,一会软下来劝什么,一会儿又恶了声吓唬,且抓了枕头去 掷打,柳月睁眼看了,黑乎乎的什么都没有,就害怕起来,过来敲夫人的卧室门。庄之蝶和牛月清起来,过去问娘,是娘作噩梦吗?老太太说:“你们这一喊,他们 倒都走了,我正好说歹说着的。”牛月清说:“他们是谁?”老太太说:“我哪里知道?刚才我看着进来了几个,手里都拿着棍子,就知道又是来磕之蝶的腿了。这 是哪儿来的,无冤无仇的磕我女婿什么腿?”牛月清说:“娘又说鬼了。”吓得柳月脸就煞白,牛月清又怨恨起来:“娘,不要说了,什么人呀鬼呀的,只吓着我 们!”庄之蝶说:“你让她说。”就问老太太:“娘,娘,你吓唬住他们了?”老太太说:“这都是些恶鬼,哪里肯听我的?你明日去孕璜寺和尚那儿要副符来,现 在城里到处是恶鬼,只有那和尚治得住的。要了符回来,一张贴在门框上,一张烧了灰水喝下,你那腿就好了。”庄之蝶说:“明日我就去孕磺寺,你好生睡吧。” 让柳月也去睡。柳月不肯,就睡了客厅沙发上。”

天明起来,牛月清去上班了,柳月眼泡肿胀,自然是一宿没能睡好,安排用过了牛奶、酥饼、茶饭,老太太翻出一块布来又要做一个新的遮面巾,柳月要帮她 做,老太太看不上她的针线活,柳月就来书房和庄之蝶说话。老太太一见他们说话,就仄了头,眼睛从老花镜的上沿来看,说:“之蝶,你不是说要去孕磺寺吗?” 庄之蝶说:“我知道的。”去厕所小解了回来坐在客厅,看柳月立在厨房门上挂洗晾干了的门帘儿。昨日给的钱新买的高跟皮鞋柳月穿了,并不穿袜子,反倒另是一 番韵味,偏又是穿了一件黑色短裤,短裤紧紧地绷在身上,举手努力把门帘往门框上的钉头上挂,腿腰挺直,越发显得体态优美。庄之蝶说:“柳月,你光脚穿这皮 鞋真好看的。”柳月还在挂门帘,说: “我腿上没有毛的。”庄之蝶说:“鞋尖夹趾头不?”柳月说:“我脚瘦。”庄之蝶说:“你大姐脚太肥的,穿什么样鞋一星期就没了形状,这倒还罢了;这些熟人 里脚不好的是夏捷,大拇趾根凸一个包皮的,什么高跟中跟的鞋一满穿不成。你注意了没有,她坐在那儿,脚从不伸到前面来的。”柳月就把一条腿翘起来,低了眼去 看,庄之蝶却一手将那脚握了,将脸贴近,皱了鼻子闻那皮革的味和脚的肉香。柳月双手还在门框上,赶忙来收腿,又被亲了一口,腿脚回到地上只觉得痒,痒得脸 也红了。庄之蝶却装得并不经意的样子,又说这皮鞋式样真是不错的。柳月见他这样,脸也平静下来,说:“你个男人家,倒注意女人的脚呀鞋呀的?给谁说谁都不 信的。”庄之蝶说:“种地要种好地边子,洗锅要洗净锅沿子,女人的美就美在一头一脚,你就是一身破衣裳,只要有双好鞋,精气神儿就都提起来了。唐宛儿就懂 得这些,她才是讲究她的头上的收拾,活该也是她的头发最好,密盈盈的又长又厚,又一半呈淡黄|色*,你几时见她的发型是重样的?可你总是扎个马尾巴的!”柳月 说:“你知道我为啥扎马尾巴?我是没个小皮包皮儿,夏天穿裙子短衫没口袋,出门了擦汗的帕儿不是别在裙带上,就用帕儿扎了那头发,要用时取着方便。”庄之蝶 说:“那你也不说,我给你钱去买了包皮儿。我现在才明白,街上的女人都挎个包皮,原以为里边装有钱,其实是手帕、卫生纸和化妆品!”柳月就嘿嘿地笑。老太太听 他们这边说话,就又说: “之蝶,都什么时候了,你还不去孕磺寺吗?”庄之蝶给柳月挤挤眼,说:“就去,就去。”心里想,牛月清为什么把我的脚伤告诉老太太,又让老太太回来,是怕 我在家闲着只和柳月说话,说出个感情来哩?!心里就又一阵发闷,头皮发麻,浑身也是这么痒那么痒的。给孟云房拨了电话,让他去孕璜寺见智祥大和尚要副符。 打电话时才发现电话线压在听筒下边,就说:“我说这么多天,我不得出去,也没有个电话打进来,原来听筒没放实!柳月,这是你干的?”柳月瞒不过,才说了牛 月清的主意。庄之蝶就发了火:“静养,静养,那怎么不送我去了监狱里养伤?!”柳月说:“这我得听大姐的。”庄之蝶说:“听她?她盼不得我双腿都断了才好 放心!”柳月说:“大姐倒是好心,你这么说倒屈了她。”庄之蝶说:“她只知道给你吃好穿好身体好,哪里又知道人活着还活一种精神哩!别瞧她什么事满不在乎 的样儿,其实心才小的,谁也防着。”柳月就问:“她也防我?”庄之蝶没有言语,扶墙走到书房独坐了生气。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