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都》-第34章 庄之蝶听见两人嘻嘻作笑

更新时间:2020年07月08日 星期三 16:11:03 作者:


关灯
护眼

庄之蝶听见两人嘻嘻作笑,就问是谁来了,赵京五忙说是我,对着镜子就拢了拢头发。庄之蝶说:“京五,你进来说话。”赵京五进了卧室,庄之蝶还在床上躺 着,并没起来。赵京五说:“老师脚伤了,现在怎么样了,饭前在街上见了孟老师,才听说的。我知道脚伤了不能动,心又闲着,是最难受的,就来陪你说说话儿, 还给你带了几件东西解闷儿。”说着从怀里掏出一把扇子,一个塑料袋子,袋子里装着折叠的画。先把那扇子打开了给庄之蝶,庄之蝶看时,扇子很精致,眉儿细 匀,纸面略黄,洒有金箔花点。扇把儿是嵌接的一个小葫芦状。扇正面是一幅山水,仿的是八大山人,这倒一般,背面却密密麻麻手书有蝇头小楷,颇为好看,略略 一读,内容不是常见的唐诗宋词,而是中国共产党的社会主义总路线总方针的决议,后边署名竟是“康生”,又盖了康生的两个小印章。庄之蝶立即坐起 来说:“这是康生手书的纸扇?!”赵京五说:“你喜欢古瓶,我给我一个朋友去信,他回信是满口答应要送你的,并说这月底就来西京。没想上礼拜他犯了事了, 花了六万元买得的两尊小佛像被没收了。真不知那是什么佛像,这般值钱的!货是从汉中往西京运,雇的是出租车,但车到了宝鸡,后边追上两辆警车,就把他拦住 了,连人带佛像全弄走。前日他家人找我,说公安局传出了话,小佛像是没收了,要判刑是坐七年大牢,要罚款是十万,何去何从,三 天回话,他家人当然是愿罚款。你猜猜人家多有钱的,一来一往就栽了十六万!他家人不在乎钱,还怕罚了十万不放人,托我找门子说说情,就送了我这把扇子,说 这虽不是古物,却也算现代宫中的东西,康生又是共产par_ty的大奸,人又死了,算得一件有价值的东西。这是中央八中全会前康生送给刘少奇的,以前他反 对刘少奇,后见刘少奇地位要提高,就又巴结,便手书这把扇子送着讨好。”庄之蝶说: “这实在是件好东西,康生这字不错嘛!”赵京五说:“那当然了,他在书法上也算一家的!你也是爱书法,我就送了你收藏好了。 ”庄之蝶说:“京五,礼尚往来,你看上我这里什么就拿一件吧! ” 赵京五说: “什么也不要,你送我几张手稿就好了。”庄之蝶说:“我又不是诺贝尔获奖作家,这手稿我给你一捆也成。”赵京五说:“只要你给我手稿,你瞧瞧,还要送你一 件东西保管也喜欢。”打开塑料袋,一张四尺开的水墨画,正是石鲁的《西岳登高图》,构图野怪,笔墨癫狂,气势霸悍。庄之蝶一看便知这是石鲁晚年疯后的作 品,连声称好,又凑近读了旁边一行小字:“欲穷千目,更上一楼”。就说:“这石疯子的字金石味极浓,但这么写古诗怕就不对了,王之涣写《《废都》完整版 登鹳雀楼》的诗是‘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他少一‘里’,缺一‘层’字,文理不通。”赵京五说:“他是画家不是作家,可能是先把‘里’, 字遗了,旁补一字不好看,干脆后边也就不写个‘层’字,这样写反更能体现他那时的疯劲。这画好便宜哇,我在临憧一个妇女手里三百元收买的。拿到广州去,少 说也四五万吧! ”庄之蝶说:“能值这么多?”赵京五说:“这里边的行情我了解。现在南方石鲁的画卖价最高,海外到了十二万人民币。汪希眠靠什么发的,他就是偷着搞石鲁的 仿制品骗来西京旅游的那些洋人的,我有个熟人,也是这个行当的角色*,以前就和汪希眠联系,他专跑市场推销假画,近日和汪希眠闹起不和,来寻我说要合伙办个 画廊什么的。画廊里挂些有名的和没名的人的画,光靠在那里卖,卖不了多少钱;关键在后边弄得赝品,赝品由他请人在别处画,咱拿来你题上序或跋,这生意必定 好的。”庄之蝶说:“这明明是赝品,查出来了,上有我的序跋,多丢人的,”赵京五说:“这你就错了,查出来,咱也会说咱们也是上了当的,还以为是真的哩! 如果知道是赝品要骗人,怎么能这么爱的,题了序、跋收藏吗?只是手头紧才卖的。晦,现在杀人放火的案于十个才能破两个三个,咱这是什么事儿,哪里就容易让 查出来了?若是真有慧眼的,明知是赝品,他才买的。为什么?赝品虽不如真品,但也有赝品的价值,何况你是名人,字也写得好,更有收藏价值。白花花的银子往 里流,你倒不要,偏在这里爬格子!”庄之蝶说:“你说得容易,我倒心中没底,这不是说了就了的事。在哪儿办画廊,画廊里就是应景也要挂些名家字画,我这里 又能有几幅。”赵京五说:“我查看了,咱那书店旁边有个两间空门面,把它买过来,就布置了作画廊,正好和书店一体相得益彰。名家字画你这里不多,我那里还 有,近日还可再有一些来的。你知道吗,西京城里现在有个大作品没露世哩!”庄之蝶问:“什么大作品?”赵京五说:“我那朋友的家人说,他得这把扇子的那户 人,上三个月来西京求龚靖元给他爷爷写一碑文,碑文写好后,为了报答龚靖无,带去了一卷毛|泽|东手书的白居易《长恨歌》,原诗没写完,仅一百四十八个字,每 个字碗口大的,送到龚家,龚靖元不在,他儿子龚小乙就收了,偷得他爹四个条幅作为回报。这龚小乙不成器,抽一口大烟。他想私吞了好卖个大价买烟土的。这幅 手卷现在可能没出手,我有办法能讨出来,还不撑了门面吗?”庄之蝶说:“京五你个大倒腾鬼!你说的这事,好是好,我可劳动不起,你和洪江商量去吧!”赵京 五说:“谁让你劳动,只要你个话就是了。洪江能干是能干,却是个冒失鬼,我知道怎么镇住他,这你就放心好了。”

未了, 庄之蝶让柳月送赵京五。一送送到院门外,柳月问:“京五,你和庄老师谈什么呀,眉飞色舞的?”赵京五说:“要办一个画廊呀,柳月,你要对我好,将来你到画廊来当礼仪小姐,也用不着当保姆做饭呀洗衣呀的。”柳月说:“我哪里待你不好了?!画廊还八字没一撇的,就那么拿捏人。你要是 庄老师,不知该怎么把我当黑奴使唤了。”赵京五就打了她一拳。柳月也还去一拳。一来一往了四五下,柳月终是在赵京五的屁股上踢了一脚,说:“我走后,那个 人家骂我没有?”赵京五说:“连我都骂上了,到处给人说你管孩子为了省事,给孩子偷吃安眠药。你真这么干过?”柳月说:“他那孩子前世是哭死鬼托生的,醒 着就哭嘛!你可千万不要告诉说我在这里,万一他们来这儿胡闹,损我的人哩!”赵京五说:“我不说的。可人是活物,又不是一件死东西,你整日出出进进买菜呀 上街呀,保得住那院里的人不看见你?看见了不告诉他们?他们要寻了我,我又不能是大哥管住人家!”柳月脸就陰下来,又说:“你平日不是吹嘘你认识黑道红道 的人多,你怎不让黑道的人去唬唬他们?!这事托你办了。你要嘴上哄了我,只要你从此不到庄老师家来!”赵京五说:“你这倒仗势欺人了!”

送走了赵京九,柳月在巷口站了一一会,牛月清就回来了。瞧已她手指噙在口里在那里发呆,问站在这儿干什么?柳月忙说老师让送送赵京五,正要回去的。牛 月清就批评她女孩子家没事不要立在巷口卖眼儿。两人正说着,周敏和唐宛儿各骑了一辆自行车顺巷而来,当下叫道:“你这两个,金男玉女的,满世界疯着自在, 这又是往哪家歌舞厅去?”唐宛儿已下了车子,说:“正要去师母家的!中午孟老师告说庄老师伤了脚,慌得我一时要来,周敏却说等他下班后一起去。老师伤还重 吗?”牛月清说:“唐宛儿的嘴真乖,碰着我了就说要到我家去,碰不着就去歌舞厅。要不,晚上来我家还打扮得这么鲜亮的?”唐宛儿说:“师母冤死人了,老师 伤了脚,别人不急,我们也不急?不要说到你们家,就是去任何人家,我都要收拾的。收拾得整齐了,也是尊重对方嘛!”说着就搂了柳月,亲热不够。柳月便注意 了她的头发,果然又是烫了个万能型的式样,长发披肩。牛月清听唐宛儿这么说了,早是一脸绽笑,说:“那我就真屈了你们!快进屋吧,晚饭我和柳月给咱搓麻食 吃。”周敏说:“饭是吃过了,刚才我和宛儿陪杂志社钟主编在街上吃的酸汤羊肉水饺。你们先回吧,我们马上来,钟主编吃完饭回家取个东西,我们说好在这儿等 候他,他寻不着你家路的。”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