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都》-第43章 三人又喝了那半瓶酒

更新时间:2020年07月08日 星期三 16:18:12 作者:


关灯
护眼

三人一边说话,又喝了那半瓶酒,已是夜阑时分,阮知非头沉重起来,说声“早些休息吧” ,去开了隔壁房间,问谁睡这里?庄之蝶去看了被褥,说这边比那边的干净,嫂子睡在这里。阮知非就告诉了厕所在哪里,水房在哪里,一一罗索过了,摇摇晃晃上 了楼。楼道里一时寂静无人,庄之蝶去水房打了水,也给汪希眠老婆打了水过去。说:“你洗了睡吧,今晚天凉,能睡个好觉的,明日早上我来敲门,咱去老孙家酒 楼吃羊肉泡馍的。”过来关了门在水盆里擦洗了身子睡了。庄之蝶好酒量,虽然一瓶酒有一半让他喝了,但并未头重脚轻,反倒异常兴奋。睡在床上听了一阵雨声, 就作想汪希眠老婆。对于汪希眠老婆,十数年里他一直好感,但不敢对人家有过多想法,只道是内心深处的一个秘密的单相思。听了她刚才话,原来她对自己也是一 副衷肠!咀嚼了女人说的让他不要再说什么,翻过身去便竭力不去想她,但不去想,偏要想!焉能不想,竟把这女人与牛月清比较,与唐宛儿比较,与柳月比较。三 比较两比较,身上憋得难受,下边就直挺挺地竖起来。他并未拉灯点烛,只穿衣下床,在房间里踱了一会,开门站在楼道。楼道里漆黑空洞,心里惶惶,又去厕所小 便,没有什么要解,走回来了就去敲那已经关严了的门。汪希眠老婆在里边问:“谁?”庄之蝶说:“是我。”黑暗里闭了眼睛,身子伏在门上。女人说:“有什么 事吗?等一下。”门上边的糊了报纸的玻璃小窗亮了;听见她走过来拉开了门闩,却并未开了门扇,然后说:“你进来呀。”庄之蝶推门进去,女人却已披衣坐在床 上,下半个身子盖着毛巾被。女人说:“你是不是也听见楼上谁家的猫在叫,怕我想起我那猫的?”庄之蝶说:“我,我……”把门关了,走过去站在了女人的身 边,手脚却一时无措。女人明白了事体,低声地说:“之蝶,你?”庄之蝶终于一俯身,抱住了女人的头,喃喃道:“我睡不着的……我……”就将一张水津津的口 噙了女人两片薄嘴唇。女人在刹那间伸手也抱住了他,身子那么扭动在空中,毛巾被就拥在了一边,裸露了只穿着一件窄小的粉红色*的裤头的身子,样子像一条美人 鱼。庄之蝶一下子就连鞋上了床去,女人却瞬间里冷下来,用手挡了,说:“之蝶,这不行的,这样不好,你要对不住牛月清,我也对不住希眠。”庄之蝶还要动 作,女人已裹了毛巾被,眼里是一种恳求。庄之蝶就僵住身子不动了。女人为庄之蝶整好衣服,让他重新在床头坐好,说:“我以前爱过你,往后恐怕也难以不爱 你,但我们不要这样。这样对你对我都没有好处。如果你也爱我,等我们都老了,也不是我成心要诅咒,假若希眠死在我头里,月清也死在你前头,那咱们再作一场 夫妻!假若你我都死在他们头里,那也就是命了。命果真这样,你我违不过它,也就不必拗来。否则你和汪希眠都是名人,况且你我也从此一夜夫妻百日恩,又各自 要与各自的人生活下去,那就更没个安生日子过了。”女人说着,苦笑了笑,替庄之蝶抹下了欲掉的眼泪,从胸衣里掏出一个线儿系着的铜钱儿,说:“你刚才也看 见这枚铜钱了吧?我戴的是金戒指、金耳环、金手钩,我却没有戴金项链,我不是没有金项链,而是我舍不得这铜钱儿。这是我那次去你们家看牛月清,顺手从你的 窗台拿的铜钱儿。我想我已得不到你,却要把你的东西戴在身上,这事汪希眠至今不知道,今日全给你说了,我再把它送你。这不是完壁归赵,是它十几年戴在我身 上,它浸蚀了我的汗,我的油,我的体味儿,完全成了我的命魂儿,送了你也让你知道我是怎样一个女人。”女人把铜钱取下来给了庄之蝶,庄之蝶将系儿挂在了脖 颈,铜钱却含在了口里,眼泪婆娑地要走出去。已经走到门口了,又停下,回头看着女人,女人手按在了肚腹,脸上在苦笑。庄之蝶说:“你哪儿不舒服?”女人 说:“肚子疼,我这是老毛病了,一激动胃就痉孪的,你睡去吧!”庄之蝶要想说:我给你揉揉。但他没有说出口。手在怀里解着什么,抽出了盂云房给他的那神功 保健药袋儿,说:“你戴上这个吧。”女人微笑着给他点点头,接受了药袋,看着他开门走了出去。

有雷雨的这个夜晚,双仁府这边的院子里,牛只清、柳月和老太太各自早早地睡下了。不知什么时候,嘎地一声炸雷,柳月惊醒过来,总想象那雷是天上的一个 火球,旋转着就落在房顶上,一定是把房顶的琉璃屋脊全击碎了。在陕北的老家,她是见过龙抓人的。那也就是这样的打雷天,忽听村人喊,东头郝二娘被龙抓了! 跑去看时,白脸长身的郝二娘在门前槐树下倒着,槐树被拦腰劈了,上半截跌在水塘里还冒着烟。郝二娘却只是个三尺来长的黑炭柴头,唯脚上的一只鞋还完好,鞋 是凡力士白鞋,才刚刚用白泥粉涂过。柳月见今晚的雷声声不离房顶的上空,就疑心这又是龙要抓自己吗?就又揭了蒙在头上的单子,拿眼看窗口,是不是有火红的 一个球似的东西撞宫而入,或是蛇一样的白光就从外边直来到她的身边。她叫了:“伯母,伯母,你今晚睡得这么死的,我要吓死了!”老太太却没有吭声,再叫了 一声,还是没有吭声。柳月恍熄里觉得龙把老太太抓走了,一时间就全迷糊。觉得这一夜龙全来到了西京城里,在同一时间里抓走了汪希眠的老婆;抓走了孟云房的 老婆;抓走了景雪荫;在抓走唐宛儿的时候,那女人正在浴盆里洗屁股,那下身就先烂了,满浴盆的血水……柳月哇地一声就锐叫起来。

这锐叫在子夜里十分恐怖。牛月清就跑出卧室把客厅的电灯拉亮,见柳月赤裸裸地已爬到了厅里,直着眼儿对她说:“尤抓人的,大姐,龙要抓了人的,伯母已 经不见了!”牛月清就去了那边卧室,果然老太太棺材床上空着,又到了厨房、厕所、书房,仍没个踪影,牛月清说:“看看娘的鞋在不在?”鞋不在。两人就疯了 一般开了屋门往院子来。院子里还下着雨,闪电里老太太却跪在那里的一块石头上双手合十地祈祷哩。柳月还是赤身,一下子过去抱了那个跪着的姿势的老太太,进 屋放到床上。牛月清撵回来忙把干衣服让娘换,也拿了单子披在柳月的身上,说:“娘,黑漆半夜你在外跑什么,打雷闪电的要想着雷击吗?”老太太说:“天上闹 事哩,我怕他们闹急了,闹到城里来的。”柳月没好气他说:“天上闹事,天上闹什么事?”老太太说:“一群魔鬼和一群魔鬼打仗哩,打得好凶哟!满城的人都在 看,缺德的只是看热闹,没人去祷告的。”柳月说。“现在街上有什么人?是鬼看的?!”老太太却说:“是鬼,满城的鬼倒比满城的人多!这人死了变鬼,鬼却总 不死,一个挤一个地扎堆儿。”柳月听了,脸色*又煞白。牛月清说:“不要接她的话,让她越说越害怕的。娘,睡你的去,啥事没有!”老太太就咕咕嘟嘟不服气, 脱了湿衣躺下去,却仍要怀里抱了那湿鞋。牛月清让柳月也去睡,说:“柳月你也跟老太太学得神经了。老太太不在了,你就起来寻寻,她不在厕所就到院子去,她 能到哪儿?你失声呐喊龙抓人了,你是高中生,雷击了人也是静电导引的原因,怎么是龙抓了人了!”柳月脸上有了血色*,心里虽然还骇怕着,却也不好意思他说: “不知怎么,我觉得是龙抓人的,抓了好多人的。”牛月清说:“你伯是做梦吧?醒过来一看没见了老太太,就胡叫喊。”柳月说:“我也说不清了。”

后半夜雷声渐渐息了。但老太太再没有睡着,柳月才迷登了真要进梦境,就被她用拐杖伸过来捅醒了,说:“柳月,有人敲门哩。”柳月支了耳朵,说:“没 有。这个时候准来?”老太太说:“真的敲门哩!”柳月起来去开大门,门外没人,回来说:“没人的。”睡了一会儿,老太太又喊柳月;“你听,谁又在敲? ”柳月起来又开门去看,连风儿也没有,回来也不理老太太睡下了。约摸到了四点光景,老大大就又坐起来了,问:“谁?谁?”便再叫柳月,柳月装着发鼾声,老 太太就用手捏柳月鼻子,说:“你睡得这么死,有人敲门的!”柳月一骨碌坐起来说: “你没瞌睡也不让我瞌睡吗?谁敲门,鬼敲门!”说完自己倒害怕了,蒙了单子又躺下,连头都蒙住了,老太太说:“这哪儿是保姆,是小姐嘛,有人敲门也懒得 开!”柳月却不爱听这话,气咻咻去开了门,门外还是空的,就不再回卧室,只睡在客厅沙发上。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