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都》-第54章 庄之蝶多少又有些不自然了

更新时间:2020年07月08日 星期三 16:26:41 作者:


关灯
护眼

孟云房一走庄之蝶多少又有些不自然了。阿灿说:“你现在就可安心写信了?”庄之蝶说:“写的。”阿灿取了纸和笔。把桌上乱七八糟的东西一下子拥到一边,让庄之蝶坐了。她说她不影响,坐在那里看会书的。庄之蝶一时入不了境界去。连开了几个头,撕了。阿灿就说太陽晒吧。过来拉了窗帘,又怕他热。在后边给他摇 扇。庄之蝶忙说不用的,寻着了感觉写下去,一写下去竟带了深情,如痴如醉。阿灿在床头看了一会书,拿眼就静静地看庄之蝶在那里写信的样子。不知过了多久, 庄之蝶写完了,回过头来,见阿灿呆呆地看着他发愣。他看着她了,她竟也没有觉察。就说;“写完了。”阿灿冷丁一怔,知道自己走了神儿,脸倒羞红,忙说: “完了?这么快就完了?”庄之蝶在这一瞬,心想,这么半天了还没见她羞过的。阿灿就走近来,说:“你能给我念念吗?”庄之蝶说:“怎么不能念的!你听听, 有没有你们做女人的味,我真担心钟主编看出是假的。”就念起来.整整三页,庄之蝶念完了,猛地发现在面前有一只白净的手,五指修长,却十分丰润,小拇指和 无名指紧紧压着桌面,中指和食指却翘着,颤颤地抖动。才知道阿灿什么时候就极近地站在自己身边,一手扶了桌上,一手在他的身后轻摇了蒲扇儿。他抬起头来, 头上空正是阿灿俯视着的睑,双目迷离,两腮醉红。庄之蝶说:“你觉得怎么样?”阿灿说;“我恍惚觉得这是给我写的。”庄之蝶一时冲动,哑了声叫了一句: “阿灿!”阿灿说:“嗯。”身子就摇晃着。庄之蝶握笔的手伸过去,在拿笔的手扶在阿灿的腰际时,身子同时往起站,于站起未站起的地方,俯下来了一张嘴接住 了上来的一张嘴,那笔头就将墨水印染了一点黑在阿灿的白衫上。两人抱在了一起,把一张藤椅也撞翻了。庄之蝶说:“阿灿,这是我写的最好的一封信,我是带了 对你的好感之情来写的。”阿灿说:“真的,你真的喜欢我?”庄之蝶又一次抱紧了她,他不想多说,也不需要说,他以自己的力量以自己的狂热来表示他对她的同 情和喜欢。阿灿在他的怀里,说:“你不知怎么看我了,认作我是坏女人了。我不是,我真的不是!你能喜欢我,我太不敢相信了,我想,我即使和你干了那种事也 是美丽的,我要美丽一次的!”她让庄之蝶坐好,又一次说她是好女人,是好女人,她当年学习很好,但她家成分高,她从安徽去新疆支边的,在那里好赖找了穆家 仁,前几年一块又调到西京的。她现在日月过得很糟很累,是个小人物,可她心性*还是清高。她是不难看的,有一副好身架,脸子还算白嫩,可她除了丈夫从未让任 何人死眼儿看过她,欣赏她。庄之蝶说:“阿灿,我信你的,你不要说了。”阿灿说:“我要说的,我全说给你,我只想在你面前作个玻璃人,你要喜欢我,我就要 让你看我,欣赏我,我要吓着你了!”竟把衫子脱去,把睡衣脱去,把-乳-罩、裤头脱去,连脚上的拖鞋也踢掉了,赤条条地站在了庄之蝶的面前。庄之蝶并没有细细 地在那里品赏,他抱住了她,不知怎么眼里流出了泪来。阿灿伸了手来擦眼泪,说:“你真的被我吓着了?!”庄之蝶没有说话,待阿灿在床上直直地睡下了,他也 把自己的身子交给了阿灿。阿灿轻声叫起来:“你真的喜欢我,你真的喜欢我么?”说着就将那根早已蓬勃了的陽*具攥了在手。庄之蝶紧紧搂住她说:“真的,我真 的喜欢你!我不仅喜欢你天生丽质的容貌,更喜欢了你为人直率的脾气性*格,这在女性*里是极少见的!”阿灿听着,一脸陶醉的酥红,嘴里却说:“我哪里有你说得 那么好!我哪里有你说得那么好!”就用双腿缠绕了庄之蝶。庄之蝶接着说:“你有的,你看你这皮肤多嫩呀,都能掐出水儿了!”阿灿一笑,媚媚地说:“那你就 掐吗,我要你掐,试试能不能出水!”庄之蝶便轻轻着手指去捻她的-乳-头,感觉女人的乳尖如同花一般在指下刹那开放,丰盈了满手。他轻轻地触摸着,一只手顺着 阿灿柔嫩的肚皮滑了下去,飘飘浮浮,仿佛怕碎了一件器皿,不知道为什么,庄之蝶觉得自己竟对这女人格外珍爱,是同情,还是怜悯?心里也说不清。阿灿在他的 抚摩下,忍不住地扭动了身子也来摸庄之蝶,两人就这样不停在彼此身上摸搓着,搓着搓着,阿灿就起身在庄之蝶下面亲了一口。庄之蝶急忙制止说:“别这样,我刚路上出了一身汗,味儿不好。”阿灿说:“我不嫌你的,你也下来亲亲我吧!”阿灿把他拉下去,他只闻到了一股奇异的香。阿灿说:“我是香的,穆家仁这么说 过,我的儿子也这么说,你闻闻下边,那才香哩!”庄之蝶趴下去,果然一股热腾腾的香气,就觉得自己是在去雾里一般。阿灿见他要用舌头去舔,就夹了腿不肯, 庄之蝶便起身插了进去。阿灿咬了牙子喊疼,庄之蝶就不敢,真怕伤了她。阿灿说:“你怎么觉得好你只管你的好。生儿子时,医生就说我的骨盆比一般人窄,还怕 生不下孩子的。”庄之蝶又慢慢地试探着。她摇摇头,就只是笑。说说话话的,待到庄之蝶说他要排呀,阿灿却让他排在外边。庄之蝶忙从她体内拔出来,一股白亮 亮的精液便喷射而出,却仍有不甘似的,趁势将龟|头顶在阿灿白嫩柔软的小腹上,抽搐着身子又继续动作了一会儿。阿灿说:“让你排在外边,是因为我是没带环 的,我怕怀孕的。”说着,又双手搂了他去,紧紧抱了睡在—起,突然脸上抽搐,泪流满面。庄之蝶赶忙就要爬起来,说:“阿灿,你后悔了吗?是我不好,我不该 这样的。”阿灿却又扑起来搂了他躺下,说:“我不后悔,我哪里就后悔了?我太激动,我要谢你的,真的我该怎么感谢你呢?你让我满足了,不光是身体满足,我 整个心灵也满足了。你是不知道我多么悲观、灰心,我只说我这一辈子就这样完了,而你这么喜欢我,我不求你什么,不求要你钱,不求你办事,有你这么一个名人 能喜欢我,我活着的自信心就又产生了!我真羡慕你的夫人,她能得到你,她一定干什么事情都干得成功,干得辉煌,我嫉妒她,太嫉妒她了!但你相信,我不敢去 代替她,也不去那么想。我和你这样,你放心,我不会给你添任何麻烦和负担的!”

庄之蝶从没有听到过女人给他说这样的话,他爬起来,擦干了她的眼泪,说:“阿灿,我并不好,你这么说着倒让我羞愧!”就坐在那里,木木呆呆起来、阿灿 却说:“我不要你这样,我不要你这样!”再一次把他抱住,头倚在了怀里。两人静静地坐了一会,阿灿轻声问:“你想抽支烟吗?”手就去床头的烟盒里抽出一 支,叼在嘴里点着了,取出来塞在庄之蝶唇上。庄之蝶却取下了,说:“你让我能再闻闻你的香吗,让你的香遮遮我身上的臭气!”阿灿温顺如猫地睡平了,庄之蝶 就跪着,从头到脚又吻着闻了一遍。他告诉了阿灿“求缺屋”的地址,他希望他们还能见面,阿灿满眼泪光地答应着。

西京大雁塔下有个名字古怪的村子,叫爻堡,人人却都能打鼓。相传,爻堡的祖先是秦王军中的一名鼓师,后落居在此了,鼓师的后代为纪念祖先的功德,也是 要团结了家族,就一直以鼓相传,排演“秦王破阵”的鼓乐。世代的风俗里,二月二是龙抬头的日子,在爻堡却是他们的鼓节,总要打了一面杏黄旌旗,由村中老者 举旗为号,数百人列队击鼓去城里大街上威风。那时街上店铺图吉祥,鼓队所到之处,便将三尺三寸红绫缚于带旗人的头上,千支头万支头的鞭炮放得天摇地动。到 了这些年,形势衍变,爻堡人仍是击打鼓乐,却以鼓乐为生。城市郊区的农民经营企业,一有新开发的产品要宣传,突破了多少万元要报喜,就请爻堡人的鼓乐。因 此上,城墙圈内的市民不光在二月二满街跑着瞧鼓乐队,平日一听得鼓响,就知道那又是城郊农民发了业了,有了钱了,来城里张扬显夸的,就潮水般地涌了去看。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