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都》-第55章 鼓乐又在街上击响

更新时间:2020年07月08日 星期三 16:27:45 作者:


关灯
护眼

这一日,是星期天,鼓乐又在街上击响,声势比往昔又大了许多。牛月清和柳月光是在家里缠毛线团儿,鼓点子就惹得心里慌。双手握着毛线束儿的柳月不时 地走神儿,牛月清骂句“猴沟子你坐不稳!”却收了毛线,要柳月去拿了她的高跟鞋来,说要看咱都看去。两人就收拾了一下头脸,来到街上。街上人山人海的只是 走不过去。柳月就牵了牛月清的手,跃过了行人道栏,只从自行车道里避着车子往前走。牛月清挣脱柳月的牵扯,嫌不雅观,却又喊:“柳月,你走那么快,是急得 上轿吗?”牛月清只说庄之蝶赌气住了文联大院那边,一两日即回来的,没想到许多天日不见踪影,自个心就有些软了,却也要长一口作夫人的志气,硬撑着也不去 的。这样在家呆得烦闷,也寻思丈夫往日嫌其不注意收拾,就买了几件新衣,把平日穿的并不旧的衣装全给了柳月,今日看鼓乐出来穿了一双尖头高跟皮鞋,走不到 一会儿,已憋得脚疼,只恨柳月走得快。柳月返回来,只好放慢脚步,说:“这鼓乐队我可没见过,陕北乡里逢年过节闹社火,但鼓也没敲得这么紧的,把人心都敲 得跳快了!”牛月清说:“街上着鼓乐是要看的,但不仅是看鼓乐,还要看看鼓乐的人才有意思呢!”柳月这才注意街上的人物怎么这般多,都穿戴这般鲜艳。便立 即发现了有许多人瞅着自己看,悄声说:“大姐,你好漂亮,人都看你的。”牛月清说:“看我什么,老太婆了谁还看的,是看你哩!”柳月虽穿的是夫人送她的旧 衣,但柳月是衣服架子,人又年轻,穿着并不显旧,更比新做了的衣服合体。听了夫人的话,知道街上人在看着她,偏高扬了头脸,不左顾右盼,只拿眼角余光扫视 两旁动静,将那一副胸脯挺得起起的。牛月清说:“柳月,不要挺得那么起!”柳月就吃吃地笑。好容易挤到钟楼下,鼓乐队从东大街就开过来,围观的人更多。两 人跳上了一家宾馆门前的喷泉石台上,便见三辆三轮车并排驶着,一个巨大的标语牌就横放在那三轮车上,牌上金粉写了“101农药厂厂长黄鸿宝向全市人民致 意!” 三辆三轮车后,是一辆三轮车上站着一个黑胖汉子。笑容可掬,频频向两边人群挥手。再后又是四路三轮车纵队。两边的车上是钹手,持着黄铜黄系儿的响钹;中间 两排车上各架一面大鼓,红色*鼓圈,焦黑泡钉,而所有人都是右肩斜着到左胯,挂了黄边红绸绶带,上写“101农药厂报喜队”。陽光底下,两边的铜钹在手中猛 拍三下,呼地一声双手高举,将钹一分,齐刷刷一道金光闪耀,那击鼓人就里敲三下,边敲三下,在空中绾了花子,一槌却在空中停了,一槌落下。如此数百人动作 一律,鼓钹交错有致,早博得街上两边看客齐声喊好,掌声不绝。牛月沮看了半会儿,突然说道:“瞧那黑丑汉子,像毛主席检阅部队的,现在有 钱,什么格儿都可以来了!那人我是认识的,到咱家去过的。”柳月说:“我说怎么眼熟的。我记起来了,他这般威风,到咱家对庄老师却龟孙子似的!”突然叫起 来,“哎,哎——!”牛月清说:“胡叫什么,尖声乍语的像个什么!”柳月说:“那不是唐宛儿吗?”牛月清看时,人窝里正是唐宛儿和夏捷,两个人容貌美艳, 服饰时兴,显得非常出众。听见叫声,唐宛儿的一颗头转轴似的扭着四周看,终于看到了这边,就叫道:“柳月,你和师母也看热闹了,庄老师没来?”两人就挤过 来,跳上石台,拉手攀肩,嘻嘻哈哈不停。这边原本花团锦簇,笑得又甜。早惹得众人都拿眼光来瞅,便有一帮闭汉在那里冲了她们笑。四人忙避了眼。听见一个人 说:“小顺,小顺,你没听见吗,你魂儿走了吗?”一个说:“瞧,四个炸弹!”柳月听着了,悄声问夏捷:“炸弹是什么?”夏捷说:“就是说你能把他震昏!” 柳月就捅了唐宛儿的腰,说;“你才是炸弹的。今日打扮得这么娇,让谁看的?美死你!”动手偏拔了她头上一个发卡,别在了牛月清的头上。牛月清取下来,看是 一枚大理象牙带坠儿的发卡,说:“宛儿,周敏也给你买了这卡子?”唐宛儿脸先红了,“嗯”了一声。牛月清说:你戴上好看的,你庄老师前年去大理开会,也买 了一枚给我,太大太白艳,我怎么用得出来!还一直放在箱里。我只说大理有这货,西京也有卖的!?”就重新卡在唐宛儿头上。唐宛儿就用脚踢了一下柳月。柳月 从石台跳下去,没站稳跌在地上,把那灰白萝卜裤沾了土。就使劲抖着,重新上来。唐宛儿说:“你好大方,遗下那么多好东西也不捡了?!”柳月就往地上看, 说:“什么东西,没有啊?”唐宛儿说:“一裤子的眼睛珠子,让你全抖了!”三人愣了一下,就都笑起来。牛月清说:“宛儿这騷精想得怪!今日要说让人看得最 多的怕只有你宛儿!”

  
这时候,鼓乐突然停歇,产品介绍单就雪片似的在那边人头上飞,森林般的手都举起来在空中抓,柳月便跑过去抢了。就见得鼓乐队的人都突然戴上了面具,有的是蚜虫,有的是簸箕虫,有的是飞蛾,有的是苍蝇,奇形怪状,形容可惧,一齐唱起来;

我们是害虫。我们是害虫。101——!把我们杀死!把我们杀死!杀死!杀死!

唱毕了,鼓乐就又大作。如此唱了击鼓,击鼓了又唱,街上人一片欢呼,尽往前去拥挤,一时秩序大乱。就听见有妇人在破口大骂了。“哪个死不要脸的把我的 钱包皮偷了!小偷,小愉,你以为乡里人都有钱吗?‘101’有钱,我哪儿有钱,就那些进城要用的五十元你倒看上了?城里人,你偷我的钱不得好死!”有人就 喊:“是小偷偷了,你骂城里人?”那妇人就又骂道:“城里的小偷,你偷我的钱买好吃好喝,你老婆吃了不生儿,狗子吃了不下崽!”有人就说:“这好了,你给 计划生育了!西京城里贼多,谁叫你不把钱装好?”妇人说:“我哪里没装好?我在人窝里,几个小伙子就身前身后挤,直在我胸上揣,我只说小伙娃娃家没见过那 东西,揣呀你揣去,我是三个崽的人了,那也不是金奶银奶!谁知这挨槍子的挨砍刀的不是要揣我的奶是在偷我的钱!”街上人一片哄笑,妇人说:“我气糊涂了, 我说了些什么呀?”身子就在人窝里缩下去,人群又如浪潮一般。夏捷就对唐宛儿说:“这你要吸取教训哩,今日又是没戴胸罩呀?”唐宛地说:“夏天我嫌热 的!”柳月就跑近来,说:“大姐,这上边有庄老师写的文章。”唐宛儿一把抓过了产品介绍书,说;“让我看看,庄老师的文章怎么样?”就念起来。牛月清说: “别念了。把你庄老师的名字刊在这儿,多丢人的!姓黄的一定是又没打招呼!”这么一说,旁边就有人指着嘁嘁啾啾起来。牛月清隐约听得一个男的对旁边人说: “瞧见了吗,那就是一帮作家的夫人。”几个声音问:“哪个?哪个?一男的说:“中间那个穿绿旗袍的,是庄之蝶的夫人。”牛月清心里咯噔一下,心想:这人必 定是认得我的,我却怎不认得他;他要是认得我,按往常儿也必是过来与我打招呼的,却不过来招呼,只在那里说长说短,这是什么意思?知道了我和庄之蝶闹了矛 盾,在取笑了我?!当下就对三人说:“咱们走吧,这里人多眼杂的。”四人就走下石台,向南大街走去。夏捷说:“既然不看了,这里离我家不远,去我那儿打牌 去!”牛月清说:“我和柳月得回去了,逛了半天的。”夏捷说:“正是因了你,我才说这话的。平日你那么辛苦,总是忙得走不出来,今日有逛街的闲情,怎就不 去我那儿?宛儿,柳月,你们两个架了她,抬也要抬去的!”牛月清就笑了说:“好,不过日子了,豁出击浪一个白天!”四人就风过水皮一样拐了几条巷,到孟云房家来。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