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都》-第56章 唐宛儿用夏捷的化妆品描眉搽红

更新时间:2020年07月08日 星期三 16:28:36 作者:


关灯
护眼

四人进屋洗脸擦汗,唐宛儿就又用夏捷的化妆品描眉搽红。然后支了桌子,掷骰子定方位,坐下码起麻将来。牛月清说;“云房呢?孕璜寺里又练气功去了?” 夏捷说:“鬼知道!现在没黑没明研究邵雍哩。一只眼睛瞎了,还要再瞎一只的。”孟云房一目失明大家都知道了的,就说笑要全瞎了谁看你更捷这花不楞登的模样 呀!夏捷说出一句:“瞎了双眼,我引野男人来,他眼不见了心不烦!”说得大家都哑了口,不知怎么接应。牛月清就听得门外有叫卖鲜奶的,说:“柳月,这声像 是刘嫂,你出去看看,是不是她?”

柳月出得门来,门口正是牵了奶牛的刘嫂。就说:“刘嫂,这个时候了你怎么还卖奶?”刘嫂说:“这不是柳月吗,你怎么在这儿?今日去北大街送了奶,回来 路就堵了,怎么也走不过来的。”柳月说:“把牛快在那里挂了,你进来吧,我家大姐也在这里码牌的。”不容分说,把牛拴了那棵紫槐树上,拉刘嫂进来。牛月 清、唐宛儿、夏捷便招呼让坐,刘嫂说:“我这模样,怎么到你们这儿坐了!”牛月清说:“这是我们的一个朋友家,没干系的。平日总是吃你卖的牛奶,今日既然 这么迟了,也不急着就回去,在这儿玩吧,中午饭咱都在她这儿吃,不怕吃穷了她的!”就硬按她坐了牌桌。刘嫂平日在村里也是好码个牌的,如今见这些城里夫人 要她玩,也巴不得乐乐。更觉得体面。但不知她们玩多大的价儿,按了按贴身口袋里卖奶的零钱,只怕输了精光白跑一趟城,更是伯欠帐惹人家笑话,就不来。牛月 清看出她的意思,便说:“数儿不大,五角一元的,你来替我打好了,赢了归你,输了算我的!”唐宛儿说:“师母有钱,今日咱就赢她的!”刘嫂只好坐了,说: “那我只替你打,我手臭的,打一圈你来。”柳月见牛月清立在旁边,就说:“大姐,你来打吧,我得赶文联大院那边给庄老师做饭去。”唐宛儿故作糊涂说:“庄 老师近日住在文联大院那边?”牛月清没回答她,只对柳月说:“甭管他,他整日在外说回来就回来,说不回来就不回来,他以为咱就不会?!”唐宛儿就问柳月: “他们闹矛盾了,不在一块住的?”柳月低声说:“哪里!”不再理睬。唐宛儿鬼机灵,不知庄之蝶两口到底怎样,见柳月这样,有些恼,却不显在脸上,一边码 牌,一边心里嘀咕庄之蝶两口到底是怎么样了,就把一张不该打出的牌也打出去了,乐得柳月吃了夹张,捡了那牌用嘴梆掷地亲。唐宛儿说:“我真是个好饲养 员!”就站起来说要去厕所放放毒的。让牛月清替她码牌。出去到大门口,看见奶牛像一尊石头一样卧在那里,只有尾巴活着。左右摇赶了苍蝇、牛虻。就暗中打卦 道;庄之蝶一再说要我等他,他真是寻机闹了矛盾还是平时的口舌唠叨?若是为我。这牛就唉一声的;若不是为我,这牛就是不动。看了一会,牛双耳耸起,打起一 个响鼻,却是没叫。唐宛儿也说不准是为了她还是不为了她,快快返身回来,在门口,却突然尖锐锐叫道,“哎呀,庄老师、你怎么也来啦?这真是山不转路转。竟 在这里都碰着上啦!”

屋三听说庄之蝶来了,牛月清忙推了牌说:“不要说我在这儿!”闪身进了卧室,放下帘子。唐宛儿平看见牛月清的动静,明白他们真是有了生分,就越发得了意, 一边笑着给那三人摆手,一边说:“庄老师你这儿坐。师母也在这儿的。师母呢?”众人见她这样,也都跟着耍恶作剧。说:“师母知道老师来了,在那里‘女为知 已者容’哩!”就憋住笑。唐宛儿也强忍了,说:“你怎么要走呀?你一听说师母在这里就要走?!”便自己踏了步走到院里,又重重地摔了一下门。便听得牛月清 在屋里骂道:“让走吧,都不要拦,让他走吧,他不愿见我,就永远不要见我罢了!”那骂声中却带了哭腔。众人就哈哈大笑,夏捷和柳月跑过去拉了牛月清出来 说;“都是唐宛儿作的乘,哪儿就来了庄之蝶?宛儿。你还不快些给师母磕个头儿道歉!”唐宛儿好一阵开心,摇头晃脑走进来,却真地跪在牛月清面前。牛月清又 气又笑,一把拧了唐宛儿嘴,骂道:“你这騷精货,真该是街上唱的‘我们是害虫’,用‘101,把你杀死!” 要了四圈牌,孟云房却回来了,领了一个小孩,正是前房老婆生的儿子孟烬。孟云房让孟烬来—一问候众婶娘,孟烬眼并不看各位,嘴里只道了“牛婶娘好”、“唐 婶娘好”,就钻到孟云房书房去翻书动笔。夏捷脸上不好看起来,却没有说什么。孟云房就高兴地去厨房做饭,声明谁也不得走的。刘嫂过意不去,用五个缸子出去 挤了牛奶要给大家一人一杯。牛月清说她不喝生奶的,让给孟烬,孟烬一口气尽喝了。牛月清说。“这孩子都这般大了,活脱脱一个小孟云房。”夏捷低声说:“为 这事我和云房没少怄气!当年结婚时我就约法了三章,第一条就是孩子判给了你前妻,你要照看他可以,但不能让到这个家来、他那时答应得好好的,可现在却常把 孟烬领回来。我说了他,他嘴上说以后不了,但我一出门,又是领了来好吃好喝,今日他以为我又不在家的,这不,就又领了来了!”牛月清说:“那毕竟是云房的 儿子,领来就领来吧,一个孩子又能吃了多少?”夏捷说:“我倒是不嫌孩子能吃了多少,只是我与前夫离了婚,我那孩子判了跟我,云房原本对我那孩子嘴爱心不 爱的,若又领了这一个回来,他只待孟烬亲爱,冷落了我,更要让我那孩子显得可怜了。”牛月清一时不知怎么说了好,劝道:“你把水端平就是,云房那边,我去 说他。现在既然是一家人,两边的孩子都是咱的孩子,万不得偏这个向那个的!”唐宛儿见她们说得亲密,也坐了过来,两人就岔了话,论起天气来。

吃饭时,柳月还在牵挂着庄之蝶,说:“庄老师不知这顿饭吃些什么?”孟云房说:“他呀,吃好的去了。中午我在街上碰上他了,他说去杂志社的,到那儿不 是他请人家,就是人家请他。”吃罢饭,刘嫂说她肚子饱了,牛肚子还是空的,她得赶快回去,就走了。孟云房陪众人又玩了四圈牌方散。

刘嫂牵牛往回走,才后悔不该在那里呆这么长时间,又吃了人家的饭。一是奶牛没有吃料,再是超生的那个小儿还在家里,虽是婆婆在照管着,但她的奶却憋得 难受。当下看看周围也没个僻静地方,前胸的衣服已湿了一大片,就寻着一个公共厕所,进去挤了一通奶水。牛慢慢地跟着主人走,先还是摇头摆尾,后来就勾下了 头。脑壳里作想起许多事情来。刚才主人在那家里码牌吃饭。它是一直卧在门外树下的。街上看鼓乐的人从钟楼那儿散了,车辆人群就像水一样从这条街巷漫过,它 是看清了所有过往人的脚的,看清了穿在脚上的各种各样的鞋的。但它不明白,脚是为了行走的。但做了那样的有高跟的、又尖瘦的鞋子为了什么呢?那有何种的美 呢?牛族的脚才是美的;熊族的脚才是美的;鹤族的脚才是美的。人常常羡慕和赞叹了熊脚的雄壮之美和鹤脚的健拔之美,可人哪里明白这些美并不是为美而美,只 是为了生存的需要!它这么想着,就又要悲哀人的美的标准实在是导致了一种退化。他们并不赤脚在沙地上或荆棘丛里奔跑,他们却十有八九患有鸡眼,难道有一日 都要扶了墙根踽踽而行吗?更可恶的是车。是楼上的电梯。什么都现代化了,瞧瞧呀,吃的穿的戴的,可一只蚊子就咬得人一个整夜不能睡着;吃一碗未煮烂的面就 闹肚子;街上的小吃摊上,碗筷消了毒再消了毒;下雨打伞;刮风包皮纱巾;夏天用空调;冬天烧暖气。人是不如一棵草耐活了嘛!早晚刷牙,把牙刷得酸不能吃,甜 不能吃,热不能吃,冷不能吃,还用牙签?!更可笑的偏还有一批现代艺术家,在街头上搞雕塑。作壁画,那算什么呢?大自然把一切都呈现着,那每日里的云,画 家能泼出那么丰富的水墨吗?那雨淋过的墙皮,连那厕所里粪池中的颜色*、那颜色*组合了的形象,几个现代艺术家能表现得有它离奇吗?城河沿上学武术的算什么玩 意儿!武术是多好的名称儿,却让人只演成了一种花架子!人每晚都看电视,什么奥林匹克运动会,那里边的人是人类的运动精英吧,百米赛跑能跑过一只普通的羚 羊?西京半坡氏人。这是人的老祖先,才是真正的人。他们或许没有这些运动员跑得快,但运动员能有半坡人的搏击能力吗?人一整个儿地退化了,个头再没有了秦 兵涌的个头高,腰也没有了秦兵俑的腰粗。可现在还要苗条,街上还是要出售束腰裤、束腰带,而且减肥霜呀,减肥茶呀的。人退化得只剩下个机灵的脑袋,正是这 脑袋使人越来越退化。牛终于醒悟城市到底是什么了,是退化了的人太不适应了自然宇宙,怕风怕晒怕冷怕热而集合起来的地方。如果把一个人放在辽阔的草原上, 放在丛山峻岭,那人就不如一只兔子,甚至一个七星瓢虫!牛想到这里,丧气地把头垂得更低,它就听见旁边的行人在说:“瞧这老牛,好蠢笨的样子啊!”它没有 生气,只是噗噗地喷响鼻,牛是在笑人的:咳,他们哪里还懂得大智若愚呢?!行人见牛并没有发火、就走近来,用树枝桶桶他的屁股,甚至还拍了它的耳朵,说: “它不敢动的。”它就睁了眼,站住不动。这不动,倒吓得戏弄它的人都哗地闪开,说:“那大嫂,你管好你的牛啊!”牛在这个时候,真恨不得在某一个夜里,闯 入这个城市的每一个人家去,强||奸了所有的女人,让人种强起来野起来!这种冲动,它是有过一次的、那是一日在街上听一个老头打开了收音机,收音机中正播放 《西游记》,《西游记》讲的是一个和尚和孙悟空、猪八戒、沙无净、白龙马去打了妖怪取佛经。它相信现在的人是不懂古人写书的含义,只会听热闹。他就在那时 想喊:不是师徒四人,那是在告诉说合四为一才能征服自然,才能取得真经的!可现在,人已经没有了佛心,又丢弃了那猴气、猪气、马气,人还能干什么呢?!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