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都》-第62章 周敏明显地人瘦了许多

更新时间:2020年07月08日 星期三 16:34:03 作者:


关灯
护眼

周敏明显地人瘦了许多,胡子也数日不刮,白净的脸面像了个刺猬,不断地诉苦说白玉珠问了几遍关于字画的事了,牛月清也就催孟云房和赵京五劝说庄之蝶快 去找龚小乙。庄之蝶没了办法,一个夜里和赵京五去了麦苋街二十九号,幸好龚小乙在家。龚靖元就这么一个儿子,父子关系却不好,龚靖元掏钱买了一个单元楼房 让龚小乙单独住在麦苋街,为的是眼不见心不烦的。庄之蝶和赵京五进了门,小乙自然不敢慢怠,取烟沏茶,说叔你怎么来找我了,我屋里脏乱,你寻干净地方坐 吧。说着拿一张报纸盖在了床下一个便盆上。屋里确实乱如狗窝,散发着尿臊味,庄之蝶就过去把窗子打开,在床沿上落身坐下。小乙先是坐在藤椅上与他们说话, 歪脚倒头的,几次想坐得端正,不觉一分钟就又蜷一堆窝在那里,又是张嘴流眼泪,说:“叔你喝茶,我上厕所去。”上了厕所老半天不出来。庄之蝶和赵京五就闻 到一股香气,见花架上那盆蔫了叶子的花草也精神了起来,两人对视了一下。没有言传。小乙从厕所出来,判若了两人,眼睛里幽幽有光。庄之蝶说:“小乙,你又 吸大烟了?你拿些大烟来让叔瞧瞧,叔还没见过这玩意儿。”小乙说:“叔也知道了?叔也不是外人,我拿了你看。”拿出来的是一小疙瘩黑泥一样的东西,说这烟 膏他是放一丸在香烟里吸的,他这儿没有白面儿了,白面儿好。便让庄之蝶和赵京五抽,两人说不抽的,留给你吧。小乙就说:“叔你是写文章的人,你能不能给什 么部门反映反映。”庄之蝶说:“什么事?或许我能说上话的。”小乙说。“现在社会上假冒商品太多,坑害消费者利益,这白面儿做假的就多啦,许多人抽了浑身 起疱疔。头发部落光了。”庄之蝶说:“你写个东西。我送公安局让他们查去。”小乙就笑了,说:“叔还给我开玩笑的。”庄之蝶说:“小乙,叔给你说一句话, 这话或许你也听得多了,你什么吃不得喝不得,偏要抽这玩意儿?你爹给我说过你,他为你头疼,周围人另眼看你,这又花钱又伤身子,主要是伤身子,你年轻轻 的,还要找媳妇不?”小乙说:“叔你说我不生气,我知道叔是为我好的。可叔你哪里知道抽烟的妙处?抽过了,你想啥就有啥,想啥就来啥。说实话,我恨我爹, 我爹那么多钱,他可以一夜打麻将输二千三千,他就是不给我多余的子儿。我恨小丽,小丽是和我谈了五年的恋爱,她都和我睡过了,说走她就走了?!恨我单位那 领导,他到处散布我的坏话,为了那份工作,他得过我爹十幅字的,他竟能把我就开除了?!我知道越抽越戒不了烟瘾,可我那些抱负,那些理想,也只能在抽了烟 后才能实现啊。叔你不要劝我了,你有你的活法,我有我的活法。你怕是和我爹一样的,说起来声名在外,天摇地动的,可你们倒还没我活得自在的。有一点叔你相 信,我不会成为社会害虫的,我不去街上偷人、我不会真的抢劫,真的强||奸妇女,也不去真的杀人,我不妨碍任何人。我是我爹的儿子,他再烦我,但我毕竟是他儿 子,我爹的字画够我今辈子抽的。”赵京五就说:“这是当然的,小乙有福就福在这里。小乙,我知道你手里有你爹的字画作品,也听说汉中有人还给了你一件毛泽 东的书法长卷,有这事吗?”小己说:“赵哥你行,我什么事你都知道,你对我爹说过了?”赵京五说:“咱哥儿们,我几时出卖过你,给你提供大烟的小柳叶和王 胖子人家老早就不想给你供烟了,怕你爹知道了告他们,是不是我去劝说的?”小乙说:”赵哥星坚钢朋友。毛|泽|东那幅字写得好哩,一看就有帝王之气,这东西是 在我手里。”赵京五说:“这就好了!话明着说,我和你庄叔今日来,是想见识见识那幅字的。你庄叔是作家,什么字都不稀罕。只是要写一篇关于毛|泽|东诗词书法 方面的文章,就想能得到一件实物。他给我说了,我说这好办的,小乙那里有一幅,小乙是义气人,他留那干啥。会送了你的。”庄之蝶说:“我哪能白要?小乙到 我家去,看上什么玩物儿你去拿一件吧。”赵京五又说。“毛|泽|东的字当然不是省长的字,但话说回来,那又不是文物,即便算是革命文物,你能卖吗?国家一见就 要上缴的。一分钱也不付的。”小乙就嘿嘿地笑。赵京五说:“小乙你笑什么?”小乙说:“庄叔和赵哥不是外人,我也真话说了。你们要我爹什么字画,我都可以 给你们,这幅字,我是不能的。有人来买过、出过五千元的价儿,我没出手。我也爱毛主席的,毛主席人死了,但他还是神,神的东 西在家也避邪吧!”赵京五就看庄之蝶;庄之蝶摇摇头。赵京五说:“那好,你这么说,我们也不难为你了。那你总不能让你庄叔就这么走了?你这里有你爹的字, 随便取几幅吧。”小乙就从柜子里抱了一卷出来,抽了三个有轴儿的,说:“我就靠这抽烟的,你不知道.我爹卡得严哩,为弄这批东西我费了劲的。”赵京五把三 幅字轴用报纸包皮了,夹在了胳膊下,说:“赵哥亏了你吗!我会给小柳叶说的,你去买烟。让她软些价儿。”就和庄之蝶走出来。

庄之蝶和赵京五一走,龚心乙就从柜里取了一个长条木匣来,打开看了看毛|泽|东的那幅字,重新包皮好,装在匣子锁了放到柜子的最下边。心想,赵京五把庄之蝶领来 也谋这件字,就说明这真是件宝贝了,那么,万不得已不能出手。如今烟价一日高出一日,到了将来实在没钱了再换烟抽吧。一想到烟,瘾就又发作了,将那唯一的 一包皮白面儿在锡纸上倒了,用火柴在下边烧,再拿一个纸筒儿吁地一口长吸到肚里,就开了一瓶高橙饮料赶忙喝下压住,不让一丝一缕的烟气从气管漏出来,然后就 点上了一支万宝路香烟,躺在那里一口一地吸,立即就坠入另一个境界,似看见了小丽从门外进来了。他说:“小丽,你来了?你这么些日子都到哪儿去了,我只说 你永远不来见我了?!”小丽说:“我好想你,好想好想的,你就不来接我嘛!”小丽在给他撒娇、小丽撤起娇来就在他身上蹭,那双奶子拥在他的脸上,手也在下 边揣了,还说这是香肠,我想吃香肠的。小乙他就把衣服脱了,也给小丽脱。小丽会享受,她自己不脱,偏要他脱。小丽的衣服很多,脱了一件又一件,脱了一件还 有一件,脱到最后脱出个小巧的身子来,他们就想着法儿作各种杂技动作。他说小丽你坐过船吗?小丽没坐过,他就把一口袋黄豆倒在床板上,排成匀习一层,将一 张木板放在黄豆上,他和小丽就趴上面玩起来。木板晃来晃去。但小丽却下床走了,开始变脸,变得像一只恶狗,小乙他就发怒了,说:“你不和我作爱,你是和那 个姓朱的来吗?那姓朱的有什么比我好的?”小丽却说:“是的,你一出门我就和小朱干,他比你强,他是超人,妙不可言!”小乙他就抄了刀说我要杀你!小丽说 你杀吧。他一刀过去就把她杀了。小丽倒在他面前,雪白的身子在蠕动,一股血就分了岔,像树桠一样从那奶头上往下流,流过大腿。流过大腿时似乎流不动,血水 聚很高的楞沿儿,他就用刀尖划了一下,划出个白道儿,引着血水便响地流下去了。小乙他就又拿刀在小丽心口剜,剜出一颗心来,他说小丽你心原是石头做的这般硬了!小丽就叫了一声彻底死了。赵小乙看着那已经死了的小丽的影子还有一处在动,就觉得美艳无比,尤其那一声叫刺激得他无比快意地长笑了。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