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都》-第64章 西京降起了大雨

更新时间:2020年07月08日 星期三 16:35:22 作者:


关灯
护眼

一连三天,西京降起了大雨,这雨如白色*的麻绳,一股一股密密麻麻从天上甩下来。三天里正晌午光线都是暗的,每个四合院,居民楼院,水都是一脚脖子深,从 水眼道流不及,就翻了大门槛往外流。自来水龙头却没水了。消息传来,原是西城门外一段路塌陷,水管断裂,柳月就提了盆子去凉台口接雨水,盆子一伸出去水就 满了,取回来却只有半盆,如对了瀑布接水一样。庄之蝶有许多事心急着要去办,出不了门,背上倒不痛不痒地生出一溜七个疮来。牛月清害怕是什么毒东西,庄之 蝶说没事,可能是下雨潮气所致,就涂了些清凉油。牛月清就操心起双仁府那边的老娘和老娘住的平房,拨电话,电话线又断了,要柳月和她一块过去。柳月哪里肯 让夫人去林这么大的雨,就说她一个人去。这当日,哑了几天的门房韦老婆子的播音器突然响起来,照例是噗噗噗吹了三下。牛月清就说:“这么大的两天,难道还 有来访人吗?”话未落,韦老婆子的声音就透过雨声在院子里回响:“庄之蝶下来接客!庄之蝶下来接客!”牛月清睑就变了色*,庄之蝶问你怎么啦?牛月清说。 “现在是一有急事,我这心就惊了!”柳月说:“我反正要下去的,我去看看是谁?若不是重要事,我就打发了;若是紧事。我让他进门到家里来。”便穿了雨衣, 登了雨鞋跑下去。大门口里湿汤汤地立着一个人,却是那拉车收破烂的老头。柳月并没理会,对韦老婆子说:“没人呀,谁个找庄老师的?”韦老婆子拿嘴努努老 头。柳月就奇怪了,过去问:“是你找庄老师?”老头说:“我找庄之蝶,不找庄老师,我没有老师。”柳月就笑了:“什么事,你给我说!”老头看看柳月,说: “你给过我两个馒头的。”柳月说:“你好记性,我不用你谢的。”老头说:“我没谢你,骂你的,那天夜里我积食了,肚子胀得一夜没睡好!”柳月说: “这么说,冒这么大的雨你是来骂我的?”不再理他,兀自往街上去。老头说:“你走的好。你老师背上还要生疮的!”柳月就站住了,觉得惊奇:他怎么知道老师 背上生了疮的?就说:“哎,你说什么?”老头说:“双仁府的牛家老太太让我顺路捎话,说她老伴回家几回了,没做几顿好饭菜的,女婚女儿一个都不来,老伴用 鞭了抽女婿哩!”柳月说:“她哪里有老伴,死了八辈子了!老太太又是犯了病的,我这才要过去,大爷你还要往哪儿去?”老头说:“我往哪儿去?大雨天街上没 人了,我到省府市府去了我就是省长市长,我坐在交通指挥台上我就是大哥,我进了饭馆里我就是发了财的人!你要去双仁府,你坐了车,我路上就是司机,到了双 仁府,我就是你爷的。”柳月说:“你话这么多的!那我就上车呀,我真不好意思,让你这么大年岁的人拉了我。”老头说:“那你拉了我,我就是坐小车的官 人!”柳月说:“我哪里能拉了车?”老头就把车拉上街小跑起来,说:“你头晕不晕?”柳月说:“不晕!”老头说。“那你是坐车的命,不当官也是官太太。” 柳月乐得直笑。但一笑,雨就灌了一口,忙把雨衣裹紧身子,看着老头茅草般的头发一绺一绺全贴在脸上,衣服湿淋淋的了,清清楚楚显出瘦骨磷峋的脊梁。柳月又 不忍心了,要把雨衣让给他。老头说:“姑娘你这命就薄了!”柳月说:“怎么又薄了?”老头说:“那你怎么要把雨衣给我?我在西京城里跑了这几年,人人都把 我当疯子,不把我当疯子的只有睡在城门洞的那些人。”柳月就不言语了,心里一时乱糟糟的。街巷的积水更深,简直是一条条河,沿途那些地下水道通口的盖子全 揭了,为的是尽快让水流走,但有的通口却往外冒水,积水就几乎到了人的膝盖。老头就绕了路的一边拉车,一边给柳月指点。哪一堵围墙是塌了,哪一根电线杆下 的地面泡软了,杆子倒斜断了线、柳月就又看见有几辆汽车窝在几个下陷的坑里;而平路上一辆卡车和一辆面包皮车相撞了也瘫在那里,这卡车样子是要超车的,但没 有超过,一头却碰在面包皮车的前半截,两车瘫在那里组合了一个‘入”字。老头就嗬嗬地笑。柳月说:“你笑什么?”老头说;“你瞧瞧那卡车干什么了?世上万物 都有灵性*的,这卡车是看见了面包皮车就忍不住騷情,强行去要亲嘴吧,这不,祸就闯下了!嗬,你看着那东西好,那你只能看着。手抓火炭儿,火炭能不烫了 手?!”柳月再看时,越看越像是那么回事儿,也就笑;笑过了,心里却有些不舒服。老头猴子一样不正经拉着车走,一会儿从水面上捡起一只塑料破盆儿,一会儿 又捞起一只皮鞋,反手丢上车来,说这皮鞋是新的,一定是水进了谁家房子而从门下漂出来的,可惜是单只,怎么没有漂出个彩电和一捆人民币呢?柳月就又笑,想 这老头自己说他不是疯子。也是离疯子不远的。突然老头就大声叱喝起来了:“破烂——承包皮破烂——喽!”柳月在车上说:“我在你的车上,我是破烂啦?!”老 头说:“不喊喊我嗓子疼的。”柳月就说:“你要嗓子疼.你怎不给我唱念着谣儿?”老头第一次回过头来,哗哗的雨里,他一脸皱纹地笑。笑得天真动人,说: “你也爱听?”柳月说:“爱听的。”老头就飞快地拉着车跑起来,没胶皮的铁轱辘在水里比旱路上轻快,搅得两边水白花花飞溅,柳月于是听到了有趣的语儿:

中央首长空中行。省市领导两头停。县上的,帆布篷。乡镇的,“壹三零”。农民坐的是“东方红”。市民骑的是自摇铃。

老头又回过头来,说:“姑娘,你叫什么名字?”柳月说:“柳月。”

柳月乘的是水中龙。

柳月就叫道:“我不让你编排我名字,我不愿意嘛!”老头还是继续着反复唱,街两边避雨的人就听到了,立即也学会了。柳月便听见身后那些人都在狠一样的 吼着嗓子唱叫起来,最后一句仍也是“柳月乘的是水中龙。”柳月就生了气,从车子上往下跳,一跳跳坐在水里。老头却没有听见,也没有感觉,竟还拉了车子飞也 似的在雨中跑。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