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都》-第65章 柳月一到双仁府这边

更新时间:2020年07月08日 星期三 16:35:59 作者:


关灯
护眼

柳月一到双仁府这边,满街巷里,都乱哄哄的是人,老的少的差不多都用了塑料布、雨衣、薄膜纸包皮着大小包皮袱和家用电器.往屋檐下跑。许多大哥在那里大声 吆喝,一些人就被车拉走;一些人却死活也不上车;更有一群人急急往老太太住的院里跑,叫嚷着快打电话,打急呼电话!柳月第一个念头就是老太太出事了!不顾 一切地往家跑,家里果然站满了人,而老太太却在门口的藤椅上盘手盘脚坐着的。柳月一下子抱了她,说:“大娘,你没事吧?”老太太说:“我没事的,昨日一天 你大伯一直陪了我的,他今日又来,你们都不过来,“他就发火了,他说他用鞭子抽打了女婿,他手重的,我倒担心他把你老师打坏了!”柳月说;“哪有这等事, 庄老师背上只是出了些疮的。”老太太说:“那不是鞭打的又是什么?我年轻的时候。水局里有个赶马车的刘大瑜,挣了钱上不敬老,下不娶妻,整日赶车回来就去 闯勾栏,入局子。那年夏天打雷,他背上一片乌青,那就是被雷批了文的!你庄老师让鞭打了,他还是不过来,等着要雷文吗?“柳月说:“庄老师事情多得走不 开,才让我冒雨过来的。”老太太说:“你大伯就说女婿不会过来的,果然他不过来!你大伯只能欺负了我,要我给他做花椒叶煎饼。天泼大雨,老东西逼我去院里 那花椒树上摘叶子,那面墙就倒了。你说怪不怪,那墙不往这边倒,偏就倒过去,把顺子那驼子娘砸死了。你大伯怎地说,他说.为啥墙没倒过来,那是一个女鬼在 推墙的看见了他,他给人家笑笑,女鬼就把墙推向那边。这老不正经的!”老太太说着,还气呼呼地喘气。旁边几个人也听了一句半句,问:“墙不是淋倒的?是人 推的?”柳月说:“鬼推的,我这大娘-陰-间陽间不分,你哪里就信了?你要信,你问她,我那大怕死了几十年了,你问她现在人在哪儿?”老太太瘪了嘴骂柳月和她 总是反动,是反动派,说:“我说你大伯,你在那边还花呀?!他和我吵,吵得好凶。他们一伙进来要用电话,你大伯说闻不惯生人味,头疼,才走了的。”旁边人 就笑了,知道果然是个神经老太木。打电话的打了半天电话总算是通了,向众人喊:“市长马上带一批人就来救灾了,市长说还要带电视台记者,报社记者,还有咱 庄作家的。”一群人欢叫着就拥出门去。老太太说:“这么大的雨,市长还叫你老师来,要他去抽水?你大怕打他也打不过来,市长一叫就叫来了,市长是官,你大 伯就不是官?你大伯在城隍爷手下是个头目的!”柳月说:“市长怕是让他来写文章的。”老太太说:“那你出去瞧着,他要来了,就叫他回来给你大伯烧些纸 呀!”柳月没吭声,换了一身干净衣服,打了伞也出去瞧热闹了。

院子的左墙角果然塌了一面墙,墙是连着隔壁的顺子家,墙后真的是个大茅坑,茅坑里落了许多砖石,粪水溢流,而茅坑边是一堆扒开的砖石。柳月往日只知道这一 片也是个低洼区,只有庄家的屋院垫了基础,高高突出,但没想到院墙过去就可以清楚看到整个低洼区的民房了。这里的建筑没有规律,所有房子随地赋形、家家门 口都砌有高高的砖土门坎,以防雨天水在沟巷里盛不了流进屋去。那横七竖八的沟巷就一律倾斜,流水最后在低洼区的中心形成一个大涝池。以前是有一台抽水机把 涝池的水再拍出来引入低洼外的地下水道流走,现在三天三夜的雨下得猛烈而持久,涝池的水抽不及,水就倒流开来,涌进了几乎一半的人家。柳月跳过了院墙豁 口,顺子的娘还没有盛殓了去火葬场,身盖着一张白色*床单停在家里。家里的水虽然没进,小院里的水却快要齐平台阶,顺子的媳妇和顺子的胖儿子,头缠了白纱条 在尸床前摆设的灵桌下烧纸,哭已经是哭过了,因为来帮忙救灾的人多,便再没哭。顺子一边用手在小院门口筑一个泥坎儿,一边用盆子向外舀着水泼,一边给新来 探望的熟人在说:“下雨了,我也没去街上摆烟摊,颠倒了头在床上睡,一个夏天的乏劲都来了,越睡越是睡不够,就被哐地一声惊醒了。想,这又是什么倒了?出 来看看,那边茅坑的墙倒了。这儿日谁家不倒个墙、塌个屋檐角的,倒就倒吧,天晴了再说。我就又去睡。睡却睡不着,想我娘怎地不见?我娘在对面那间小屋住 着,她腰驼了,耳朵却灵,每有动静都是她要出来,不是喊我就是喊我儿子,说谁家又怎么啦,快去看看呀!院墙倒得这么大声响,怎不见她叫喊?我就叫我儿子去 看他奶在不在,儿子去了说不在,我还以为我娘去沟巷里看水了。又睡了一会,尿憋,起来到茅坑去,站在那儿,却发现了我娘的那只小脚鞋在茅坑漂着。我心里就 慌了,弯腰去搬那倒下的几块砖石,我娘的一只手就出来了。我娘是在上茅坑时,被那墙倒下来活活窝死在那里的。这鬼市长,他整天花了钱造文化街、书画街,有 那些钱怎不就盖了楼房让俺们去住?!让雨下吧,再往大里下吧,把这一片子房子全泡塌了,人都砸死了,市长他就该来了吧!”旁边人就赶忙说:“快不要这么 说,你没看电视吗,这几天市长像龟孙似的到处忙着救灾哩!听说西城门北边那片低洼地房倒了三百间,人死了十二个了。刚才已打了电话,市长立马就要来了,你 可千万别说这话!市长心盛盛地来救灾,肯定要下决心拨款拨物给这一片居民。市长也是人嘛,你话说得难听了,他不生气?生了气该拨一百万救灾费也可能只给五 十万。”顺子点了头,双手接过了一个邻居跑去买来的童男童女泥塑,眼泪流着进屋摆在了他娘灵桌的两旁,跪在那里老牛一般地放了哭声。

柳月不忍心见人哭丧,忙踏了泥水往别处去。听见远处有车响,有人声,顺了一个窄巷一脚高一脚低走过去,裤子又成了两简泥水,就看见有人肩上扛了摄像机 在拍摄。一堆人的,有抬了三台抽水机往那边跑的,有扛了塑料布捆的,有医生,有担架。柳月便看见庄之蝶了。柳月走过去,扯了他的后襟,说:“庄老师你真的 来了?”庄之蝶说:“市长打电话要我来现场看看,我怎地不来?!老太太设事吧?”柳月说:“甚事也没有,她只让你去给大伯烧纸,说大伯今天回来。”庄之蝶 说:“我怎么走得开?这儿忙活完了,可能还要到西城门北边那片低洼区去的。”柳月就回身走了,却又返回来,悄声问:“哪个是市长?”庄之蝶指了指已走入巷 头一群人中的那个高个。柳月说:“当市长倒还这么辛苦!”庄之蝶说。“你以为的,市长也不是好当的!”柳月却瘪了嘴,说:“咱是看见贼娃子挨打哩,却没看 见赋娃子怎么吃哩!”庄之蝶瞪了她一眼就撵那群人去了。

这一晚上,雨开始住了,庄之蝶没有回来。电视上的专题节目是市长向全市人民作关于抢险救灾的报告。他说这个城市是太古老了,新的市政建设欠帐太多,在 已经改造了四个低洼区后,今年市gov还要下狠心筹集财力物力,改造西城门北段和双仁府一带的低洼区。而庄之蝶就住在一家宾馆里,由宣传部组织了几位报社 的记者和庄之蝶连夜撰写这次抢险救灾的纪实报导。他们由灾后的沉思,今年低洼区改造的规划,洋洋洒洒共写出数万字,于第三日中午全文发表在市报上。离开宾 馆时,黄德复代表市长来摆了一桌酒席慰问大家;席面很丰盛,但大家因疲劳过度胃口不佳,菜剩了一半。黄德复说:“庄作家你家养了猫吗?用塑料袋包皮了这几条 鱼带回去,也不浪费呀!”一句话倒使庄之蝶想起了汪希眠的老婆,便把那吃剩的几条鱼装了袋子,出得宾馆,便径直到菊花园街汪希眠家去了。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