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都》-第66章 汪希眠是买了一处旧院落

更新时间:2020年07月08日 星期三 16:36:51 作者:


关灯
护眼

汪希眠是买了一处旧院落而自修的一座小楼。楼前一株大柳,荫铺半院。又在楼的四旁栽了爬壁藤,藤叶密罩,整个楼就像是一个绿草垛子。庄之蝶先在那院门 框上接了门铃,半天没人来开,一推门,门才是掩着的。深入了,院子里还是没有人,也不见保姆和老太太出来。宽大的石阶上生满了绿苔,一片落叶,叶柄儿缠在 那绿苔里,不知怎么着了风,咝咝儿发着颤音。庄之蝶觉得一场雨后使这院落不是清静,而是有些陰冷瑟瑟了。正疑惑着人呢,一只猫就悄然从楼庭里跑出来,三步 之远蹲下,拿很亮的眼睛看他,然后尾巴摇摇,又朝楼厅去了。庄之蝶知道这就是女主人的那个庞物了,跟了猫进去,猫在厅里却不停又往墙边的转梯上爬,爬上去 几层,回过头来再看他,他就也上了楼梯。如此上到二楼,他瞧着楼梯口的那间房子里,汪希眠老婆病恹恹歪在床头,正给着他一个无声的笑。庄之蝶忙放下塑料袋 儿,走过去问:“你病了吗?”女人说:“身子不舒服,不能到楼下去,可脚步还在院子我就听出是你来了!从哪儿来的?怎么就知道我病了?”庄之蝶说:“我还 不知道你是病了,哪儿的病?看过医生了吗?”女人说:“前日清早起来。觉得背上疼,让保姆来看了,说是出了几个疮疔的,我并不在意。不想昨儿夜就疼得厉 害,整个脊背部成了硬的!今早保姆带我去医院,医生说是化了脓的,开了刀敷了药,疼是不疼了,但却没有了一丝力气。”庄之蝶说:“让我瞧瞧,到底怎么样 了?”女人说:“不用看了,原本光光的脊背长了那烂伤,怪难看的。”说着,欠身让庄之蝶坐在了床沿上。庄之蝶说:“希眠又是没在家?老太太和保姆也不见 的,你是吃过了?”女人说:“他还在广州没回来,老太太和保姆恐怕去邮局给他拍电报了,你自己给你倒水喝吧。”庄之蝶说不渴的,说:“这也是怪事,我背上 也是出了疮疔的,但却不痛不痒,你的倒这般厉害?”女人明显地吃了一惊说:“是吗?哪有这么巧的事?你怕是安慰我故意耍开心的。”庄之蝶就解了上衣让她 看,女人果然看见他背上有七颗疮疔,形状如七斗星勺的。女人当下也发了愣,闷在那里出神儿,等到庄之蝶转过身来扣衣服扣儿,她说:“之蝶,你还戴着那铜钱 的?”庄之蝶说:“戴着的。”妇人突然眼帘垂下,扑扑簌簌掉下一串泪珠来。庄之蝶心里一时翻腾,不知该说些什么好,也不知该做些什么好。他看见了一件绣花 薄被的角下露出了女人的一只小脚,白白软软地那么斜放着,伸手拉了拉被角盖住了,手却仍在那里颤动。女人就擦了眼泪,又一个无声地苦笑,说:“你给我带来 了什么吗?”庄之蝶赶忙把手伸回来了,说:“我从宾馆来的,有几条吃剩的鱼,给猫带的。”女人说:“你真有心,还记着我的猫!它这两天还真没吃到鱼的。剩 鱼也好,你快拿了让它去解解馋吧!”庄之蝶把那塑料袋打开,却没个盘儿放了让猫吃,记起口袋里装着那登载了纪实报导的报纸,就取一张排在地板上,鱼一放上 去,猫就咪地一声欢叫了。

庄之蝶陪了汪希眠老婆又说了半晌话,老太太和保姆还没有回来,他就告辞了要走。汪希眠老婆不能送他,抱了猫说:“你该认下他是谁哩!”猫竟知趣地叫声: “咪!”她就又说:“代表我去送他吧!”猫就跳下怀往楼下走,庄之蝶却把猫抱起来了,说:“不用送的,好好陪着你的主人,啊!”眼看着妇人,嘴却在猫的脑 袋上吻了一下,吻得很响。回到家来,庄之蝶精疲力尽。牛月清接他如接驾,一边看那报上的纪实报导,一边让他去卧室睡觉。他已经睡下了,牛月清却记起了一宗 事,进来说:“白玉珠刚才是第二次来电话了,说不敢再耽误了时间,最迟也要今晚上去司马恭家的。现在好好睡一觉,晚上去好了。”庄之蝶睡下并没有睡着,脑 子里还想着汪希眠老婆的清冷日子,替她心里发酸。却又转想,自己和这女人虽然清清白白,却有一种说不清的情感系着,连背上生疮疔都几乎是同一时间同一个位 置,这到底是一种什么样儿的缘分儿?这么想着,情绪也兴奋起来,就穿衣下床。一边问牛月清看了报上的文章感觉怎么样,一边让柳月烧了开水,说要叫孟云房、 赵京五来喝喝茶的。便从口袋拿出一包皮极精致的盒子说:“你来瞧瞧这是什么茶,君山毛尖!市长送的。”先自己在杯子里冲了。牛月清看时,那叶子在怀里一半着 水,一半浮出,都是细长的未开绽的芽尖,竟一律竖着,如缩小的一片森林。待叶子一支支竖着又沉下去,杯面上就一层一层漾白中泛绿的雾气,一股幽香就在满屋 子里暗浮了。牛月清说:“我真没见过这等好茶的。”庄之蝶说:“去打电话叫孟云房、赵京五,还有同级两口子,都让品品。”柳月说。“我看过一本书,说霍去 病在河西走廊作战时,皇帝奖赏了他一坛酒,他把酒倒在一个泉里让全军士兵来喝,那地方后来就叫了酒泉。市长送了你一包皮茶,你叫这个来那个来,真还不如把茶 叶放到自来水公司的水塔里去,让全城都知道市长的恩典了!”庄之蝶说:“你这是笑我受宠若惊了?这你别嫉妒,市长就是送我一包皮茶叶不送你哩!”柳月说: “那你别小瞧我!”牛月清说:“叫人来喝茶就叫他们来喝吧,不必喊动唐宛儿了,女人家能品出个什么好赖的?!要我来尝,好茶叶闻着香,喝到口里只是涩和 苦。”庄之蝶说;“你是关中人,喝茶只是解渴,也或许是关中道上水有盐碱,放些茶是要遮水味罢了。南方的水好,喝茶倒讲究品了。唐宛儿虽是潼关人,原籍却 在陕南,她能品出味儿的。上次我在阿灿家,她那茶叶是江苏陽羡茶场买来的,味道真是美,喝了就连叶子也吃了,临走还抓了一撮在口里干嚼,几天口里都有香气 的。”柳月说:“你那么逊眼的,吃茶叶渣?”庄之蝶说:“这你陕北人就更外行了,你看的书不少了,你说为什么古书上常写了‘吃茶’?那就是古人把茶叶捣碎 了冲了糊状吃,或是撒在饭里吃的。你平日只是牛饮!”柳月说:“我们都是牛,只有像你这样的高级人才叫吃茶的。可我看呀,阿灿那么懂吃茶,却干出那种事 来?!”庄之蝶问:“你也认识阿灿?她干出什么事来?”柳月说:“她昨儿下午来的,我真担心大院里人知道她是阿灿了,会怎么说咱家的!”庄之蝶就问牛月清 “阿灿昨日来过?她来说什么了吗?”牛月清说:“柳月这张臭嘴,也学得和孟云房一样,该说的说,不该说的也说!阿灿是来过的,你给我说阿灿长得多好多好 的。就是那么个青眼眶女人呀?她说她妹妹疯了。医院里是说治不了,建议送精神病院去,她让你去看看她的妹妹,她要今日就去送哩。”庄之蝶就问:“她还说什 么了?”牛月清说:“还能说什么?就给我说她和王主任的事,她也真是,竟然还纸包皮了那姓王的一疙瘩舌头肉,差不多要干臭了!她说她与丈夫离了婚……”庄之 蝶就叫道:“离了婚?离什么婚呀,这阿灿!你怎么不去看看她妹妹,你怎么安慰她了?为什么不就留下她在咱家多呆呢?”牛月清说:“我把她撵走了。“庄之蝶 说:“什么?你撵她走了的?!”牛月清说:“现在外边谁不知道西京城里有一个咬男人舌头的女人?那王主任是色*狼,能被咬了舌头就少不了是两人搂过亲嘴,能 搂了亲嘴谁知道还有干了什么?听说又有一种说法了,是说她们姐妹俩争一个王主任,妹妹争不过姐姐而疯了,姐姐和王主任通|奸时要人家高数额钱,人家不给,一 气才咬了舌头的。这号女人,连她丈夫都嫌恶心把婚离了。她要你去看她妹妹,你能去?咱家来人多,留她多呆。碰上多事人出去到处张扬,咱名声就好听了?”庄 之蝶脸色*铁青,胸部一起一伏,说:“不要说啦!你一贯是慈肠善心的出了名,你这次做得好!你撵走她是用扫帚把撵走的吗?你怎么不用了菜刀?她是坏女人,不 杀了她,怎么显得出你的高贵?!”牛月清见庄之蝶说出这等活来,就一肚子委屈了,说:“我把她撵了,你就这么恨我?我高贵不高贵我干了丢你人的事了?我这 是为了谁?我是狠毒女人吗?多少在门口的要饭人哪一个我没端了吃喝?家里没有,我也要上街买了蒸馍给的!可我就是眼里容不得这种不正经的女人!我这家里就 不许那号人进来脏了地面!”庄之蝶冷笑了一声,站起来去书房拿了那幅龚靖元的字出来,偏咳嗽着就吐一口痰在地板上,说:“都脏了,都是脏的,只有你是干净 的,你就干净着吧!”拉了门走出去,门竟连闭也不闭。牛月清在客厅里说:“柳月,这你都看见了.我在他眼里横竖都不是了么!我越是百般迎合他,他越是烦 我,你说这到底是啥原因?他处处为别人着想,唯恐伤了这个,屈了那个,却全然不顾我呀,你说我这名人老婆就这么难当?!”就呜呜痛哭起来。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