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都》-第70章 庄之蝶和赵京五到文物古董藏家看古董

更新时间:2020年07月08日 星期三 16:39:39 作者:


关灯
护眼

与画家们厮混了几次,庄之蝶又和赵京五到一些文物古董藏家看古董;去秦腔剧院听戏文,拜捧儿;去小吃街上吃小吃;去孕璜寺观赏智样大师教气功。不觉十多天 过去,法院来了传讯单,限定了第一次开庭时间。庄之蝶算算日期,已不到半月,才收了心回家去等着。周敏和钟唯贤也来过几次,商量答辩的内容,又请了五个律 师。请每一个律师都要庄之蝶出面,人家是冲庄之蝶来的,觉得官司或输或赢,为名人打官司也是自己律师生涯中一件可荣耀的事,庄之蝶只得笑脸相迎,好话相 叙。但是,在统一口径问题上,矛盾就出来了。律师们先是分析景雪荫起诉的目的,认为按一般情况一个女人能与名人有瓜瓜葛葛的事原本是该荣幸的了,而景雪荫 这么闹是不是以此要增加她的知名度?庄之蝶便否认了,说景雪荫不会是这样的女人。律师们就认为如果排除这种可能,要打赢这家官司唯一办法是坚定有过恋爱关 系的事实,就指责庄之蝶写了那封极愚蠢的信,要他首先在法庭上声明此信当时是为了息事宁人而隐瞒了事实真象,既然现在以法律手段解决风波,就得重申有过恋 爱的经历。庄之蝶听过,知道这都是周敏的观点影响了律师,而以这种思维逻辑深究下去,周敏就可以把责任推卸得干干净净,法庭上必是认定文章的材料由他提供 无疑。更使庄之蝶为难的是,没有的事如何红口白牙当着景雪荫说出,即便是违心说出,这等事情也属个人隐私,在对方都有了家庭的今日自己到处张扬,让别人来 写,岂不也正是侵犯了景雪荫的名誉权?而且文章中所写的许多事情,若法庭追问发生的时间,那又是和牛月清恋爱期间甚至婚后与景雪荫的往来,那么景雪荫的丈 夫就永远不会与景雪荫干休,牛月清心里也会吃了苍蝇一样再也难以干净了!庄之蝶便坚决不同意这种答辩思维,坚持原来的意见。周敏冷笑了,说:“庄老师总是 心善,要作东郭先生的。”庄之蝶不爱听了这样的话,就说:“你要是这么干,什么事我也便不管了,我可以在法庭上讲明文章中的事都有一定的影子,但并不是现 在随意渲染了的情节。文章不是我与的,我也没有事先读过,我更没有专门对你谈过,甚至那时连你的面也没见过。我要早辩的只能是我不应作为被告,如果我申辩 驳回,法庭判我有罪。我去坐牢好了!”两人伤了和气,脸面都变了。孟云房连忙从中调解,说都冷静考虑,改日再谈,就拉了庄之蝶出来,说:“什么大不了的 事,红脖子涨脸!官司就是输了,又会把你怎么样?你是靠你的作品出名的,作品不倒,声名能坏到哪儿?要我说,只是可惜多年交识的女相好没了!你是不爱女人 的人,若要喜欢,十个八个我给你拉皮条好了!这些天跑了许多热闹处,你也该知道了别人过得多快活。你也不快活快活?今日我领你去一个体准没去过的地方,给 你开开眼界!”庄之蝶说:“哪里我没去过,只有火车站周围的小旅馆里没去会过那些暗娼罢了!”盖云房说:“一个官司把你打灵醒了?你真的想去会会?!”庄 之蝶说:“你那一张臭嘴,说起来天下的事没有你不知道的,你能行,你给我叫一个来?!”两人到了孟云房家,孟云房让夏捷去叫了唐宛儿一块到牛月清那儿玩牌 去,夏捷说:“我正愁着在家烦哩。可我有话在先,我一走,你却不能把孟烬领回来!”夏捷换了衣服,装了一眷钱票就走了。庄之蝶说:“夏捷不让孟烬进这个 门?”孟云房说:“为这事我们没少吵过架。孩子是我的孩子,天下哪有老子不爱自己儿子的?何况孟烬聪明过人,聪明的孩子势必又调皮,他母亲又管不住,伯万 一在外边学坏了,来让我多管教他。可孟烬一进这个家门,夏捷就指桑骂槐,拿难看险给我瞧!”孟云房说起来气咻咻的,趴在水龙头下喝了一气儿凉水,说:“不 说了,让你来散心的,倒给你说烦心事!你在这儿睡一觉,我出去找洪江谈个事,门不要关啊。”

庄之煤迷迷糊糊正题过一觉,就听见有人在敲门,以为是孟云房回来了,说:“门没关的,你进来嘛。”进来的竟是一个满脸厚粉的女人,眼睛极小,眉毛却画 得老粗,在四顾了房间后,问:“这里有个姓孟的吗?”庄之蝶疑惑:“你是谁?哪儿来的?”女人说:“你就是?”就笑了,眼睛也斜起来,一闪一闪地进了门就 坐在他的床沿。庄之蝶赶忙要起来穿衣,女的按了按他,自己开始脱衣。说:“你真有福,自己也不跑路,在家等着,我还以为是个瘸子跛子!”衣服就脱光了,小 腹上还戴了个魔力牌保元袋儿。庄之蝶意识到是怎么回事了,骂天杀的孟云房真的从火车站那地弄来了个暗娼!他瞧了这女的,身条儿一般,但屁股丰腴,那一条三 角裤头极小极窄,后边甚至是一条线儿夹在肉缝里看不见的,而前边的中间却绣着一朵粉红莲花。女的并没有脱了那裤头,说:“你怎么不抱了我上去?说的是一个 小时,到了时间,你完没完我可是就完了的。”说着一揭被儿坐进来,在被窝里脱裤头。庄之蝶一时也不知怎么个处理,便说了:“你那裤头上绣这么红的莲花,让 我瞧瞧。”也揭了被子。女的已脱了赤光,却把双腿紧紧夹住。庄之蝶想:这种女的也知道害羞的。倒生出邪劲儿来,要掰那双腿,掰开了,她说:“你不要看,快 来吧!”庄之蝶还是看了,一看却傻了眼,女的那里生满了许多小疮疗,几乎有一处已经溃烂。立即猜想这是患有那种性*病的吗?心里顿觉恐惧,就把她掀下床去, 让她把衣服穿了,拿三十元扔过去,说:“好了,你还有生意的,你去吧。”女的却无声地掉泪,拾起了三十元,看了看,又把三十元放在了床沿,说:“钱已经有 人给了。我原本路上想好还要向你再要钱的,来见了你,你是我遇到的最动心的人,我心里说今日我才不一个小时就走的,我和你玩两小时三小时钱也不要的。谁知 你看不上我,还要付我钱,我不要的。”说完穿好衣就走出去了。

庄之蝶再也睡不着,倒觉得这女的可怜了。不一舍孟云房回来,说:“就这么快的,那女的怎么哭哭啼啼的?”庄之蝶骂道:“孟云房,你这个大嫖*客,你怎么 真的就能叫了一个来见我?”孟云房笑着说:”解解你的烦嘛!我是没那个劲头了,也没多余钱,烦恼也没你多。你瞧瞧,那个王主任有拳击手套、沙袋,我也有了 一套,这就够了。现在人有了钱,谁不去玩玩女人的,这类街头上碰着的娼姐儿不让你投入感情,不影响家庭,交钱取乐,不留后患,你倒来骂我?!”庄之蝶说: “你也没看看她成什么样了?烂成那么一片,你要我得性*病吗?!”孟云房连呼可惜四十元了,随后哈哈大笑,说庄之蝶没那份命。偏偏一次,一次就遇上个烂货! 庄之蝶说:“你让她把我的觉耽搁了,心也弄乱了,你就得再陪我。你说有一个我没去过的地方,现在我要去看看。”孟云房说:“哪儿有你没去的地方?去火车站 旁边的小旅馆吧,你又不去;去中南海吧,我又没那个本事!”却突然叫道,“当子,你知道不?!”庄之蝶说:“什么当子?”孟云房说:“我说你没去过,真的 没去过!咱们就去玩玩吧。”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