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都》-第71章 一个偌大的民间交易场所

更新时间:2020年07月08日 星期三 16:40:20 作者:


关灯
护眼

孟云房并不骑自行车,坐了庄之蝶的“木兰”,指点着路,一直往城北角去。那里是一个偌大的民间交易场所,主要的营生是家养动物珍禽,花鸟虫鱼,包皮括器 皿盛具、饲养辅品之类。赶场的男女老幼及困人游皮趋之若骛,挎包皮摇篮,户限为穿,使几百米长的场地上人声鼎沸,熙熙攘攘,好一个热闹繁华。庄之蝶大叫: “这就是当子呀?!”孟云房说:“别叫喊出来让人下眼瞧了,你好好看吧。这里当子俚尚诡诈,扑朔迷离,却是分类划档,约定俗成的。三教九流,地痞青蛇,贩 夫走卒,倒家裨客,什么角色*儿都有。”两人就走了过去,果然商贾掮客及小贩摊主呼朋引类,属守地盘,射界之内,你打鼓我吹号,绝少瓜葛。他们先进的鱼市, 每个摊前横列了硕大的玻璃缸.缸尽为金边镶条,配着气泡装置,彩灯倏忽闪烁,水草交映生辉,肢体飘逸的热带游鱼细鳞披银,时沉时浮。庄之蝶看了几家,喜欢 地说:“这鱼倒快活,它不烦恼哩!”孟云房说:“买不买?买一缸回去,你人也会变成鱼的。”庄之蝶笑了笑,说:“人在烦嚣中清静,在清静中烦嚣。在这儿看 鱼羡鱼乐,待买几尾回去,看着人不如鱼,又没个分心卖眼处,那才嫉妒得更烦的。”从鱼市过来,便是那蟋蟀市。庄之蝶家里是有着上辈人留下的几个蟋蟀罐儿 的,他也曾在城墙根捉过几只玩过的,但从未见过还有这么多讲究的瓦罐。拣一个蟹青色*的罐儿在手里看了,罐围抠花刻线,嵌有“金头大王”、“无敌将军”字 样,迭声叫绝。卖主笑脸相迎,直问“来一个吧”。两人只笑而不语,卖主就平了脸面,拨了手道:“二位让了地方,不要误了生意招人嫌弃。”遂又拱手作揖问候 新来的两位汉子,且捧了一罐,口唤:“天赐神童!”那两位果然俯了身去,揭顶观貌,喜皮开颜。问其价码,卖主卸下草帽,两只手便伸了下去。那黑睑汉子瞠目 结舌。卖主就说:“你再看看货色*嘛!”把虎贲枭将不偏不倚拨入碗大斗盒。庄之蝶和孟云房也头歪过去,一时众人屏声敛气,霎时“笃”声顿起,两下钳咬在一 起,退进攻守颇循章法。一只狡黠非常,佯败诈降,却暗渡陈仓,奇袭敌后。看得庄之蝶一尽儿呆了。孟云房扯了他衣襟说:“你倒迷这玩意儿?”庄之蝶说:“你 知我刚才想什么了?”孟云房说:“想什么?莫不是可惜那女人是生了烂疮……”庄之蝶说:“我想人的起源不是类人猿,而是蟋蟀变的,或许那蟋蟀是人的鬼之 鬼。”孟云房说。“那你没问问那条胜虫是几品衔的?”两人又逛了狗市,庄之蝶倒看上一只长毛狮儿狗的。这狗儿豹头媚目,仪态万方,一见他们倒坐了身子直用 两只前爪合了作揖。庄之蝶不禁说了一句:“瞧这眉眼几分像唐宛儿的。”孟云房笑说:“你喜欢唐宛儿的,怎不买了送她?但若要我说,男不养猫,女不养狗的, 不如到花市去看看,买一盆美人蕉送她。她家怎么连一盆花也没有?”庄之蝶说:“别提花的事,让我又害头痛了!嗅以前那么好的一盆异花都没保护得住,还买什 么美人蕉的?况且我也问过他她怎么家里不栽些花。她说她凡是栽花,花都活不长,是花嫉妒她,她也嫉妒花的。”孟云房说:“这小騷精就爱说这类活显夸自已? 女子都有这毛病,夏捷常对我说某某对她有意思的,某某又给她献殷勤了。全是在向我暗示;你不爱我可有人爱呀!我就说,那好嘛。谁要再给你针眼大一个窟窿, 你就透他个碗大的风过去!她就气得抹眼泪水儿。”庄之蝶笑了笑,却转了头四处张望,问:“这里有没有鸽子市?”孟云房说:“你要养鸽子?”庄之蝶说:“飞 禽里边我就爱怜个鸽子,倒想买一只送唐宛儿。”孟云房笑了:“我知道了,这一定是她的意思。”庄之蝶说:“怎么是她的意思?”孟云房说:“她家没有电话。 你们要用鸽子传递消息的。”庄之蝶说:“就你才有这鬼点子!”孟云房就领了庄之蝶去了最南头的鸽子市上,挑选了好多只,捏脖颈,捋羽翅,观钯泽,辨脚环。 孟云房说:“你这是为她买鸽子的,还是给你选妃子的?!”终选中一只,欢天喜地回来。夜里就还睡在孟云房家,没回文联大院去。

唐宛儿得知了周敏和庄之蝶意见闹翻,心里恨着周敏却又不能怨声败气地骂他。只是劝说周敏不必为此事伤了和气,就是庄老师不顾及了你,使你不能再在杂志社呆 下去,饭碗丢了,这饭碗也是人家先头给你的,再说人家树大根深能与景雪荫抗衡,若惹得他生分开了,这官司是赢官司也必要输的。说得周敏心气安静,没有一句 可反驳的,却只是拿出埙来低低地吹。周敏是打开一个笔记本,一边看着上边,一边吹的,吹出奇奇怪怪的音调,唐宛儿听不懂。等周敏吹累了,出去街上溜达了, 唐宛儿翻了笔记本来看,笔记本上并没有曲谱,而是一首周敏所作的诗:

我走遍东西,寻访了所有的人。我寻遍了每一个地方。

可是到处不能安顿我的灵魂。我得到了一个新的女人,

女人却是曾和别人结过婚。虽然栖居在崭新的房子里,

房子里仍然是旧家什。从一个破烂的县城迁到了繁华

的都市,我遇到的全是些老头们,听到的全是在讲

“老古今”。母亲,你新生了我这个儿子,你儿子的头

脑里什么时候生出新的思维?

唐宛儿这才知道周敏是看着这诗而胡乱地吹他的埙,不免也替他浩叹一声,落下一颗大的泪珠来。但她不满了诗中的“我得了一个新的女人,女人却是曾和别人 结过婚”的话,心想。你现在竟嫌弃了我是结过婚的,难道我结过婚的事你先前不知道吗?我为你把那一个安稳的日月丢了,你却一直心里对我这个看法?!越想便 越生气,要等着周敏回来论说个明白。这么气咻咻在窗前坐了,却又想:罢了,罢了,我既然已从心上没了他,何必和他致气论理,若我们闹翻,他要破罐子破摔, 就也全不顾了这场官司,说不定在法庭上要胡乱说一通,岂不把庄之蝶就坏了?想到这里,这妇人便把那笔记本藏了起来,要等着某一日时机成熟,或是他周敏发觉 了她与庄之蝶的事,两人最后闹分裂了,拿出笔记本来就是她反击的一个口实的。于是,就偏又将那面放置在床头柜上的铜镜于镜鼻上挂了头绳儿,高高悬挂在客厅 的正墙上。但是,为了目下安稳住周敏,她就去找了孟云房来说道理。孟云房答应得很爽快,且抱了鸽子来,也就对周敏说:”庄之蝶哪里是生气了,他讲那番话还 不是为了把官司打赢?他平白无故卷进这场官司,是别人早站出来要告你的了。现在人家和你站在一起,把一个好端端的情人也成了仇敌,你还生什么气?你瞧瞧, 他哪里是你这小心眼,他还买了鸽子来送你们。”唐宛儿抱了鸽子,就把鸽子贴在脸上。鸽子的白羽正好和那脸色*相配,衬得她的一双眼睛越发黑幽,鸽子的一只红 嘴越发艳红。妇人说:“孟老师,你说我白还是鸽子白?”孟云房说:“你知道我是一只眼,我能看了什么?改日你庄老师来了让他瞧瞧,他眼毒哩!”妇人脸就微 醉,却说:“盂老师,你刚才说的。景雪荫真的是庄老师的情人?”周敏就说:“你好罗嗦,问那么多干啥?!”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