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都》-第76章 庄之蝶便不言传

更新时间:2020年07月08日 星期三 16:43:45 作者:


关灯
护眼

过了一会儿,黄厂长出来,一副垂头丧气的样子。庄之蝶问怎么啦?黄厂长不言语,只督催陪同的那人开了车把老婆拉回去。老婆不走,他过去一把抱了,硬塞 进卡车里,车就开走了。庄之蝶看得莫名其妙,黄厂长拉他去到一个角落,突然流了眼泪,说:“庄先生,现在我倒真的要求求你了!”就跪下来。庄之蝶忙往起 拉,拉不起,黄厂长说:“你不帮我,我就不起来。”庄之蝶说:“你这是干什么吗,有话说你的话,能帮的怎不帮你,这么大个人跪着像什么样子?!”黄厂长就 站了起来,说:“你说话一定要算数,要不,死的不是我那老婆,死的该是我了!”庄之蝶说:“到底是什么事呀?”黄厂长说:“我去急诊室问我老婆怎么一下子 就没事了?一个医生就说,她喝的是什么农药?我说我就是黄鸿宝,她妈的就是‘l0l’,农药厂的IOI号农药。我把名片也递他了一张.他看了看,又问这农 药销量如何?我说销量大得很!他说, 好,好,却领我到一个大办公室去。那是院长的办公室、院长正写什么,一见我就说:“经过化验,你老婆喝的农药里根本没有毒性*。我们给市里有关部门反映这件 事,宣传得那么厉害的‘101’农药原来是假农药,不能让农民再上当受害了。”庄先生,我哪里知道‘101’是假的,配料的时候,我还真以为它是有毒性* 的,要不,我自己的老婆自杀就不会喝这东西的,我也不会紧张地送她到医院的!现在出了这事,反映到市上。我就完了。‘101’也完了!这你一定要救我,你 是不是再写一篇文章,说说我这农药的作用,让我再赚一些钱了,我就不干了,你写千把字也行。只要在报上发发作个宣传,我给你一万元。我不食言,一万元!” 颠三倒四说了半天,庄之蝶是听明白了。庄之蝶先是哭不得笑不得,后来却心慌了:如果证实是假农药,那他以前所写的那篇文章算什么?领导会怎么看?社会上又 该怎么唾骂?庄之蝶一掌就把他又推倒在地上,骂道:“你活该!你只图挣你的钱么,发你的家么,你还怕什么市长?怕什么工法?你什么做不了假,偏弄假农药, 你这要误多少事,多少人?农民买药杀害虫哩,原来你才是害虫!大害虫!”庄之蝶骂得凶,骂得难听,黄厂长竟一声不吭,只让他骂。骂毕了,庄之蝶也累起来, 说:“现在骂你有什么用,怪我眼瞎了认识你。这样吧,文章我是不会写的了,你赶快去市上找领导说明情况,该检讨的就检讨,也别当什么优秀企业家不企业家 的,能保住药厂不被查封就烧了高香啦!”黄厂长说。“你这么说,我一定去办的,优秀企业家称号我不要了,可我老婆喝药这事传出去,药厂即便不被查封,谁还 来买‘101’呢?‘101’没了用户,那我还办什么厂?还赚什么钱?连积攒的大批存药也是废水儿了!你说这咋办呀吗?!”庄之蝶说:“你问我,我问谁 去?!”黄厂长说:“可我是你的董事会成员呀,庄先生!”庄之蝶说:“你是我的什么成员?给你写了一篇文章,倒真是让你溺死鬼拉住脚了?!”黄厂长说: “我是出了四千元入的画廊董事会呀!这你让洪江来办的事,你这阵也不认啦?”庄之蝶心里又骂洪江,说:“哼,洪江!你骗别人,没想还有洪江骗你呀?你去告 他洪江去嘛,拿这块砖倒来垫我的脖子!?”黄厂长说:“我哪儿有这个意思?我人在难处,只是讨你个主意的。”说着就呜呜地哭起来。庄之蝶便不言传了,勾了 头只是吸烟,突然就哼地笑了一声。黄厂长说:“你有主意啦?”庄之蝶说:“这事是你老婆意出的事,你就让她跑出去宣传去。”黄厂长说:“还让她宣传?我这 次不和她离了婚,我姓黄的就是十七十八的姑姑子生下的!”庄之蝶说:“你要那样,咱俩就不必谈了。”黄厂长疑惑不解,说:“你的意思是……”庄之蝶说: “既然外界知道了你老婆自杀没死,你不妨借题发挥,也这么个宣传,宣传得面越广越好。你一边在外这么宣传着一边在药中再加些什么成分,宣布你老婆喝的不是 ‘101’,是新生产的‘102’或‘202’什么号的药,这种药是专门为世上的家庭生产的。现在的家庭百分之九十是凑合哩,尤其这些年发了财的人,在外 蓄小老婆,嫖*娼找妓。就是没有钱的,哪个又多少没有找个情人呢?外遇人人有,不露是高手,可即使是高手,这日子能过得平静?人常说要一天不安宁就去待客; 要一年不安宁就去盖房;要一生不安宁就去找情人的。这样,夫妻一方势必要闹,这药就有用场了,喝了能镇吓住对方,喝下人又不死,这社会上的需求量会少 吗?”黄厂长终于从迷雾中走出,眉开眼笑,说:“庄先生真是有知识的人!这你第二次救了我,可怎么个宣传呢?如果把‘102’号用途公开了,男女老幼都知 道是故意吓人的药,谁还买?”庄之蝶说:“这就看你怎么推销了!你要秘密推销,给男的说了,就不能给女的说;给女的说了,就不能给男的说。要亲自去单位推 销,哪里有多少是夫妻同一个单位?且哪个单位都有个民间的‘怕老婆协会’,你不会找去?”黄厂长握住了庄之蝶的手,硬要请着吃饭去,庄之蝶不去,黄厂长就 叫了出租车,扔给司机一卷钱,把庄之蝶送回了家。

夜里,庄之蝶在书房写答辩书,到了十一点,照例要在书房的沙发上睡,毯子却白天收拾时柳月放回了卧室,怕牛月清睡时把门关了。就过来取。牛月清已经脱了裤 子,灯下坐在被窝翻一本画报,见他又拿毯子,说:“你还要睡到书房?”庄之蝶说:“我要加班写答辩。写晚了不打扰你。”牛月清说:“哼。不打扰我,是我把 你赶睡到沙发上了?!”庄之蝶说:“我没这样说。你怎么还不睡?”牛月清说:“你还管我睡不睡?我是有男人还是设男人,夜夜这么守空房的。”庄之蝶说: “谁不是和你一样?”牛月清说:“你能写么!谁知道你写什么?我有什么能和你一样?”庄之蝶说:“我已经给你说过了,写答辩书。”牛月清说:“那你回忆着 当年你和景雪荫的事,精神上能受活嘛!”庄之蝶说:“你甭胡说,我拿来你看。”过去取了未完成的答辩书。牛月清看了几页,说。“你睡去吧。”庄之蝶怀里一 直抱了那毯子,就丢在了一边,说:“我为啥不能在这里睡?我就睡床上!”牛月清没理,也没反对,任他一件一件脱衣服钻进来,拿指头戳男人的额头,说:“我 真恨死你,想永世不理你!我就是多么难看,多么不吸引你了,你要离婚你就明说,别拿了这软刀子杀我!”庄之蝶说:“不要说这些,睡觉就是睡觉,你不会说些 让人高兴的事吗?”就爬上去,于被窝里帮牛月清拽掉裤头儿。牛月清直喊热,庄之蝶就又起身撩开了被子,只见女人下体已开始燃烧了一簇黑色*火焰,一时也觉自 己亏欠了女人太多,就重新搂了她,一只手下去抚摸了起来,待感觉下面差不多湿了,便将身子一挺,nang了进去,然后来亲吻牛月清。牛月清摆着头,说:“甭亲 我,一口的烟臭!”庄之蝶就不动了。牛月清说:“你是不是在应酬我?”庄之蝶说:“你就会败人的情绪!”牛月清不言语了,但嘴还是紧闭,接着就说疼,脸上 皱着,庄之蝶就伸手拉了电灯绳儿。牛月清说:“你把灯拉灭干啥?以前我让拉灯你不让,说看着有刺激,现在却拉灯,是我没刺激了?”庄之蝶没作声把电灯又拉 开。才感觉有了好时,牛月清突然说:“你洗了吗?你不洗就上来了?!”庄之蝶爬起来去浴室擦洗,重新过来,却怎么也不中用。庄之蝶要牛月清换个姿势,牛月 清说哪儿学得这花样?庄之蝶只得原样进行,可百般努力,还是不行。牛月清就说一句:“算了!”一脸的苦愁。庄之蝶这时倒有些遗憾,觉得过意不去,嘟嚷着: “我不行了,怎么就不行了?”牛月情说“这好多年了,你什么时候行过?勉勉强强哄我个不饥不饱的。凭你这个样,还弹嫌我这样不好了那样不是,谋算着别的女 人。别的女人可没我宽容你,早一脚踹你下床去了!”庄之蝶不作语,只出气,把身子转过去。牛月清却扳了他过来说:“你甭就这么睡去,我还有些话要给你说 的。”庄之蝶说:“什么话?”牛月清说:“你觉得柳月怎样?”庄之蝶不明白她的意思,不敢贸然接话,只说:“你说呢?”牛月清说:“咱这家请不成保姆的. 请一个来,开头却不错,百说百依,慢慢就不行了。你瞧她一天像公主一样打扮,又爱上街去逛,饭也不好好做了,动不动还跟我上劲儿,是不是该让她走了?”庄 之蝶说:“你要辞她?”牛月清说:“倒不是辞,辞了外边人还说咱怎么啦,才请了不久就辞了!我想给她找个人家的,前几日干表姐来看娘,我说起柳月,干表姐 说,把柳月给我儿子做个媳妇呀!这话倒提醒了我。这几日我想,柳月是比干表姐那儿子大三岁;女大三,赛金砖,这也是合适的年龄。一个陕北山里人,能嫁到郊 区也是跌到了福窝,我估计她也盼不得的。外人也会说咱关心柳月,能为一个保姆解决了后半生的事。”庄之蝶听了牛月清的话。心里踏实下来,便说:“你别张 罗,她到郊区去干啥?凭她这模样,城里也能寻个家儿的。再说与你哪干表姐儿子定婚,那儿子小毛猴猴的,我都看不上眼的,而且乡里一订了婚就急着要结婚,她 一走,咱一时到哪儿再去找像她这样模样的又干净又勤快的保姆去?请一个丑八怪,木头人,我丢不起人的,那你就什么都干吧!”牛月清说:“你是舍不得这个保 姆哩,还是舍不得她那一张睑?今日又买了件牛仔裤,你瞧她把上衣塞装在裤子里,走路挺胸撅臀,是故意显派那细腰和肉屁股哩!”庄之蝶听她说着,下边就勃起 了,爬上来就进,牛月清说:“一说到柳月,你倒来了劲儿?!”也让进去,就不言语了,两人啪哧啪哧了百十下,妇人忽然停下,问:“你今天这么能,敢情真把 我当了柳月个小騷货!庄之蝶恼羞道:“你真胡说!”牛月清不语,却也不再上拱了身子迎合。庄之蝶就又让她变个姿势,她不肯;让她狂一点,她说:“我又不是 荡妇!”庄之蝶一下子从上边翻下来,说:“我这是奸尸嘛!”两人皆没了声音和响动。过了一会儿,牛月清靠近来却在动他说:“你来吧。”庄之蝶再没有动,牛 月清打嗝儿的毛病就又犯了。

转眼间,开庭日期将近,被告的各人将答辩词交换看了,再与律师一起研究了答辩中对方可能突然提出的问题,—一又作了应付的准备。直到了开庭的前一天, 钟唯贤还是让周敏带来了他的四次修改后的答辩书,让庄之蝶过目。庄之蝶就让捎一瓶镇静药过去,要老头什么都不再想,吃两片好好去睡。周敏说老头有的是安眠 药,一年多来,总说他睡眠不好,全靠安眠药片哩!这几天脸色*不好,上一次楼虚汗淋漓,要歇几次的。牛月清就走过来说:“周敏,明日收拾精神些,把胡子也刮 了,气势上先把对方镇住才是。”周敏说:“你给庄老师穿什么?”牛月清说:“他有件新西服,没新领带,下午我让柳月去买来一条大红色*的。”庄之蝶说:“得 了,去受诺贝尔奖呀?”牛月清说:“你权当去受奖!让姓景的瞧瞧,当年没嫁了你是一个遗憾!我明日去,柳月和唐宛儿都说要去陪听。我还通知了汪希眠老婆和 夏捷,我们都去,把最好的衣裳穿上,一是给你们壮胆儿,二是让法官也看看,庄之蝶的老婆、朋友都是天仙一般的美人,哪一个也比过了她姓景的,她不要自作多 情,以为她就是一朵花,你与她好过就贱看了你!”庄之蝶就烦了,挥手让周敏去歇了,让牛月清也睡去,就拨通孟云房电话,说要盖云房来给卜一卦的。
孟云房来后,两人就关在书房里叽叽咕咕说话,牛月清和柳月等着他们出来问结果,等到十一点三十分了,还不出来,就说:“咱睡吧!”分头睡去。孟云房在书房 看表到了十二点整,-陰-陽一二气相交之时,燃了一往香,让庄之蝶屏息静气,将一撮蓍草双手合掌地握了一会,就一堆一堆分离着计算出六个爻来,组成一个地水师 之坤卦,遂念念有词地写来画去。庄之蝶看时,上面写道:

丙寅、已酋、下酉、庚子时

六神

··父母酉金——应 ··子孙酉金——世 青龙

··兄弟亥水—一 ··妻财亥水—— 玄武

··官鬼丑土—— ··兄弟丑土—— 白虎

··妻财午火——世 ··官鬼卯木——应 腾蛇

O 官鬼辰土——动 ··父母巳火—— 勾陈

··子孙寅木—— ··兄弟未土—— 朱雀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