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都》-第82章 庄之蝶头还是有些痛

更新时间:2020年07月08日 星期三 16:48:56 作者:


关灯
护眼

遗体告别的那日,庄之蝶头还是有些痛,吃了一片止痛片去了。送葬的人特别多,花圈从灵堂大厅里一直摆到外边的场子上。仪式完毕,送钟唯贤进火化炉,庄 之蝶要亲自去,几个人把他劝住。有一个懂些按摩的人就在灵堂外的台阶上给他捏头。李洪文跑来说:“火化炉前排队的特别长看样子明日还轮不到烧的,人家让把 遗体先停放到冷库去。”庄之蝶说:“这怎么行?乡下死了人讲究人士为安,城里就是入炉为安。今日来了这么多人,最后却火化不了,这太刺激大家感情。再说你 也知道你们文化厅情况、一时火化不了,后边谁来具体在这儿经管?”李洪文说:“我也这么想的,给人家反复说,人家就是一句话:排队去!你是名人,你能不能 去说说?”这当儿,孟云房从焚尸炉那儿跑出来说:“事情好办了!”庄之蝶问怎么给人家说通的,孟云房说:“我进去看见那门口贴了一个红字条,上面写着优待 知识分子’,嗨,现在gov提倡尊重知识、尊重人才,这火葬场还行,也优待知识分子了!”李洪文说他怎么没注意那红字条儿,孟云房真是独具慧眼。三人就走 去交涉,说钟唯贤是高级知识分子,现在就可以提前入炉了吧?那管理员说:“知识分子?怎么证明是知识分子?”庄之蝶说“他是《西京杂志》的主编。”那人说 “有证件吗?”庄之蝶说:“什么证件?来火葬人还把证件带上?我们做证明也不行吗?”李洪文就说:“这就是庄之蝶!”那人说:“庄之蝶是干啥的?中国人十 一亿。我记不了那么多名字。什么单位?”李洪文说:“你连庄之蝶都不知道呀?单位是作协。”那人说:“做鞋的?鞋店里怕没有知识分子吧!我们这里只认高级 职称证,什么教授呀.总工程师呀的。”庄之蝶说:“我做什么鞋不用管啦,这死人却有有高级职称的,记住,是编审,不是什么张婶王婶!”那人说:“你火倒比 我大?!拿证来!”三个人都傻眼了。庄之蝶让李洪文去找厅长来,厅长来了说他是厅长,死者真的是编审,高级知识分子,只是还没有发下证来人就死了,他可以 证明,并要留下名字、电话以供调查。那人就让写了证明条。写了,却说没有职评办的公章,如今西京就这一个火葬场,死人大多又来不及火化,有人就冒充是领导 干部的,冒充知识分子的。说:“我烧这样的人多了,骗不过的,知道职怦办的公章是什么样儿!”没办法。李洪文和苟大海就搭了厅长的小车速去了职评办盖公 章。约摸一小时后,两人高兴返来,老远处手扬了一个小红本本,说:“职称办的人一听情况,破例发了证了!”庄之蝶便过去把证件让那人看了。那人没有说话, 就把钟唯贤的尸体推到炉前,用一个长长的铁勾扒着装进一个炉箱里。庄之蝶咬牙切齿地看着,突然把那手中的小红本本扔进了炉膛里,转身就往外走。一直走到灵 堂大厅的外边,一脚踩去,发动了“木兰”,跟谁也未打招呼,疯一般骑上去驶走了。

半个月里,庄之蝶任何人也懒得去见,唐宛儿从她家几次让鸽子带了信来约他过去,他接了鸽子取下字条,并不写一个字地放鸽子又回去。在家呆着,来人又太多, 每日早起去门口吮喝了牛奶,就骑“木兰”去那些低洼改造区闲逛。他也不知道自己要来这儿干什么,整晌整晌在推土机推倒残墙断壁的轰鸣声中,看那一群上了年 纪蹲在土堆上唠叨的人。这些人唠叨着这片低洼区的过去是怎样的有着几家妓院。有叫鸭子坑的,鸭子坑的妓女便宜,比不得迎春接上妓女能歌善舞,身价昂贵。鸭 子坑来的都是赶车的马夫、终南山下来的炭客、渭北的那些赶毛驴贩运火纸、瓷器和棉花、烟草的脚户,一个晚上最便宜的是管那眼儿们一碗馄饨就行了,可以放那 么一炮,还可以整夜让她抱了脚暖。他们唠叨,哪一处原是住着一个弹棉花的,整日背了弓子,用一个棒槌在败絮上嗡儿嗡儿地弹。人穷得冬天买不起个帽子,包皮的 是他老婆的花头巾,耳朵梢子都冻干,却乐哉得很。一边打弓弦。一边双脚还按了弓弦的节拍跳动。真是破锅配了烂勺,那老婆原在关中西部源上来的戏班子里敲板 儿,人称敲猪皮的,嫁了来猪皮是不敲了,但男人的棉花弓弦一响,她就咿咿呀呀唱《梁山伯与祝英台》:“蹴下尿尿写文章,立着尿尿狗浇墙。”他们唠叨,哪一 处是陆家辣面店的,店很小,因出售的是纯一色*的耀州辣子,名气就大。陆老头是个驼背,生养的女儿却水色*,就被一个军官收去做了小了,这陆老头从此也阔起 来,不卖辣子面,每日清早是熬了茶蹴在巷头品麻哩。但军官的小老婆不知怎么回娘家却吊死在那院后的香椿树上,陆老头没了睑面,卖了房子搬到别处去住。这房 子后来连住过三户人家,却都不出两年,老婆就上吊了。庄之蝶听了,也不近去问这些往事的根根悄悄,也不问这一片低洼地还有过什么出奇的人和出奇的事,却 想,这些人怎么说起这些那么有兴趣?不改造这片地方的时候他们或许都在骂着不改造,现在改造开了却似乎又舍不得了的?后来就瞧见他们那里围了打麻将,一边 搓牌,一边用手在头上拍打,在脸上拍打,叫嚷怎么啦,这么痒的,人老了皮肤倒娇贵,明日得去买挠手了。庄之蝶觉得好笑,却也觉得自己身上也痒起来,并没有 蚊子的,却痒得比蚊子叮着还痒,火辣辣地发疼,就回来了。第二天,又去街上,街上的人明显少起来,且差不多是用纱巾裹了头面,如北京城的人到了三月防风沙 一样,立着笑看了一阵,自己却又是浑身奇痒,撩了袖子,见胳膊上已起了一片一片的红疙瘩。静下来认真地看,胳膊上也就有了两个白麦麸一样的东西落着,几乎 像是头屑。但那地方就痒痛了,只见头屑的颜色*竟由白变红,由平面而立体,才看清是一种什么虫子。一边抓着痒,一边跑回家,牛月清已经在家了,于门口挡住 他。要他把衣服脱了,只穿个裤衩进门,进了门又让说了裤衩就放到盆中去用消毒水泡,说:“你跑什么呀,你是让魔虫把你吸干吗?”庄之蝶问这是怎么回事,牛 月清说:“不得了了,西京要闹灾了。不知哪儿飞来这么多怪虫子。西门北段那一片树叶也全让虫子叮成网了,虫飞得害怕死人里!到处都在说这不是好预兆。上海 流行了甲肝,人死得一层一层的,西京怕是怪虫比甲肝还历害,要死一半人了!”柳月是出去买菜时,身上被叮了五处,回来换了衣服去消毒,赤身倮体地在卧室照 着镜子徐清凉油,涂满了却用手擦眼睛,清凉油就酸得双眼流泪水儿,换了衣服说:“真是这样吗?我身上被咬了五片疙瘩的。”庄之蝶说:“虫子也知道柳月肉嫩 哟!”牛月清说:“咬着你好,你图漂亮嘛,偏要穿那超短裙亮白萝卜腿嘛!”柳月不爱听,转身到她的卧室去了。牛月清说:“你瞧瞧,屁也不敢蹦一下!”庄之 蝶说:“你那样说话准爱听的?”就对柳月喊道:“柳月,你用肥皂擦擦那疙瘩就不痒了!今天是几号了,让我记记这现象,西京城是有那么多神功袋魔力罩的,倒 又出了这魔怪虫儿!”牛月清说:“你多会为人哟。你越是这样越要显派我不是人吗?”庄之蝶只是笑笑,便进了了他的书房去。到了晚上,一家人默不做声看电 视,电视上出现了市卫生局长向市民讲话,说的正是有关飞虫的事。原来这是改造低洼区推倒了那些古旧房子,墙缝中已经饿干了的臭虫就随风飘得四处都是;这些 干虫并没有死的,落在人畜身上见血就活了。让市民不必惊慌,也不要听信任何谣言,市卫生局已出动几十支消毒队去低洼区消毒,虫害会很快制止的。柳月就长长 出了一口气,说:“噢,原来是臭虫咬人哩,咬得人心疼的!”牛月清说:“柳月你说啥?”柳月说:“我说臭虫一咬,人心里怪泼烦的。”牛月清没言传,却皱皱 鼻子说:“什么东西这么臭的?”柳月说:“是不是庄老师又没洗脚?”牛月清说:“不是脚臭,臭虫专门咬臭东西,你庄老师脚没被咬嘛!”庄之蝶嘻地笑了,说 道:“一大一小两个鬼东西,斗小心眼上哪里来的这么天才?!”牛月清和柳月倒忍不住笑了。牛月清说:“我哪里比得了柳月!”柳月说:“甭谦虚么,我还得向 你学哩。”牛月清说:”你个设大没小的,整日你跟我斗花嘴儿!”柳月说:“不斗花嘴哪儿就热闹了?要是换个别人,想要我跟她斗花嘴我还懒得斗哩!”牛月清 就高兴了,搂了柳月说:“你真是我的冤家!”这时电话就响起来,柳月去要接,一边说:“我哪里是你的冤家,你的冤家是庄老师。你名字是一个月字,我名字也 是一个月的,天上只能有一个月,现在倒两个,咱就是对头哩!”接了电话,原来是老太太从双仁府那边打过来的。牛月清听说是娘的电话,就说:“柳月,你问问 老太太被臭虫咬了没有?”柳月就这般问了,老太太在电话中说:“我怎么能让臭虫咬的?早几日我就知道飞的是臭虫,你大伯来说,臭虫要咬城里人呀!你们知道 不,为啥有臭虫?你大伯说了,城里几十年没臭虫的,那是鬼在管着的,鬼护着城里的人。成片成片的房子要拆,这房子是谁盖的?是老先人鬼盖的。如今说拆就拆 了,没一家的后人家过先人,先人饿了肚子还能照管了后人吗?那臭虫不咬了人怎的?一个臭虫附一个鬼魂儿,谁不祭先人就吃谁的血!你大姐被咬了吧。你老师也 被咬了?那是你大伯咬哩,他生日你们一个也不来烧纸!”柳月说:“大娘你又犯病了!鬼那么多的,那这是人城还是鬼城?你给我抓一个鬼来看看!”老太太说: “白日我抓不住的,他们在天上那么高我怎么抓,你给我飞机吗?天-陰-下雨,黑漆半夜里,到处都是的。世上的人是一层一层轮流着,你大姐的爷爷你们都没见过, 我过门的时候见了他,就是你大伯那样子,只是多把胡子。你大伯老了的时候,你老爷爷的那些朋友来还以为你大伯是你老爷爷的,直喊得胜得胜!得胜是你老爷爷 的小名。你大姐现在又哪一处不像你大伯,是缩小了的你大伯。人就这么一个模子在下按,老的是少的放了大的,少的是老的缩了小的,只有死了各是各的鬼,鬼能 不多?你给你大姐说,她要见你大伯,让她今日回这边来,我夜里让你大伯来和她说话儿。”柳月说:“我不听了,我不听了,我让我大姐和你说!”牛月清过来接 了听筒,说:“娘,你又说什么呀?我们明日过来看你,你好好睡吧。”老太太在那边发了恨声:“你就跟我这样说话吗?我给你说,你们要过来就过来,不过来就 甭过来。你干表姐来了,她是有啦,一坐下就想吐唾沫,你也不来看看吗?还有,她说你应允了把柳月嫁给她儿子。怎么再不见提说了。她是来专门要讨个准话儿 的!”牛月清听了,又是高兴又是紧张,高兴的事是干表姐已经有了身孕,紧张的却是柳月的婚事,就说:“明日我过来再说。”放下听筒,叫庄之蝶到卧室里说 话。庄之蝶问:“娘的病又犯了?”牛月清说:“就是那老糊涂的旧样儿。”说罢却嘿嘿地笑。庄之蝶说:“什么喜事儿,用得着这么笑儿?”牛月清说:“干表姐 来了,她有啦!”庄立煤说:“她又来了?她有了什么啦?”牛月清说:“你写起小说来天下没有你不懂得的,生活中却是大傻蛋!”就附在庄之蝶耳边叽咕了一 阵,庄之蝶说:“真的就有了?我有言在先,我是不愿意的。”牛月清说:“你不愿意咋?我能不知道自己有更好吗?可你有本事你给咱来一个嘛?!事情到了这一 步,只有我说的,没有你说的!”庄之蝶气得就往外走。牛月清拉住又说:“还有一事,这得你拿个主意,就是于表姐问柳月的婚事,那边逼着要一句准话儿。”庄 之蝶说:“你明日过去给娘说,别让她从中掺和。柳月不要嫁那儿子;前些日子赵京五给我提亲来的,他一心看中了柳月,让我做媒哩!嫁给赵京五不比那儿子 强?!”牛月清说:“赵京五?赵京五眼头高,哪里就看上柳月?你给柳月说了?”庄之蝶说:“没说呢。等个适合时候试探问她,这你不要先问。”牛月清说: “我不问的,我吃得多了?你舍不得她,又看不上干表姐的儿子,你愿意把她嫁给谁就嫁给谁去,只要高门楼的人能看上,她当了后宫娘娘的,与我甚事?这个家我 说话顶什么用,保姆的地位都比我高哩!”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