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都》-第83章 牛月清去了双仁府那边

更新时间:2020年07月08日 星期三 16:49:29 作者:


关灯
护眼

第二天。牛月清去了双仁府那边,庄之蝶在家,听见扑扑腾腾一阵响,知道是鸽子飞来了,就去凉台上接。柳月笑着抢先接了,一见那字条就说:“好不要 脸!好不要睑!”庄之蝶过去看字条,字条上什么也没有写,用浆糊粘了三根短短的毛,旁边一个红圆圈,就装了糊涂,说:“这是什么,怎么就不要脸了?”柳月 说:“你骗我不晓得吗?这红圆圈是涂了唇膏后用嘴按的;这是什么毛,卷着卷儿,这不要脸的真不用写字了,上边的下边的全给你寄来,让你去的嘛!”庄之蝶悄 声说: “你怎么认出这是那东西上的毛了?”柳月说:“你别以为我没有,女子没毛贵如金!”庄之蝶说:“我可没听过贵如金,白板是白虎星克人哩!”柳月就恼起来, 转身就走。庄之蝶却一把搂了到房里,要解她的裤子。柳月还是恼着脸,把裤带抓住就不放,说:“我是白虎星,把你克了谁去×唐宛儿的?!”庄之蝶说:“已经 是晦气这么多了,我也不怕克的!”柳月说:“你要来我就来了?我去找你,瞧你没睡着也装着睡的!我现在没那个兴头,你别动手动脚的强迫。那一次让你占了便 宜,坏了我女儿身,你却想几时来就几时来,我还是闺女,将来还嫁人不嫁人?!”庄之蝶见她真的生气起来,也就把牛月清要嫁她给郊区的干表姐的儿子,赵京五 又如何来求婚,他又怎样说服牛月清,准备给她和赵京五作媒的事—一说了,问柳月的主意。柳月听了,却嘤嘤啼哭起来。庄之蝶一时不知所措,说:“你怎么哭 了?你是嫌没及时给你说吗?”柳月说:“我只哭我自己太可怜,太命苦,太自不量力,也太幼稚了!”说罢回到她的卧室呆呆一个人垂泪了。庄之蝶闷了半会儿, 想她这恶狠狠的话后的意思,终于醒悟柳月原是一心在他身上,企望得有一日她能取代了牛月情吗?这么想着,倒觉得柳月太鬼,太有心计,就多少有些反感,也不 再去劝说柳月,只在客厅里坐了擦皮鞋。但是,柳月却从她的卧室出来,倚在墙上,说:“庄老师。”庄之蝶头没抬,擦他的皮鞋。柳月又叫了一声:“庄老师!” 庄之蝶说:“庄之蝶已不配作你的老师了,庄之煤是个坏人,老好巨猾,欺负了幼稚的柳月。”柳月就笑了,说:“我这话说错了吗?难道不是我幼稚吗?我一个姑 娘家能和你在一起,我有我的想法就不应该吗?我现在才明白,我毕竟是乡下来的一个保姆,我除了长相还差不多外,我还有什么?我没有的了,我想入非非就是太 幼稚了!但我并不后悔和你在一起,你也不要把我想得太坏,你只要需要我,我愿意和你在一起,以后就是嫁了谁,我这一生也有个回忆头!现在我只求你实话告诉 我,赵京五真的给你这么说了?他是说心里话,还是只要占占我的便宜?”庄之蝶被柳月这么一顿诉说,心里倒有些难受。他放下了皮鞋,过来拉了柳月,突然拦腰 端平了她,说:“柳月,你要原谅我,真的原谅我。我要给你说,赵京五确是不错的人,他年轻,人英俊,又很聪明能干,多方面都比我强的。他向我央求作你们的 媒人是真心的。如果你不满意,我就回绝了他,我再给你慢慢物色*更合适的。”柳月的双手就伸上来勾住了庄之蝶的脖子,仰了脸面亲起那一张嘴来。两人作闹玩 耍,嘣儿一声,一枚扣子挣掉了落在地上,柳月努下了身子去捡。庄之蝶偏不让捡,柳月的上半身已伏了地上,下半身还被箍着,笑得颤声吟吟。庄之蝶就觉得手里 滑滑的,放下了人,展手看时,柳月已羞了脸趴在地上不动。柳月并不抗拒,只用牙咬了下唇,埋了红脸嗤嗤笑,任庄之蝶从背后褪了裤子去。庄之蝶一边摸着柳月 柔嫩清爽的肌肤,又一边欣赏了她少女特有的那一段窄腰细臀,直到自己终于抑制不住,压了上去。事毕,柳月说:“这事我再也不敢干了,将来赵京五知道了他会 怎么贱看我的!”庄之蝶说:“他哪里想得来的。你大姐回来了问起我,就说我到报社开一个写作会去了。”柳月说:“你还要到她那儿去?”庄之蝶说:“她叫了 几次我都没去,再不会,她在那边不知急成什么样儿了!”柳月心里不免又泛上醋意说:“你去吧,在你心里我只能是她一个脚趾头了。可你给她说,今日却是先有 了我才有她的!”

庄之蝶走后,柳月坐在那儿想了许多心事:赵京五原来对她这般上心,但自己倒只觉得他待她好,没想到那个份儿上去。庄之蝶虽是爱她,但更是心思在唐宛儿 身上,即就是将来和牛月情闹得越发糟起来离了婚,重新结婚的也是唐宛儿,不会轮到自己。何况这么下去,自己哪里比得了唐宛儿,她是有男人的,一切有个遮 掩,自己还是未嫁人,到头来要嫁个安稳家儿就难了。如今赵京五肯要她,虽他比不得庄之蝶,却要比起唐宛儿的那个周敏来,要户口是城市户口,要钱也有钱,更 有一表人材哩!柳月这般思想,一时自感身份儿也就高涨起来,一颗心儿就作想了赵京五来。又怕是庄之蝶哄了她,就大起胆子给赵京五拨电话。电话里她先是隐约 透露庄之蝶的意思,赵京五在那边连声叫好,一张薄纸捅开,千句万句表达他对柳月的爱慕,直说得柳月也浑身燥热,一边在电话里说尽柔情。那边一个爱的,这边 一个爱的。柳月的手就伸了去,不觉已是婬*声颤语呢喃不清。

此叫声正好被开了门进来的牛月清听到,问:“柳月和谁说话?”柳月吓得一身冷汗,放下电话过来说:“一个女孩子来电话问赵京五在不在咱家?我问你是 谁,她说是赵京五本家堂妹,一口一个她京五哥哥的,我就说你那京五哥哥不在这里的,把电话放了!这个赵京五,他怎么把咱家的电话号码告诉他堂妹?!”牛月 清听了,心里疑惑不定。

转眼中秋节临近,往年佳节期间,西京城里的大名人惯例要走动聚合。三家男人都携了妻小今日去了他家,明月又是三家男人携了妻小去了你家,琴棋书画,吃 酒赏月,很是要热闹几天。今年的八月初九,阮知非就来了红帖儿,邀请庄之蝶夫妇节日里都到他那里相聚,他是从新疆弄来了许多哈蜜瓜和马奶子葡萄,品尝过 了,要雇车送大家夜里去逛大雁塔灯会,说大雁塔新设了一个专供游人题辞的墙壁,一是能看着世上那些有发表欲却没发表阵地的人的歪诗臭词而取乐,再是把他们 的大名也题上去,镇一镇那寺里的一班蠢面和尚。帖子里又夹了一份礼品,是一张美元的放大照片,美元中的华盛顿的像却在暗房洗印时换成阮知非的头像。庄之蝶 看了,笑了一声骂道:“阮知非真是钻到钱眼儿了!他骂别人在大雁塔题辞是歪诗臭词,他怕也只会写‘到此一游’罢了。”就对牛月清吩咐,今年过节他哪儿也不 想去,明日一一给人家回个电话,就说他已出远门了。到了十四日,庄之蝶在家坐了,却不免有些冷落,觉得推辞了阮却非的邀请似乎不妥,便开了礼单儿让柳月去 街上买了东西—一给他们送上门去。柳月说:“大姐已通知了人家说你出门在外不得回来,现在送礼去,人家倒要见怪你人在西京却不赏脸儿了!”庄之蝶说:“哪 里依我的名义,就说是你大姐的意思。”柳且把那礼单地看了,阮知非是一斤龙井茶叶,两瓶剑南春酒;龚靖元是一罐绍兴酒,三斤腊汁羊肉,一条三五香烟;汪希 眠是一瓶雀巢咖啡,一瓶咖啡伴侣,一包皮口香糖,一盒永芳系列化妆品。柳月说:“都是吃喝,偏绘汪希眠的有化妆品!”拿眼儿就乜了庄之蝶笑。庄之蝶说:“男 人就不用化妆品吕?”你少见多怪!”柳月说:“对了,我少见多怪,汪希眠那麻脸是该用粉填填。我只是说老师操心的事太多了!”庄之蝶说:你这小心眼,我什 么没给你买了?送了就回来,你也买一刀麻纸,今晚上要给神唯贤烧烧。”说过了,心里就酸酸的,并且由钟唯贤便想到了阿兰,由阿兰又想到了阿灿,如果能有一 份礼品……不觉就叹了一声,垂头去书房里看书。看了一会,周敏。李洪文、苟大海却领了五个律师来家。原来法庭又分别传讯了景雪荫和周敏,司马恭审判员没有 透露是否还要第二次开庭辩论的消息,“周敏心里却不踏实。便约了众人来和庄之蝶商量应付二次开庭的方案。第一次开庭有几个问题并没有辩论,对方又提出了许 多质问。如何能针尖对了麦芒,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又扯了个没完没了,柳月就回来了。柳月—一问候了众人,提壶又给各位茶碗里续了水,就倚在卧室门口给在之蝶 招手。庄之蝶正看着那些文艺界人士提供的关于纪实性*文章写法规定的论证书,走过去消声问:“什么事?都送到了吗?”柳月返身到卧室,说:“都送到了。有个 人还回赠了礼品。”就从口袋掏出一条粉黄纱头巾,一个小小的旱烟斗儿,说:“这纱巾是说送大姐的;这旱烟斗儿要送你。我不明白你是吃纸烟的从不吃旱烟斗 儿,却偏要送这个?”庄之蝶说:“是吗?”把烟斗叼在了口里那么不停地吸,倒一时口液满嘴,水汪汪的。庄之蝶说:“咋不吸的,明日你去买些烟丝儿回来,我 以后就用这烟斗儿吸烟呀!”柳月说:“我现在明白了我真傻的!”庄之蝶说:“明白什么了?”柳月说:“你用烟斗吸烟了,烟斗嘴儿就老在亲你嘴儿!”庄之蝶 说:“哎呀柳月,我家请的不是保姆,是招进来了个狐狸精嘛!那纱巾你就不要给你大姐了,留下你入冬了用吧。”说罢要走,柳月说:“哎哎,你怎么还不问我这 礼儿是谁个回赠的?”庄之蝶只是笑笑,就出去又和律师说话了。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