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都》-第84章 柳月出去从饭馆买了一大盆水饺

更新时间:2020年07月08日 星期三 16:50:11 作者:


关灯
护眼

至晚,牛月清回来,要留着大家吃饭,和柳月出去从饭馆买了一大盆水饺。大家一边吃又是一边谈,总算商定完毕。分手时,牛月清就将新买的月饼一人包皮一份送了 大家,庄之蝶就提议一块去给钟唯贤烧烧纸吧。又都出了门,在街口焚烧了才回去。周敏却把手里的月饼袋儿还给牛月清,说:“师母,你能买了多少月饼,全分给 大家了。我家里买着的,这些就留下吧。”牛月清说:“别人都拿了你怎地不拿?一点意思嘛,几个月饼真的就能项了几顿饭?”庄之蝶说:“中秋节了,没有召大 伙来团圆团圆,你师母送了你客什么气?”柳月就把月饼袋儿让周敏拿好了,说。“庄老师说了,你还不拿?你不吃了,还有宛儿姐的!”周敏就提了袋儿方走了。 看着周敏走远,牛月清说:“刚才周敏给我说了,钟主编一死,李洪文越发怕责任全落在他头上,杂志社那边就没个主事儿的了。若再第二次开庭,得让你一定要出 庭的!”庄之蝶说:“到时候再说吧!”就低头回家了去。

一连数日。庄之蝶却没有再准备新的答辩书,只是窝在家里看书,一边看书.一边又放着那哀乐。中秋节冷冷清清地度过,牛月清和柳月也觉得没劲儿,百般怂 恿了一块去兴庆宫公园看了一次菊展,又电话约了孟云房来聊天。孟云房过来呆了一天,牛月清和柳月就去双仁府那边了。孟云房就提议:官司看样子不是一日两日 即可结案的,如此这么惶惶也不是长法,他来组织一次“求缺屋”的文艺沙龙,要庄之蝶主讲,怎么样?庄之蝶又推托没劲,钟唯贤一死,使他把什么都灰了心了。 孟云房劝庄之蝶,别人可以这么说,但你不能这样说的,到了你这名分儿上,若要消极就可惜了。庄之蝶捧着脑袋说他是比别人强一些,强一些的也只是个名分儿, 他现在已经过的是另一种的生活,就这么过下去吧。在西京城里能弄到“求缺屋”那样的房子是不容易,召大伙来说天道地他是可以参加的,但要他主讲什么,他是 没什么可讲的。孟云房说只要你场场来参加也好的。果然就请了几位好玄学的人来说气功。众人都觉得来人神经兮兮,却又有几分困惑,以为这些人之所以能发气看 病,预测未来,都是狂癫状态下的一种别于正常人的思维吧,也只任其阔谈,也觉得有趣。一日,又是请到一位“真人”来,自称是无山派的,先谦虚道他的功力浅 薄,其师是一百二十五岁高龄的人,却能御风而起,遁地长行。接着便言称其师曾遥观西京,说这古都之地,应是变革天下最多异人,但明气太重,层层包皮围,看不 清里边细底,便让他来操个虚实的,来了结识所有江湖道上人物,甚至孕璜寺智洋法师,倒感叹真正高人如其师者,并还未能出山。众人见他口气很大,就让他谈谈 对于未来世界的看法。此人便海阔天空,滔滔不绝,什么天地怎样起源,日月如何形成;达尔文的生物进化;老庄的自然契同;埃及金字塔的困惑;云贵岩画之谜; 月圆月亏对大海潮汐的影响,潮汐变化又对女人经水的反应;杞人忧天,天确实是曾经塌过;毛|泽|东练气功。所以天安门上手一挥,几百万红卫兵哭成一片。众人听 了,虽觉荒诞无稽,又觉得他能自圆其说,且不断冒出许多现代科技名词,更不知了他的深浅。那人却劈头问道:“哲学家是什么?你们文学家又是什么?”竟无人 作声。那人一笑说道:“其实简单,哲学家就是先知先觉,上帝派下来管芸芸众生的牧羊人。你们搞文学的,充其量也就是一批牧羊犬了!”听客里就有人说道: “大师知道这么多,与平日我们见到的一些人只会胡吹冒撂、神神鬼鬼的不同!”那人说:“不要叫我大师,我只是我师父的徒弟。恨就可恨社会上一些所谓的气功 界人,其实搞些魔术,使点把戏蒙人罢了。有没有气功?是有的。但气功说穿了只是这个行当里的低级水平。小学生插一支钢笔,中学生插两支钢笔,可是能说知识 越高要插的钢笔就越多吗?作了你们作家的就不插钢笔。而口袋里偏要插三支四支钢笔的是什么?是修理钢笔的!中国的传统东西是世界上最优秀的东西,遗憾的是 继承传统的人中间有最讨厌的毛病就是吹牛。常言说咋哩咋唬门前过,有言不语动实贷。真正的高手真人,是大智若愚的。现在的西京城里。有那么多神功袋、魔功 带;电视广告上一介绍什么新药,不是对男人能强肾壮陽,就是对女人能解除难言之隐;那公园里,城河沿上,一些人搞什么头撞石碑,掌开砖瓦,这就能挽救了人 的问题?雕虫小技,大丈夫不为矣!”众人就拿眼睛看孟云房,孟云房已是满睑羞渐。就说:“你讲得好,但毕竟太高太远,我们是凡胎俗人,只想知道西京将会怎 样?”那人不言语了,似乎从刚才的大境界里一时自拔不出,默了半会,说:“这我功夫太浅。”众人嘘了一声,倒遗憾了。那人却说:“但我可以接收太空人的真 言,试一试吧。”便耸肩科胸,放松全身,脱鞋松带,盘脚垂首,十指捏了一个莲花状手印,口里一阵阿拉伯数字的顺序混乱地吟念,足足十多分钟,睁了眼睛说: “西京水要枯竭。有这迹象吗?”孟云房说:“是这样的,原来有八水绕西京之说,现在只剩下四水。西郊那片工厂常因水的问题停产,城内西北处居民区,一个夏 天水上不了楼,家家住现代洋房却买水瓮,夜半三更才来几分钟水的。”那人眉目生动,说:“这就是了。”又让众人面向北坐,说不能向市,城南是终南山,山中 自有高手真人,面向他们,气场遭干扰。然后又是接收太空人语,说了一声众人骇怕之言:西京城数年后将会沉陷!庄之蝶先是认真听他说着,见他越来越妄言忘 形,便坐得难受起来,推说去上厕所,出来见坐在另一间房门口的两个女孩吃吃轻笑,便走到那空房里,说:“你两个傻丫头笑什么?”一个说:“那大师正在念咒 语着,小红却放了一个屁,她又怕有了响声,硬憋着慢慢要放,声就细细地闪着出,我们忍不住跑过来就笑了。”另一个就一脸赤红,用手捂这个的嘴,叹道:“翠 玲你胡说胡说!”庄之蝶便说:“小红这你不对了,这不是个屁大一个事儿吗?!”两个女孩越发笑得吃吃,庄之蝶不笑,偏一本正经只管朝窗外看。窗外已是夜色* 阑珊了。这两个女孩笑过了也趴到窗口来,说:“庄老师真幽默。我们认得你的,只是不敢接近,今日来想听听你讲艺术的,那大师却唱了独角。”庄之蝶说:“听 我讲艺术?你们本身就是艺术品嘛!”身倚了窗口往外看夜景。远处的大街小巷,灯火通明,人声浮动,而右前方一大片却漆黑如墨,万籁寂然。女孩儿问那是什么 地方?庄之蝶说是清虚庵,清虚庵夜里没香客,也就没了灯火的,那十多个尼姑怕已经早早睡下了。突然小红叫道:“那是什么?”庄之蝶看时,那黑乎乎的一片暗 里闪了一下红,熄灭了,又闪了一下红。庄之蝶也不知那是什么,女孩儿就害怕了,说是鬼火!众人闻声过来,就让那真人也看。真人看了,问这是什么地方?孟云 房说是一座寺院,那闪红处似乎是寺院后的一片竹林里吧,可竹林里是白日也没人进去的。说着再未有红点闪动。真人说:“今日我在这里说得太多,却不知不远处 竟是寺院,这寺院必是古老,那下边埋有法家遗骨,有反应了。”孟云房就说寺院是古老了,唐时建筑的,却不知埋过些什么法家,只是复修时挖出个叫马凌虚的尼 姑的碑石,是不是她的魂灵有应?那人忙又捏了几个手印,说那个地方可能还要有红点闪动的,他不能久呆,就告辞走了。

众人重新在房里坐了闲聊,庄之蝶仍和小红、翠玲在窗口张望,果然那红点又闪动,翠玲便说那真人话是真的,骇怕了要淹了窗的。偏这时那红光又闪了一下, 更有一个大的红团从另一处飘然前移.一直与红点一起了,便有尖锐之声从一处喊:“捉多少了?下那么大功夫?!”就见那大的红团又飘然移走,有脆的女人笑 声。庄之蝶说:“什么法家魂灵,那是尼姑在捉什么虫儿的!”众人没有笑,面面相觑,就怀疑那真人的许多话的可靠性*了。孟云房说:“听听他那么说一通,对咱 们也有启发思维的作用嘛。”庄之蝶说:“那你下一次准备再请什么人给我们这些牧羊犬们作报告呀?”众人方哄地笑了。当下各自散去,庄之蝶和孟云房就睡在房 里。要躺下了,庄之蝶说:“谈这类事情,慧明必定也有一套一套的,你以前不是让她来谈心吗,怎么后来一句不提说她了?”孟云房说:“我去找了几次,几次政 协chair_man的那儿子在那里和她吃茶,待我也不冷不热的了。我问她怎么认识四大恶少的老二了?她说别那么难听说人家,你要认识老大老三老四的话, 我可以给你介绍的。四大恶少咱认识着干什么?!”庄之蝶就笑道:“你吃醋了?这也好,我还担心你去那儿多了,西京多了一个女强人,少了一个真僧尼的。”孟 云房拉了灯,一夜再无语。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