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都》-第95章 牛月清和柳月正说话儿

更新时间:2020年07月08日 星期三 23:29:01 作者:


关灯
护眼

回到家里,牛月清和柳月正说话儿,问见到市长没?庄之蝶说:“要坐牢我去坐牢,饭也不让你送的,你恐慌什么呀?!”就让柳月到他书房来。柳月笑着说: “大姐不给送饭,我去送饭。”一进书房,庄之蝶竟把门关了。柳月汇摆手,悄悄说:“你好大胆,她在哩!”庄之蝶说:“我要给你说个事的。你啥时见的赵京 五?你给我说实话!”柳月脸通红,说:“好多天没见的。赵京五给你说什么了?”庄之蝶没回答,又问:“你和赵京五那个了?”柳月说:“你要问这个,我就出 去呀!”庄之蝶正经了脸面说道:“我的意思是你真对赵京五有感情了?”柳月说:“你今日在外是喝了酒了!赵京五是你做的媒,我对他有没有感情,你难道还要 再给我做个媒的?”庄之蝶说:“就是。”柳月倒愣了。庄之蝶说:“我考虑了,赵京五是不错,但在社会上走得多,见识广,人也机巧能变,尤其长得英俊的男人 后边排的女孩子多,我只担心将来持你不好,这就把你害了。我虽不是你父母或者亲戚,但你在我家当保姆,我就得有一份责任。我如今碰着一个人,论长相是比赵 京五差些,但社会地位、经济条件绝对十个赵京五也比不得的,且立即就可以解决城市户口,寻下一份工作。说白吧,就是市长的儿子!”柳月眼睛立即亮了,说: “市长的儿子?”但又摇了头,说,“你在哄我的。”庄之蝶说:“我怎么哄你.这么大的事哄你?”柳月说:“你要不哄我,市长的儿子怎么能娶了我?今辈子能 在你家当保姆,能和你那么一场,我这已经是烧了高香了,好事情还能让我一个都占了?!”庄之蝶说:“奇迹就在这里。你人聪明,漂亮,这就是你最大的价值。 我给你实说了,就是长相上差一点,这你得考虑好。如果同意,赵京五那边你不要管,我会给他说的。”柳月说:“怎么个差法?”庄之蝶说:“腿有些毛病,小时 候患过小儿麻痹,但绝不是瘫子,也用不着拄拐杖儿,人脑子够数。一心想嫁他的人特多,但市长夫人全没看中。她见过你的,十分喜欢你。”柳月说:“这就是 了,原来是个残疾,你是来我这儿推销废品的!”庄之蝶说:“你是聪明人,我也不多说,你坐在这儿拿主意,我可要看书呀。一会儿你回答我。”就去取了一本 书,坐在那里看起来。柳月长长地出口气,闭了眼睛靠在沙发上。庄之蝶斜目看去,那一双睫毛扑撒下来的眼里溢出了两颗亮晶晶的泪水,他心里终有些发酸了,合 上书站起来,说:“好了,柳月,权当我没说这些话,你去和你大姐说说别的去吧。”柳月却一下子扑过来,坐在他的怀里,泪眼婆娑地说:“你说,这行吗?”庄 之蝶为她擦眼泪,说:“柳月,这要你拿主意的。”柳月又问一句:“我要你说,你说。”庄之蝶抬起头来,看着书架,终于点了点头。柳月说:“那好吧。”从怀 里溜下来,站在那儿说:“我相信我的命运会好的。我有这个感觉,真的,我一到这个城里,我就有这种感觉。你就给人家说,柳月同意的。”庄之蝶开了门出去, 牛月清说:“鬼鬼祟祟地说什么?”庄之蝶说:“说什么,你知道吗?出了大事啦!”吓得牛月清问:“什么大事?”庄之蝶低声说:“希特勒死了!”自己先笑 了。气得牛月清说:“贫嘴,这就是你几个月来对我第一个笑脸吗?”庄之蝶立即不笑了,说:“我有个事要给你谈谈。”柳月正走出来,听了,扭身却到她的卧室 去,把门也插了。庄之蝶说:“我介绍柳月和市长的儿子订婚,你有什么看法?”牛月清叫道:“你是倒卖人口的贩子?你把她许给了赵京五,又要许市长的儿 子?!”庄之蝶说:“我有言在先,为了找市长,我干什么你就别横加干涉!”牛月清声软下来,说:“你现在心狠了,把柳月嫁给市长的儿子,官司或许能赢了; 但你想没想,赵京五那边怎么交待,?洪江咱不敢信了,现在就凭这个赴京五的。”庄之蝶说:”没瞅下个出水处怎么就敢入水?”说罢就钻到房里睡去了。

牛月清在客厅里坐了半晌,掂量来掂量去,觉得庄之蝶怎么就能想到这一步?他原本优柔寡断之人,如今处事却干练了,心中不免有些忐忑不安。可这事是自己 催督他去找市长时干出来的,也不能再说他什么,于是又尽量想好处:表面上好像是为了巴结市长。亏待了忠心耿耿的赵京五。但是亏待了一人。却要保住更多人的 利益的。牛月清就叫出柳月来问:“柳月,你是要嫁给那个大正?”柳月说:“嫁就嫁吧。他是个残疾人。可我想这也是我的命,即使和赵京五结婚,也可能赵京五 要出什么事故,不是缺腿就要少胳膊的。”牛月清听了,便觉得柳月比自己想得还开通,也高兴了,说:“瞧你把话说到哪儿去了!大正我是见过的,也不是你想象 得那么严重。可话说回来,大正就是没了胳膊和腿,比起有十条腿十个胳膊的人还强十倍的!你将来到那边去了,住的也不是现在住的,吃的也不是现在吃的,千人 眼热,万人羡慕的,但别也从此就忘了我们。”柳月说:“那可不的。我当然就认不得你了,我让公安局的人来抓了你们,或者赶出城去,因为我不能让你们总感到 我曾是你家的小保姆!”说完就哈哈大笑。牛月清见她笑,也笑了。
到了晚上,柳月对着镜子化妆,牛月情帮她抹腮红,庄之蝶在一旁看着,总赚眉骨那儿搽得红少,又反覆了几次。换衣服时,柳月鲜衣不多,牛月清的又都显得太 素,庄之蝶就骑了“木兰”去找唐宛儿。唐宛儿和周敏听是把柳月要嫁与市长的儿子,各是各的喜欢。唐宛儿拿了几身衣服,坐了摩托车和庄之蝶过来,路上却说: “柳月命倒好哩,一下子要做人上人了。今日穿我的衣服,赶明日人家不知穿什么绫罗绸缎,丢了垃圾筒里的咱去检也争不到手的。看来,你到底离她心近,只想着 她的出路,我是死是活,可怜见儿的有谁管呢?”说着带了哭腔。庄之蝶说:“我让你嫁给那个残疾你去不去?你不要看着别人的米汤碗里清一张皮儿就嫉妒饭稠! 你是要样样都占住的人,要有情,要有钱,要能玩又要人长得好,更要人……”妇人说:“更要人什么?”庄之蝶说:“你知道。赶明日我要发现比我强的人了,我 一定让你们好,我一口气儿也不叹的!”妇人就拿双拳在他背上擂着说:“找谁也不要,我就要你,我只要你快些娶我!”

柳月在浴室的镜前盘发髻,她只穿了裤衩和胸罩。浴室门大开着。庄之蝶和唐宛儿一进大门,柳月呀呀地乱叫忙把浴室门掩了。唐宛儿带了一沓衣服进了浴室。 说:“你让他看他也是不敢看的,他想要市长剜了他的双眼吗?”两人就在里边嘻嘻哈哈。一会儿出来,唐宛儿说:“师母你们快来瞧瞧,我这衣服怕不是给我做 的,压根儿就是为柳月的,一样的衣服她穿了就高贵了,那大公子见了,不知喜得怎么个手舞足蹈的!”柳月睑上却不自然起来,牛月清忙拿眼瞪唐宛儿,唐宛儿背 过身去窃笑。牛月清说:“赶明日嫁过去,柳月的照片要上杂志封面的。校有枝花,院有院花,西京城里要选城花,除了柳月还有谁?”柳月说:“要说城花,是人 家宛儿姐,人家当年在潼关就是县花!”唐宛儿说:“我呀,走个后门是兴许还可以。”庄之蝶连使眼儿,便对柳月交待怎么着去,去了如何观察对方。若是看中, 过几日选个日子双方吃顿饭就算订婚。至于结婚的事儿,就由你和大正自个去定。当下和柳月要走,唐宛儿也要回去,相厮了就一块出门。牛月清在门口了,仍给柳 月叮咛要不卑不亢,大大方方,说:“权当我们是你的娘家,成与不成,不能让那大正小瞧了咱!”庄之哗说:“好了,好了,这些柳月倒比你强的!”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