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都》-第101章 今日夫人亲自下厨房了

更新时间:2020年07月08日 星期三 23:38:48 作者:


关灯
护眼

庄之蝶说:今日夫人亲自下厨房了!就这一个菜的?柳月取了酒来!牛月清说:菜多了反倒记不住哪样好。酒也不必喝,喝酒冲菜味的!庄之蝶说:砂锅里 是什么稀罕物?!伸手要去揭盖。牛月清说:我来我来!把砂锅盖揭了,半锅汤水里,囫囵囵一个没毛的鸽子!庄之蝶和妇人都大吃一惊,瓷在那里了!牛月清说: 怎么样,稀罕物吧?!

我把那只鸽子杀了。这鸽子是聪明东西,人吃了脑子灵的,肉又细,尝尝我做得可口不?就开始用刀子去分鸽子。撕下了一双翅膀放在唐宛儿的碟子里, 说:宛儿吃这翅膀,吃翅膀的人会飞。一飞就飞到高枝上!撕卜了一双腿放在庄之蝶的碟子中,说;这俩腿给你,瞧多丰满的大腿!哎呀,瞧瞧我,怎么把脚环没有 取下来?然后给柳月夹了鸽子背,自个却把鸽子头夹在碟里,说:头没肉的,但听说鸽子的眼珠吃了不近视,我这一双眼近视好久了,我尝尝这眼珠儿!用手去抠了 小小两颗白泡泡东西在嘴里嚼,还说:好吃好吃。庄之蝶和唐宛儿满头满睑的汗,只是不动筷子。牛月清就说:怎么不吃呀,是我做得不香吗?唐宛儿只好抿了一口 汤,却呕得喉咙一阵响,要吐,站起来泪水汪汪地说:师母,我求你把门开了,让我出去吐吧,嗯?牛月清把钥匙丢在地上,唐宛儿弯身去拾了,门一开随了楼梯就 走。庄之蝶也无声地站起来,站了半会儿,走进了书房把自己关在里边了。

并没有用得着老虎的-陰-谋诡计,市中级人民法院的判决书便发下来了,判决的内容完全是司马恭的结案意见。消息极快地传开,庄之蝶家的电话又疯狂地鸣 响了几日。宾客盈门,柳月煮不完的水.彻不完的茶,每晌要扫了许多瓜子皮儿倒到垃圾箱。一日,楼下又是一阵轰天震地的鞭炮声,进来的是汪希眠夫妇、阮知 非、周敏、孟云房、夏捷、洪江和洪江的那个小媳妇,呼呼啦啦拥了一房子。喜得牛月清-一去握手叫喊:啊,都来了!我知道你们会来的,可怎么就把这些朋友全 聚在一块儿,是谁组织着吗?阮知非说:谁组织的,天组织的!老妹子,我可不握手,我太高兴了,我要行拥抱礼的!众人就叫道:好,就看你老妹子敢不敢!牛月 清说:敢,怎地不敢?阮知非真的就过来张了双臂拥抱了牛月清,众人一片地哄笑。庄之蝶在书房的沙发上刚刚睡着,连日里接待祝贺的人不绝,已经弄得精疲力 竭,清早起来又去拜访了一回白玉珠和司马恭,回来就躺下了。这阵走出来,笑着让大伙一 一落座,柳月早送各人一杯龙井清茶。庄之蝶就对牛月清说:今日你给 大家吃什么饭?牛月清说:吃饭的事你甭管,有我和柳月的。你去买酒吧,一瓶五粮液,十瓶椰汁饮料,一 箱啤酒吧。柳月见这夫人和庄之蝶在人面前显得亲热和 谐,也有些吃惊,应声要去,周敏说他去。牛月清说:周敏有力气,让周敏帮你。周敏,宛儿呢?你怎么不让她来?周敏说:她近日身体不好,一吃饭就吐,只喊浑 身没劲,肚子也胀,我倒害怕她是患了肝炎的。今日她来不了,我就代表她了!牛月清说:怎么就病了?她是应来的,她来了更热闹的。唉,年轻轻的,可不敢是患 了肝炎,你应给她看医生的,你这小伙可不敢有半点差池,如花似玉的人,你把她就不放在心上?周敏说:师母这么关心她的!她不来也好。压低了声音说,今日汪 希眠老婆也来了,宛儿和她不和。就下楼去了。牛月清返过身来,瞧见庄之蝶在为众人削苹果,就夺了刀子说:你好生坐了.让我来。一一削好了递给各人吃着,就 悄声问庄之蝶:赵京五怎么没来?庄之蝶说:我也寻思的,不知道为什么。牛月清说:不会为柳月的事吧?庄之蝶说:我找他谈了两次,他当然只恨柳月势利。孟云 房说:你们两口有什么亲密话晚上上床说吧,客人来了这么多,丢下不管,倒头换头地啾啾!牛月清就笑着说:老孟你那臭嘴里要生蛆了!我问他赵京五怎么没来, 这小子不知干什么去了?洪江,你回去见了他,就说我骂他了,他架子大,是不是还要我拿八抬大轿抬了才来!洪江正给刘晓卡指点墙上的字画,回过头说:我把这 话一定捎到,羞羞他的。他可能有紧事的,要不,哪能不来!说话间,周敏和柳月提了酒回来,牛月清就张罗摆桌子,从冰箱取了这几天准备着来人吃的各种凉菜, 又开了几听鱼肉、驴肉、狗肉罐头,摆了十二盘,让大家先喝酒,她和柳月再炒些热菜。众人就举了酒杯。阮知非说:今日难得朋友聚在一起,大家就举杯为官司的 胜利干了!众声呐喊,一饮而荆周敏就赶忙又给每人酒杯中添满,自己举杯又一一相请,说:我也谢谢大家,一场中日战争总算熬过来了!夏捷说:周敏你这下高兴 了,今日你到你在老师这儿来,有能耐把景雪荫也邀一邀,那才解气的。周敏说:我昨日下午在单位上厕所,听见有人哭的,哭声是女人的声,还想不来谁在墙那边 的厕所里?出来就在走廊里等着看,那姓景的出来了,出来了戴的是墨镜。我那时真想给她个手帕擦擦眼泪,但我把她饶了!洪江说:你把她饶了?你也是孱头!现 在知道这件事的都传开了,说姓景的当年和庄老师好成什么样了,她竟还告状?是庄老师在法庭上提供了他们干了那事的时间、地点,把姓景的当场镇住,所以她现 在输了!庄之蝶说:这就是谣言了,我连法庭去也没去的,怎么能说那种话?!今生打了一次官司,今生也有了一个深刻体会,就是今生再也不打官司了!洪江说: 如果是谣言,就让谣言传去吧,要依了我看,这件事也是庄老师人生光彩的一笔,别的人想要女人和自己粘缠还粘缠不上,想要闹出个天摇地动的风波来也闹不起 的!孟云房说:你庄老师唯一遗憾的是华而不实,要是我,哼!夏捷说:要是你咋的?孟云房看看女人,端了杯子说:我把这椰汁喝了!就咕咕嘟嘟喝了一杯。大家 哈哈大笑,骂益云房没采儿,是怕老婆的软头;又笑骂夏捷能管男人。牛月清说:夏捷对着哩,老婆就要管着男人,要不针眼大的窟窿就要透出拳大的风!孟云房 说:就是,有夏捷管着,我现在还是个童男子身子!庄之蝶就尴尬地笑,拿了烟斗来吸。不免说了一句:那你是唐僧么,可就因为唐僧是一身童男子肉,去西天取经 才那么难的。汪希眠老婆就抿嘴地笑。孟云房说:大画家,今日怎不见你说话,夫人在场就学乖了?汪希眠老婆说:他笨嘴拙舌的,倒还怨怪我了?!孟云房伸手去 从庄之蝶嘴里夺了烟斗要吸,汪希眠老婆说:云房你不讲卫生,烟斗和牙刷一样是专用的!孟云房把烟斗又给了庄之蝶,说:咳,你们这女人就讲究个卫生!你说汪 希眠笨嘴拙舌?那日在喜来登舞场,我怎么看见他和你说得那么热乎,那嘴只是给你长的?汪希眠老婆说:什么喜来登,我可从来没去过。孟云房说:哎呀,我怎么 说这些,打嘴打嘴!汪希眠就说:云房你别当战争贩子,你要编排我,我可要说你了!夏捷说:你说他好了,我不吃醋的。男人家找情人,女人家也会找嘛!阮知非 说:看样子你也找过,怎么没听说过?夏捷说:之蝶吃了一堑,我也要长一智嘛!阮知非拍手道:好,好,为你这句话干杯!众人又哇了一声,喝了一杯。

牛月清说:不要说情人长情人短的,我就见不得说这词儿,总觉得情人就是有妓女的味儿!众人便失了兴趣,一时竟不知说些什么好。汪希眠便说:把酒倒满,我提 议一下,一 场官司赢了,咱是来向之蝶祝贺的,就都和之蝶碰杯恭喜吧!阮知非却不端杯子,用筷子夹菜要吃,说:早上要少喝不要多喝,因为上午有工作;中午 要多喝不要少喝,因为中午要开常委会;晚上要少喝不要多喝,因为回家要见老婆。大家哄地又笑了。汪希眠说:你这是听街上那收破烂的老头说的,你开什么常委 会?今日又不是星期六,见什么老婆?柳月,把酒给他倒满!阮知非忙说:我喝的,喝的!一口都得喝干埃感情深,闷一闷;感情淡,舔一舔!第一个和庄之蝶碰了 杯,将酒倒进口去。汪希眠说:咱不学他的野蛮装卸法。众人一一和庄之蝶碰杯,吱儿吱儿品喝下去。牛月清端了热菜出来,孟云房就给她一个杯子也让碰杯,周敏 碰了一下,又端了一杯说代表唐宛儿也碰一 下,牛月清就说这杯酒你让柳月跟老师碰吧,柳月便端了碰了一个响。庄之蝶见众人皆杯干酒尽,连声谢着,把杯子举 在空中,却抖得喝不下去,猛地倒进口中,眼泪就刷刷地淌下来。他这一淌泪,酒桌上全哑了。周敏过去扶了庄之蝶,问:酒辣着心了?!庄之蝶越发嘴唇抽搐,大 声吸鼻,硬咽不能成声。牛月清赶忙说:他这是太激动了,他这人就是这样,太伤心的事能落泪,太高兴的事也落泪。官司打了这么长时间,其中曲曲折折的事太 多,总算官司毕了,又见你们都来了,就犯激动了。就对庄之蝶说,你是不是到卧室去歇歇,缓缓情绪再来喝?庄之蝶就说:我去歇一会,实在对不起的,你们尽情 喝吧。回到卧室去。汪希眠老婆却跟进来,低声说:之蝶你心里哪不舒服?庄之蝶苦笑了一下,摇着头。老婆说:这你瞒得过我?官司打赢了。你脸上不该是这气 色*,刚才我一进门就瞧着你不对的。庄之蝶说:你不要问啦,你去喝酒吧,你让我缓一缓就好了。这老婆才要坐在床沿上再说话,见牛月清进来了,就说:之蝶明显 地瘦多了,这就全靠你操心他了。龚靖元一死,大家一下子觉得人活着全不如一棵草的,越发要看重身体埃牛月清说:人人见我都是这么说,这真成了我的压力。庄 之蝶现在是大家的,在我这儿只是保管着。他要是身体不好,我这保管员也就没办法给大家交待了。可他哪里听我的?自己明明知道自己身体不行,却干起什么来都 任性放纵,人不消瘦才怪哩!汪希眠老婆说:他们这些人都是这样。庄之蝶低头不语,又在烟斗里装了烟吸。牛月清就把烟斗夺了放在床柜上,说:你瞧瞧,正说着 他又抽烟,我一再说烟少抽些,可他就是不听,现在竟抽起烟斗了!孟云房在客厅里喊;月清,你怎么也去了?你们当主人的怕酒少,就巧法儿都先退席?!牛月清 就说:来了,来了,今日非叫你喝够不可!拉着汪希眠老婆就出去了。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