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都》-第102章 这又是谁来了?

更新时间:2020年07月08日 星期三 23:42:32 作者:


关灯
护眼

又喝了一通,楼下就又是一阵噼噼啪啪的鞭炮响,接着是杂乱脚步声。牛月清说:这又是谁来了?柳月,快去接接。柳月开门出去,很快却回来,说:大 姐,是……牛月清说:谁的?柳月说:是……你知道的。说完倒转身进自己卧室去了。牛月清说:来的都是客,你慌什么?抬头看时,一个冰箱就抬进来,后边的人 更多,抬进来的是电视机、洗衣机、音响、空调机、烘烤箱、四床被子、两个枕头、气压水瓶、脸盆、镜子、刷牙缸和牙刷、牙膏、毛巾、一只瓷碗、一双筷子。抬 东西的人一放下物什,瞧着屋子里坐不下,就走到门外楼道里。最后进来了大正。牛月清一下子惊叫起来:哎呀,是大正呀!事先怎不打个电话的,我们好在院门口 接着!大正悦:我娘让把这些嫁妆先送过来,还有两个大组合柜子,长短沙发,因为搬起来费事,直接已放在新房里了。今日这么多客?!牛月清就喊:之蝶,之 蝶,你快出来,看谁来了!庄之蝶出来,也惊喜不已,忙让大正坐了,又招呼楼道的人也都进来。大正说:不用了,让他们回吧那些人就袖着手下楼走了。庄之蝶还 是撵上散发了香烟,回来对酒桌上的人说:你们都不认识吗?这就是大正。咱们市长的大公子,也是柳月的未来女婿!大正扶了沙发背后站起来,开始笑,掏一包皮 烟,拦腰撕了,一一敬了众人,还在笑。众人却发呆了。已经耳闻柳月与市长的儿子订婚,没有不热羡了柳月的好命;如今见了这般人物,心里便各人是各人的谱, 站起来把烟接住了。然后就请其入座,说幸运相识,说恭喜订了柳月这个美姑娘,说市长的功绩,让一定转达对市长的问候。

还掏了名片递上。大正一一看了名片,说道:都是西京城里的名人嘛!孟云房说:什么名人不名人,咱都喝酒吧,我正愁没个和我划拳的,新郎官咱们来几 下!牛月清说:你喝椰汁也醉了不成,人家还没结婚,什么新郎官!大家都端了杯让大正代着,来敬敬市长。大正,你端起,放开喝,在我这儿随便些!又喊柳月, 柳月!柳月呢?你这么没出息的,这阵倒没见你人了!柳月从卧室出来,已是换了一身新衣,又化了妆,却羞羞答答的样子,说:你们喝么,我不会喝的。牛月清 说:那也得碰得喝一杯的。孟云房说:我说柳月不见了,才是化妆,女为亲爱者容!大家都笑,大正就先端了杯伸过来要和柳月碰,柳月碰了一下,赶紧又跑到厨房 去。孟云房说:柳月这就小家子气了!今日大正搬来这么多嫁妆。那日结婚,彩车来接,一街两行的人都要看花眼了。柳月呀,到时候就要亲自来送帖子。你说说, 要我们送些什么礼,不要都送成了一个样儿,你说还缺什么?柳月在厨房说:缺个银行。孟云房说:哎呀,那我就不敢去了。只指望将来我和你夏姐要饭了,还得去 求你的,这么说那是靠不住了?大正就说:谢谢各位厚爱,结婚那日,当然柳月亲自送帖子,大家一定去给我们热闹热闹啊!我这里先敬了大家一杯!汪希眠说:这 杯喝了,就不敢喝了。我们喝的时间长了,你和孟云房喝吧。大正说:这孟老师喝的是饮料,他会灌醉了我的!洪江说:孟老师你们划拳,你输了我替你喝。孟云房 就和大正划开来。这边一划着热闹,几个女人就坐着没事。先是汪希眼老婆去和柳月说话;后来夏捷去看嫁妆,洪江的小媳妇也去看了,一边用手摸、一边啧啧称 赞,估摸着这些嫁妆的价钱儿。夏捷说:市长是有权有地位,论钱还真比不了你们做生意的人。瞧你这套裙子,得二三百吧?小媳妇说:一千二的,这是名牌啊!夏 捷说:吓,这么贵的!今日来的不是名字就是名画、名演、名吹,还有名穿!那你们真比市长强哩。小媳妇说:钱是比市长多,但市长家的钱含金量大哩!两人又去 柳月和汪希眠老婆那儿,叽叽喳喳论说柳月福分大。柳月拉她们到自己卧室,关了门说:你们笑话我了。他那么个人样儿,谁肯嫁了他,只有我这当保姆的。汪希眠 老婆说:小妹子不要这么说,市长家是什么好条件,再说大正是不错的。柳月说:好姐姐,你是啥场面都见过的人,你说大正是不错吗?汪希眠老婆说:那对眉毛多 浓的,人也老实。夏捷说:除了腿,身体蛮好的嘛!洪江的小媳妇也说:好。柳月却眼泪流下来,说:我听得懂你们的话,他只是个浓眉毛,老实人。腿都残了还谈 身体好不好?我倒恨他,早不送嫁妆,晚不送嫁妆,偏偏今日来送!说着又流泪。几个女人又劝:图不了这头图那头的,再说,这也不是一般女孩儿能享得的福!就 听见孟云房在客厅喊:柳月,柳月,你女婿不行了,你来代他喝酒!柳月说:他是没脑子的,今日来作客,怎么就能喝得没个控制?孟老师也成心出他洋相,偏要灌 醉他!就是不出去。外边的就乱糟糟地嚷着还要大正喝。不一会儿,周敏和洪江就架了烂泥一般的大正进来。要他睡在柳月的床上。抬上床的时候,大正的鞋脱下 来,一只脚端端正正,一只脚却歪着,五个指头撮了一撮。柳月拉被子盖了,还只在哭。

众人见柳月哭,以为是嫌把大正灌醉了。阮知非却也酒到八成,说大正没采,怎么喝这么一点就醉了,就自吹自擂他年轻时喝酒是多疯的,曾和龚靖元一杯 对一杯喝了四斤,那是喝凉水一样的。一说到龚靖元,他又伤心起来,呼嗤呼嗤地哭。几个女人悄悄去说了柳月的话,大家都觉得没了意思。汪希眠就对阮知非说: 你哭什么呀,你真会紧处加楔!天不早了,该回去了。你要哭,到我那儿放声哭去,别在这儿败兴。就对庄之蝶说;之蝶。我们要回去了,大正来可能还有话和你们 说的。庄之蝶和牛月清还在留,众人皆说:客气什么!就一哄散去。庄之蝶就一直送各位到大院门口,末了对周敏说:宛儿是病了?周敏说:不要紧的,我让她改日 来看你们。庄之蝶说:病了让她好好歇着。我听你给师母说她的病,就寻思可能是消化不好,这里有一瓶药,你带给她。就把一个封闭得很好的药盒儿给了周敏。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