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都》-第103章 唐宛儿打开了药盒儿

更新时间:2020年07月08日 星期三 23:43:43 作者:


关灯
护眼

唐宛儿打开了药盒儿,药盒里是一只小小的药瓶,拧开瓶盖,瓶子里没有药,有一块揉皱了的纸,上边写着:保重。妇人哇地就哭了。自那一日满脸羞愧地 从文联大院的那一个家门出来,妇人深深地感觉了自己受到的侮辱。她知道吹一只气球吹得越大就越有爆炸的危险,但气球一旦吹起来却无法遏止要往大着吹的欲|望 和兴奋。她无法不爱着庄之蝶,或许牛月清愈是待她好,她在爱着庄之蝶的时候愈会感到一种内疚和不安,正是这种内疚和不安,她竭力避免见到牛月清,也已经不 大去那个家里幽会。她也明白庄之蝶为什么数次问她他自己是不是坏人,虽然她对庄之蝶说过:你觉得太难了,咱们就只做朋友,不再干那事了吧。虽然她这样说是 一种试探,虽然庄之蝶并没有直接回答她,而两人每次见面,自然而然甚至是不知不觉里又干了那种事。但是,牛月清却狠心地把鹞子杀了,杀了又炖成肉汤让她和 庄之蝶来吃,她对于那个家庭主妇的内疚之情一下子割断了。如果我伤害过你,那么你也伤害了我,一对一,我们谁也不欠着谁的了,我们如从未见面的陌路人了。 唐宛儿这么一 路想着,到家的时候,她便是一身轻松,甚至突然间变得勤快,打扫房子,洗涤衣物,在这个晚上她对着周敏说:你不快些来睡吗?周敏是在吹埙回 来写那一本不署名的书。周敏说:来的,来的。就收拾稿纸,然后去温了水洗了下身,高高兴兴上到床来,她却呼儿呼儿已经瞌睡过去了。这一睡,她就连睡了三天 没能起来。她是做了一个极其恐怖的梦,醒过来睡衣全然湿透,但她记不清梦里的情节,她就深深地感到自己的孤单和寂寞,痛苦得像一 条在热炉上烤着的鱼。三 天后,她摇摇晃晃起来,一个人从床边坐着又去沙发上坐。沙发上坐久了又去床上坐,她好像是听到了鸽子的咕咕噜噜的叫声,踮着脚跑出来,倚在院中的梨树上望 天。天很高,天上有很白很白的云,那是云不是鸽子,泪水就潸然而下。在这么个同住着她和庄之蝶的城里,地上没有了相通的路,空中的路也断了?!满院是些落 叶,枝头上的还一片一片往下落。秋意袭来,蝉声渐软,昨日夜里的一场风,使丰丰盈盈的梨树就这般消瘦了!唐宛儿于是感觉自己的臀在减肥,腮在陷塌,这岁月 这时光也一尽儿消瘦得只剩下这风的一声叹息,在拍打着那门上的竹帘儿了。当周敏下班回来,再要去城墙头上吹埙,她不让他去,她让他就在梨树下吹。她说她不 反对吹埙了,她也喜欢了这埙的声音。周敏奇怪地看着她。说:我说过的。这埙声好听的,你总说难听,现在品出味儿来了?就幽幽地吹,一边吹着一边挤眉弄眼讨 她的好。她歪在门槛上听,却突然有一个感觉来到心上,这感觉引她到城南门外的桥头,到桥头不远处的那一棵倒立着的人字形的树下去。她相信她的感觉,孟云房 也曾经在以前看了她的手纹说她是预感型的手。她现在心里只有一个念头。没有去他那里的路了,如果想去,就在那棵树下期待。于是她站起来去化妆,去换衣服, 去穿那一双高眼皮鞋。周敏问:你要出门,到哪儿去?唐宛儿说:我出去买卫生巾去,我来那个了。她说来那个了,她真的来那个了,她找了纸势在裤衩里,就匆匆 走出门。周敏说:这么晚了,我陪你去。唐宛儿说:城里有狼有豹子吗,我要你陪?你好生写那本书吧!唐宛儿穿过了马路,穿过了马路上依然熙熙攘攘的人群和车 辆,来到了城南门外的石桥头上。但庄之蝶没有在那里。她等到夜里十二点了,庄之蝶也没有在那里出现。直到夜已深沉,桥头上再没有行人,她等来的只是下身流 着月经的红水,而已在换纸的时候,弄得一 手的血。她突发了奇想,竟把那血涂得满掌,就按在了桥头栏杆上,按在了那棵树身上,按在了树桠中的石头上。石头 上的那个手印非常完整,能看出其中的纹路。孟云房说过,每个人的手印就是每个人的生命图的,庄之蝶,你如果来这里了,你就能认得这是我的生命图,我已经在 这里期待过你了!

唐宛儿一连几天去那棵树下,但庄之蝶依旧没有在那里出现。唐宛儿就猜想庄之蝶一定是处境艰难,身不由己,走不出来了!当庄之蝶终于在药盒里招来了消息,这妇人痛痛快快哭了一大场后,就铁了心发誓:我一定要见到他,即便是今生的最后一次,我也要见他最后一面!

柳月的婚礼定在了九月十二。前一天,牛月清和柳月准备着接待迎亲人来时的水酒饭菜,大正娘提说这太破费了牛月清,要送了酒菜过来;牛月清坚决不依,虽 然柳月不是自己的女儿或妹妹,但既然市长家也承认她是亲家。亲家出嫁妆已送了过来,外人不知细底的,还真的以为庄之蝶和牛月清给陪的,这已经是给了多大的 体面了!酒当然是最好的茅台酒,菜也是鸡鸭鱼肉之类。准备好了,牛月清让柳月好好在家洗个澡,她又拖着酸疼的腿去了市长家。她是放心不下明日具体的细枝末 节,唯恐有个差错,要和大正娘再一宗一家复查一遍的。牛月清一走,柳月就在浴室放水洗澡,庄之蝶先是在厅室里听着浴室中的哗哗水响,想了很多事清,后来就 默然回坐到书房,在那里拼命地吸烟。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