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都》-第104章 柳月披着一件大红的睡袍

更新时间:2020年07月08日 星期三 23:46:37 作者:


关灯
护眼

突然。门被推开,柳月披着一件大红的睡袍过来了。柳月的头发还未干,用一块白色*的小手帕在脑后拢着。洗过澡的面部光洁红润,眉毛却已画了,还有眼 影,艳红的唇膏抹得嘴唇很厚,很圆,如一颗杏子。柳月是格外的漂亮了,庄之蝶在心里说,尤其在热水澡后,在明日将要做新娘的这最后一个晚上。庄之蝶看着她 笑了一下,垂了头却去吸烟,他是憋了一口长气,纸烟上的红点迅速往下移动,长长的灰烬却平端着,没有掉下去。柳月说:“庄老师,你又在发闷了?”庄之蝶没 有吭声,苦闷使他觉得说出来毫无价值和意义了。柳月说:“我明日儿就要走了,你不向我表示最后一次祝福吗?”庄之蝶说:“祝你幸福。”柳月说:“你真的认 为我就幸福了?”庄之蝶点点头,说:“我认为是幸福的,你会得到幸福的。”柳月却冷笑了:“谢谢你,老师,这幸福也是你给我的。”庄之蝶抬起头来吃惊地看 着柳月。柳月也看着他。庄之哗一声叹息,头又垂下去了。柳月说:“我到你这儿时间不长,但也不短。我认识了你这位老师,读了许多书.经见了许多事,也闻够 了这书房浓浓的烟味。我要走了,我真舍不得,你让我再在这儿坐坐,看看这个你说极像我的唐侍女塑像,行吗?”庄之蝶说:“明天你才走的,今晚这里还是你的 家,你坐吧,这个唐侍女我明日就可以送给你的。”柳月说:“这么说,你是要永远不让我陪你在书房了?”庄之蝶听了这话,倒发楞了,说:“柳月,我不是这个 意思,其实我没有想要送你这侍女塑像,我要送你一件别的东西的。”柳月说:“别的什么东西,现在能看看吗?”庄之蝶便从抽斗里拿出一个精美的匣子给了柳 月。柳月打开,却是一面团花铭带纹古铜镜,镶有凸起的窄棱,棱外有铭带纹一周,其铭为三十二字:“炼形神冶,莹质良工,如珠出昼,似月停空,当眉写翠,对 脸传红,倚窗绣幌,俱含影中。”当下叫道:“这么好的一面古铜镜,你能舍得?”庄之蝶说:“是我舍不得的东西我才送你哩。”柳月说:“唐宛儿家墙上悬挂了 一面古铜镜,大小花纹同这面相近,只是铭不同。我问过她:你怎么有这么个镜?她说,是呀,我就有了!没想现在我也就有了!”庄之蝶说:“唐宛儿的那个镜也 是我送的。”柳月怔住了,说:“也是你送的?你既然送过了她。这该是一对镜的,你却送了我了?”庄之蝶说:“我不能再见到唐宛儿了,看到这镜不免就想到那 镜……不说她了,柳月。”柳月却一撩睡袍坐在沙发前的皮椅上,说:“庄老师,我知道你在恨我,为唐宛儿的事恨我。我承认是我把一切都告诉了大姐,一是因为 大姐在打我,她下死劲地打我,二是她首先发现了鸽子带来的信。但是。她看到了信只是怀疑,她就是把我打死我不说,事情也不会弄成现在的样子,而我就说了, 说了很多。我给你说,我之所以能这样,我也是嫉妒唐宛儿,嫉妒她同我一样的人,同样在这个城里没有户口,甚至她是和周敏私奔出来,还不如我,可她却赢得你 那么爱她,我就在你身边,却……”庄之蝶说:“柳月,不要说这些了,不是她赢得了我爱她,而是我太不好了,你不觉得我在毁了她吗?现在不就毁了吗?!”柳 月说:“如果你那样说,你又怎么不是毁了我?你把我嫁给市长的儿子,你以为我真的喜欢那大正吗?你说心里话,你明明白白也知道我不会爱着大正的,但你把我 就嫁给他,我也就闭着眼睛要嫁给他!是你把我、把唐宛儿都创造成了一个新人,使我们产生了新生活的勇气和自信,但你最后却又把我们毁灭了!而你在毁灭我们 的过程中,你也毁灭了你,毁灭了你的形象和声誉,毁灭了大姐和这个家!”庄之蝶听了,猛地醒悟了自己长久以来苦闷的根蒂。这是一个太聪明太厉害的女子。他 却没有在这么长的日子里发现她的见地,而今她要走了,就再不是他家的保姆和一个自己所喜爱的女人了,她说出这么样的话来,给他留下作念。难道这柳月就像一 支烛,一盏灯,在即将要灭的时候偏放更亮的光芒。而放了更亮的光芒后就熄灭了吗?庄之蝶再一次抬起头来,看着说过了那番话后还在激动的柳月,他轻声唤道: “柳月!”柳月就扑过来,搂抱了他,他也搂抱她,然后各自都流了泪。庄之蝶说:“柳月,你说得对,是我创造了一切也毁灭了一切。但是,一切都不能挽救了, 我可能也难以自拔了。你还年轻,你嫁过去,好好重新活你的人吧,啊?!”柳月一股泪水流下来,嗒嗒地滴在庄之蝶的手臂上,说:“庄老师,我害怕和大正在一 处了我也会难以自拔的,那么往后会怎样呢?我害怕,我真的害怕哩。那我求你,明日我就是他的人了,你在最后的一个晚上能让我像唐宛儿一样吗?”她说着,眼 睛就闭上了,一只手把睡袍的带子拉脱,睡袍分开了,像一颗大的活的荔枝剥开了红的壳皮,里边是一堆玉一般的果肉。庄之蝶默默地看着,把桌上的台灯移过来拿 在手里照着看,只见那一处美穴正随着柳月的逐渐舒展而微微绽放了。伴着新浴后的湿润和香泽,还是他第一次见到的那样丰盈白腻。庄之蝶怔怔的看着,仿佛那是 一瓣儿海棠着了雨,一束芯蕊于湿漉漉的雾气里对着他吐出一抹嫩红。这是一具怎样鲜活的肉体啊!自己吹绽了她的同时也毁灭了她。迟疑了半晌的庄之蝶,陡然间 从这洁净里看到了自己以往的肮脏和丑陋,忍不住心头一颤,一时泛起的便不单是情|欲,还有说不出的愧疚。只是愧疚终于被柳月不断起伏的峰峦再次淹没,他甩手 丢了台灯,猛地一头扎下去,追逐着那一丛芳草吸舔了起来。柳月叫了一声,那沙发就一下一下往门口拥动,最后顶住了房门,呼地一声,把两人都闪了一下,柳月 的头窝在那里。庄之蝶要停下来扶正她,她说:“我不要停的,我不要停的!”双腿竟蹬了房门,房门就发出哐哐的响动,身于撞落了挂在墙上的一张条幅,哗哗啦 啦掉下来盖住他们。柳月说:“字画烂了。”庄之蝶也说:“字画烂了。”但他们并没有了手去取字画。两人都沉醉在令彼此亢奋的动作和呻吟里,只顾了去回应对 方下一个的动作和呼叫。直到柳月不能自支,从沙发上斜躺下去,腿根儿已是湿亮亮了一片。庄之蝶寻纸巾摖拭了,便伏身将脸埋在柳月的肚皮上,头一摆一摆地拱 着,鼻孔里长长地呼了一口气。柳月感觉那胡须在自己身上痒痒的地蹭,就忍不住“咯咯”地笑,反手从沙发角寻了靠枕垫在庄之蝶膝盖下,将双腿软软的搭了在他 肩上。庄之蝶用手挽了那腿,软骨滑肉如温泉过手,不禁万分的怜爱,终于迟疑了一下说:“柳月,我真的不敢再玷污你了,我对你犯下的罪恶,已经不可饶恕!” 说完就定定地木在那里。柳月一愣,目光直视了庄之蝶,幽幽地说:“你这会儿知道罪恶了,你当初做什么去了?我现在也没有怨恨你啊?!因为我爱过你,我不能 得到你一世,还不能得到你一天吗?”说完,两道泪水就淌落下来。庄之蝶一把将柳月抱在怀里,不停地吻着那腮上的泪,直到渐渐又融为了一体。两人由沙发搬到 床上,又从床上滚到地毯,在极力的疯狂里品尝着天旋地转,终于如一对遗落在沙滩的鱼儿筋疲力尽了。柳月用脚从茶几上夹了烟盒,取一支自己咳嗽着点燃了,帮 种到庄之蝶嘴里,然后躺在庄之蝶胳膊上看他吸。庄之蝶一支吸完,再接一支。。。两人就这样静静躺着,很久,谁也没有力气说一句话。柳月离开了烟雾腾腾的书 房时,说:“我真高兴,老师,明日这个时候,我的身子在那个残疾人的床上,我的心却要在这个书房了!”庄之蝶说:“不要这样,柳月,你应该恨我的。”柳月 说:“这你不要管我,我不要你管的!”把门拉闭出去了。庄之蝶一直听她走过的脚步声,一直听她开门的吱呀声,然后一头栽倒在沙发上。

翌日清早,牛月清老早起来打扫了屋里屋外,又去厨房烧好了粥,才去喊柳月起床。柳月起来,就不好意思了,忙去把庄之蝶也喊醒,三人一桌吃了饭。饭后 柳月坐在客厅里梳头,画眉,插花,戴项链和耳环,一定要让了牛月清和庄之蝶就坐在旁边当顾问,从头上到脚下直收拾了两个小时,铺天盖地的鞭炮就响起来了。 牛月清就立即要柳月脱了鞋,坐在卧床上去,而自个把房门大敞。这是一支几十人的迎亲队伍,开来的小车是二十二辆,文联大院里放不下,一字儿又摆在大门口外 的马路上。得了红包皮的韦老婆子跑前颠后,给每一个接亲的人笑着,又严厉地防范着街上闲人进入大院。胸佩了红花的大正,被人搀扶着恭恭敬敬地要向庄之蝶和牛 月清行磕头礼,他的麻痹的右腿已经往后撇去要趴下去,庄之蝶把他挡了,只要求鞠个躬就是。大正便深深一躬,又去卧室为柳月穿鞋,再将其拖下来,把一朵与他 胸前同样艳红的花朵别在她的胸前。柳月静静地看着他,当大正别好了花,捏了她的手向唇边去吻的时候,她撇撇嘴,对门口观看的庄之蝶和牛月清说道:“他还在 学西方那一套呢!”羞得大正耳脖赤红。然后来人坐下吃烟吃荤吃酒,欣赏墙上的字画,去书房门口瞧里边塞满的书。摆钟敲过十下,说一声“上路!”趴在楼门洞 上的窗台上的人就将三万头的鞭炮吊下来点燃,声音巨大,震耳欲聋。大正牵了柳月双双往下走,三个照相机和一台摄影机就镁光闪动,大正一笑,禁不住发出一个 嘎儿之声,柳月就拿白眼窝他。大正一脸庄重了,又竭力要保持着身子的平衡,但不免开步之后左右摇晃,不停地便撞着了柳月,后来就不是他在牵着柳月,而是柳 月在死死抓着他的手,那手臂就硬如杠杆,把整个身子稳定着。楼门洞上的鞭炮还在轰响,红色*的屑皮如蝴蝶一样翻飞。柳月害怕有一个断线的炮仗掉下来落在自已 头上,一个跌子就跑过门洞口。因为猛地丢了手,险些使大正跌倒,一直跟在旁边的牛月清就喊:“柳月!柳月!”柳月只好回过头来等着。楼下的院子里站满了 人,柳月这回是挽了大正的胳膊,尽量地靠近,不使大正摇晃。牛月清说:“好!好!”指挥了四个人把剪好的五彩纸儿往他们头上洒,一对新人立时满头满身金闪 银耀。接亲而来的几十人依次往车上搬嫁妆,长长的队列从大院顺序走出,马路上围观的人就潮水般地涌过来。人们在对着新郎新娘评头论足,说新娘比新郎高出了 一头,说新娘必定是一个新的家庭的掌权人,说新郎不久将来就得戴上一顶绿帽子了。有人就说新郎是市长的儿子,市长的儿子脾气一定是暴躁的,他是能在气势上 和威严上绝对征服了新娘的。于是又有人说,要揍这美人儿?那他必须要等美人抱他到床上了才能揍她的。这些议论柳月自然听在耳朵里,急急就钻了那辆车里去。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