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都》-第106章 他们就一直抱着

更新时间:2020年07月08日 星期三 23:49:28 作者:


关灯
护眼

他们就一直抱着,抱着如一尊默寂的石头,后来鬼知道怎么回事,手就相互着在脱对方的衣服,直到两人的衣服全脱光了,才自问这里又要制造一场爱吗?两人 对视了一下,就那么一个轻笑,皆明白了只有完成肉体的交融,才能把一切苦楚在一时里忘却,而这种忘却苦楚的交融,以后是机会越来越少了,没有机会了!庄之 蝶把妇人放到沙发上的时候,唐宛儿却说:“不,我要到床上去!我要你抱我到你们卧室的床上!”他们在床上铺了最新的单子,取了最好的被子,而且换了新的枕 巾。唐宛儿就手脚分开地仰躺在那里,静静地看着庄之蝶把房间所有的灯打开.把音响打开,喷了香水,燃了印度梵香。她说:“我要尿呀!”庄之碟从床下取出了 印有牡丹花纹的便盆。妇人却说:“我要你端了我的!”眼里万般娇情,庄之蝶上得床去,果然将她端了如小孩,听几点玉珠落盆。待妇人尿毕,庄之蝶寻了纸巾要 帮妇人摖拭,妇人腿翘了看他摖,就妩媚如一幅画。庄之蝶将便盆倒了回来,却同方才一样重新端了妇人下床。妇人疑惑着问庄之蝶,庄之蝶不答,趔趄着端妇人走 到立柜那面大镜前。妇人登时明白了他的用意,眼里就万种着风情。待见到自己臀部因下坠着而益发显得硕大圆亮,一下子羞红了脸,嗔笑着挣扎了道:“瞎!这又 不是什么好看地方!”就不等庄之蝶去看清那一道沟壑在镜中的映像,双腿便奋力一夹,一只脚竟落在地毯外的水泥地上,“呀”地叫了声好凉,急拖着庄之蝶逃回 了床上。

妇人将一双白腿紧紧缠在庄之蝶腰间,之后身子一伏,把两个的奶子罩了在庄之蝶鼻子眼睛上。庄之蝶就喘不出气来,笑着叫你想闷死我吗?妇人吃吃笑着,一 面问庄之蝶:“你知道这是在哪吗?庄哥!”庄之蝶便愣一下神; “温柔乡!”妇人接着说:“你在我怀里这个样子就是在温柔乡。”庄之蝶喝彩道:“好,说得好!宛儿,你真有一套设计的。”说着,起身一把将唐宛儿揽在怀 里:“宛儿,我一定也会给你一个‘温柔乡’的。”妇人听了,将头枕在庄之蝶臂弯里,心满意足地说:“我相信你,庄哥!你不会扔下我不管的。眼下你确实作 难,我也不想太难为你,我等得起的,我会一直等下去的,只要你还要我。”庄之蝶一时语噎,只用力搂紧了妇人。妇人口中喃喃:“只要你还要我,只要你不烦 我。”庄之蝶叹了口气:“宛儿,我永远要你,我不烦你的,只是现在我还不知该怎样和她摊牌,我有时真想抛弃了这一切带你走。”妇人说:“庄哥,我不要你牺 牲这么多的,也许事情没咱们想得那么糟。我就想,如果我们今天就一直在这里做*爱,就在这床上赤身露体等她回家,一切不都很简单了吗?”庄之蝶只当妇人说玩 笑,苦笑着正要搭话。却又听妇人说道:“我不怕她,我也不怕周敏!”说罢,也不等庄之蝶答复,就翻身骑了上来。庄之蝶心里一紧,不由暗自叫苦,但见妇人已 开始痴醉了摆弄自己下体,一时也只得竭力应付。两人又舔又咬的缠绵了许久,但是,怎么也没有成功。庄之蝶垂头丧气地坐起来,听客厅的摆钟嗒嗒嗒地是那么 响,他说:“不行的,宛儿,是我的老毛病又犯了吗?”妇人说:“这怎么会呢?你要吸一支烟吗?”庄之蝶摇着头,说:“不行的,宛儿,我对不起你……时间不 早了,咱们能出去静静吗?我会行的,我能让你满足,等出去静静了,咱们到‘求缺屋’去,只要你愿意.在那儿一下午一夜都行的!”妇人静静地又躺在那里了, 说:“你不要这么说,庄哥,你是太紧张也太苦闷了,虽然没有成功.但我已经满足了,我太满足了,我现在是在你们卧室的床上和你在一起,我感觉我是主妇,我 很幸福!”她说着,眼盯着墙上的牛月清的挂像,说:“她在恨我.或许在骂我婬*荡无耻吧,她是这个城里幸福的女人.她不理解我,她不会理解另一个环境中的女 人的痛苦!”便站起来把挂像翻了个过儿。

他们出了文联大院,随着一条马路无目的地走。然后在饭馆里吃饭。吃完饭,路过一家影院,就买了票去看电影。他们商定看完电影就去“求缺屋”的,要买好 多食品和饮料,去真正生活一日,体会那日夜厮守的滋味和感觉。庄之蝶说:“一天一夜。”妇人说: “两天两夜!”庄之蝶说:“不,三天三夜!”妇人说:“那就睡死去!”庄之蝶说: “死了也是美死的!”妇人说:“如果真的那么死了,以后被人发现,那‘求缺屋’不知会被人当作殉情之地歌颂呢,还是被骂作罪恶之穴?”两人就嘿嘿地笑。他 们这么说着笑着在影院里看银幕上的故事,妇人就把头倚在庄之蝶的肩上,庄之蝶刹那间却记起了以前照过的那张照片,但他不愿意再想这些,觉得他们现在的这个 样子,实在是一个有意思的字,悄悄说给妇人。妇人问: “什么字?”庄之蝶在她的手心里写了一个“总”字。妇人却在庄之蝶手心里写了一个“兑”字。庄之蝶就把妇人的两条腿提了放在自已怀里,脱鞋来捏。突然附在 她耳边说:“我真没出息,该用它的时候不行,不用了倒英武!”妇人于黑暗中去探,果然如棍竖起。就解了他的前边钮扣,弯下头来,用舌头去舔了,舔着舔着, 就一口含进了嘴里,开始呜咂起来,身子也随着头的起伏而颤栗抖动了。庄之蝶恐后边的人看出,用手努力支开了。妇人说:“我已经湿了。”庄之蝶伸手去试,果 然也湿漉漉一片,就拧了妇人鼻子羞她,说:“我去买点瓜子来嗑吧。”站起来从过道往出走。他瞧见了在那边的墙根有两个人靠墙蹲了下去。他以为是迟到的人在 那里寻查座位,还指了一下手,意思是前边有空位子,但同时为自己的举动感到好笑:那么黑暗的,人家哪里懂得你指一下手的意思,也何必为他人操这份心?!” 于是在休息室的服务台前买瓜子儿,瓜子儿却是葵花子儿,他说:“我要南瓜子儿!”南瓜子儿不上火。但南瓜子儿没有了。庄之蝶记得刚才进来时离影院左边三百 米左右有家食品店的,就给门口收票的人说了,匆匆往街上跑。五分钟后,庄之蝶来到影院座位上,却没见了妇人,而妇人的小手提包皮还放在那里。庄之蝶想:去厕 所了。他甚至想到她从厕所回来后,他一定要问是不是爱不了了,到厕所又去用手满足了吗?但是,十分钟过去,妇人还没有回来。心:里就疑惑了,站起来太厕所 外唤她,妇人没有回应。让一个过去的女人看看里边有没有人,那女人出来了说“没有”。庄之蝶就急了,想她能到哪儿去呢?是在休息厅里?休息厅没有。他知道 妇人爱逗乐子,一定是在影院的什么地方故意藏了,等着他经过时突然跳出来吓他的,就开始在剧场一排一排查看,在前院后院寻找,没有。这时候,电影结束了, 观众散场,庄之蝶站在出口一眼一眼看,直等到剧场里没有一个人了,仍是没有妇人的面。庄之蝶慌了,给孟云房拨电话。孟云房问他怎么在婚礼中出去了再没见 人,是干什么去了?庄之蝶只好告诉了他一切,让他去周敏家看看是不是唐宛儿提前回去了?孟云房说他和周敏参加完婚礼,一块去的周敏家,并未见到唐宛儿,他 也是才从周敏家回来的。庄之蝶放下电话,现在唯一的希望是她先去了“求缺屋”,便搭出租车赶到“求缺屋”,那里还是没有。庄之蝶最后赶到孟云房家,一进门 就哭起来了。

牛月清眼看了庄之蝶在婚礼开始时出了餐厅,一直没有返回,心里就起了疑惑,因为他的所有朋友都在参加婚礼,会不会是去幽会了唐究儿呢?但牛月清无法 离开,当市长和夫人向她打问庄之蝶哪儿去了,她推托说有人叫了出去,一定是有什么紧事吧,市长夫人就要她一定在吃罢饭后去新房看看,要等着新郎新娘闹过洞 房了再回去。牛月清于夜里十一点回到家,她一眼就看见了有人来过了卧室,心贼起来,仔细检查了床铺,于是发现了一根长长的头发,又发现了三根短而卷的-陰- 毛,而且墙上她的挂像被翻挂着。她怒不可遏了,抓起了那枕头扔出去,把床单揭起来扔出去,把褥子也揭了扔出去。她大声叫喊着,踹了书房门,把那里的一切都 弄翻了,书籍、稿纸、石雕、陶罐,搅在一起踩着;摔着,后来就坐在那里等待着庄之蝶的回来!

牛月清等了一夜,庄之蝶没有回来。第二天又是一天,庄之蝶还是没有回来。牛月清没脾气了,牛月清懒得去摔东西砸家具了,她在一只大皮箱里收拾起自己的 换洗衣服。这时候,门在敲响着,她去拉开了门闩,却并不拉开门扇,转身又去了浴室,在那里用洗面奶擦脸。她在镜子里发现了一条新的皱纹,大声唏嘘,开始做 英国王妃戴安娜的那一套面部按摩。她说:“你回来了,冰箱里有桂元精,你去冲一杯补补元气吧。以后干完那事,你得把毛扫净才是。”但是,回答她的却是哇的 一声哭。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