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都》-第110章 庄之蝶骂得周敏回潼关

更新时间:2020年07月08日 星期三 23:55:17 作者:


关灯
护眼

庄之蝶骂得周敏回潼关去搭救唐宛儿,回到家来,牛月清却走了。陡然之间,鸡飞蛋打,落得一个凄凄惨惨的孤家寡人。对于牛月清提出的离婚,在牛月清没有 提出前,庄之蝶是恨不得一离了之;而当要离婚的信摆在了面前,庄之蝶却分明感到了一种震惊。他是看了那情后,大笑了一声,去冲泡了一杯浓浓的咖啡来喝,竟 觉得一时身心轻松。但一个人在房子里呆过了一天,便空荡难忍。把哀乐的声放到最大的音量,他方能在床上静静地躺下来思想。在以前的那些日子里,每当他与唐 宛儿、柳月,甚至那个阿灿有了那种事,回家来就希望牛月清能骂他恨他。但牛月清不理了他,他又觉得难受;若牛月清对他百股照料,他心里又觉得对不住人。这 种折磨他不止一次地盼望着能结束,现在是结束了,但涌上心头的是牛月清以往的好处。想到了牛月清诸多好处的庄之蝶,却并没有去双仁府那边登门求饶,他明白 事情到了这一步,如果两人重归于好是太难了。首先是牛月清能消除心中的他和唐宛儿相好的-陰-影吗?再是他往后又如何能清理掉对唐宛儿的恋情呢?是唐宛儿给了 他新的感觉新的冲动,而今后宛儿坠入了另一个苦海深渊,他能心安理得地如没事一般地过好他的日子吗?不要说自己往后如何忍受痛苦,这岂不终生要背着双重负 罪的枷锁吗?但是……但是,庄之蝶又想,正是认识了唐宛儿,和唐宛儿有了这些灵与肉的纠葛,使得他一步步越发陷入了泥淖之中啊!庄之蝶为了摆脱困境,他开 始用关于女人的种种道德规范来看唐宛儿,希望自己恨起她,忘却她!可庄之蝶想不出唐宛儿错在哪里,哪里又能使自己反感生厌?他在心里一次次企图忘却她,一 次次却在怀念。明明认定了面前的是一杯鸩酒,但那美艳的色*泽,浓烈的香味,又诱他不得不去渴饮了。孟云房曾来和他谈过,斥责他从事文学创作时间太久了,太 投入了,已经不懂得了社会,一切以艺术来处理,才一步步弄成了送样。事情出来了,难道还要这么继续下去吗?你揪心不下这个,揪心不下那个,那你把你自己 呢?你是名人,名人活得应该更潇洒更自由,你却把你弄得这么累。这么苦?!庄之蝶是无声地笑了,他说他不会听你孟云房的,你孟云房的观点他过去不同意,现 在也不合同意,他只请求朋友们不要来提说这事。他说唐宛儿丢了,牛月清走了,这无疑是上帝对自己的一种惩罚。既然是惩罚,那自己就来自作自受吧。于是,庄 之蝶买来了一箱子方便面,自己洗自己的衣服。这么在家呆过了几日,百无聊赖,就去孟云房那儿约了赵京五和洪江喝酒。见酒就贪,凡贪便醉。自己也觉得讨厌了 自己,便每日骑了“木兰”,头发弄得纷乱,将小录放机装上音乐磁带,戴上耳机,一边在城中闭转一圈,一边听音乐。有时想,或许今日有个女人拦了他让捎她一 程路吧,或许在某个空旷的路上去拦住一个漂亮的女人吧。但常常那么疯开了一圈就转回来,弄得一身汗一身土,面目全非。

这一日在闭转的时候,突然一个念头闪过,就去了南郊看那奶牛了。虽是秋后,太陽依然很旺,苞谷已经收割了,干旱的田里还未耕耘,到处都是一色*褐黄,尘 土飞扬。“木兰”到了刘嫂家门前的土场上,土场上集中了数十头耕牛,这些牛全没有主人牵着,也没有缰绳拴在木桩上或碌碡上,但它们并不走动,全围在已坍倒 的刘家院墙外往里瞅着。庄之蝶住院中看去,那头奶牛在躺卧着,差不多是一张牛皮蒙盖了一堆骨头。刘嫂就蹴在牛头边搅和木盆里的吃食。庄之蝶停了“木兰”走 进去,刘嫂默默地看着他,没有说话,泪水却已纵横满面。庄之蝶知道奶牛是不行了,庆幸自己偏巧赶来,还能最后看看它。就从坍倒的土墙根拔了一些腥味很重的 白蒿放在了奶牛嘴边。奶牛只是艰难地动了一下耳朵,算是和庄之蝶打招呼了,它的眼没有大睁,眼圈周围有很粘的东西。腥味的草已经是闻到了,那舌头偶尔伸出 来,只那么一寸,卷了一下垂流的浓涎。屋子里,男人很重的声音在喊叫了刘嫂:“让你去打酒,你磨磨蹭蹭,这会儿还让它吃什么呀?!”就和一个汉子走出来站 在台阶上。庄之喋先是觉得一道白光闪了一下,才看肖那汉子提了一把柳叫长刀。刘嫂的男人满脸胡茬,寡白无血,看见了庄之蝶,说:“你来了?进屋喝茶吧。” 庄之蝶说:“是要杀牛吗?”男人说:“实在没办法,拖得时间太长了,与其让它这么受罪,真不如让它解脱了。牛若有灵,它也是愿意这么做的。你这么大个人 物,它病了你来看过,今日倒头,你又来了!”庄之蝶说:“我与这牛有缘分。”那汉子就在太陽下嗬地笑了一下:“老齐,你死了怕也没人来看的哩!”刘嫂的男 人说:“这应该,牛偏偏就死在我手里,我也是有罪的。”汉子就走到奶牛身边,把刀子叼在了嘴里,双手在系紧着腰带,说:“老齐,你两口来按住牛角吧。”刘 嫂的男人上去按了,刘嫂却捂了脸向屋里跑去。男人骂道:“这婆娘家的!”只好自己一手抓了一只牛角。刘嫂跑到屋门口站住了,她是不忍心去看,又不忍心在奶 牛死时她不在场,就脸对了门扇,双手死死抓着门环。汉子的嘴里还是叼着那口刀,刀的白光在闪着,手就在奶牛的喉管处摸位置,然后从嘴中取下刀,说:“这位 客人,你来抓住牛尾巴!”庄之蝶没有动。汉子不屑地哼了一声,一条腿则跪下来,说:“今日你受苦是到了头了,下回不要转生牛了!”嗤啦一声,刀便从牛脖下 捅进去,连刀把也送进去了一部分。庄之蝶看见,牛眼翻成了鸡蛋一般的白色*,刀口咕咚咚冒出一股热腥气,血就泛着粉红色的气泡汩汩地流在热土上了。庄之蝶一 时无力,“慢慢蹲下去,同时看见刘嫂双手从门环上滑下去,最后瘫卧在门槛上。这时候,院外土场上是一片牛的吼叫,所有的牛疯狂地转圈奔跑,尘土飞扬,遮天 盖地。汉子立即叫喊着过去关住了院门,而又拿了一条皮鞭守在坍倒的院墙豁口,皮鞭甩得叭叭响。牛群终于没有冲进来,后来就有一头极悲哀地哭嚎着从土场边的 一个胡基壕里冲奔过去,随后是十几条牛都这么吼叫着冲奔过去了。庄之蝶回头来,地上已摊开了一张牛皮,汉子从乱七八糟的一堆肉里拿出了一小块金黄的东西, 说:“这么大的一块牛黄!”他兴奋得用血手把牛黄拿在陽光下看,牛黄上还浮着一层热气。

当庄之蝶被男人拉着进屋去坐在了酒桌上,庄之蝶从恍惚里清醒,在他的身边是一个大草笼,里边装了大块大块的牛肉,而那张血淋淋的牛皮晾在倒坍的院墙豁 口。庄之蝶没有喝酒,他说:“我想买了这张牛皮!”汉子在口里倒了一杯酒,说:“噢,你是皮货店的老板?这皮子可是张好皮子,你掏什么价?”庄之蝶说: “要多少价我出多少价。”刘嫂立即说:“什么价不价的?!庄先生,你要肯收留,你拿走吧。”

柳月到了大正家,大正家和庄家一样,都是客人多。但庄家的客人都是清客;大正家的客人差不多都是各部局领导,工厂厂长和商场、公司的经理,这些客人 从没有空手过。大到冰箱彩电,小到烟酒瓜果,拿礼的人几乎都是一个规律,进门换拖鞋的时候,礼品就势放在了鞋架边的一个没有窗口的小杂物间里,然后坐在客 厅里与主人说话,送礼人再不言说有礼品放在那儿,收礼人也不寒暄致谢。他们在说话的时候,柳月是不出面打招呼的,只有婆婆或丈夫喊一声:“柳月,你也 来!”柳月方花枝招展地从卧室过来,过来了她会好看地对着来客笑笑,间或插一句两句的闲话。但她能准确地知道客人们茶杯里的茶是不是喝完了,她不去续水, 喊:“小菊,添水呀!”

小菊是大正家的保姆。过门的第二天早上,柳月认识了小菊的。那时小菊在厨房里择韭菜,柳月下意识地也蹴过去,抓起一把韭菜来择,还未择完,立即就不择 了,站起来在水池里用香皂洗手。小菊“哼”了一声。柳月就一边洗,一边问:“你叫什么名字?”她说:“小菊。”柳月说:“小菊,今日咱吃饺子吧,多放些虾 皮,放的时候你说一声,我来下料。”小菊没有言语,依旧在择韭菜,突然说:“市长家的饺子从来不放虾皮的!”柳月愣了一下,变了脸说:“我就要吃虾皮饺 子!”喊了甩手上的水,并不去拧水龙头,水哗哗地响,她就到新房去了,说:“把水笼头拧上!”

第十天里,柳月在家里呆烦了,她对大正说她要工作,大正说已经派人去办理她的城市户口了,一时还没有办好,到哪儿去上班呢?柳月说这她不管,她要工 作。大正就把柳月的要求告诉了母亲,夫人想来想去,便给阮知非打了电话,要求把柳月安排在他们的歌舞厅。柳月第二天就去上班了。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