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都》-第111章 柳月不会歌舞

更新时间:2020年07月08日 星期三 23:56:25 作者:


关灯
护眼

柳月不会歌舞,柳月却有好睑好身材,柳月就跟着时装模特队学走台步。模特队都是些长腿细腰的女子,漂亮很漂亮,但一脸的没文化。柳月读的书多,气质 好,知道怎样展示自己的风采,竟在很短的时间里成为模特队最出色的一个。这个城市的人欣赏时装模特表演,并不是来欣赏时装,而要看的是模特。或者说,不管 你设计师设计了什么样的服装,在他们看来,台上的模特都是赤身倮体的。说这个睑好、臀部却大;说那个太瘦,胸部朱隆。未了,觉得最迷人的最有性感的还是那个叫柳月的。柳月每一次出场,下边都是噢噢噢的叫喊和口哨声。一时间,阮知非那儿有个好模特的话就传开来,歌舞厅的生意倒十分地红盛。

这一日中午。孟云房牵扯了北郊有《邵子神数》孤本的老头和新疆来的那位大师相见,长虹饭店的经理免费提供了食宿,两位奇人为了感谢经理,也是为了各显 了本事让对方瞧瞧,就为经理发功治病,又为饭店预测生意,直折腾了一天。这经理当然也念盂云房的好处,赠了他一副老式莲花钢火祸。又给了五斤切好的羊肉片 和三色*调料。孟云房高高兴兴接受了,在家来做,就把庄之蝶和赵京五召来享用。庄之蝶情绪不佳,吃得并不多,随手打开电视机,电视里正在播映一部五十集的外 国槍战片连续剧。剧前是阮知非歌舞厅的广告。孟云房就说:“之蝶,你知道不,柳月现在就在歌舞厅里上班,她当了时装模特,好红火的!”庄之蝶说:“这就 好,柳月适宜于那份工作。这你怎么知道的?你常去跳舞吗?”孟云房说:“我哪里去过!”夏捷说:“他没去,他儿子倒常去!”庄之蝶说:“孟烬那么小的去什 么,他有钱买门票?”夏捷说:“问题就在这里!大前日阮知非见了我,说你那儿子真聪明,隔三岔五领了同学去舞场玩,检票人要票,他说阮知非是我叔叔,柳月 是我姐姐,就进去了。检票人后来问我有没有个侄儿的?我出来看了,见是孟烬,这小子行的,将来和老孟一样,是个人物!我回来给老孟说了,让他好好教育教 育,他却一脸地不高兴!你瞧瞧,脸又黑封起来了!”孟云房黑起来的脸就又尴尴尬尬地笑,说:“我哪里黑封了睑?之蝶,几时咱们去那里看看柳月去,别让柳月 觉得嫁出的女泼出去的水。”庄之蝶说:“行的嘛,你给咱联系联系。”孟云房说:“那有什么联系的?吃过饭,我去宣传部一趟,部长昨儿来电话让我今日下午去 一趟的。那有什么事!还不是让孟烬的师父给她老婆发气功排膀胱结石?我今日去不治的,只约个时间。”夏捷说:“瞧你多积极,一会要去看望市长的儿媳,一会 要去给部长老婆看病,把作家就搁在这里不理不睬了?!”孟云房说:“你这一说,我成什么势利小人了?我去部长那儿要不了半个小时的,你们在这地坐着聊吧, 四点钟,咱们都准时在歌舞厅会面。”赵京五说。“要去你们去,我是不去的。”孟云房说:“京五你就小家子气了,柳月没做你的老婆你就不敢见她了。不敢见的 倒是她柳月!你要不想见,你可以不见,你就在舞厅里跳舞把,说不定在舞厅碰上一个中意的!”夏捷说:“你要走你就快走,罗罗嗦嗦地烦人!云房,我可告诉 你,今日要去那里散心就好好散散心,别又带了孟烬让舞厅检票人说闲话,我可再丢不起人哩!”孟云房发了一声恨科走了,夏捷赶忙收拾了碗筷,也不洗的,叫了 隔壁一人,围桌搓起麻将来。

孟云房去宣修部,并不是部长让给他老婆排结石,却说出了一件关系到全城人的大事。原来市长为了进一步以文化搭台让经济唱戏,当得知北京动物园赠送了西 京动物园三只大熊猫的消息后,忽然灵机一动,设想能否举办一个古城文化节,而且也想好了这个节的节徽就是大熊猫。市长召集了宣传部、文化局有关人开了个 会,大家一致叫好,说这是一个好主意,一是向外扩大本市的宣传,二是以此搞活经济,这在全国也是一个创举。于是,一个庞大的筹备委员会就成立了。部长把孟 云房叫去,就是征求孟云房对文化节内容的意见的。孟云房听了,首先就提出这事得庄之蝶参加吧,部长说那是当然,但庄之蝶是作家,一般事不必麻烦他,只等将 来的许多文稿由他起草就是了。孟云房看了足足三页的文化节的设想项目,一时觉得若这么谈下去,谈到天黑也谈不完的,就说这是大事,让他带了这些项目表回去 好好思谋,明日下午来具体谈自己的想法好了。忙脱开身子,急急就去了歌舞厅。

歌舞厅里的营业演出刚刚结束,舞会却才开始。跳舞的人非常多,都是一对一对贴得紧紧地在那里晃,旋转的播洒着碎点的灯光,使所有人如同幻影和魔鬼,无 法辨清那是谁和谁。孟云房听孟烬说过,柳月总是陪人跳舞的,就坐在旁边的一张桌前,极力于人窝里寻找柳月。但他的右眼已经坏了,左眼的视力也开始不好,他 看每一个女的都奇装异服,美貌非常,似乎就是柳月,可一支乐曲终止,从舞池卞来的女的却没一个是柳月。没见柳月,寻阮知非的身影吧,乐曲又起,男男女女又 都涌进舞池跳起来了,一切又都分辨不清。孟云房这时倒叫苦没事先联系好,若庄之蝶他们来了,见不到柳月和阮知非,又该笑骂他了。正发急着,突然有人在说: “你是孟先生吗?”孟云房扭头看时,声音就在旁边,同桌对面坐的一个俏丽的女子正双手支了下巴在端详他。孟云房说:“是你在问我吗?我姓孟,你是谁?”女 子手伸过来,孟云房当然接受了去握,又说了一句:“面怪熟的,我这脑子不好,一时记不起了,实在抱歉。”女子说;“不用的,咱们其实从未见过面,我只是看 你的形象问的,果然就是孟先生了!”孟云房说:“你是瞧着我一只眼的?!”女子就笑了,说:“听说孟先生有趣,果真有趣。可我是个没趣的人,我在检察院工 作,你一定会知道是谁了?还想不出吗?景雪荫是我的二嫂。”孟云房简直是吃了一惊,他几乎要起身而去,但他立即就笑了,说:“知道了,知道了,你哪是没趣 的人,在这儿碰着你实在让我荣幸的。我是认识你二嫂的,真是不是一家人不到一家去,你和她长得有些像哩!你二嫂好吗?”女子说:“她能好吗?你的朋友一场 官司几乎要让她去上吊了!”孟云房说:“话可不能这样说。这场官司我大约知道一些,依我之见,何必闹到这一步呢?先前都是多好的朋友!庄之蝶现在家里害愁 苦,怨恨周敏惹祸,把好端端一个朋友就变成了仇人!”女子说:“他要真顾借往日的友情,那为什么要提供他和我二嫂的隐私呢?他为了自己的名声而损害一个过 去的朋友,这也就太不道德了!”孟云房说:“事情绝不是你说的这样!好了,咱俩不要说这些了,好赖这场官司也算结束了。女子说:“孟先生不懂法律,中院判 决了并不是案子的终了,还要允许向高院申诉的哩。”孟云房说:还要申诉?这何必嘛?”女子说:“无论怎么说,我二嫂是咽不了这口气的,她既然打这场官司, 投入了全部身心,她就得把官司打到底呀,你明白我的话吗?”孟云房说:“当然明白,甭说你二嫂身后有人,单是身前有你这么一个小姑子,也会心想事成的。” 女子笑了一下,说:“哪我也就不说了,先生能赏脸让我陪你跳一场吗?”孟云房说:“实在对不起。我一点也不会跳舞,我这是第一次到这地方来,要找一个人 的。”女子说:“这就遗憾了,那我只好邀请别人了。”就招手叫来服务员,付过了钱,说“给这位先生来一杯可乐。”自个却杨头走了。孟云房兀自觉得受辱,就 问服务员柳月是在哪儿的?服务员说:“今日她没来舞池,恐怕在她的房间吧。你从这里过去,出那个门,靠右手是楼梯,第三层十八号是她的办公室。”孟云房谢 了,却从口袋掏了钱给服务员说:“等会你把可乐钱还了那位女的,就说我说了,约情人出来玩玩,怎么能让情人付钱?!”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