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都》-第112章 十八号按了门铃

更新时间:2020年07月08日 星期三 23:57:14 作者:


关灯
护眼

孟云房在三楼十八号按了门铃,房间里并没有动静,又按了几下,听见是柳月在问:“谁呀?”孟云房说:“是我。”柳月说:“有事到营业厅吧,我现在有重要 客人。”孟云房赶忙说:“柳月,我是你孟老师!”门开了,柳月浓妆艳抹,几乎让他都不敢认了,叫道:‘聊月,现在这么难见的!你身上洒的什么香水,就像洋 人身上的味儿一样,怪难闻哟!”柳月赶忙使眼色*,悄声说:“我这里就有个老外的。”然后拿嘴努努那套间,套间门掩着,让孟云房进去了,大声地说:“孟老 师,把我出嫁了,你们就谁也不来看我了!今日是陪谁来跳舞吗?”孟云房说:“我瞎眼笨耳的,能陪了谁来?你庄老师近来心绪糟糕,我们就一块出来看看柳月 嘛!柳月说:“来散心就散心,却偏要说看我?庄老师他有什么事心绪糟糕,柳月一走倒省他多少心呢!”孟云房说:“你这没良心的小猴精!”就把唐宛儿怎么丢 了,牛月满又如何走了,庄之蝶孤零零的一个人怪可怜的说了一遍。柳月听了,眼圈倒红起来,问:“庄老师人呢?”孟云房说“我们约好四点来这里的,我在下边 舞厅里怎么也找不着你,等会他来了,你好好安慰安慰他,也劝他去你大姐那儿低个头认个错,重归于好。”柳月说:“过了门我只忙着到这里上班,总说去看看他 们却是没空,好赖在这里不被人下眼看了,还思谋者请了他们和你一块来看看我的表演,没想际知非却遭了人打,将这一摊子临时交了我来张罗,才没个空儿去文联 大院,他那里竟出了这等事来!”孟云房说:“你说什么,阮知非遭人打了?”柳月说:“这事你不知道呀?阮知非是每天晚上营业完了来收款的。前日晚上突然一 个人把他堵在楼梯口,问,你是阮先牛吗?阮知非不认识这人,来人说他是太平洋公司的秘书,公司要庆典,希望时装模特队前去助兴演出。阮知非说这里是正常营 业,不外出演出的。来人就说他们经理在楼下的车里,能见见吗?阮知非便走下去。那小车里果然坐有三个人。其中一个胖子伸出手来和阮知非握,手刚一触到,阮 知非就被拉得身子站不稳,那称作秘书的就势在后边一掀,阮知非就进了车去,车嘟地驶走了。阮知非知道不好,抱了钱箱问人家这是干什么,那胖子一拳就打在他 的眼睛上,墨镜破碎了,镜碴扎在他的眼里,血当下流出来。那胖子说就是干这个的,姓阮的,知道你是发了财了,可总不能让我们饿肚子吧?向你借,你是不肯 的,实在抱歉啊,只好这么办了!阮知非还在说,你们大白日抢劫,柳月可是我们歌舞厅的,你们知道柳月吗?胖字说知道她是市长的儿媳怎么样?你钱已经挣够 了,留着这左眼再认我们吗?一拳就又打在阮知非的左眼上。车开到南环路,他们把阮知非放在路上,逃得没踪没影,亏得一个菜客发现了送到医院,那两只眼睛就 全放了水了!这事摇了铃似的,你竟还不知道?大正爹也是发火了,要求公安局缉拿罪犯,公安局自然在城的四个自洞加派哨位检查过往车辆,但没有可疑的人。问 阮知非,他也说不清那三个人的模样,只提供到有一个胖子,小车是红色*的车。”孟云房听得毛骨悚然,柳月还在说公安局现在四处缉拿罪犯,但哪儿就能很快破 案?他不关心这些,忙问阮知非是住在哪个医院,伤势治疗如何?柳月说是西医学院的附属医院,具体怎么治疗;她走不开,没有去的。孟云房说:“这阮知非让你 临时经营这里倒是明智的,可你也得小心,这里不比得当保姆。”柳用说:“流氓地痞要连市长都不怕了,就让来吧,来了要多少我给多少,我才不像阮知非要钱不 要命的。”孟云房就笑了一下,拿眼示意套间屋,低声问:“这老外是哪国人?你们歌舞厅还和老外做生意?”柳月说:“他是外语学院聘任的教师,能说几句中国 话,常来跳舞,我们就认识了。这美国小伙,你是不是见见?”孟云房说:“我闻不得老外身上的香水味。他坐了多久了,怎么还不走?”柳月说:“他没事来聊聊 的,美国人随便哩。你是不是有什么怀疑了?”孟云房说:“你现在不比是小姑娘,是市长的儿媳了,多少人眼睛在看着你的。”柳月说:“我这么大了,我是不会 受骗的。”孟云房看了一下表,已经四点了,就说他到楼下门口去等庄之蝶他们,等会儿一块上来再说话吧,柳月就说她就不去接他们了,她很快打发老外走了,就 腾出空来好好陪庄之蝶跳跳舞呀。孟云房就从楼上直去了楼下门口。

但是,孟云房在大门口等了半天。没有庄之蝶他们的影儿,柳月送走那个老外也下来等,还是没有见来。孟云房心里就操心了阮知非,提出他到医院看看去,但 叮咛柳月,一旦庄之蝶他们来了,不要告诉阮知非挨打的事,免得大家又都玩不好,等他过会从医院回来,打探个病情究竟了,再商量个日子,一块去探视好了。柳 月倒感动孟云房的好心,也不敢到别处去,一直在歌舞厅等到天黑,庄之蝶没有来,也没有见孟云房从医院再回来,心里就惶惶不安了一夜。

孟云房去了医院并没有见到阮知非,医生告诉说做过了换限手术,不允许任何人探视的。孟云房得知已经手术过了,手术又特别成功,心下宽展,却不明白阮知非双 眼里放了水的,怎么做换眼手术,眼睛是能换吗?医生说:“当然能换,你这只眼什么时候坏的?当时你怎么不来做个手术呢?”孟云房说:“我一个眼睛也就够用 了,现在大天白日地都有人敢抢劫,世事这么瞎的,多一只眼看着只会多生气!”医生却生气了,说:“你这同志怎么这样说话?”孟云房心里说:这人不懂幽默。 就忙陪了笑脸,问给阮知非换的什么眼?医生说:“狗眼。”孟云房吃了一惊,叫道:“狗眼?那以后不是要狗眼看人低了?!”医生哼了一声再不理他走了。孟云 房落了个没趣出了医院,看着天色*已晚,也没再去歌舞厅就回了家。回到家里,庄之蝶、夏捷、赵京五都在,而且还有个周敏,大家霜打了一般谁也不说话。孟云房 说:“吓,我在歌舞厅等得脚都生出根了,你们竟纹丝不动还在这里!我这么大个人了,说句话是放了屁了,是耍弄猴子吗?!”夏捷一指头戳在他的额上,说: “嘿,我把你能恨死!”拉他到厨房里去说话。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