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都》-第114章 庄立蝶那晚回来

更新时间:2020年07月08日 星期三 23:59:23 作者:


关灯
护眼

庄立蝶那晚回来,一进门就倒在地板上醉了。翌日早晨醒过来,只害着半个头痛。几天里就吃止痛片,吃方便面,不出门户。这期间,孟云房不再见他过来喝酒闲聊,就请了孟烬的师父来给他发气功调理,明明看见防盗铁门开着,再敲木板门就是不开。走到大院门房让韦老婆子用扩大器喊:“庄之蝶,下来接客!庄之蝶,下来接客!”仍是不声不吭。孟云房就到街上公用电话亭里给他拨电话,在之蝶接了,训道:“你尽喊我干啥,你是催命鬼吗?”孟云房说:“你不能老是呆在家里四门不出!我知道你情绪不好,我才请了孟烬的师父来给你发功调理调理。”庄之蝶说:“我要气功治疗?我没病,我什么病也没有!”孟云房在电话亭里沉默着,又说:“那好吧,你不让调理,你好自为之吧。院知非那边的事你不必操心,我已经和京五他们去看过了,我们是以你的名义去的,你也就用不着再去了、地情况还好、换了眼一切恢复很快的。可我要提醒你一件事。你这一年是事情缠身,我在家琢磨了,又翻了《奇门遁甲》,才醒悟你那房间里的家具摆设不当,事情全坏在了住家的风水上。西北角那间房,你作卧室是犯了大忌的,人应该睡在东北角那间房子。客厅的沙发不要端对了大门,往东边墙根放,你听清楚了吗?”庄之蝶气得把电话就放下了。孟云房听见听筒里咯噔一声后出现了忙音,苦笑了笑,但还是请益烬的师父在小吃街上吃了粉蒸牛肉,放人家回宾馆后,就一人往歌舞厅来找抑月,希望柳月能把这一切告诉牛月清。如果她们两个一起去看看庄之蝶,庄之蝶的情绪或许会好些,否则庄之蝶真会病倒,真要毁了他自己的。

柳月去了双仁府,双仁府却人去屋空,推土机正在推倒着隔壁顺子家的土房子,知道牛月清和老太人已经搬迁到别的地了了。她独自站在院中的那棵桃树下发了半日的呆,才怏怏去了文联大院的楼上。庄之蝶是接纳了她,但庄之蝶唠叨不休地给她说唐宛儿被抓回潼关后如何受到性*虐侍。柳月就不取与他多说。只去要给他做饭,看着他吃了便匆匆离开。自后十多天里,柳月见天来一趟,后来歌舞厅的事情多,她就在文联大院门前左边巷口的一家山西削面馆里委托老板娘,让一日两次去送饭。老板娘先是不愿意,柳月就掏了一把美元,说:“我给你用美元付劳务费还不行吗?”
一日,柳月和那个美国小伙去了鼓楼街新开设的一家西餐馆吃完饭,有心领了老外去庄蝶那儿,两人已走到文联大院的那条街上,她却让老外搭车回学校去,独个来见庄之喋。才上楼到了门口,门口的墙根蹲着一个人,已经睡熟了,看时却是周敏,摇醒了问:“周敏,你夜里偷牛了?怎么在这儿瞌睡?”周敏见是柳月,忙擦了口边流出的涎水,说:“我到处寻庄老师。到处寻不着,估计他就在家里,敲门却是不开。我就蹲在这儿等着他,总要开门出来吧,没想太乏了,就睡着了。现在几点了?”柳月说:“四点。”周敏说:“那我这一觉睡过了两个小时?!” 柳月就开始敲门,敲得终终地响,并且大声喊:“庄老师,开门,我听见你在轻轻咳嗽了;我是柳月,柳月你也不见吗?”屋里就有了脚步声,门开了。庄之蝶脸色*蜡黄地出现在门口,说:“周敏才上来了?”周敏说:“我在你门口睡了两个小时了。”庄之蝶说:“有什么事,你肯下这么大功夫?”周敏说:“要是没紧事,我绝不干扰老师的。昨日我去司马恭那儿,他告诉我,高院已通知他们要最后定案了,是全部推翻中院的结果,要改判为侵犯了景雪荫的名誉权。据说这是景的一个什么小姑在其中施了美人计,和具体复查的人做的鬼……咱们没立即行动,去寻高院院长。我早让你去找院长,后来才知道你没有去,现在再不抓紧,黄花菜就全凉了!”庄之蝶说:“是吗?就去彻茶水,说:“改判吧,怎么判都行,判输是输,判赢其实也是输了。你喝水。”周敏不喝,发急地说:“那咱们就这么让人宰了?改判的第三条是写着要把结果在报纸上公开报道的呀!”庄之蝶回坐在沙发上,沙发后的墙上已经没有了字画,挂着一张巨大的牛皮,说:“那有啥,让他去报道嘛。你要找院长,你去,我是不愿再去求任何人了。”周敏眼泪就流下来,说:“庄老师,我去能顶什么用呢?我求求你还是再去一趟吧,咱苦苦巴巴争斗了这么长时间,最后就恶心地落到这步田地?!”庄之蝶说:“周敏呀,让我怎么说你呢?你也饶饶我,不要再说这事啦行不行?我要写书呀,我是作家,我得静下心写我的书呀!”周敏说:“那好吧,我就再也不求庄老师了。你写你的书吧,出你的名吧,我也是活该让你这名儿毁了!”周敏走出去,把门重重地关上了。

省高级人民法院果真在七天后批发了最后的审判结果,而城内的各家报纸又几乎在同一天刊登了消息。周敏几个晚上尾随着下班回家的景雪荫,窥探好了她家的地址,终于在一个下雨的夜晚,藏在一个拐角处,发现了景的丈夫从家里出来,骑车匆匆往东行走,他狼一样地扑过去,一脚把那男人连同自行车蹬倒在马路边,恶狠狠叫道:“刘三拐,你欠我朋友的钱为什么不还?!”景的丈夫倒在地上,而雨披正好覆盖了头,听到了骂声,说道:“哥儿们.你认错人了,我不是刘三拐,我从不欠什么人的钱!”周敏心中暗喜,又骂道:“你好汉做事倒不敢认好汉,你不是刘三拐是龟孙子?!你别怪我下手狠,我得了人家的钱就得替人家办事,你欠款不还就拿那些钱去看病吧!”抬起脚来,照着那瘦瘦的一条小腿脖儿踩去,听得咯吧一声,知道起码是骨折了,骑车飞一般驶去。第二天一早,周敏喝得醉醺醺出现在杂志社办公室,杂志社的人都在议论景雪荫的丈夫被人打伤了,现在住进了骨科医院。说是恶有恶报,恐怕官司新赢的六百元的名誉损失赔偿费绝对付不了这笔药费的。周敏说:“这是谁干的?咱们应该把这人寻出来.要好好谢谢他的。那男人怎么就遭人打了?”李洪文说:“说是有人错认了人误打的,晦,哪有认不得人就动手的,必是干什么坏事去了,遭人家打的吧?周敏呀,你要是有能耐,杂志社掏钱,你代表杂志社买了礼品去医院看看他怎么样?”周敏说:“职果我还在杂志社干,我肯定是要去的,可我现在不是杂志社的人了。”李洪文说:“厅里要辞了你?”周敏说:“辞是迟早要辞的,今日我却是先来自辞的。”说罢,从挎包皮里取出一条香烟,一人一包皮散了,说:“蒙各位关照,在这里呆了一段时间,遗憾地是没有给杂忑社出什么力,倒添了许多麻烦。现在我走了,请各位烟抽完就忘了我,我就是燃过的烟灰,吹一口气就什么都没有了!”大家面面相觑。李洪文说:“可是,周敏,这每一支烟都是抽不完的,总得有个烟把儿。这么说,我们还是忘不了你。”周敏说:“烟把儿那就从嘴角唾弃在墙角垃圾筐里吧!”笑着,走出办公室门,又扬了扬手,很潇洒地去了。

各家报纸刊载了庄之蝶官司打输的消息,西京城里立即便是一片风声。那些以前还并未知道这场官司的人到处又在寻找刊登周敏文章的那期《西京杂志》,李洪文就暗中将杂志社封存的那期杂志高价卖给了一家个体书商,书商又提价批发给街头的书摊小贩,更有那些小报小刊就采访杂志社和景雪荫,撰写了许多谈这场官司的文章,以增加其发行量。一时间街谈巷议,说什么话的都有。庄之蝶的家门每日被人敲响十数次,他仍是不开,而电话一个接一个打来,有问情况到底怎么样的,有安慰的,有愤愤不平的,也有责骂的。庄之蝶就把电话线指断去。在家里无法呆下去,一个人戴了墨镜来到了街上,原本想到一个地方去,譬如孟云房家打牌,譬如去找了赵京五或洪江,取些钱来花销,譬如精神病院里探望阿兰,但是,庄之蝶一来到街上的十字路口,他却拿不定了主意该往哪里?迎面的一辆自行车驶过来,他赶忙往左边让,自行车也在往左边让;他又往右边让,自行车也又往右边让。那人“啊,啊”叫着,人与车子就让在了一起摔倒了。庄之蝶爬起来,看街上人都瞅着他笑,慌慌顺了街就走,那骑自行车的人把车子骑过来,驶过他的身边了,扭头还骂一句“眼窝叫鸡啄了?!”庄之蝶一时噎住,倒傻呆呆立在那里不动。那人骑车前去了,却又骑着折过来再次经过庄之蝶身边,一边慢蹬,一边说:“庄之蝶?”庄之蝶认不得他,他一睑粉刺疙瘩。那人说:“有些像。不是,不是庄之蝶。” 车子骑过去了。庄之蝶心想:多亏他没认出我来,要么多难堪的!就往前无目的地走,却想:他就是认出来,我也不承认是庄之蝶!于是无声地笑笑。瞥见旁边的小巷里有一面小黄旗儿在一棵柳树下飘晃,小黄旗儿上写着一个“酒”字,走过去果然见是一家小小酒馆,就踅进去要了酒坐喝。庄之蝶喝下了一杯烧酒后,才幕然认得这个小酒馆曾是自己来过的,那一口喝酒的时候看到过出殡的孝子贤孙,听到过那沉缓优美的哀乐的,一时便觉得这小酒馆十分亲近,就不再去孟云房家打牌,也不想去找赵京五和洪江,于鞋壳里又摸出一张钱来买下了第二杯酒。这么默默地喝过了一个小时,桌子上的陽光滑落了桌沿下去。庄之蝶偶尔向窗外一望,却见一个人匆匆走过,似乎是柳月,叫了一声,但没有答应,走出来倚在门口往远处张望。前边行走的正是柳月。就又喊了一声:“柳月!’一股风灌在口里,人往前跑出十米。噗地竟醉倒在地上,哇哇地吐了一堆。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