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生》-人逢着自己的本命年,命运和身体都是一个坎儿

更新时间:2020年07月11日 星期六 9:37:32 作者:


关灯
护眼

九月二十三是王世贞六十岁生日,前半个月,他就给姨太太说:人逢着自己的本命年,命运和身体都是一个坎儿,脾气也容易急躁,你小心着,别惹我生气。到了九月十五的早晨,他在后院的葡萄架下打太极拳,架上突然掉下一条蛇来,赶紧叫人打蛇,那蛇身子中间鼓着一个包,跑不动,就开始吐,竟吐出来的是一只老鼠。蛇虽然最后是被打死了,王世贞心里却长了草,因为自己属鼠。姨太太明白他的心思,便张罗在生日那天大摆酒席,还要请戏班子来唱三天。老黑想,或许这是时机成熟了,就和李得胜商量,在王世贞生日那天起事。一切都谋划得周全了,却在九月二十日,姓严的和几个保安在酒馆里喝酒,在座的有个人不知从哪儿弄来了一盒哈德门牌香烟给大伙发散,给别人都发散了,没给姓严的,姓严的伤了脸面,骂道:你等着吧,过三天,你给老子舔屁眼还嫌你舌头不软和!那人把这话说给了王世贞,正好老黑也在场,王世贞把姓严的叫来问:过三天你要干什么?姓严的说:不是要给你祝寿吗,我给你磕三个响头。王世贞说:你看着我的眼睛,好好说!王世贞的眼睛平常总是眯着,这时睁开了,眼白多,眼仁小,姓严的扑沓跪下去,招供了要起事的事。老黑便急了,叫道:你要起事?!王世贞说:让他说。要起事就不是一个人,还有谁?姓严的就供出了姓郭的,然后看老黑,老黑一脚踢过去,踢在姓严的鼻脸上,骂道:狗日的还真敢起事?!王世贞说:往下说,再说,让我听听咋样起事?姓严的却支支吾吾不肯再说了。王世贞看着老黑,老黑就给王世贞倒茶,茶壶里却没水了。王世贞说:他不肯说了?老黑喊:续水!来人续水啊!他不肯说?交给我,只要他长嘴,我就能让他说出来!王世贞嗯了一声,却笑了,说:要背叛我?背叛我的人恐怕还没生下吧?!老黑立马把姓严的姓郭的拉到后院一间空房去。一进空房,姓严的对老黑说:快放了我,咱们一块拉杆子。老黑说:要不是我在场,你也会供了我的,你说,是挂在梁上死呀还是在老虎凳上死?姓严的说:你饶了我的命。老黑说:饶了你的命我就没命了!揪住姓严的领口把头往墙上撞,撞得血在墙上喷溅出个扇面,撞死了。然后对姓郭的说:你咋办?姓郭的说:王世贞打死我,我也不会供出你。老黑说:你咋保证不供我?姓郭的说:我咬我舌头。但他咬不下自己舌头,老黑说:还得我帮你。把姓郭的压在地上用脚踩腮帮子,踩得舌头吐出来,老黑拽着舌头割了。

  老黑给王世贞汇报,说姓严的畏罪自杀,姓郭的死不交代,自己把自己舌头咬断了。王世贞说:哦,还像个要起事的人,可惜没管住自己的嘴。让人把姓严的埋了,把姓郭的断舌喂了猫,却交给老黑另一项任务:姨太太身子不适,得去马王村请那个老郎中。要出门时,王世贞说:不拿枪了,别吓着郎中。老黑愣了一下,说:那老郎中傲气得很,不拿枪怕请不动他。王世贞说:那你就把我的枪拿上,他要不信你,他能认得我的枪。王世贞把自己的枪和老黑的枪换了。

  去马王村十里路,老黑却小跑着去见了李得胜,李得胜分析了形势,认为王世贞肯定也怀疑到了老黑,让老黑再不要回镇公所。老黑却觉得窝囊,原本是能弄出三杆枪的,现在两杆枪说没就没了?!他说:我跟他这么多年,不至于就怀疑我吧,何况我还带着他的枪,我得给咱多弄出些枪呀!就说了他的想法,让李得胜带上雷布和三海天黑前埋伏到黑水沟口,如果他能带几个保安队的人经过那里,就一块把他们做了,然后收了枪一块钻山。

  老黑把老郎中请到了镇公所,给王世贞谎报他在马王村时得到消息,黑水沟有了土匪,抢得从汉口做生意回来人的几箱绸缎,他带几个兄弟去抓呀,让拨五杆枪。老黑说这话时脸定得很平,但老黑没想到黑水沟有王世贞的外甥,外甥正好那天来给王世贞送过生日的腊肉,并没有说什么有土匪的事。王世贞听了老黑的话,还端了水烟锅子吸,说:是不是?老黑说:收缴了绸缎,正好给你过寿!王世贞已经吹燃了纸媒,一口又吹灭了,说:好事,好事,你去吧。你叫老黑,去了黑水沟,这地名旺你。你说带几个人几杆枪?老黑说:五六杆枪就够了。王世贞说:毛毛土匪还需要那么多枪?你一把枪把谁收拾不了?!有田,有田!有田就是王世贞的外甥,有田从内屋出来了,五大三粗,一脸横肉,手里提着老黑的那把盒子枪,王世贞说:把老黑的枪给他,把我的枪换过来,他要去剿匪呀!有田拿着枪走到老黑跟前了,突然枪头就对准老黑。老黑呼地一闪,拔枪向有田就打,但枪里却并没有子弹,他一下子抱住了有田,竟然从有田手里夺过了自己那把盒子枪,就把有田打死了。枪一响,王世贞就拉身后的麻绳,梁上哗啦掉下来一簸箕石灰,将老黑迷得浑身是白。老黑这才明白王世贞果然早怀疑了他,换给他的那把枪里根本就没装子弹,而且还在梁上架了石灰,要让石灰碜了他的眼好捉他。于是,老黑就一抖身子朝王世贞开了一枪。王世贞已经站起来了,又倒在椅子上,说:来人,来——。再从椅子上掉到地上,说出一个:人!没气了。院子里一片喊:捉老黑,捉老黑!老黑从窗子里跳出去,到了后院,爬上靠在院墙的梯子上到房顶。左眼碜得出了血,忙从裤裆里掏出一把尿,把眼皮翻开洗了洗,然后猫腰跃过一座一座房顶往西跑了。

  老黑一气跑到黑水沟口,已经是黄昏,李得胜他们还没有来,他也不敢停留,在天黑前跑去了清风驿的三海家。四凤在堂屋里纺线,老黑说:我杀了王世贞,你跟我跑吧!四凤却进了卧屋关了门。老黑隔了门说:我见过你光身子,你应该是我的人!门还是没开,院外街上却有了叫喊声,以为镇公所的保安队来追捕他了, 急忙跑出来,不远处的钱钱肉店门口,一盏灯笼下一伙人却在打匡三。

  那个晚上,月色朦胧,空气里有一股尿臊味,是谁家在连夜出牛圈粪吧,秃子还要我陪他转街,街上就又碰着匡三。匡三是偷了一家晾在墙头瓦槽里的红薯干,被主人撵过来,撵的人对我们喊:拦住,拦住他!我张着手拦他,却故意让他从我胳膊下溜走了,才捡起店门口一把扫帚打他的影子。打的是影子,匡三竟然就疼,我打一下,身子往上跳一下。这么打着跳着,后边的人撵上了,真把他打倒在地上用脚踩。匡三的头被踏住了,他还在往嘴里塞红薯干,他们说:吐出来!匡三把红薯干吐在地上了,嘴又蹭在地上把吐出来的红薯干吞进去。这时候老黑就走过来,叭地朝空放了一枪,众人哗地散了,匡三还趴在那里。老黑说:吃饱了没?匡三说:吃不饱。老黑说:要吃饱,跟我走!老黑提了枪往驿街外走,匡三爬起来真的就跟着也往驿街外走。

  再学《南山经》次山系吧。我念一句,你念一句。

  南次二山之首,曰柜山,西临流黄,北望诸,东望长右。英水出焉,西南流注于赤水,其中多白玉,多丹粟。有兽焉,其状如豚,有距,其音如狗吠,其名曰狸力,见则其县多土功。有鸟焉,其状如鸱而人手,其音如痺,其名曰,其名自号也,见则其县多放士。东南四百五十里,曰长右之山,无草木,多水。有兽焉,其状如禺而四耳,其名长右,其音如吟,见则其郡县大水。又东三百四十里,曰尧光之山,其阳多玉,其阴多金。有兽焉,其状如人而彘鬣,穴居而冬蛰,其名曰猾,其音如斫木,见则县有大繇。又东三百五十里,曰羽山,其下多水,其上多雨,无草木,多蝮虫。又东三百七十里,曰瞿父之山,无草木,多金玉。又东四百里,曰句余之山,无草木,多金玉。又东五百里,曰浮玉之山,北望具区,东望诸。有兽焉,其状如虎而牛尾,其音如吠犬,其名曰彘,是食人。苕水出于其阴,北流注于具区,其中多鱼。又东五百里,曰成山,四方而三坛,其上多金玉,其下多青雘。水出焉,而南流注于虖勺,其中多黄金。又东五百里,曰会稽之山,四方,其上多金玉,其下多砆石。勺水出焉,而南流注于湨。又东五百里,曰夷山。无草木,多沙石,湨水出焉,而南流注于列涂。又东五百里,曰仆勾之山,其上多金玉,其下多草木,无鸟兽,无水。又东五百里,曰咸阴之山,无草木,无水。又东四百里,曰洵山,其阳多金,其阴多玉。有兽焉,其状如羊而无口,不可杀也,其名曰。洵水出焉,而南流注于阏之泽,其中多茈蠃。又东四百里,曰虖勺之山,其上多梓枏,其下多荆杞。滂水出焉,而东流注于海。又东五百里,曰区吴之山,无草木,多沙石。鹿水出焉,而南流注于滂水。又东五百里,曰鹿吴之山,上无草木,多金石。泽更之水出焉,而南流注于滂水。水有兽焉,名曰蛊雕,其状如雕而有角,其音如婴儿之音,是食人。东五百里,曰漆吴之山,无草木,多博石,无玉。处于海,东望丘山,其光载出载入,是惟日次。凡南次二山之首,自柜山至于漆吴之山,凡十七山,七千二百里。其神状皆龙身而鸟首。其祠:毛用一璧瘗,糈用稌。

  有什么要问的?

  问:痺是什么动物?

  答:鹌鹑。

  问:禺呢?

  答:长尾猿。

  问:这十七山,怎么就有九山无草木?

  答:你没注意到无草木的山上都是有丰富的金玉吗?有金玉而无草木,上古人发现了这种现象,才可能使伏羲总结归纳出了金木水火土相生相克的五行说。

  问:这里记载了那么多动物的声音,如狸力“其音如狗吠”,“其音如痺”,长右“其音如吟”,猾褢“其音如斫木”,声音重要吗?

  答:我们常说这个世界是声色世界,那声就是声音,色指形。任何动物都是以它的声音来表达存在的,这也在以后就有了钟,钟是发巨大的声在空中,也有了佛教里的救苦救难的菩萨名为观音。

  问:人是说一种话,这些动物却各不相同?

  答:人其实也是各说各的话,有英语德语法语阿拉伯语,就是在秦岭里,山阴县三台县岭宁县清华县也不是各有各的口音吗?你知道西方的《圣经》吗,《圣经》里就讲过,上帝为了不使人统一行为,才变乱了人的口音,使他们的言语彼此不通,分散在大地上。西方是这样,东方也是这样,上古时期动物那么多,人的力量还不强大,如果动物们都是一种声,那还有人类吗,所以上天也使它们各是各的声。

  问:为什么那时人见了痺就“多放士”,见了禺就“其郡县大水”,见了猾褢就“县有大繇”?

  答:发现痺长有人手吗,禺声如人吟吗,猾褢像人吗?人在大自然中和动物植物在一起,但人从来不惧怕任何动物和植物,人只怕人,人是产生一切灾难厄苦的根源。

  问:其状“如羊而无口,不可杀也”,是不能杀它吗?

  答:不可杀是指它还活着。

  问:活着却没口?

  答:指不让说,说不出,或不可说。

  是不能多说匡三少年时期的那些事了。秦岭里的大户人家在大门外都摆放一对大石狮,那是为了镇宅护院,而二道门口安放着天聋地哑的门墩,一边一个石刻的童子掩着嘴,一边一个石刻的童子捂着耳,这是家训,不该听的不要听,不该说的不要说。实际上,一到解放后就没人再说,现在能知道的人都死了,那就全当那些事从来没有过。而匡三的光荣和骄傲便从跟着老黑钻山开始的。

  他们钻的第一个山是有着古堡的虎山。虎山在当月出了件灵异事,有人放牛,忽然雷电四起,云雾把山谷都罩了,就有龙从天上下来与牛交配。李得胜他们随后也到了虎山,李得胜得知灵异还特意去见了那牛,说是祥瑞,这牛要生麒麟呀。放牛人高兴,自告奋勇到山下村镇里散布消息:鲤鱼跳龙门那是秀才要中举的,龙从天而降与牛交配,这是英雄要行世呀,果然秦岭里有了游击队啦!第二年,游击队离开虎山去了熊耳山,受孕的牛生下一头猪,但又不像猪,嘴很长,耳朵太短。

  游击队的队长当然是李得胜,老黑为副队长。一年半后发展到了十三人,三次袭击正阳镇公所,死了四人,残了九人,但夺得了两杆枪,再加上雷布的猎枪,一共是五杆枪。所到各地,遇到高门楼子就翻院墙,进去捆了财东,要钱要物,能交出钱和物的就饶命不杀,如果反抗便往死里打,还舍不得子弹,拿刀割头,开仓给村里穷人分粮。许多人就投奔游击队,最多时近二百,穿什么衣服的都有,却人人系着条红腰带,腰带上别着斧头或镰刀,呼啦啦能站满打麦场。

  游击队干的是革命,但匡三不晓得,只知道革命了就可以吃饱饭,有事没事便往队里的伙房里钻,打问早晨的馍还剩下没有,晌午又做啥饭呀。他吃馍用竹棍儿一扎五个,多烫的包谷糁稀饭,别人还唏唏溜溜吹着气,他一碗就下肚了。甚至有一次,锅里熬了糊汤少,来不及取碗,他把一根木棒塞到锅里,拿出来就在木棒上舔。但匡三胆子并不大,一伙人去条子洼的一户财东家弄粮食,那是傍晚,大家先藏在沟畔,让匡三去看财东在家没有,匡三刚到财东家门前的谷子地,财东提了粪铲和笼子出来,匡三便解裤带蹴下了。财东问:谁?匡三说:我。财东问:干啥呢?匡三说:屙哩。财东说:屙了我拾。匡三却提了裤子,抱了石头把屙下的屎砸溅了。离开谷子地,回来说:那家没粮食。同伙说:他家富得流油哩!匡三说:他如果富还能拾粪?同伙说:谁都是你好吃懒做?!天擦黑下来,这伙人去了财东家,揭开柜子一看,三个板柜里全是麦子和包谷,再揭瓮盖,一瓮的盐,一瓮的油,气得匡三骂:狗日的真是富!这些粮和盐油要拿走时,财东一家五口拿了刀和他们对打,对打中,同伙喊着匡三快往麻袋里装麦,匡三装了一袋便背上就跑。结果财东家五口都被杀了,游击队也有两人受了重伤。受伤的给老黑反映匡三去了不动手,老黑就问匡三:你咋回事?匡三说:我没枪呀。老黑说:那刀呢,你没拿刀?匡三说:我连鸡都没杀过。老黑扇了个耳光,骂:你只会吃!

  老黑就训练匡三,先是逮住个蚂蚱,要匡三卸蚂蚱腿,一条腿一条腿卸。再是让吃蝎子,活蝎子用醋泡了,囫囵囵丢在嘴里嚼。又抓了蛇,剁下蛇头吸蛇血。到了冬天,县保安团来围剿,游击队逃出熊耳山又到了与湖北交界的麦溪沟,沟里人家闻风都跑了,游击队几天吃不上饭,把狗吃光了,把猫吃光了,村里人家原来就有老鼠夹子,就把夹子找出来夹老鼠吃。匡三住的房里头天晚上放了夹子,天明看时,夹着了一只老鼠,但老鼠只有了一条腿,另外三条腿没了,腿根血淋淋的。匡三不知是啥原因,老黑说:老鼠把夹着的三条腿咬下来吃了。匡三说:老鼠也肚子饥?老黑说:老鼠要逃生吧。匡三说:老鼠这狠哇。老黑说:这年月你不狠你就死!匡三闷了一会儿,突然眼珠子鼓出来,过去把老鼠从夹子上往下拽,把那条腿拽断了,就咬着吃,吃一口,老鼠吱一声,吱了三声,他把老鼠吃完了。

  等到游击队从麦溪沟出来又往北转移,保安团又闻讯扑来,双方在一个叫花家砬的地方打了一仗。这一仗打得很激烈,匡三是拿了一把杀猪刀捅死了两个保安,再割下保安的四个耳朵。只是战斗结束后,他给老黑表功,说他杀了四个敌人。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