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生》-姚家的媳妇叫白菜

更新时间:2020年07月11日 星期六 9:45:20 作者:


关灯
护眼

姚家的媳妇叫白菜,脸长得不好,有雀斑,但马生从白菜嫁到老城村那天起就喜欢了白菜的那两个奶,迟早见到她的时候,都觉得她的小袄要撑破的。马生曾经在夜里去听过姚家的窗根,也被白菜发觉过,第一次关严了窗子,第二次还拉了窗帘,第三次白菜就故意了,说:虚腾腾的热蒸馍,你吃!使马生在窗外受不了,牙子咬得嘎巴响,恨死了姓姚的。现在的马生心情不好,看到了白菜就不愿生拴劳的气了,想,白菜是不是又要去铁佛寺呀?

  铁佛寺在老城村的后沟里,绕过放羊的那座山崖,翻一道黄土梁就到了。这寺在秦岭里还算是大寺,可一解放四个和尚都跑了,只剩下一个叫宣净的。宣净人长得体面,还年轻,寺里的二十亩地忙不过来的时候,会让附近几个村寨的香客去帮忙,白菜也就常去。马生早就注意到了,白菜平时头上是不顶帕帕的,顶上顶印花布的帕帕了那就是去寺里。马生从办公室出来,看着白菜从巷道里往北去了,骂了声:顶恁漂亮的帕帕给和尚看呀?竟随着也往铁佛寺去。但马生出了北城门洞,上到黄土梁的路上已看不见白菜的身影,便一边又骂着拴劳,一边在土路上寻鞋印。他寻到了一溜窄窄的鞋印,知道还是一双新鞋,就掏出尿来对着鞋印浇,说:白菜我尿你!浇湿了十三个鞋印。

  到了寺里,老城村的几个妇女早早去了在寺前的水塘里捞鱼,捞上来的鱼就给了才去不久的白菜,白菜又拿给寺门口另一个妇女,那妇女说:阿弥陀佛!把鱼放在身边的铁盆子里。马生听说过这些妇女在没香客时从塘里捞了鱼,然后等着香客来了让香客买了鱼放生,放生了再捞出来又卖,靠这些鱼给寺里挣钱哩。可马生没想到白菜也参与其中,而且那么快活,从塘边到寺门口来回跑动,两个奶子像怀里揣了兔子。马生便走了过去,说:白菜,这捞一盆鱼能挣多少钱?白菜扭头看见了他却装着没看见,嘴里失地一声,把旁边篱笆上的麻雀吆散了。马生给自己寻台阶下,又对着在收拾功德箱的宣净说:和尚,箱子里有金圆券吗?宣净说:有,这些人咋敢哄佛呀?!马生说:佛不是也哄人吗?宣净说:寺里不能说诳语。马生说:佛就是哄人呀,我给寺里捐过一斤灯油,我还不是光棍?!白菜常在这里烧香哩,干活哩,不是现在也怀不上吗?!白菜你说是不是?白菜起身又到水塘那边去了。马生说:你不理我?好么,到时候看我是分你家地呀还是你想不想分到别人的地!宣净说:她家是中农,分不了她家的地,她家也分不到别人家的地。马生说:你在寺里倒啥都知道?一时有些气恼,还要说什么,宣净拿了锄去庙旁的二十亩地里去了。二十亩地的埂堰上种着黄花菜,花开了,黄灿灿的。

  这一天是马生最丧气的一天,他使劲地咳,把一口痰唾在了寺门上。

  终于开始收地分地了。王财东家六十六亩,留下十亩,拿出五十六亩。张高桂家五十亩,留下十亩,拿出四十亩。两家九十六亩,十四户贫农平均分,每户可以分到六亩八分。但十四户贫农的情况不同,再加上这九十六亩质量有别,而且远的远近的近,十四户贫农就吵成一锅粥,甚至一户的老婆骂起来,遭到被骂着的那户男人踢了一脚,两家老少就全搅在一起打了乱仗。后来农会决定,不论这十四户贫农原先自己有多少亩,分地后都以保障有七亩左右为标准,而如果分到好地,亩数可以不足七亩,如果分到劣地,当然超过八亩。一份一份划分停当,由十四户贫农在农会办公室院子里抓阄。抓阄的那天,各户只能来一个人,或男当家的,或女当家的,关了院门,别的人不得入内。将写好的字条揉成蛋儿,装在瓦罐里,一户一户去抓,有人就洗了手,有人又给拴劳说他忘了拿烟锅子,回家取了就来,不吃烟这心里慌。其实他是想去娘娘庙里祈祷。拴劳不允许离开,谁也不能离开。那人就趴在院角的一棵痒痒树下磕头。一个人一磕头,几个人都去磕头,说:让我能抓份好地呀,我儿子三十了娶不下媳妇,才找了一个人家嫌我穷,我给人家说我有十亩好水田哩,如果能分到好水田,这婚事就成了!旁边人说:树还管你这事?那人说:树在农会的院子里也成精的,我挠挠它的根,它要浑身摇,那就有灵了。伸手用指头在树根挠了挠,树梢果真就摇动了。而这时候,屋檐下的墙头上有老鼠往过跑,一只掉下来,刚好掉到要去抓阄的白河肩上,从肩上再掉到地上,别人去抓,翻身钻进墙窟窿了。白河说:福来!邢轱辘说:蝙蝠才是福呀。白河说:蝙蝠还不是老鼠变的?白河果然抓了个好阄。白土一直站在办公室门口,浑身颤着,手心出汗,不停地在裤子上擦。拴劳说:你咋不抓?白土说:抓剩下了的给我。他最后的字蛋儿绽开了,让拴劳给他念,拴劳说:后梁根的三亩,好地么,牛头坡杮树下三亩八分,这是坡地。白土说:这是我的地啦,是我的地?拴劳说:是你的地。白土把纸蛋儿放在鼻子上闻了又闻,又放在嘴里尝,说:不会再收回吧?拴劳说:不会。白土说:哎呀,叔要给你磕头呀!拴劳赶紧扶住,说:给我磕啥头?是共产党给你的。白土说:共产党在哪?拴劳说:共产党是太阳。白土抬头往天上看,没想纸蛋儿咽下肚,立时脸变了,说:拴劳拴劳,叔给吃了?!拴劳说:吃了就吃了,地在哪儿我记着的。白土这才笑了。

  王财东家养了八头牛,分去七头,白土原本可以分一头的,白土没要,他说他够了,有这近七亩地,足够了,他能用镢头挖的。马生说:你不要了给我。马生拉走了一头犍牛。分大件家具时,白河分到一张方桌,他说有方桌就得有椅子,又分到了两把椅子。马生看中了张高桂家的那把交椅,说:三格柜分给别人吧,我要交椅,坐第一把交椅么。他还分到一床印花被子,一个铜火盆。他回到家后,却把那头犍牛牵到拴劳家,给拴劳娘说:你家死了牛,我给你一头!拴劳家已分到一头,拴劳娘还想要,马生要换三个八斗瓮和两斗麦,拴劳娘就不要那犍牛了。马生把犍牛牵回来又和刘老茂换了一个五格板柜,一架木梯,还提出再给他一个织布机。刘老茂说你一个男人又不织布。马生说:我能一辈子光棍?!还是把织布机拿走了。可是到了晚上,七头牛竟然又都跑回了王财东家,王财东拿了包谷一把一把给每头嘴里喂,马生随后就和分到牛的人来了。马生说:牛不是你家的了,你有啥资格喂的?!王财东抱住牛头流眼泪。马生推开他,训道:你也是刘备呀,哭着哭着害土改啊?!牛又一一被戴上暗眼拉走了。

  白河分到了张高桂家的六亩六分河滩地,地里埋了张高桂,他量了量,坟占有三分,就要求农会重给他家换地,没人再换,张高桂老婆听说了,提出用留给她的地来换,马生不同意,说留给张高桂老婆的是坡地,坡地怎么能换了河滩里的好地?马生不同意换,是要给拴劳难看,因为拴劳让张高桂埋在那块地里的。白河就缠住了拴劳,说换不了就给他再补三分地。可地分完了哪儿还有地?白河就当着拴劳骂起了自己儿子:白石,你讲究当副乡长哩,给你爹的地都分不到数!拴劳只好让张高桂老婆把坟堆平了。张高桂老婆说:我家把那么多的地都让分了,连个坟堆都留不住?拴劳说:我给你早说,让你不要在那儿埋,你偏要埋,现在这地是别人家的了,你家的坟咋能占了人家三分地?!张高桂老婆说:那把我家坡地划出三分给他!白河说:我是好地,补坡地不要。张高桂老婆叫起来:高桂,高桂!你为啥要死呀?鸟儿从天上飞在地上还落个影儿,你死了连个坟堆都没有?!马生吼了一声:你叫啥哩!你家是地主!张高桂的坟到底是被铲平了,只栽下个石头做记号,以供清明节祭奠时能找着方位。

  老城村的土改结束了,拴劳和马生各自回家抱了枕头睡了三天。睡起来,马生在巷道里给人说:这农会干部把人能累死!问谁家做辣汤肥肠了没有?白河是从集市上买了一副猪肠子在家做哩,但白河又把院门关了,正敲门着,刘巴子来喊马生,说邢轱辘和许顺打架哩!马生说:找拴劳去,他是正主任!刘巴子说拴劳是在现场,解决不了,是拴劳让马生去的。马生说:他不是说话算数吗?!却还是跟着刘巴子去了。

  事情是邢轱辘分到四亩河滩地三亩坡地,许顺分到五亩河滩地五分坡地,两家的地紧挨,许顺给农会提出他只有五分坡地,干脆都给了邢轱辘,而让邢轱辘在河滩地给他二分地。拴劳征得邢轱辘同意,两家作了调整,可调整后为一棵树闹出矛盾。这树是核桃树,当年刚挂果,许顺去摘核桃,也就是能摘半笼子的核桃,邢轱辘也去摘核桃。许顺说这地分给他时树就归他,邢轱辘说现在地归我了树应该是我的。拴劳去调解,怎么调解都不行,气得说:你俩还是人不是?邢轱辘说:我披的是人皮,你说是不是人?拴劳说:你以为人皮是好披的吗?为这几颗核桃争来争去?!许顺说:拴劳,我是贫农,你当农会干部应该保护贫农的利益!邢轱辘说:我也是贫农!许顺说:我爷手里就是贫农,你是胡嫖乱赌败了家才贫的。邢轱辘扑上去就给许顺一拳头。两人厮打起来,拴劳劝不下,就蹴在那里没办法,说:打吧打吧!

  马生去了,一问缘由,对拴劳说:这事还不好处理?!拴劳说:咋处理?马生说:你等着!回家拿了一把斧头,就当着邢轱辘和许顺的面砍起树来。砍了三七二十一下,核桃树砍倒了,邢轱辘没有说什么,许顺也没有说什么,都不吵不打了。但核桃树被砍后,树桩上往外流水,流的是红水,像血一样。

  白河连续吃了三顿辣汤肥肠,就犁地撒麦种。一场雨后,那六亩六的河滩地别的部分都出苗了,就是铲平的坟堆那儿一棵苗都不出。重新撒了麦种,还挑了一担尿泼了上去增肥,还是出不了苗。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