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生》-立春的头几天,拴劳和马生都换了装

更新时间:2020年07月11日 星期六 9:46:02 作者:


关灯
护眼

立春的头几天,拴劳和马生都换了装,黑裤子,白衫子,扎着腰带,外边一件棉袄褂,对襟上还有两个大口兜。这是县城关镇农会主任首先穿出来的服装,很快全县差不多村寨的农会干部都效仿,成了专门的行头。城关镇农会主任的年纪大,常年烂眼,戴了大片子水晶镜,口兜里装着眼镜盒,而拴劳和马生用不着戴镜,拴劳的口兜里就装了老城村农会的公章,马生也装了农会的账本,虽然他不识字,记什么账还得拴劳记,但他得装上。他们都有农会办公房的钥匙,这天一起开了院门,院子的地上站满了麻雀,他们进去也不飞,叽叽喳喳像是在争吵。拴劳说:麻雀咋越来越多了?马生说:麻雀多了好,我就爱热闹!拴劳还是拿扫帚把麻雀轰走了,看着天说:是不是快立春呀?马生扳了扳指头,说:是大后天,啊我的生日!拴劳说:你不是腊月初五生的吗,咋成了立春?马生说:我当副主任那天就把生日改了,立春立春,这日子好么,今年是不是该有个迎春?迎春是老城村的旧俗,以前都是王财东的爹和白河的爹来承头办的,自他们过世后就再没举行过。拴劳愣了一下,说:让全村人都给你过生日?!马生说:咋能全村人给我过生日,你肯给我送长寿面?拴劳说:你凉着去!马生说:就是么。今年是土改了,家家都有了土地,应该庆贺庆贺呀,你当主任哩,让你来牵这个头么!拴劳想了想,也同意了,却说:那就办一次吧,但你把嘴扎紧,不能再说是你的生日!

  迎春是要在马生分到的那块地里举行的呀,那块地是老城村最好的地,以前王财东专种油菜,分给马生后,马生却一直还没有犁。立春日一早,马生正吆喝着所有人都得去,但偏偏刘巴子家出了事。天露明时,刘巴子肚子痛,披了衣服跑厕所,发现院子里一溜血点子,顺着血点子去了牛棚,分到的那头牛死在地上,屁股是一个洞,肠子全没了,就坐在地上大哭大叫。马生是经过院外听见了哭叫声,进来看了死牛,却训起刘巴子:你是咋搞的,今天迎春呀,你给我出这事?!刘巴子说:这我愿意呀?我咋知道是豺来了,村里这么多人家,它就来我家,是欺负我分了个小牛犊吗?!又捶胸顿足地哭。马生说:不哭啦,别影响迎春!刘巴子说:我又没牛了,农会还会不会再给我分牛?马生说:你死呀我也给阎王说个情?!刘巴子说:那我咋办呀,咋办呀!马生气得走出院,把院门给锁上了。

  出了刘巴子家的院子,马生就去了巩运山家,让巩运山牵了两头牛,半路上又遇到白土,白土也正往地里去,马生说:立春时刻一到,你给咱开犁哇!白土说:行呀行呀,我给你把那块地全犁了!马生说:这话像贫农说的!却从口兜掏出两颗煮鸡蛋,问:吃呀不?白土说:我不饥。马生说:那还不是想吃哩?给了白土一颗,白土吃起来。马生说:知道为啥给你鸡蛋?白土说:你有两颗么。马生说:今天是我的生日!白土叫道:是你生日呀?!就喊起前边院子里的邢轱辘:你想不想吃鸡蛋?马主任今天生日哩!马生说:别给人嚷嚷,要保密。巷口就走过了拴劳,背着一面鼓,他的养女跟在后边,拿着一对槌,走一点咚的在鼓面上敲一下。白河在说:翠翠,不敢敲了,你这是让你爹背着鼓寻槌呀!拴劳媳妇和一伙妇女已经在东城门洞了,看见了翠翠,脸就黑了,说:让你给猪剁草哩,你跑出来干啥?把鼓槌夺了。

  各家各户差不多都到齐了,迎春开始。邢轱辘在敲鼓,龚仁有在打锣,白菜的男人力气大,双手上下抡开拍起了镲,叮叮咣咣的声响中拴劳就出场了。拴劳在地中间挖出一个坑,三尺来深,把一个竹筒子插进去,周边再用土壅实,马生就喊:白菜你到前面来!白菜抱了个大白公鸡,马生要把公鸡接过来,白菜没有给他,自己从鸡身上拔了一根绒毛交给了拴劳,拴劳把绒毛放在竹筒里,说了声:停!锣鼓声就停了,大家都不说话,守着立春的时刻到来。但是,守了半天,竹筒里的鸡绒毛没有动静。马生说:今年立春应该早呀!你把竹筒子再往里插插!拴劳说:你站远点,出气声那么大,绒毛咋能出来!马生的尿都憋了,站起来对邢轱辘喊:敲鼓!敲鼓!早上没吃饭呀?用劲敲!自己就到地堰后去解手。他在尿着,低声骂拴劳,也骂白菜,便听到扑通一声,邢轱辘是在叫:牛皮破了!他收了尿过来,果然那面鼓被敲破了,便骂邢轱辘敲鼓哩你不匀着敲,槌子老往一处打能不打破?!但就在这时候鸡绒毛在竹筒口浮动,浮动,突然像吹了一口气似的,出了竹筒缓缓往天上去。拴劳喊:响鞭子!鞭子是白河拿着的,丈二长的皮鞭,为了甩得声音大,他特意在鞭梢结了一节麻绳,还蘸水。白河举了鞭竿,说:都闪开哇!白土却说:哥,哥,让马生响,马生今天生日哩!众人就说:噢,马生今天过生日啊?!拴劳说:谁过生日?这不是胡说吗,马生是腊月初五生的,初五炒五豆炒五毒哩,咋能是今天生日?!立春是好日子,就是给咱老城村过生日哩,响鞭子,响鞭子!白河就把鞭子迎天抽了十响,众声欢呼,白土就套着牛开犁了。

  我念一句,你念一句。

  西山华山之首,曰钱来之山,其上多松,其下多洗石。有兽焉,其状如羊而马尾,名曰羬羊,其脂可以已腊。西四十五里,曰松果之山。濩水出焉,北流注于渭,其中多铜。有鸟焉,其名曰渠,其状如山鸡,黑身赤足,可以已。又西六十里,曰太华之山,削成而四方,其高五千仞,其广十里,鸟兽莫居。有蛇焉,名曰肥,六足四翼,见则天下大旱。又西八十里,曰小华之山,其木多荆杞,其兽多牛,其阴多磬石,其阳多琈之玉,鸟多赤,可以御火。其草有萆荔,状如乌韭,而生于石上,亦缘木而生,食之已心痛。又西八十里,曰符禺之山,其阳多铜,其阴多铁,其上有木焉,名曰文茎,其实如枣,可以已聋。其草多条,其状如葵,而赤华黄实,如婴儿舌,食之使人不惑。符禺之水出焉,而北流注于渭。其兽多葱聋,其状如羊而赤鬣。其鸟多,其状如翠而赤喙,可以御火。又西六十里,曰石脆之山,其木多棕枏,其草多条,其状如韭,而白花黑实,食之已疥。其阳多琈之玉,其阴多铜。灌水出焉,而北流注于禺水。其中有流赭,以涂牛马无病。又西七十里,曰英山,其上多杻橿,其阴多铁,其阳多赤金。禺水出焉,北流注于招水,其中多鱼,其状如鳖,其音如羊。其阳多箭,其兽多牛、羊。有鸟焉,其状如鹑,黄身而赤喙,其名曰肥遗,食之已疠,可以杀虫。又西五十二里,曰竹山,其上多乔木,其阴多铁。有草焉,其名曰黄雚,其状如樗,其叶如麻,白华而赤实,其状如赭,浴之已疥,又可以已胕。竹水出焉,北流注于渭,其阳多竹箭,多苍玉。丹水出焉,东南流注于洛水,其中多水玉,多人鱼,有兽焉,其状如豚而白毛,毛大如笄而黑端,名曰豪彘。又西百二十里,曰浮山,多盼木,枳叶而无伤,木虫居之。有草焉,名曰薰草,麻叶而方茎,赤华而黑实,臭如蘼芜,佩之可以已疠。又西七十里,曰羭次之山,漆水出焉,北流注于渭。其上多棫橿,其下多竹箭,其阴多赤铜,其阳多婴垣之玉。有兽焉,其状如禺而长臂,善投,其名曰嚣。有鸟焉,其状如枭,人面而一足,曰橐,冬见夏蛰,服之不畏雷。又西百五十里,曰时山,无草木。逐水出焉,北流注于渭,其中多水玉。又西百七十里,曰南山,上多丹粟。丹水出焉,北流注于渭。兽多猛豹,鸟多尸鸠。又西百八十里,曰大时之山,上多榖柞,下多杻橿,阴多银,阳多白玉。涔水出焉,北流注于渭。清水出焉,南流注于汉水。又西三百二十里,曰嶓冢之山,汉水出焉,而东南流注于沔;嚣水出焉,北流注于汤水。其上多桃枝钩端,兽多犀,兕,熊、罴,鸟多白翰,赤。有草焉,其叶如蕙,其本如桔梗,黑华而不实,名曰蓇蓉,含之使人无子。又西三百五十里,曰天帝之山,上多棕枏,下多菅蕙。有兽焉,其状如狗,名曰谿边,席其皮者不蛊。有鸟焉,其状如鹑,黑文而赤翁,名曰栎,食之已痔。有草焉,其状如葵,其臭如蘼芜,名曰杜衡,可以走马,食之已瘿。西南三百八十里,曰皋涂之山,蔷水出焉,西流注于诸资之水;涂水出焉,南流注于集获之水。其阳多丹粟,其阴多银、黄金,其上多桂木。有白石焉,其名曰礜,可以毒鼠。有草焉,其状如藁茇,其叶如葵而赤背,名曰无条,可以毒鼠。有兽焉,其状如鹿而白尾,马足人手而四角,名曰玃如。有鸟焉,其状如鸱而人足,名曰数斯,食之已瘿。又西百八十里,曰黄山,无草木,多竹箭。盼水出焉,西流注于赤水,其中多玉。有兽焉,其状如牛,而苍黑大食,其名曰。有鸟焉,其状如鸮,青羽赤喙,人舌能言,名曰鹦。又西二百里,曰翠山,其上多棕枏,其下多竹箭,其阳多黄金、玉,其阴多旄牛,麢,麝,其鸟多,其状如鹊,赤黑而两首,四足,可以御火。又西二百五十里,曰山,是于西海,无草木,多玉。淒水出焉,西流注于海,其中多采石、黄金,多丹粟。凡西山之首,自钱来之山至于山,凡十九山,二千九百五十七里。华山,冢也,其祠之礼:太牢。羭山,神也,祠之用烛,斋百曰以百牺,瘗用百瑜,汤其酒百樽,婴以百珪百璧。其余十七山之属,皆毛牷用一羊祠之。烛者,百草之未灰,白席采等纯之。

  这一节够多的!有什么要问的吗?

  问:洗石是咱们杀猪褪毛的那一类石头吗?

  答:是的。

  问:“可以已胕”,“可以已疠”,这已怎么讲?

  答:消除,治愈之意。

  问:“枳叶而无伤”,是枳叶不会损坏吗?

  答:不,它是指尖刺,说枳叶没有长可以伤人的尖刺。

  问:“婴以百珪百璧”,怎么是小孩子以百珪百璧去祭祀?

  答:错。婴是绕,围绕。

  问:汤应该是热水,可“汤其酒百樽”,醒不开。

  答:在这里作动词,是热的意思。咱这里不是常说汤一下辣子,汤脚吗?

  问:原来咱们的方言土语还是古词呀?!

  答:随着历史的演变,许多古词遗落在民间,以方言土语的形式保留了下来。在流行书面语言和普通话的今天,咱们秦岭里的人常常觉得我们的一些方言土语让城里人笑话,其实把它写出来却是很雅的古词。比如城里人说“把孩子抱上”,咱们说“把孩子携上”,城里人说“滚开”,咱们说“避远”,城里人说“甭说话”,咱们说“甭言传”。

  问:嘿嘿,书里的华山就是秦岭里的华山吗?

  答:是的,还提到了渭水,洛水,汉水。

  问:可是,这里说到十九山十九水,别的怎么没有了?

  答:有的山水或许更名了。有的发生了变化,比如倒流河,可能是山体崩塌改变了水的流向。有的则完全消失了。

  问:真向往那时的中国有那么多的好山好水,我不明白的是书中没有写到人?

  答:书中所写的就是那时人的见闻呀,人在叙述背后。当它写到某某兽长着牛足羊耳, 你就应该知道人已驯化了牛和羊,当它写到某某山上有铜有金,你就应该知道人已掌握了冶炼,当它写到某某草木可以食之已胕,你就应该知道人已在治疗着人的疾病了。

  问:那时人的疾病就多吗?

  答:人是有病的动物么。

  问:那时怎么橐长着“人面而一足”,玃“马足人手”,数斯也是“而人足”,鹦还“人舌能言”?

  答:人和兽生活在一起,如果从橐来看,还觉得人怎么长了它的脸?从数斯来看,人长了它的腿。

  问:现在怎么再见不到那些长着有人的某部位的兽了呢?

  答:当人主宰了这个世界,大多数的兽在灭绝和正在灭绝,有的则转化成了人。

  问:转化成了人?

  答:过去是人与兽的关系,现在是人与人的关系。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