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生》-棋盘村的经验

更新时间:2020年07月11日 星期六 9:55:34 作者:


关灯
护眼

有了棋盘村的经验,老皮就在全公社推广,各村寨的工作他都满意着,操心的就是东川的三个村,尤其三个村中的琉璃瓦村。琉璃瓦村的人都长着三白眼,使强用狠,能争好斗,连公社办公室主任也不止一次地说:琉璃瓦村是狼窝子!村干部互相不配合,换谁上去,都是乌眼鸡,所以村里的革命和生产总搞不前去。年初复员了一名军人,老皮就让他当支书,为了支持新支书,特意批准公社下院厕所里的粪不再由镇西街村拉运了,就给琉璃瓦村。上院的厕所太高,粪便落下去就没了,而下院地基垫有三丈高,粪池就建在地基外边的溪滩上,冬天里粪池已经冻实,落下的屎尿在池面上冻住,边落边冻,形成了十几个直直的粪冰柱。琉璃瓦村人就用镢头挖粪池中的冰块,用架子车拉,而那些粪冰柱则敲下来,把麻袋片垫在肩上,一个人可以掮着,或者两个人抬着。在来拉运粪前,新支书是一再强调了老皮的照顾和支持,要求全村劳力都得去,却就是有一个人没有去,又到山阴县的清风驿去买大米了。他是常到清风驿买了大米回来再卖,赚过不少的差价钱,一家人吃的比别人稠,穿的也比别人鲜,更可气的是他时常怀里还揣个小扁酒壶,当着众人面掏出来抿一口了,说:吃香的喝辣的,知道这辣是指什么吗?别以为是喝胡辣汤,是酒!新支书当然就收没了买来的大米,那人不服,就告新支书以修路的名义砍伐了村里五棵树,这五棵树标出很便宜的处理价,自己倒买了四棵做新房的柱子。他告到公社,老皮把新支书叫去训骂了一通,让再出些钱补还给村里。但那人还是告,须要把四个柱子归还村里不可。告得老皮也烦了,让下院的人和墓生防范那人,一旦发现就挡在山下。那人见不到老皮,就到棋盘村去把英雄杏树的一个枝股砍了,并不逃,还拿了枝股说:我把匡三的树砍了!棋盘村人当然就把他抓住,打了个半死,捆在了涝池边竖立的碌碡上,碌碡只有半人高,他坐不下去也站不起来,任凭怎么唾他骂他再不吭一声。冯蟹派人去向老皮报告,老皮很快也到了棋盘村,那人哈哈笑起来,说:书记终于见我了!冯蟹上去就是一耳光,老皮挡了冯蟹,说:你才干大呀,能想出这法儿来,那我就得送你去学习班了。那人就被押去了黑龙口的砖瓦窑。

  英雄杏树被砍掉了一枝股,刘学仁当着老皮扇自己脸,检讨自己没尽到责任,提了一瓶子香油浇在了杏树根上。老皮要求棋盘村加强保护,严防阶级敌人破坏,一定得保证杏树再不能少一枝一叶。琉璃瓦村展开了全面整顿,老皮又连去了四次,特意给新支书压阵。后来感冒发烧了十几天没有去,新支书跑去再请老皮,说:你要去哩,你一去就把牛鬼蛇神镇住了!但老皮实在病得去不了,他便在村口做了个稻草人,稻草人的脸用纸糊成老皮的模样,脖子上还挂了个牌子写着:我来。墓生去琉璃瓦村送文件时,给新支书说:你怎么让书记吆麻雀?他说:你懂个屁,这是书记来了他就来了,书记没来他也是来了!墓生说:我给书记汇报呀,你让他白日黑夜在这里风吹雨淋着。他说:县城的广场上不是就有毛主席的塑像吗?你就告诉书记,我是把他当毛主席哩,过风楼的毛主席!墓生把这话说给了老皮,老皮哈哈大笑,说:病好了去吧,这狗日的黄忠!墓生这才知道新支书叫黄忠。

  去东川,肯定要经过熊崖,熊崖上有一棵榆树,谁知道榆树怎么就长在崖石上,还那么大,树阴把整个崖顶都罩了,树上住着一只鹤。老皮带着墓生,每每走到崖下的河湾,就走得很累了,墓生只要往石头上坐,石头就把屁股吸住,怎么也懒得再走。墓生说:书记,你吃锅烟吧。老皮坐下来吃烟,墓生却捡个石头用力地往老榆树上掷,他能掷到树冠,鹤就鸣叫着起飞了,在空中盘旋。老皮说:你都走不动了还有劲打鹤?!墓生说:我让它欢迎你么。其实,墓生是要报警,熊崖下的村子,人们若看到崖上的鹤飞出了树,就会从后坡的槐树林子里逃散。

  这是过风楼公社最大的一片槐树林子,开春后槐花一开,整个坡都是白的,所有的蜂都飞来采蜜,而各村寨的人也都来捋槐絮。村寨如果管得松,白天有人来捋,村寨如果管得严,三更半夜有人来捋。捋回去做一种焖饭,能下口,而且上厕所也顺利。但公社明文禁止捋槐絮,因为每一年槐树都不能结籽,林子的面积在减少,就派了护林员看守。这护林员先还尽职尽责,后来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每当看到崖树上鹤鸣起飞,他也大声吆喝,捋槐絮的人就翻过坡到了后沟的青枫林里去采蕨,蕨已经老了,不再是小儿拳头那种样子,叶子成了席片状,可煮了用水泡三天,去除涩苦,还可以下锅的。

  后沟青枫林里到处缠绕着藤萝,钻进去容易迷路,而且这片山林属于县管的林场,管理员有些疯病,凡是谁进了林子,他都以为是来偷砍木材的,会使劲撵,撵上了你拿着什么他就收没什么。所以钻进去一定要寻着路。为了防止迷路,好多人在身上装枣木剑,做枣木剑必须是雷击过的枣木刻的,一般的枣木不起作用。

  吃槐絮和老蕨叶子能顶饥,糟糕的是容易生虫。是不是肚子有了虫,一看脸色就知道了,眼泡肿,鼻梁上有白斑,那就得到河畔岸壁上找一种芽草,用苦楝子籽一起捣碎了,涂在薄荷叶上,再贴在肚脐眼,虫就屙出来了。五六岁的孩子肚子里虫最多,一屙就是一粗股露出肛门,大人就用脚踩住,说:立,立起!孩子一立起,整粗股的虫便拉出来,然后拿石头砸。所以经过熊崖下的那村子,墓生总觉得各家各户的前屋后的石头都不干净。

  过了熊崖,东川最难开展工作的除了琉璃瓦村还有谢坪寨,墓生是不愿意去谢坪寨。平日老皮让他送材料或发通知去谢坪寨,他常常到了寨前的垭口了就坐下来等人,等到有寨里的人经过,把材料或通知托付转交给村长。墓生的外婆就在谢坪寨,他害怕见外婆。外婆家的成分不高,但自从墓生的娘去世后,外婆就每天傍晚坐在村口的碾盘上等女儿,她九十二了身板硬朗,而脑子糊涂了,说女儿没有死,会回来看她的。墓生先前还去看望外婆,外婆就抱着他,手不停地在他脸上摸,说:你娘呢,你娘呢,你娘咋不来看我?同样的话,她高说一句,低说一句,然后就自言自语,反复嘟囔。

  墓生不愿意去的还有一个村是苟家村,苟家村住着他姨,他姨家院子里有棵大柿树,每年要做许多柿饼,墓生去了姨并不给他柿饼吃,他也知道这柿饼要去卖钱的,所以给他吃些旋柿饼时剩下的柿皮,并没怨言,但去苟家村要路过黑龙口,也就不愿再去苟家村了。

  黑龙口不是村寨,那里有两条溪水交汇着,以前有个大磨坊,附近村寨的人都去磨粮食,后来修了拦水坝,建了个水电站,水电站并没有发成电,又改了纸厂,捞纸浆的技术却不过关,只生产一些糙纸。这些都是老皮手里经办的事,也是老皮最感到丧气的事,于是他决定在溪岸上开窑场,烧砖烧瓦,才一直持续了下来。窑场最早是从各村寨抽来劳力,慢慢是一些犯错误的人,比如不安分守己的地主分子,比如有现行反革命言论的却一直还未落实下来的,比如投机倒把屡教不改和犯了严重的男女关系问题的。发展到后来,凡是有了犯错误的人而各村寨自己解决不了,反映到老皮那儿,老皮就说:让去学习班吧。黑龙口砖瓦窑便成了劳动改造的地方。

  窑场的负责人叫闫立本,曾经做过公社的武装干事,他个头不高,脸色煞白,除了有一双粗黑眉毛外,看不出什么威武,平日常低着头,背手在溪滩上转,或者就待在屋子里摇电话。过风楼除了上院下院有电话外,就只有窑场有电话,电话是要用摇把摇半天才通的。闫立本摇完了电话,就把摇把装在他口袋里。可是,就是这样一个人,窑场里三个组长,分别管着学习的生产的和后勤伙食的,个个黑脸大汉,脾气暴烈,要进闫立本的办公室必须喊报告,既便门开着,也得喊。老皮让墓生去把公社的一卷子红布送去窑场做横幅用,墓生目睹了那里的情况,想不明白那些组长怎么就那样服帖闫立本?可当他和老鹰嘴村的村长一块送了苗天义,他才害怕起闫立本,也害怕再去黑龙口。

  苗天义是老鹰嘴村的能人,上过中学,写得一笔好字。世世代代老鹰嘴村人春节贴对联,对联上都是扣碗用墨画圆圈儿,苗天义从中学回来后开始写字, 村里的对联都是他写的。他也很张狂,每到腊月底,就在院子里摆好桌子,凡是谁让他写对联,没有肉也得提一块豆腐,至少也要拿一捆葱。他因此得罪了好多人。七年前村里复查成分,他家由中农上升成小土地出租,小土地出租比地主富农的成分要低,其实也影响不了他当村会计,但他就一直写上诉。墓生曾见过他在公社供销社的垃圾堆里拣过包装纸,把这些纸用手熨平又裁成小块,放在帽壳里。墓生说:我头油也重,给我几张垫垫。他说:我这是写上诉信啊!他写了无数次上诉信,都没有起作用,甚至被老皮放在了上院的厕所里揩了屁股。他写了三年,第四年过风楼出了件惊天动地的事,他被揪出来,才再不写上诉信了。

  那是在一个早上,公社下院前的溪滩上发现一块石头压着一卷纸,共二十页,密密麻麻写着字,全在骂,骂了过风楼这样不对,骂了过风楼那样不对,最后在骂共产党和社会主义。这样的事过风楼从来没有过,就被定为反革命万言书案。县公安局来了二十多人,每个村寨挨家挨户地调查,凡是能写字的都要写半页纸,进行笔迹对照。但忙活了一个月,笔迹始终没有对上,就以万言书上的内容来分析可能是哪些人写的。万言书上写到镇西街村为了解决人口多耕地面积少的问题而实行平坟,骂平了坟为什么还是富裕不起来,把祖先的坟挖了平了那不是自己断自己脉气吗?也写费了那么多人力和财力修水电站哩,水电站修不成又变造纸厂哩,骂猫屙屎用土盖哩,一盖就算没事啦吗?还骂到每年明明都有饿死的人为什么大会小会还是说革命形势大好越来越好?还骂到了棋盘村的杏树,八王寺的苏维埃政权旧址,口前寨的老标语,说秦岭游击队原本就是一伙土匪武装,当年只是路过棋盘村打了一仗,那一仗还是个败仗,而八王寺村的旧址和口前寨的标语都是伪造的。根据这些内容,就缩小了侦破的范围,把能了解这些事情的人集中起来查。这期间,棋盘村有人检举了那个老秦,说老秦几次一个人对着墙或者麦草垛骂过:咳我你娘!咳我你娘!老秦的媳妇是受过批斗的,老秦肯定是对共产党和社会主义不满。冯蟹和刘学仁把老秦送到公社专案组,老皮亲自审问,老秦吓得稀屎拉在裤裆里,说他一直怕媳妇,媳妇脑子有了毛病后,在家里更是蛮横,三句话说不到一块就摔碟子砸碗,他受气受得不行了,才出来骂他媳妇哩。老皮问到万言书中的几件内容,老秦压根就说不清。老皮就把老秦否定了,说:能写万言书的人肯定不是一般人。最后查来查去,苗天义就成了最大嫌疑犯,因为他有文化,能写,知道的事情多,而且长期上诉得不到回复有写反革命万言书的动机。但苗天义被抓后如何审问都不承认,吊在屋梁上灌辣子水,装在麻袋里用棍打,一条肋条都打断了还是喊冤枉。证据不确定,便不能逮捕,就送去窑场了。

  送苗天义那天,窑场上还送来了镇小学的张收成,张收成双手被绑着,呜呜地哭,鼻涕眼泪流下来就挂在下巴上。张收成犯的是严重的男女作风问题,事情早已在过风楼摇了铃,苗天义看不起他,不和他在一块待,低声对墓生说:他耍流氓多欢的,这阵就哭成那熊样?!墓生说:审问你时你还不是一样?苗天义说:我没哭呀,我也不承认,我在左手心写着刘胡兰,右手心写着江姐,双拳攥着就是不承认也不哭!管理学习的那个组长过来了,让墓生和老鹰嘴村的村长先看守着苗天义,他同学校校长把张收成带去闫立本的办公室,很不满地说:要送就隔日送么,一下子来两个,累死我们呀?!

  墓生和村长就在土场边等着,苗天义手也是被绳子绑着,村长一直抓着绳头,他要吃烟,让墓生从口袋取出烟锅子给他装烟末,苗天义说:你放开手让我吃烟,我跑不了!村长不放心,还是把绳头拴在一棵树上。这时候一阵哨音响,土场子上就出现了一群在改造的人,这些人可能才干完了活,和泥的两腿是泥,装窑的一脸黑灰,然后排列两行,听管理生产的组长在训话。苗天义头扭着四处张望,突然他说那墙上的标语写错了,长字繁体写法在下边的长捺上有一斜撇,简体不应该有那斜撇。村长说:到了窑场别逞能,老老实实改造,反革命分子帽子虽没给你戴上,可还提在人民的手里,随时就可以戴的!打了苗天义一个耳光。明明是一个耳光,却啪啪啪响声不停,墓生扭头一看,原来那些被改造的人在相互打耳光。他们是真打,出手很重,但都有节奏,你打过来一巴掌,我打过去一巴掌,越打越快,有的脸就肿起来,有的嘴角开始流血,打过去的巴掌沾上了,等再打过去脸上就有了红印,三个红指头印的,五个红指头印的。墓生看呆了,苗天义也看呆了,村长说:蹴下来,我去尿一下。村长去后两个人就蹴下来低了头。墓生面对着树根,树根下却有两只野蜂也在厮打,两只野蜂都很大,缠在一块像个球滚来滚去,一只就把一只的一条翅膀咬断了,而一只蚂蚁趁机衔了翅膀跑走,翅膀高高被举着像是举了旗子。墓生忙用柴棍儿拨那两只野蜂,拨是拨开了,一只飞走,另一只没了一条翅膀,还断了三条腿,挣扎了一阵死了。墓生脑子里又嗡的一下,看了苗天义一眼,说:我给你把手上绳子解了吧。苗天义把双手给了墓生,墓生解开了一只手,却不再解了。苗天义说:全解呀!墓生说:解一只就可以啦,你得当心点。苗天义却唾了一口墓生,墓生头一闪,说:你没唾上!村长提着裤子跑过来又扇了苗天义一耳光。

  闫立本的办公室传来了张收成的叫喊声,墓生和村长都站起来,不知道出了什么事,而场子上的那些被改造的人已经不相互扇打了,拿了碗去伙房里打饭,打了饭就蹴在那里吃,对张收成的叫喊无动于衷,只是狼吞虎咽。闫立本的办公室门终于开了,走出来的先是校长,再是闫立本和管学习的组长,最后是张收成。张收成赤身裸体,那根东西上吊着一个秤锤,开始在土场子上转圈,秤锤似乎很重,他转圈的时候双腿就叉着。墓生啊地叫了一下,悄声问村长:这是让张收成干啥哩?村长说:他那老二有了多少受活就让它有多少疼痛。而闫立本却走过来,大声地说:啊啊这不是墓生吗?墓生会牛叫,来几声吧!

  墓生这一次没有学牛叫,说了句:我和村长把苗天义给你送来了,我还得回去收旗哩!扭身就跑,从此再不去砖瓦窑了。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