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生》-采编秦岭游击队革命史的工作终于告一段落

更新时间:2020年07月11日 星期六 9:56:44 作者:


关灯
护眼

采编秦岭游击队革命史的工作终于告一段落,我是要离开过风楼公社了。这一日天上只有一朵云,又白又大,像是堆了个棉花垛,我去向老皮告别,老皮在上院里又召开着各村寨的干部会,而墓生一个人在院外的树下坐着。墓生一只手拉扯着自己的嘴,我才要笑他:你以为你也是老皮书记呀?!却见他把嘴拉扯得四指长了,另一只手就在嘴皮子上又是拍打又是拧掐,嘴角就裂开了流血。我说:墓生你这干啥?墓生见是我,眼泪汪汪地说:我教育嘴哩!我说:嫌它吃得多啦?他说:它说错话!我说:说了啥错话?他说:我再给你说,不是把错话又说了一遍?他的嘴开始肿起来,唏,唏地吸气。

  会议结束了,老皮知道我在院门外一直等他,他又训斥墓生不通报一声,墓生说是我并没有说要见书记么,他口齿已经有些不清晰。我给老皮说墓生把自己嘴打烂了,老皮看了一眼,说:该打!拉我进屋去喝茶。

  老皮告诉我,过风楼公社连续五年都是先进单位,而省上评劳模,县上报上去了三个人,最后当选的就只有他,明天他就要去领奖,希望我不急于走,等他回来了再好好叙些话,隆重地欢送我们。我当然是恭贺他,答应等他回来。老皮用力地拍着我的肩,说:这就对了么,不能让我有太多的遗憾呀!我说:你还有什么遗憾?他说:有呀,匡三司令就没有来看过那棵杏树么!他让我等他回来了一块去棋盘村杏树那儿再留个影,在我返回后拿上照片给匡三司令再捎个口信,就说过风楼老区人民想念司令啊!我说我不一定能见到匡三司令,如果有机会,肯定要转达的。老皮还告诉我,虽然匡三司令没有来看过那棵杏树,但他一直认为杏树给过风楼带来了福气,他想出了一个点子,也就是刚才会议的内容,要给杏树过生日。在他还小的时候就听人说过,人是有生日的,草木也有生日,比如三月二日是兰花生日,四月十八日是荷花生日,八月八日是桂树生日,杏树也应该有生日,匡三司令是四月二十九日生的,就把杏树的生日定在四月二十九日,而且要固定成一个节日。今年的四月二十九日快到了,要求各村寨加紧排练,到时全公社举办歌咏比赛。老皮说:你最好多留些日子,看看热闹么!

  第二天,老皮真的就动身去省上领奖,刘学仁和办公室主任组织了锣鼓队送行。过风楼的锣鼓敲打水平其实不高,仅仅只是社火调,我也是很久很久没唱阴歌了,也没摸过锣鼓,我一听锣鼓声心里就痒痒的,对鼓手说:让我敲敲。我敲了段《三句头曲调》,又敲了段《小放牛曲调》,他们全惊呆了,连老皮都在说:你咋还有这手艺?我说:早年学过。他说:好呀好呀,你可以给他们教教么!我把鼓交给了鼓手,和人群一直把老皮送到公路上。老皮说:你瞧瞧,乡亲们多好!就给送行人群抱拳拱一拱,再鞠一躬,说:回去吧,乡亲们都回去吧!眼睛都潮湿了。

  送走了老皮,刘学仁、冯蟹去了一趟黑龙口的砖瓦窑,闫立本留下他们没让走,说晚上了咱们吃个羊。这羊就是给苗天义舔脚心的那只羊。那时候吃肉不容易,闫立本要请吃羊,刘学仁和冯蟹就留下了。到了后半夜,砖瓦窑上的改造的人都睡了,连管理人员也都睡了,闫立本让三个组长把羊拉到办公室,握紧羊嘴不让出声杀了,开始在锅里炖。一人三碗,六个人把羊吃得一干二净,刘学仁说:遗憾咱书记没吃上。闫立本说:刚才吃第一碗我就想到书记啦,心里说,这一碗就算替书记吃的。刘学仁说:真要让他来吃,他恐怕还批评咱哩。他没吃上,咱把他领奖回来迎接的事弄好,也算是给他补了。说到了迎接,刘学仁提出到时开个大会庆贺。闫立本说:会是少不了的,光开会?冯蟹说:咱用绸子做个大红花,再买个大红被面给他披上,咱这里兴披红戴花。闫立本说:我看送个匾,开会时也就挂在会场上。刘学仁和冯蟹都说这主意好,匾能永久,即使书记退休了,挂到他老家的屋里也是荣耀的纪念么,就又议起做多大的匾,用什么木材呀。冯蟹说:这事交给我,棋盘村有好木板,又有木匠。刘学仁说:咱队部里那些木板是不错,可让村里的木匠做我不放心,还是把木板拉到县城去做。另外,匾上刻什么字呀?闫立本说:书记最爱讲对党要忠心赤胆,他就是忠心赤胆的模范,刘学仁你字写得好,就写这四个字!刘学仁却说他写不了毛笔字,尤其是大字,要写还得苗天义写。冯蟹说:怎么能让他写?!闫立本说:这事我办吧,你们准备好笔墨纸砚。

  第二天,刘学仁在公社下院备好了笔墨纸砚,闫立本就带了苗天义去了,他只给苗天义说去写四个字,没说写四个字干什么用,怕他知道了张狂,在窑场就又不服改造了。果然苗天义一听让写四个大字,就让在一旁跑小脚路的墓生铺纸,一会儿说毛笔太小,换了笔,又嫌墨调得稠了,他自己调,调好了,问有烟没,他要吸烟,吸烟运运气,气不够写不出势的。旁边人把旱烟锅子给他,他让墓生给他点火。字写完了,苗天义说:墓生,端碗水给我喝喝。闫立本踢了他一脚,骂道:把他押回窑场去!

  木板和字送去了县城,几天后便做好了匾,冯蟹和刘学仁用架子车去拉回来时,做匾的钱还剩下五元,就买了两箱饼干。下午架子车拉到公社下院,办公室主任已经带人在院子里摆设会场,主席台就搭到一堵山墙下。搭台子当然少不了墓生,他爬梯子在山墙上钉木橛子,然后几个人抬着匾挂上去看方位。一切都合适,再把匾取下来,说送接会后匾还是要挂在老皮的办公室的,就又把匾抬上院去钉木橛也试挂一下。冯蟹刘学仁让墓生和他们一块抬,墓生说:我个子低,恐怕抬不上去。刘学仁说:咋抬不上去?抬!墓生就抬了匾的前头,而刘学仁和冯蟹抬了匾的后头,才上了五个台阶,墓生扑通跪倒在了路上。冯蟹骂道:你不顶!墓生说:你们抬,我给你们学牛叫。把匾抬到上院,墓生量了匾的尺寸,在办公室墙上钉了木橛,再把匾挂了上去,冯蟹和刘学仁就坐在那里吃起饼干。墓生说:吃啥哩?冯蟹说:吃饼干哩。墓生说:好吃吧?冯蟹说:好吃是好吃,噎得很,你去山下提些水去。墓生去提水,半路上想在水里唾一口,但没有唾,骂道:吃了饼干再喝水,撑死去!水提了回来,冯蟹和刘学仁又吃又喝,冯蟹看了一眼墓生,墓生并没有看他们,举着头往天上瞅,他说:你干啥哩?墓生说:我数鸟哩。刘学仁说:吃呀不?墓生说:不吃。冯蟹说:不吃?那就不给你了。墓生说:吃哩。刘学仁说:狗日的想吃还不明说!给了墓生三块饼干。墓生把第一块咬了两下就吞了,第二块第三块却一点一点地咬着,吃完了,也去喝口水,把水咕噜咕噜在嘴里涮,然后一仰脖子咽了下去。原来两箱饼干冯蟹和刘学仁是给自己吃的,也估计着能吃完,没想只吃了多半就吃不下去了,刘学仁对墓生说:还想吃?墓生说:想吃。刘学仁说:拉匾的架子车是窑场的,你把它送还去就让你吃。墓生说:行!就又吃起饼干,竟然一口气将剩下的都吃了。刘学仁骂道:你高的个子倒比我吃得多!墓生笑着,转不了身,只脖子能动,说:让我缓缓,缓过来了去送车子。

  墓生把架子车送去窑场,窑场上又来了三个坏分子,是陈家沟的,下荆寨的,柳林湾村的,他们和村长一吵架就叫喊着要去砍棋盘村的杏树呀,村长就把他们扭送着交给闫立本。闫立本这次没有在他的办公室里掏电话机,后背了双手在窑场的土塄上走过来走过去,像是在思考着什么问题。而就在土塄下,几个人在给送来的那三个坏分子下马威,蘸了水的麻绳捆住往紧里勒,三个坏分子一个不吭声一个只吸气一个杀猪一样叫,叫着叫着就没气了。有人说:叫呀!没气了?没气了就补些气!便拿了给架子车用的充气筒,皮管子塞到肛门,嗤嗤地往里打气。墓生不敢多看,放下架子车赶紧跑了。跑回公社下院,天就麻黑下来,实在渴得不行,趴在溪里喝水,公社办公室主任看见了,说:你干啥哩?墓生说:我喝些水了去收旗呀。主任说:天都黑了你还没收旗?!墓生说:去呀去呀,这就去呀!撅了屁股往山上跑。

  到了山上,肚子就胀得像要撑破似的,忍着疼痛爬上了婆椤树,刚把红旗收好,眼前突然都是星星,他说:流星雨啦?伸手去接,身子从树上掉了下去。墓生是头朝下脚朝上掉了下去,偏不偏头就迎着树下的一块石头,那石头其实不大,却立栽着,一下子插进了他的脑顶。

  墓生掉下去响声很大,树林子里飞起了一群鸟,但山上没有人,谁也不知道。墓生也不知道他掉下来石头插进了脑顶,只是突然昏去,他还以为他在收了红旗,用手去接那些闪光的星星,就躺在那里流了很多血,到后半夜无声无息地死了。

  老皮领奖回来了,下院里召开了热烈隆重的庆功会,各村寨的干部都带着人敲锣打鼓,鸣放鞭炮,先给他披红戴花,刘学仁说:书记,你满面红光,神采奕奕啊!那时期这词儿是给毛主席用的,老皮哈哈笑过,说:我这是热了,一脸汗油。等匾挂到主席台的山墙上了,老皮开始讲话,他的声调非常高,以前从来没有这么高过,声调竟有些颤音,他说:同志们,乡亲们,我的荣誉是过风楼的荣誉,是全公社干部群众……突然哐当一声。老皮的讲话就是在哐当一声中停止,这哐当一声并不是锣鼓队在敲了鼓,会场上所有人都看见了山墙上挂着的匾掉了下来,而掉在下边的条凳上竟然断为两片。会场上同声惊叫了一下,老皮回头看了,他没有惊叫,但脸色已经不好了颜色。冯蟹和刘学仁,还有办公室主任和闫立本,几乎在第一时间从会场两边跑上了主席台,发现匾之所以掉下来是墙上的木橛子折了。闫立本在说:木橛子折了,木橛子怎么能折,谁做了手脚?!老皮也在喊:墓生!墓生!他是习惯了有事就喊墓生,但没有墓生的回应。刘学仁见没有墓生出现,锐声问:墓生呢?墓生!会场上谁也没有见到墓生。老皮抬头往山头看,他以为墓生去了上院,那坡上的台阶空空落落没有一个人,最高处的婆椤树上也没有红旗在招展。老皮已经无法讲话了,但还站在主席台中央,他在问:怎么回事,红旗也不插了?!刘学仁骂了一句:狗日的!他明白问题全出在墓生的身上,木橛子是墓生钉的,肯定是他搞破坏,逃跑了,所以今天的红旗就没有挂。他给闫立本和办公室主任叮咛先让书记喝杯茶,维持好秩序,会继续开,一定要继续开,他就和冯蟹往山头跑去。

  后来的事情当然是他们在婆椤树下发现了墓生,墓生已死去了三天,嘴张着,红旗塞在怀里,而红旗上还落了一层树枝和树叶,他们把红旗取出来,才看清那不是树枝树叶,是竹节虫。会后,老皮也去现场看了,认定墓生并没有畏罪自杀,是从树上失脚掉下来摔死的。老皮说:这短命鬼!眼里潮潮的,不忍心再看,转身走时,又说了一句:他是孤儿,你们就把他埋了吧。

  埋墓生的时候,没有谁提说给墓生把脑顶上的石头拔出来,也没有谁提说给墓生擦擦脸上的血,换上一身新衣服,或者烧些纸和香。只是在原地挖出了坑,要把墓生放进去时,冯蟹看见了不远处那一截空心断木,说:给他个棺材。他们把墓生塞进了空心断木里,刚好塞下,用泥巴将两头糊了,放到了土坑里。

  埋墓生的人从山头往下走,镇街上,各沟岔的村寨里牛都在叫,长声短声地叫。

  我是第二天离开的过风楼,老皮一定要送我,估计他一夜没有睡好,脸皮松弛得更厉害,嘴唇上下巴上胡须很长。他还是让公社干部,还有冯蟹、刘学仁和闫立本带着锣鼓队送我,而冯蟹刘学仁以及棋盘村的人头发也都很长,遮盖了耳朵。在上院里有个简短的仪式后,锣鼓响起,大家一块从山上往山下走,我又一次从鼓手里拿过了鼓自己敲,一边敲一边下台阶,突然想唱,想给我唱,更想给墓生唱,就开口唱了起来。我唱:一二三四五,金木水火土。月大三十天,月小二十九。开天天有八卦,开地地有四方,开云云有方向,开水水有波浪。老皮说:哎,哎,你这是唱阴歌哩么。我说:我以前就是唱师。老皮说:你是唱师?!我继续唱我的:九八七六五四三,说起远古年代远,铺天盖地全黑暗,无天无地更无山,无风无云无水潭。黑暗到了混沌纪,天地何时有缝隙?先是无极生太极,再是太极生双仪,双仪可又生四象,四象还把八卦立。开天辟地胡乱唱,许多事情都忘光。我听见老皮在叫我:哎,哎!我没应他,我还是唱我的:忘了暂时放一放,歌师请神在上方。一请金木水火土,二请日月星三光。三请天上玉皇帝,四请四海老龙王。五请本县城隍爷,六请雷公电娘娘。七请财神和灶公,八请山上八金刚。九请孝家众宗祖,十请阎罗和地藏。各路诸神都请听,引导亡者上天堂。等我唱着到了山下,我身边已没见了老皮,也没见了冯蟹刘学仁和闫立本。再到了溪边,公社的干部和村人全走了,跟着我们采编组的人只剩下那个鼓手,我停止了唱。我问鼓手:我身后有影子吗?他说:有影子。我说:这影子是墓生。鼓手吓得脸色煞白,说:影子是墓生?!他狠力拿脚踩影子。我说:你回吧,他们都回去了你还送我?他说:你拿着我的鼓么。

  我回到了县上,才两天,我就不是秦岭游击队革命史采编组长了,甚至也不能再回县文工团去工作。这一切都是老皮向上边反映了我的结果。其实,这对我并没有什么,我本来就不是一个做国家工作人员的料。徐副县长把我叫去见他,他坐在轮椅上口齿不清地问我想到哪儿去当农民,我说我还是回正阳镇吧。我就再次到了正阳镇,但正阳镇的人都不知道了我是谁。那天我去一户人家讨水喝,那家的媳妇说浆水解渴,从酸菜瓮里舀了一勺给了我,却问:你从哪儿来的?我说:从路上来的。她说:到哪儿去呀?我说:脚到哪儿就去哪儿。她说:是要饭的?!炕上传来一句:你是唱师吗?哎呀就是唱师!我扭头看了,炕上躺着一个老汉。这老汉认识我,我却不认识他,他说他小时候见过我,他已经老了,瘫在炕上了,问我怎么还活着?我笑着说:罪孽没受够,阎王爷不让死么!我是活着,此后又是几十年吧,我一直就待在正阳镇,但我再没唱过阴歌,正阳镇上依然是生一茬死一茬,死了一茬再生一茬,也没有哪个孝家请我去唱阴歌。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