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生》-今天学《北山经》

更新时间:2020年07月11日 星期六 10:01:16 作者:


关灯
护眼

今天学《北山经》。我念一句,你念一句。

  北山之首,曰单狐之山,多机木,其上多华草。漨水出焉,而西流注于泑水,其中多茈石、文石。又北二百五十里,曰求如之山,其上多铜,其下多玉,无草木。滑水出焉,而西流注于诸之水。其中多滑鱼,其状如,赤背,其音如梧,食之已疣。其中多水马,其状如马,而文臂牛尾,其音如呼。又北三百里,曰带山,其上多玉,其下多青碧。有兽焉,其状如马,一角有错,其名曰疏,可以辟火。有鸟焉,其状如乌,五采而赤文,名曰,是自为牝牡,食之不疽。彭水出焉,而西流注于芘湖之水,其中多鯈鱼,其状如鸡而赤毛,三尾、六足、四目,其音如鹊,食之可以已忧。又北四百里,曰谯明之山。谯水出焉,西流注于河。其中多何罗之鱼,一首而十身,其音如吠犬,食之已痈。有兽焉,其状如貆而赤毫,其音如榴榴,名曰孟槐,可以御凶。是山也,无草木,多青、雄黄。又北三百五十里,曰涿光之山。嚣水出焉,而西流注于河。其中多鳛之鱼,其状如鹊而十翼,鳞皆在羽端,其音如鹊,可以御火,食之不瘅。其上多松柏,其下多棕,其兽多羊,其鸟多蕃。又北三百八十里,曰虢山,其上多漆,其下多桐椐。其阳多玉,其阴多铁。伊水出焉,西流注于河。其兽多橐驼,其鸟多寓,状如鼠而鸟翼,其音如羊,可以御兵。又北四百里,至于虢山之尾,其上多玉而无石。鱼水出焉,西流注于河,其中多文贝。又北二百里,曰丹熏之山,其上多樗柏,其草多韭,多丹雘。熏水出焉,而西流注于棠水。有兽焉,其状如鼠,而菟首麋耳,其音如嗥犬,以其尾飞,名曰耳鼠,食之不,又可以御百毒。又北二百八十里,曰石者之山,其上无草木,多瑶碧。泚水出焉,西流注于河。有兽焉,其状如豹,而文题白身,名曰孟极,是善伏,其鸣自呼。又北百一十里,曰边春之山,多葱,葵,韭,桃,李。杠水出焉,而西流注于泑泽。有兽焉,其状如禺而文身,善笑,见人则卧,名曰幽,其鸣自呼。又北二百里,曰蔓联之山,其上无草木。有兽焉,其状如禺而有鬣,牛尾、文臂、马蹄,见人则呼,名曰足訾,其呜自呼。有鸟焉,群居而朋飞,其毛如雌雉,名曰,其鸣自呼,食之已风。又北百八十里,曰单张之山,其上无草木。有兽焉,其状如豹而长尾,人首而牛耳,一目,名曰诸犍,善咤,行则衔其尾,居则蟠其尾。有鸟焉,其状如雉,而文首、白翼、黄足,名曰白,食之已嗌痛,可以已痸,栎水出焉,而南流注于杠水。又北三百二十里,曰灌题之山,其上多樗柘,其下多流沙,多砥。有兽焉,其状如牛而白尾,其音如,名曰那父。有鸟焉,其状如雌雉而人面,见人则跃,名曰竦斯,其鸣自呼也。匠韩之水出焉,而西流注于泑泽,其中多磁石。又北二百里,曰潘侯之山,其上多松柏,其下多榛楛,其阳多玉,其阴多铁。有兽焉,其状如牛,而四节生毛,名曰旄牛。边水出焉,而南流注于栎泽。又北二百三十里,曰小咸之山,无草木,冬夏有雪。北二百八十里,曰大咸之山,无草木,其下多玉。是山也,四方不可以上。有蛇名曰长蛇,其毛如彘豪,其音如鼓柝。又北三百二十里,曰敦薨之山,其上多棕枏,其下多茈草。敦薨之水出焉,而西流注于泑泽。出于昆仑之东北隅,实惟河原。其中多赤鲑。其兽多兕、旄牛,其鸟多尸鸠。又北二百里,曰少咸之山,无草木,多青碧。有兽焉,其状如牛,而赤身、人面、马足,名曰窫窳,其音如婴儿,是食人。敦水出焉,东流注于雁门之水,其中多之鱼,食之杀人。又北二百里,曰狱法之山。瀤泽之水出焉,而东北流注于泰泽。其中多鱼,其状如鲤而鸡足,食之已疣。有兽焉,其状如大而人面,善投,见人则笑,其名曰山,其行如风,见则天下大风。又北二百里,曰北岳之山,多枳棘刚木。有兽焉,其状如牛,而四角,人目,彘耳,其名曰诸怀,其音如鸣雁,是食人。诸怀之水出焉,而西流注于嚣水。其中多鱼,鱼身而犬首,其音如婴儿,食之已狂。又北百八十里,曰浑夕之山,无草木,多铜玉。嚣水出焉,而西北流注于海。有蛇一首两身,名曰肥遗,见则其国大旱。又北五十里,曰北单之山,无草木,多葱韭。又北百里,曰黑差之山,无草木,多马。又北百八十里,曰北鲜之山,是多马。鲜水出焉,而西北流注于涂吾之水。又北百七十里,曰隄山,多马。有兽焉,其状如豹而文首,名曰狕,隄水出焉,而东流注于泰泽,其中多龙龟。凡此山之首,自单狐之山至于隄山,凡二十五山,五千四百九十里,其神皆人面蛇身。其祠之:毛用一雄鸣彘瘗,吉玉用一珪,瘗而不糈。其山北人,皆生食不火之物。

  有什么要问的吗?

  问:牝牡是什么?

  答:即雄雌。

  问:瘅呢?

  答:黄疽病。

  问:橐驼是骆驼吗?

  答:是。

  问:题是写的意思?

  答:不,指额头。

  问:怎么是“其音如梧”?

  答:琴瑟一类的乐器是梧木制作,所以梧指琴瑟,这里是说声音如弹拨琴瑟一样。

  问:这一山系里鯈鱼“其状如鸡而赤毛,三尾,六足、四目,其音如鹊”,何罗鱼“一首十身,其音如吠犬”,孟槐“状如貆而赤豪”,鳛鳛“状如鹊而十翼”,寓鸟“状如鼠而鸟翼,其音如羊”,耳鼠“莵首麋耳,其音如嗥犬”,足訾“牛尾,马蹄”,诸犍“状如豹而长尾,人首而牛耳,一目”,鱼“状如鲤而鸡足”,诸怀“其状如牛,而四角,人目,彘耳”,鱼“犬首,其音如婴儿”等等,怎么这样多各种动物组合的怪兽怪鸟怪鱼?

  答:是呀,前边西山列系的山上多神多玉多嘉木,这北山列系的山上就全是魔怪似的,这与北方的地理环境气候环境有关。我前边说过,人在不同的地理环境气候环境下,长相、口音、性格、文化都不同的,就拿现在陕西说吧,北边是黄土高原,南边有秦岭,中间是关中平原,高原和秦岭里至今仍流行民歌,关中平原却没有民歌但有戏曲,这就是相对而言关中的文明程度要早。但是,你注意到了吗,滑鱼人吃了能治疣赘病,人吃了不患痈疽病,鯈鱼人吃了无忧虑,养孟槐可以避凶,养疏可以辟火,橐驼御兵,耳鼠御毒等等。这能反映出上古人如何以兽类来躲避各种伤害。也可看作这样一种思维:大凡相貌丑的不一定就恶,反而镇恶。这种观念在以后就创造了形象,如天王,阎罗,灶爷,土地,还有钟馗和包公。现在咱们这儿父母为孩子起名喜欢起赖猫瞎狗罗锅瓦盆的,很丑很贱的名就是为了好养。俗话有人不可貌相,原因也在此,当然人称谁丑时不说丑,称异相。

  问:还有,狕“文首”,孟极“文题”,幽“文身”,足訾“文臂”,这些动物怎么就有花纹?

  答:那可能是母兽哈。凡是这种动物都写到与人的亲近,如幽“善笑,见人则卧”,孟极见人“善伏”,足訾“见人则呼”,水马见人“其音如呼”。这是从人的角度来写的,人是喜欢漂亮美好的。哈哈,动物以后也就取悦人吧,有了蝴蝶,锦鸡,熊猫,孔雀,斑马,甚至老虎,豹子和蛇。

  问:哈哈。

  答:我笑,你不能笑!还有要问的吗?

  问:前边各山列系祭祠只是记载祭祀用品和方法,而这里却有了在祭祀时,住在诸山北边的人都要生吃没有烹煮的食物?

  答:是忌火的缘故吧,那里动物多,动物都是怕火的。或者,是祭祀的时间长,得把这段时间固定下来而有许多禁忌,这也是节日的起源吧。现在许多节日不是在讲究着吃什么食物和不允许吃什么食物吗?

  问:前边的各山列系里是有着一些兽长着人的部位,而这里形像人声像人的兽最多,这是当人逐渐主宰了这个世界,兽就向人靠拢了,或被人饲养,或也企图变成人么?

  答:这不是兽的想法,仍是人的想法。

  问:兽也应当如此呀。

  答:这不仅是人的想法,更是现在人的想法。现在的人太有应当的想法了,而一切的应当却使得我们人类的头脑越来越病态。我告诉你一段话吧:纯然存在的美,那属于本性的无限光芒。树木不知道十诫,小鸟也不读《圣经》,只有人类为自己创造了这个难题,谴责自己的本性,于是变得四分五裂,变得精神错乱。

  问:这是你的话?

  答:不,不,是一个哲者语录。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