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生》-戏生的当归生产营销越做越大

更新时间:2020年07月11日 星期六 10:02:57 作者:


关灯
护眼

过了五年,戏生的当归生产营销越做越大,县城入口处钢架子搭成了一个彩门,上边写着当归之都,而广场的当归广告牌重新制作,配上了戏生的坐像,他是坐着,坐着看不出身高。当归的药用范围又增加多项,写着可以治这样的病,可以治那样的病。有人就用笔在边上加了:可以当劳模。不久,又有人却加了一条:那咋不治大骨节病?!

  但是,回龙湾镇的鸡冠山金矿彻底停产了。鸡冠山的矿藏差不多挖完,到处是废弃的矿洞,崖坡坍的坍,垮的垮,成了一座残山,山下沟岔里的水也是剩水,不再流动,终日散发着恶臭。矿区的人全部撤走,那些厂房,工棚,以及商铺,旅馆,饭店都关了门。镇党委和镇政府提出转型发展,重新调整生产结构,他们就一方面跑县上、市上,甚至省上,四处求要拨款,一方面也在别的村寨推广当归村种植当归的经验,戏生也便被聘请为指导专家。

  这是戏生一生最风光的日子,他坐着小车从这个村到那个寨,凡到一地,就有人欢迎,吃香的喝辣的,口口声声被叫作老总。他很认真,不厌其烦地指导着怎么选种子,怎么整理地,又如何施肥喷药,如何挖收分类,还要召集了种植户来讲经销,他的口才已经非常好,在主席台上讲时翻动着笔记本,以示他做了充分准备,但他的笔记本上其实一个字都没写。这期间,老余带了县电视台的人在拍摄一部关于当归种植的专题片,专门来拍摄戏生指导的镜头。晚上两人住在接待室里,戏生却给老余说起他多年里一直没解决的心事,那就是他爹当年的那个申请始终没有下落。当然,他现在完全不是为了政府的什么补贴和周济,但他却越来越想着能见见匡三司令。老余有些吃惊:你想见到匡司令?!戏生说:我想我现在可以能见他!老余说:你心比我心大!老余没有领戏生去拜见匡三司令,他是连匡三司令家住在哪儿还不知道哩,但老余答应了戏生,说他会寻机会的,让戏生耐心等着。

  戏生是耐心地等着,而谁也没有想到,他等来的却是一场瘟疫。

  秦岭里是发生过瘟疫,还是冯玉祥把清朝皇帝撵出故宫的那一年,霍乱大爆发,人拉肚子提不起裤子,先还往厕所跑,后来跑不及,肚子只要一搅动,就拉在裤裆里,黄水顺着裤腿往下流,拉过七天人就死了。秦岭东部几个县,几乎每个村寨都死人,而北部更严重,有一个乡死了多半,另一个乡四百二十家绝了户,还有一个乡十五个村寨没活下来一个人,也没活下来一头牛一条狗。那一场瘟疫,一辈一辈人往下传说着可怕,所以当新的瘟疫出现了,秦岭里的人都心惊肉跳,打听这瘟疫是从哪儿来的,是什么瘟疫?当听说这瘟疫最早从南方开始,然后传染到北京,又从北京向全国各地传染,一旦传染上就像患了重感冒,头痛,鼻塞,浑身发热,关节疼痛,咳嗽不止,导致呼吸系统功能衰竭而很快致死,他们就大骂南方人,再大骂北京,就相互询问:瘟疫能传染到秦岭里来吗?询问了,自己又说:全国都传染了,秦岭不是中国?!所有人全惶惶不可终日。

  瘟疫的消息刚刚传开的时候,戏生并不以为然,从湖北来了一位客户,要购买三吨通底归,但不满意包装,他正在加工厂更换着装归的箱子,老余派人来叫他到县政府去。一进老余的办公室,老余说:昨夜做什么好梦了?戏生说:忙了一个通宵,眼还没眨哩。老余说:你个半截子,连个好梦都没有,倒是我操心挂肚地给你办好事!戏生只是笑,老余就告诉说他联系了省林业厅长,林业厅长现在已不是林业厅长了,新任了省政协的副主席,副主席让他带人去省城,匡三司令正好在省城疗养,可以一块儿去拜见。老余告诉完了,戏生还是笑,老余就等着戏生笑完了,说:我这是什么命呀,好像前世欠了你,今世来为你办事的!就叮咛戏生现在就去理个发,洗个澡,明天一早两人就上路。戏生要走时,却问了一句:社会上咋有了瘟疫的谣言?老余说:那不是谣言,是真事。戏生说:有瘟疫了咱还能去省城?老余说:天上就是掉星星,那星星就瞄着往你头上砸呀?你要去见匡三司令,不是匡三司令要等你哩!

  这一夜,戏生确实是又没有睡好,他兴奋地换了一套衣服,觉得不行,又换了一套衣服,还觉得不行,就打电话给荞荞,荞荞说你不是有一套白西服吗,白西服穿了人显得宣净。戏生又问去了给匡三司令说什么话好,荞荞说你不是口才好吗,戏生说口才好那是对着农村人说的,面对着匡三司令我就拙好了,荞荞说你就说咱爷是谁,他要记得咱爷了,他就会问你话的。戏生嗯嗯地应着,说时间太紧,要不你也一块儿去,荞荞说有好事了你啥事记得我,戏生就嘿嘿嘿地笑着把电话挂断了。但荞荞又把电话打过来,问去省城给政协副主席带什么礼,给匡三司令带什么礼,要带就多带些,比如咱这儿的核桃,柿饼,土蜂蜜。戏生说你以为这是见乡镇领导呀,我带红包的。荞荞哦了一声,又说你把红纸和剪刀带上,去了多给人家唱几首歌,戏生说对呀对呀我咋把这事差点忘了。

  到了省城,就先去见政协副主席。政协副主席听老余说要带个老板来,就在办公室等候,门被敲响,出来见是老余,问:老板呢?老余说:这就是。副主席头往下一垂,这才看见了戏生。招呼落座,副主席说:你就是戏总,做药材生意的?戏生忙站起来说:我不姓戏,我姓苟。副主席说:苟总不好听么,叫戏总好。老余说:副主席都叫你戏总,你就是戏总!戏生就给副主席汇报了他的药材公司生产营销当归的情况。副主席问老余:上一次寻找老虎的说是个侏儒,这怎么又是个……老余说:戏总就是当年寻老虎的戏生。副主席哦哦地脸色变了,接着却哈哈大笑起来,说:原来是一个人呀!当年你可给林业厅添了不小的压力啊!好在都是为了家乡的发展犯了急功近利的错误,没事,没事,到底是能人,金子总会放光么!戏生一下子放松了,手在膝盖上擦了汗,掏烟要给副主席敬,副主席说他不吸烟,戏生说:那老虎是真的。老余瞪了他一眼,他退回来坐在沙发上再没言传。

  见匡三司令是在城南的温泉疗养院里,他们是晚饭后去的,匡三司令在泡澡,接待的人让他们在厅的外间等着,交待说爷爷年纪大了,身体不好,说话的时间不要太长。接待的人给他们沏上茶后就去了里间。戏生说:不是说见了司令叫首长吗,怎么是爷爷?副主席说:你们也就叫爷爷吧,司令已经退休了,他不愿意再叫他司令或者首长。戏生点着头,却去了一趟厕所,从厕所回来才坐不到十分钟,又去了一趟厕所。老余说:你拉肚子?戏生说:没,不知怎么老想尿,又只尿那么一点。老余说:是紧张了,你深呼吸。戏生就端直了身子深呼吸。一个小时后,里间的门开了,先是一个警卫出来,黑脸大个,拿眼睛盯着他们,戏生给人家笑了一下,人家没有笑,戏生觉得人家的胳膊比他的腿还粗。接着一个女服务员就推出了一辆轮椅,轮椅上坐着匡三司令。其实戏生和老余都没见过匡三司令,当副主席站起来向前走了几步说了声首长好,老余和戏生也赶忙站起来向前走了几步齐声说:爷爷好!戏生拿眼睛看着匡三司令,匡三司令已经很老很老了,脸很小,像放大的一颗核桃,头发却还密,但全白着。匡三司令的嘴一直张着,说话的时候嘴唇才动起来,他在说:谁要来看我的?老余忙说:爷爷,是我和戏生来看你的。匡三司令说:你是谁?老余说:我是秦宁县副县长。指着戏生,再说:他叫戏生,是回龙湾镇当归村的。匡三司令说:你咋不好好长呢?戏生说:当归村里人都是长不高。匡三司令抬着手示意让他们坐,他们都坐下了,匡三司令的嘴又张着,不再说话。副主席就再次给匡三司令介绍着老余和戏生,他们是秦岭革命老区人,老区人民非常想念你。匡三司令突然插话说:我那棵杏树听说今年结的杏很繁?副主席不知道什么杏树,看着老余和戏生,老余和戏生也不知道杏树的事。戏生就说:嗯,嗯。爷爷,我是当归村的,秦岭游击队在当归村驻扎过,你还记得我爷吗,我爷也是游击队员,叫摆摆。匡三司令说:摆摆?噢摆摆,我记起来了,你爷也和你一样高,是叫摆摆。戏生说:是呀是呀。匡三司令脸上活泛起来,说:摆摆是你爷爷呀?你爷爷刁鬼刁鬼的,他那时没枪,总想背我的枪,还是我帮着他做了个木头枪。他是罗圈腿,可跑得倒快,是个勇敢同志。后来在一次送信时牺牲了,还是我去收的尸,死得很惨。匡三司令双手在撑着轮椅,似乎要站,但没有站起来,服务员赶紧扶好他,他就咳嗽了三声。戏生说:我爷牺牲后,我奶带着我爹出外逃荒,我爹后来学了皮影戏,他是……副主席说:你不说这些了,首长一回忆秦岭游击队的事他就激动,你说些别的吧。戏生就说起他的药材公司的事,一边说一边看着匡三司令,匡三司令恢复了平静,不再说话,嘴又是张着。老余说:戏生,你给爷爷唱唱歌,爷爷可能是几十年都没听过秦岭里的歌了。戏生说:那好。就站了起来。副主席说:他会唱歌?老余说:他唱得好,让爷爷高兴高兴。戏生唱道:

  摆摆要参加游击队,老黑不要摆摆,因为摆摆屁股翘,容易暴露目标。摆摆去找李得胜,李得胜认为他可以送信,摆摆就参加了游击队。摆摆有一次去送信,半路上遇见了保安,因为摆摆的屁股翘,藏在草丛就被发现了。摆摆爬起来就跑,保安上来就是一刺刀,为了革命为了党,摆摆就光荣牺牲了。

  匡三司令就笑起来,拍手说:唱得好么,你爷要参加游击队时,老黑就是不同意啊,吭,吭。匡三司令又咳嗽了两声,副主席说:你咋还唱游击队的事,来个别的吧。戏生说:那我唱老山歌。就唱道:

  这山望见那山高呃,望见一呀树好啊好仙桃。长棍短棍打不到呃,脱了绣呀鞋上啊上树摇。左一摇来右一摇呃,摇了三呀双六啊六个桃。过路君子捡一个呃,不害相呀思也啊也害痨。郎害相思犹小可呃,姐害相呀思命啊命难逃。

  唱过了,大家都拍手,戏生就得意了,说:我再唱个《郎在对门唱山歌》,就唱道:

  郎在对门咾唱山歌,姐在房中织绫罗,对门那个短命死的挨刀子的害瘟的唱的这样哎好,唱得奴家脚手软,手软脚,踩不得云板看不得哪楼,眼泪汪汪听山歌。

  他唱了第一段,再唱第二段第三段,就从口袋掏了红纸,一边往匡三司令近前去,一边又掏出了剪刀。但就在这时候,匡三司令身边的警卫一下子冲过来照着戏生胸口踢了一脚,咵嚓一声,戏生被踢得撞到对面的墙上,又弹回来摔在了地上。事情来得太突然,副主席惊呆了,老余也惊呆了,等回过神来,匡三司令已经被服务员推进了里间,那页门也关闭了。警卫员在地上扭住了戏生,说:你想干什么?!老余这才明白了缘故,忙向警卫员解释:戏生是革命后代,是劳模,他是会在唱歌时能同时剪纸花花的,他是一心想给爷爷表演一下的。警卫员没再吭声,放下戏生也去了里间,但戏生还没有爬起来,老余说:误会了,你起来。戏生的脸青了一半,鼻涕眼泪流在地上。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