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生》-戏生从省城回到县城正好是晚上

更新时间:2020年07月11日 星期六 10:03:23 作者:


关灯
护眼

戏生从省城回到县城正好是晚上,他在他县城的房子里整整窝了半月,不到公司去,也不上街,关掉手机,不和任何人联系,他发誓再不唱歌。

  在这半月里,瘟疫在迅速地传染,全国各地都成立了防治组,对发现的病人强行隔离治疗,而所有的车站、码头设立了检查站,省城严防着从北京上海广州来的人,一律登记、隔离、测体温、验血液,市城又严防着从省城来的人,一律登记、隔离、测体温、验血液,县城又严防着从城市来的人,一律登记、隔离、测体温、验血液。当回龙湾镇街也设了关卡,严防起从县城来的人,全都要登记、隔离、检查,要观察十天时,当归村没有登记、隔离、检查的条件,村长就组织了村民巡逻队,日夜三班倒,每人拿一根木棒,凡是生人或者是在外的本村人,谁也不准进,流窜的野猫野狗也不得进。

  荞荞一直没有戏生的消息,以为戏生还在省城,而电视上天天都在报道着省城又死亡了多少人接受治疗着多少人,她就着急,给老余打电话,老余的电话竟通了,而老余说他和戏生早从省城回来了,荞荞就追问那戏生怎么一直关机?荞荞的语气重,在埋怨着戏生也在埋怨老余,老余就立即替戏生圆场,说县上防治瘟疫的任务很重,戏生是大老板,又是药材公司的,他是在筹集板蓝根,板蓝根能预防瘟疫的,采购到了还要加工制成粉剂,怕是一忙就顾不及给你联系了。老余放下电话,就又给戏生打手机,果然手机关了,就直接去戏生的住处敲门,把门敲开了。

  戏生完全不像是戏生了,头发蓬乱,胡子满脸,腮帮子陷下去,人显得更矮了。老余说:你半个月都关机着?戏生说:我连门都没出过。老余说:看你这样子,像不像个鬼?!戏生吼起来:鬼也是个羞辱的鬼!老余这才明白戏生还在为警卫员的一脚在纠结,说:那事情有啥哩,人家有人家的职责,狗咬了你一口你还不活啦?跟我走,现在全县瘟疫预防工作重得很,你的公司必须筹集一批板蓝根,你倒在家里躲清闲,还像不像个劳模?!硬把戏生拉出了门。

  又忙了三天,戏生还真的筹集到了三吨板蓝根,才给荞荞回了个电话,他告诉荞荞,县城现在是人人自危,影院关门了,商场关门了,饭店关门了,到处在喷洒消毒水,人人都戴了口罩,见面互不握手,但他还健康着,公司贡献出了三吨板蓝根。荞荞还是不放心,说贡献了三吨板蓝根也好,而已经贡献了,就不要在县城久待,还是赶快回来,毕竟当归村人口少,空气好。戏生就决定回当归村。

  戏生是半夜里悄悄离开县城的,他知道回龙湾镇街上在盘查外来人,虽然镇街上很多人都认识他,却担心万一检查站的人不认识他,过关就麻烦了,他熟悉回龙湾的地形,就没走大路,从一条山路绕过了镇街,直到第二天中午才到了当归村前的二道梁上。人又饥又渴,在山泉里喝了水,吃点饼干,开始揉腿,腿已经钻心地疼。他进村的时候,村口的碌碡上坐着村长的侄媳妇,他说:小麦,小麦!那媳妇的名字叫小麦。小麦应了一下,却突然大声呼喊:瘟疫!瘟疫来了!立刻从旁边的院门里冲出一伙人,都提着棍棒。戏生说:是我!那些人说:知道是你。你从市上回来的还是从县上回来的?戏生说:从县上。那些人说:县上情况咋样?戏生说:发现了十例,死了五例了。戏生说着,一晃一晃往里走,地上有一块石头,他用脚拨开了,才要说你们喝板蓝根了吗,七八根棍棒就顶住了他。戏生说:我没瘟疫,挡我呀?他们说:谁证明你没瘟疫?你从县上来的能没得瘟疫?!你回来干啥?戏生说:我是当归村人我不回来?我给你们谁家没带来过财富,现在就翻脸不认啦?他们说:你是带来过财富,可你现在要带来瘟疫!你不要进村,你到下边那个土窑里住十天,十天里如果没发病,就放你进村。戏生骂了一句:娘的!硬往里走,被棍棒一拨,倒在了地上,戏生扑起来就给黑栓的脸上唾了一口。也就是这唾了一口,黑栓叫道:他给我染上瘟疫啦!赶紧用水洗脸,用土搓脸,众人就说:他肯定有了瘟疫,故意回来要咱垫背的!一齐把棍棒抡了过来。戏生一看阵势,扭身就跑,众人穷追不舍,荞荞闻讯赶来了,哭着闹着拉扯追打的人,村长也来了,又求村长。村长说:这都是为了全村人的安全啊!荞荞说:他哪儿不安全啦?需要当归苗子了咋不说不安全,要卖当归了咋不说不安全?!村长对追打的人喊:不打了,不打了!但众人仍在追打戏生,那黑栓追在最前头,边追边骂:你给我传染哩,你让我死,我也让你死!戏生打不过黑栓,就顺着地塄跑,黑栓也追过了地塄,地塄越来越高,越来越窄,戏生跑不快,眼看黑栓要追上了,便从地塄上跳了下去,把一条腿骨折了。

  荞荞把戏生从地塄下背上来,要回家,人们还是不让进村。村长最后和村人开了个会,总算允许戏生回村,但必须待在家里,不准出门在村里走动。荞荞背着戏生往家去,戏生一路上都在荞荞的背上骂,骂当归村是瞎村,人是瞎人,忘恩负义,猪狗不如,再不给育当归苗了,再不给供应农药了,再不给销售当归了!荞荞劝他不要骂,他还是骂,荞荞说:你再骂我就不背了,咱是当归村人,家在当归哩,你骂你自己啊?!戏生是不骂了,却号啕大哭:我没瘟疫呀!我不是瘟疫呀!

  戏生确实没有瘟疫,而三天后,村长却睡倒了,他发烧,烧得昏迷不醒。人们就怀疑是不是戏生给村长传染上了?可戏生还好着,荞荞还好着,被戏生唾了一口的黑栓也好着呀!即便是戏生真的把瘟疫传染给了村长,村长发病也没这么快呀,是不是村长在别的什么地方传染上的?于是有人就说七天前看见村长家的狗和另一只狗在村外的土壕里连过蛋,那一只不是村里的狗,会不会是那流浪狗有病了传染给了村长家的狗,狗再把病传染了村长?村巡逻队从此除了严防有人从外边进村,也严防一切牲畜进村和出村,凡是发现,不论牛、驴、猪、狗、鸡,就往死里打。村人也便去村长家抓他家的狗,村长的媳妇拦住不让抓,说狗根本没出去过,如果是狗有病,那狗早就死了,为什么还好好的?而狗趁机蹿上院墙,从房顶上跑走了,跑出了村。但过了一天,村长就死了。

  村长死得这么急促,那就是患了别的紧病,村人当然要帮着处理后事,设了灵堂,做棺拱墓。尸体是停放了三天,他们想请我唱阴歌,可与我熟悉的只是戏生,不好意思让戏生来请我,更何况我人还在回龙湾镇街,去镇街就可能染上瘟疫而我去也可能带去瘟疫,这阴歌并没有唱,只是村长的媳妇不停地哭了三天。

  出殡的那天,除了巡逻队继续巡逻外,村里所有人都去抬村长的棺材往坟上送。别的村寨的人抬棺有四个人抬的,也有八个人抬的,当归村的男人都是半截子,一根竖杠上又拴了六根横杠,十六个人抬了,棺材两边分别还得有四五个人用手抬着,棺材就摇过来摆过去,前行得趔趔趄趄。去坟上的路走了一半,有三四个人汗流满面,旁边的妇女就给擦汗,说:水出得这么多?!抬棺的说:我头晕晕的。棺材终于抬到坟上,喊头晕的觉得天旋地转,坐在地上不敢再动,而汗出得越来越多,衣裤全溻在身上,像从河里才捞了出来。有的人去问:累着了?用手去拭那晕坐在地上的人额头,自己也坐下来,说:我咋也这难受的?赶忙把头晕难受的六个人背了往回走,背的人就说:发烧了,背着能烫人的。背回家去,这些人全都神志不清,喘气困难,睡倒了。第二天中午,竟然又死了三个人。村人这一下全慌了,明白了村长一定一定是得了瘟疫死的,是他传染了村人,埋葬村长是所有人都去了,自己也肯定要传染上了。当归村一时鸡飞狗跳,哭叫连天。

  戏生和荞荞一直没有出门,想出门也出不去,院门被村人锁上了。在院子里听见了外边的哭叫,戏生说:我一回来村里出了这么多事,还真的是我带回了瘟疫?荞荞捂了戏生的嘴,低声说:你胡说啥?那你怎么没死,我怎么没死?两人要出去看看,用杠子撬门,撬不开,荞荞搭梯子从院墙翻出去,再从外边砸开了锁,背了戏生走到了村道上。村里的巡逻队已经不巡逻了,黑栓见了他们,说:戏生,我错怪你了,你不是瘟疫!戏生说:我要谢你哩,我要不跌断腿,我可能也被传染了。村里成了这样,给镇政府打电话了没?黑栓说:这我不知道,恐怕没打。戏生说:要打电话,要打电话!他就在身上掏手机,却怎么也寻不着,荞荞的手机也没带,斜对的就是村长家,村长家有座机,走进去,村长的媳妇正咽气,旁边站着他儿子儿媳哭,戏生说:唉,她也走了。荞荞背了戏生就走,走回自己家,戏生才用自己手机向镇政府报告当归村发生了严重的瘟疫传染,人已经死了四五个,有症状的十几个,估计全村大部分人都感染了。镇政府接电话的可能是什么干事,惊慌失措喊镇长,接着在电话里听到镇长的指示:他知道了,但镇政府没能力救治,他马上给县上汇报,让县政府派医疗车到当归村拉人去县医院,在医疗车未到之前,死了的人尽快深埋,墓坑一定要三丈深,里边多倒些石灰。

  戏生不让荞荞背了,他用木板条固定包扎了腿,拄着拐杖在村里喊话,要大家别太慌,镇上、县上很快就会来医生和救护车的,各家各户死了人的赶快埋人,就在自家院子里埋,坑越深越好!但是,死了的人怎么埋呀,活着的人没有了力气去挖坑,而医疗车到了晚上没有来,到了第三天中午还是没来,又死了三个人,连壮得像牛一样的黑栓也病倒了。死去的人都没有埋,尸体开始腐烂,村子里臭气熏人,苍蝇乱飞。戏生急了,又在村道里点着人名骂,等着都到村道集合,集合了十八个人。他就指挥着十八个人挨家挨户去检查,发现有死的,集体挖坑埋,坑挖不及的就把尸体装进瓮里,用石灰封好,一家人都死了的,就放火烧房子,房子倒坍下去就埋了。

  十八个人满脸灰黑,头发眉毛都被火燎焦了,像一群鬼在村里出没,刚烧过三处房子,到前村去挖坑拉瓮,后村又传来哭声,喊叫某某某又断气了。戏生每从一家院子里出来,就扭头要往村口看,村口仍是没有医疗车出现,他实在是走不动了,倒在地上,疯了似的骂:镇政府我你娘呀,你咋还不来?!

  实际情况是戏生把电话打到镇政府,镇长立马就给县政府报告了,县政府紧急开了会,一方面向省政府报告,一方面又给镇政府通知,县上医院病人很多,无法抽派人下去,让镇政府组织村人将病人以最快速度送到县医院来。镇政府就给当归村打电话,接电话的是村长的儿媳,她跑来叫戏生,戏生腿上包扎的木板条已掉了,他在村道上爬着,村长的儿媳说:叔,叔,你没事吧?戏生说:我有啥事?我身上有毒哩我还怕瘟疫,以毒攻毒哩,没事!村长的儿媳说:以前村里人是亏了你。戏生说:是亏了我,当归村亏过我三辈人的,但我还得救当归村啊!他去接了电话,镇长在说:快把人往县医院送啊!戏生燥了,大声喊:怎么送,都快死完了,没死的都躺下了,咋送?!打完电话,他让村长的儿媳背着他再到村里正烧房的那家去,村长的儿媳背不动,他就又骂村长的儿媳,让喊荞荞来背他。荞荞是领了一群孩子去接待楼,这些孩子家里都死了人或有重病的人,她觉得接待楼上已经很久没住人了,孩子们暂时住在那里安全。听到喊声,她跑去背着戏生到那家烧房的人家,那家的房顶全烧坍了,一伙人正在把四堵墙往里推,要把房里的死人埋掉。戏生说:唉,这房子今春才盖的呀!说着身子就往下坠。荞荞说:你搂住我脖子。戏生说:我咋这乏的,会不会……荞荞说:甭说话!戏生呸呸呸,朝空中唾了几口,却说:咱再到村口那几家看看去。荞荞说:行,行。背着戏生紧跑起来,却是把戏生背回了他们家。

  镇长在电话里听了戏生的话,再次给县政府报告了当归村的最新状况。这一次他是向老余报告的,老余亲自带了车,车上坐了两个医生,还装了几大桶消毒水,一到村口,见村里烟火笼罩,便又给镇长打电话,要求很快组织人来封锁当归村,不能让村里任何人任何牲口出去。然后他穿了防护衣和医生一家一家查病人。

  老余走了三户人家,三户人家都死了人,一户房子正烧着,再往后走,七处房子都烧过了,从院门口看去,倒坍的那一堆木料、土块、石头中还有露出来的死人的腿,一只狗就卧在旁边,呜呜地哭。到了村子的后巷,巷头的碌碡上趴着四个人,在五家院门槛上也趴着七个人,都是有气无力,见了老余只流泪,说不出话来。而戏生家门前的杜仲树下,荞荞瓷呆呆站着,老余喊:荞荞,荞荞!荞荞没言语。老余跑过去,问:戏生呢,戏生呢?荞荞朝屋里望了望。老余进去,戏生已经死在了炕上。

  老余流着泪向县委书记电话汇报着当归村的惨状,请求再派车来运送病员,请求再派消毒车来喷洒,以防瘟疫蔓延到别的地方。打完电话,他组织来人把最重的病人抬上车往县医院送,把还健康的人都往接待楼赶,现在不是隔离病人了,而是要隔离没病的人,然后就喷洒消毒液,再然后见狗打狗,见鸡打鸡,这些鸡狗也都跑不动飞不了,全被打死。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