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卫东官场笔记1》-第十章 在全县官员瞠目结舌中升官 检察院

更新时间:2020年07月12日 星期日 10:45:36 作者:


关灯
护眼

在交通局办公室,曾昭强把朱兵叫到办公室,阴沉着脸。

朱兵愤怒地道:“有些人为了当官,无所不为,太可耻了,我认为他们是想从高建那里打开缺口。”

曾昭强是交通局长,在今年县乡同时换届中,是副县长的热门候选人。另一位热门人物是农委蒋守文主任,而蒋守文与检察院金检察长是郎舅关系。

“高建这人手伸得太长,这一次是咎由自取,应该给他一点教训。”

曾昭强从内心深处对这个财务科长并不满意,可是高建是沙州市交通局副局长刘林义的心腹。刘林义是益杨县前任交通局长,出任副县长以后,又调任沙州交通局副局长。由于这一层关系,曾昭强就一直没有换掉高建。也由于这一层关系,曾昭强很多事情都绕开了高建,没有把柄落在高建手中。

“不知侯卫东这人靠不靠谱,如果他顶不住了,乱咬一气,还有些麻烦。”曾昭强这是指朱富贵石场的事情。

“侯卫东办事很机灵,提前用手机报了信。我认为他靠得住,现在得想办法把他捞出来。”朱兵说到这里,灵机一动,道,“侯卫东在上青林群众基础很好,威信极高,可以用群众的名义找到沙州人大主任高志远,请他出面。”

曾昭强点点头,“你去办这事,我去做其他领导的工作。”

在益杨县检察院,侯卫东被关到了冷清的小房子里,没有人理睬他。他不知道外面的情况,孤坐着思考对策。

侯卫东学法律出身,知道自己顶了天也就是一个行贿罪,而且能认定的数额很小。这一次检察院将自己请来,项庄舞剑,意在沛公,肯定不是针对自己,基于这个判断,他底气渐渐足了。

小房子极为冷清,侯卫东靠着墙坐在地上,冷且饿,迷迷糊糊打了一会儿盹,只觉过了许久。忽听房门哗地开了,一人道:“跟我走。”

到了一个不太标准的审讯室,开着一盏大台灯。侯卫东坐下之时,大台灯的强光直接射在他的脸上,刺得他睁不开眼睛。在强光照耀之下,侯卫东如被褪了毛的猪一样,暴露在杀猪匠的眼中。在台灯后面,由于光线的原因,则是一片黑暗。猎人,总是在黑暗处,凝视着他的猎物。静坐了十来分钟,侯卫东已是大汗淋漓。台灯后面才传出来一个声音:“侯卫东,你想好没有?”

“我是来配合你们工作,你们不问,我怎么知道应该想什么?”

台灯后面坐着商游副检察长和唐小伟。商游紧紧盯着侯卫东,从经验来看,侯卫东肯定和交通局财务科高建有金钱上的来往,因此他心里并不是太担心。

唐小伟道:“我提醒一句,1995年交通局财务科打了上百万在你的账上。4月,你曾经在益杨宾馆住过一晚,我就提醒这么多。坦白从宽、抗拒从严,这个政策你是了解的。你不说,不等于别人不说,年纪轻轻的,要珍惜大好前程。”

侯卫东假装糊涂,道:“我的账上没有钱,你凭什么说打到了我的账上?”在刘光芬的要求下,上青林石场凡是要写名字的地方,全是刘光芬的名字,账户也是以刘光芬名义所开。侯卫东的账户上就只有工资,刘光芬为了帮助侯卫东,每月还要到上青林来一次。

商游和唐小伟轮番上阵,意图从侯卫东身上打开突破口。最后,侯卫东一概只回答一句话:“头昏,记不清了。”

到了早上6点,侯卫东仍然还是这话,让商、唐两人无可奈何。唐小伟气得火冒三丈,忍不住取过一本厚书,垫在侯卫东后背,狠狠地打了几拳。他相貌虽然类似于泡水豌豆,出手却不含糊,打得侯卫东眼冒金花。

等他打完了,侯卫东道:“我国法律严禁刑讯逼供,我要向岭西、沙州检察院和人大投诉,要向新闻媒体揭露。”唐小伟又要冲过去一顿拳脚,商游赶紧拦住了,侯卫东忍住没有再说话。

大约在早上7点,商、唐两人回家睡觉,就留下另外一批人来继续提问。他们的目的已经很明确,就是要查出侯卫东与交通局的金钱交易。

侯卫东闭着眼睛,只说了六个字:“头昏,记不清了。”

第二天下午,吃饱喝足的商、唐又来到了审讯室。侯卫东已经24小时没有睡觉和吃饭,耳朵里全是询问声。

晚上12点,商、唐两人失望地走了出来。

商游是军人出身,从事检察工作已有十来年,很少看到这样硬气的人,道:“看来要从侯卫东身上打开缺口很难,他还真是个人物。”

唐小伟狠狠地道:“再审他24小时,就算是铁人也受不了。”

商游道:“侯卫东说得没有错,交通局的钱全部是打到侯卫东母亲刘光芬账上,他搞的是擦边球。”

唐小伟道:“与高建接触的人就是侯卫东,刘光芬不过是幌子。”

此时,交通局高建顶不住了,如流水一样把自己的事情全部交代了出来,牵出不少人,不过没有涉及曾昭强和朱兵。

商游不愿意把事情闹得太大,道:“据高建交代,上青林石场送钱的是一名叫做曾宪刚的人。曾宪刚是村委会主任,受了重伤住在医院里。侯卫东只是请他喝酒吃饭,此事我觉得没有多大意思。我回去睡觉了,你利用高建的口供再审一会儿。”

就在侯卫东苦苦支撑的时候,曾昭强找到了沙州市的领导,暗中做了工作,很快就有电话打到了县检察院。与此同时,上青林村民代表在秦大江的组织下,弄了一个万人签名,送到了沙州市人大主任高志远家里。

在多重压力之下,检察院就停止了对侯卫东的审讯。侯卫东行贿一事证据不足,没有能够立案,也就没有案底。

交通局财务科长高建家中搜出了一百二十万的巨额财产,他在检察院就没有能撑住,吐了个干干净净,已被刑事拘留,彻底完蛋。

走出检察院的那一天,侯卫东胡子冒出老长,他抬头看了一眼冬日难得一见的太阳,整个人都快软了下去。

虽然侯卫东的父兄都在公安机关工作,可是平时在家见到他们,体会的都是人民民主专政民主的一面。而检察院的经历,让侯卫东体验到人民民主专政的专政面。专政的铁拳,让侯卫东背心隐隐发痛。

当他走出检察院时,一辆桑塔纳就滑到了他的身边,梁必发坐在副驾驶位置,摇下车窗,道:“疯子,上车。”

侯卫东上了车,便将头靠在后背上,闭目养神。梁必发扔了一支烟给他,正准备给他点火,回头之时,侯卫东已经沉入了梦乡。

一觉醒来,侯卫东坐在床上愣了半天,没有搞清楚是在哪里。这一路他都在做梦,梦中,总觉得天空中有一个太阳,直直地刺向了他的身体。

站在窗子边,看到了一个风景优美的湖。湖面并不大,水特别清冽,两岸绿树如荫,侯卫东深吸两口气,连心肺都清爽了下来。

侯卫东慢慢地将检察院的事情理了一遍,检察院之行,是对自己意志力的考验。虽然几次都到了崩溃的边缘,却最终扛住了检察院的疲劳战术。这说明,自己有一颗坚强的心,为此他很满意。

走到客厅,就看到两个人在喝茶,梁必发和一位漂亮的年轻女子。

“疯子,你狗日的终于醒过来了,你知道你睡了多久?整整18个小时!”

侯卫东闷头闷脑地道:“今天是几号?”

“11号。”

侯卫东是7号被带到检察院,转眼就过了四天。他使劲揉了揉太阳穴,道:“他妈的,检察院真是整死人不填命,有几次真的要崩溃了。”

梁必发拍着侯卫东的肩膀道:“我没有看走眼,疯子,你这个朋友我交定了。”对于这种在检察院能够死咬着不松口的朋友,梁必发是发自真心地佩服。

侯卫东被带到检察院以后就与外界隔绝,所以,对整个事态的发展并不了解,只是由于有一个不认识的女子在面前,他没有多问。

“我给你介绍一个好朋友,这是沙州道路工程公司的李晶,李总。”

李晶伸出纤纤玉手,道:“好几次听到梁大哥说起你,我是沙州道路工程公司的李晶。哪里是什么老总,只是为了好听,挂了一个副总的名字,其实就是一个打工仔。”

梁必发笑道:“侯卫东,今天你要好好和李总沟通。据最新最绝密的消息,岭西省要在1996年开始修建岭沙高速公路。如果不出所料,这事就要由沙州道路工程公司来做。高速公路肯定要从益杨通过,这可是一个大商机。”

侯卫东刚刚脱离了人民专政的铁拳,心思还没有转到做生意上,勉强笑了笑,道:“还请李总多关照。”

李晶道:“上青林石场是益杨至沙州最好的石场,到时需要侯总多多提供支持。”

说了几句话,侯卫东慢慢地恢复了元气,道:“这是什么地方?我饿得慌,弄点稀饭或是面条。”

李晶笑道:“这是沙州城外的汉湖,沙道司的产业,我已做了安排,你就在这里好好休养几天。”

侯卫东心道:“看来,被检察院弄了一回,曾昭强彻底接纳了自己,坏事从某种程度来说,也算是一种好事。”

李晶很有眼色,知道侯卫东与梁必发有话要说,道:“你们先聊一聊,我到厨房去看一看。曾局长特地安排,要弄几样有特色的菜品。”

李晶的背影随着高跟鞋的叮当声远去,她的腰身收得极细,束了一根腰带,虽然是秋天,仍然显出了窈窕身材。若是论性感,有人是饱满的性感,有人是委婉的性感,还有的就是骨子里的性感,李晶显然是性感到骨子里面了。

“财务科高建被抓了,熬了一天,全招了。”梁必发摇着头道,“高建这回完蛋了。”

“牵出了哪些人?”

“这也不太清楚,局里只牵出了他和纪检组长,纪检组长是原来的工程科科长,其他人没事。曾局为了你的事情,去找了县领导,要不然你可能还得多住几天。你在上青林的朋友们也不错,搞了一个万人大签名,跑去找了沙州人大的高志远。”

过了十来分钟,一位穿黑色套服的女服务员,端上来一个盘子,里面是两个炒菜,一份汤,还有一盆米饭。李晶跟在后面,道:“酸萝卜鸭子汤,小炒肉丝,炝菜小白菜,你尝尝,都是汉湖的拿手菜。”

正如李晶所言,菜名虽然平常,所用材料无一不是精挑细选,味道也极为地道。侯卫东埋头苦干,将整盆米饭和三份菜全部消灭掉,看得李晶捂着嘴直笑。

“卫东,我这里有温泉,曾局还有一会儿才来,我建议你去泡一会儿,解除疲劳,恢复体力。”得到同意后,李晶对身边的服务员道:“将这位先生带到三号楼。”三号楼是汉湖的贵宾楼,专门接待重要客人。侯卫东原本是不够资格进来洗浴,只是曾昭强特意交代,侯卫东才能享受到曾昭强等人一样的待遇。

侯卫东跟着服务员就去了三号楼,三号楼外表朴素,内装做得极好。到了会客室,一位长相甜美的女子迎了过来,温柔地道:“欢迎先生光临。”她弯了弯腰,就在前面带路,上了楼,又拐了一个弯,将侯卫东带到了一个极为幽静的地方。她一边走,一边取下对讲机,道:“二号,到黄山松。”到了门口,做了一个请进的姿势,自己转身离开。

进了一个宽大的房间,里面一应俱全,已有一位个子高挑的女子等候其中。她给侯卫东泡了一杯茶,道:“这是益杨上青林的明前茶,名气虽然不大,却是货真价实的好茶。”侯卫东喝了一口,不禁点了点头。这确实是上青林最好的明前茶,而且全是一叶明前茶。

这个地方为客人考虑得极为周到。

侯卫东赤身裸体进入了圆形的大池子,他靠在池边,随手就可以拿到饮料、酒或是茶水。那高挑女子将各项准备工作做好,就慢慢地将外衣脱了下来。在侯卫东一丝惊异中,全身也脱得精光,她表情自然,抬腿就进了池子里。

侯卫东顿时就起了反应,不过有了检察院的经历,他不愿意在曾昭强眼皮下办这种事,道:“我很累,只想放松,其他事情不做。你穿上内裤,我鼻血要流出来了。”

女孩听他说得幽默,笑了起来,道:“那你先泡一会儿,等会儿我再帮你搓背。”

女子说话语气没有任何淫荡的气息,如两夫妻在家里搓澡一样。侯卫东在心里道:“我操,这个汉湖,当真是不简单。”

泡了一个多小时,很舒服。

侯卫东起身之时,那女子跟着起来,拿了一张大毛巾,细细地为侯卫东擦洗了一遍,赞道:“先生的皮肤真好,漂亮的古铜色,肯定是经常晒日光浴。”侯卫东微笑不语,心道:“鬼个日光浴,石场的工人们都是这个肤色。”

女子服务很周到,她发现侯卫东内衣有些脏,就从衣柜里取过一套内衣,道:“这里专门为客人准备了内衣,需不需要更换?”

侯卫东洗得清爽,穿得干净,一扫从检察院出来的晦气。回到前厅,曾昭强、朱兵、梁必发和李晶正在打麻将。

曾昭强道:“我和卫东先说两句话,你们等一会儿。”两人来到了花园的角落。

“高建自作孽,这一次,不死也要脱层皮。你这朋友值得交,这几年交通大建设,石场生意好做,你抓住机会好好经营,多赚些钱。有了钱,你想做点什么都容易,这个道理你慢慢体会。”

回到了益杨县城,曾昭强道:“送你回青林?”

侯卫东道:“曾局,不用管我,我还要办些事情。”

“年轻人的事我不管,交通局要集资建房,多修了几间。你若要,按交通局内部职工价卖给你。”

“那当然好,谢谢曾局关心。”

“自家人,不要客气,这事你找朱局去办。”

回到了沙州学院的房间,关闭房门,侯卫东没有开灯,在电话位置给小佳打了一个电话。

小佳很生气:“你干什么去了?好几天都没有打电话。”侯卫江略略迟疑了一下,还是讲了实话,道:“交通局财务科长高建贪污受贿,害得我受了拖累,到检察院去说明情况。”

为了不让小佳担心,侯卫东对事实经过做了小小的处理,诸如“检察院的疲劳战术、唐小伟背后的黑拳”这些情节都省略了。尽管听到的是简化版的经过,小佳还是担心得紧,在电话另一头千叮咛万嘱咐。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