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卫东官场笔记8》-去党校的原因

更新时间:2020年07月13日 星期一 9:44:46 作者:


关灯
护眼

午餐时间,侯卫东给小佳打了电话,道:“你出来一趟,到新月楼,我请你吃饭。”

小佳兴致挺高,开玩笑道:“今天不是你和我的生日,也不是结婚纪念日,莫非是你做了错事,所以才请我吃饭?”

侯卫东心情糟糕,没有心思开玩笑,郁闷地道:“确实有很重要的事情跟你商量,你一定要过来。”

小佳脸带笑容,提着小坤包进了包房,见到板着脸的侯卫东,觉得气氛不对,问道:“你遇到什么事情了?脸上有层冰。”

侯卫东道:“这事说了你也不信,但是我先把话说在前头,你回家以后不能对着爸妈生气,更不准吵吵闹闹。”

“你胡说些什么,我为什么要和爸妈吵吵闹闹?”小佳伸手摸了摸侯卫东额头,道,“你没有发烧吧?”

侯卫东道:“我是清醒得很,再说一遍,此事已经发生了,你不准向家里人发火。”

听完侯卫东所说,小佳第一反应就是不相信,道:“我爸妈不缺钱,不可能收朱言兵的四万块。”

“朱民生是市委书记,他单独给我讲这件事,绝对是证据确凿。”侯卫东脸上挂着一丝苦笑,道,“我着手搞国有企业改制,一分钱都没有敢沾手,目前已经有人在传谣,这事一出,我是无话可说。”

自从侯卫东当了沙州市市委书记秘书以后,小佳的社会地位就直线上升,迎合的人,奉承的人,讨好的人,都围绕在她的身边,她在不胜其烦的同时也很享受这种氛围。她能当上园林管理局副局长,有着自己的内在因素,更关键的还是隐性原因。没有侯卫东,她十有八九还是二级班子,对此她心知肚明。

因此,小佳对于威胁侯卫东官位的人和事特别敏感,生气地道:“爸妈真是不懂事,每年我们给他们不少钱,为什么还要收钱?我这就去找他们。”

“事情已经发生了,找他们有什么用?目前要做的有三件事:一是退钱;二是爸要马上从工厂里出来,不能再回工厂上班了;三是要打好招呼,不能再收任何外人的钱物。”侯卫东又道,“我作为女婿,这事不好出面,你马上回去给爸沟通。”

小佳饭也不吃,直接回到家里。

看见父母,她忍不住发火道:“爸,妈,你们做的好事,把侯卫东害惨了。”

陈庆蓉和张远征正在客厅里看电视,见女儿进屋就发火,都觉得莫名其妙。

陈庆蓉向来强硬,脸一板,生气地道:“几天不回来,回来就嚷,嚷什么嚷?”

小佳声音很大,道:“我嚷什么嚷,我们家不缺这四万块钱,为什么要收朱言兵的钱?”

收了朱言兵的钱,张远征和陈庆蓉两口子曾经忐忑不安。后来,陈庆蓉到底舍不得这四万块,夫妻俩找了条理由自我安慰,于是收得心安理得。

这条理由是——张远征被返聘回了沙州农用车厂,这四万块就是返聘的奖金。

小佳听了这个理由,哭笑不得,道:“爸妈,你们想得太天真了,你们收了四万块钱,外人都会认为是卫东收的,现在无论如何都说不清楚了。”

“我们收钱和侯卫东有个屁关系。”陈庆蓉已经意识到了问题不对劲,可是嘴巴上还不承认。

小佳气呼呼地道:“现在朱言兵被纪委调查了,他说给你们两人送了钱,市里已经找卫东谈了话,难道还没有关系?”

张远征急红了脸,扭着脖子道:“我在厂里做技术工作,带头搞了三四处技改,这几处技改至少帮着厂里节约了几十万。朱言兵代表厂里给我发奖金,我为什么不能拿?这是劳动所得,不犯法。如果真的犯了法,我去坐牢,和侯卫东没有任何关系。”

小佳道:“现在官场复杂得很,很多人眼红卫东的位置,天天盼着他犯错误,官做得越大越是小心,总是担心被人抓住尾巴。现在你们收了钱,就是把卫东放在油锅里煮。”

张远征还想继续辩论,陈庆蓉已经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狠狠地瞪了丈夫一眼,问道:“这件事真的有这么大的影响?”

“官场上的事情你不懂,反正这事对卫东伤害挺大。”

陈庆蓉小心翼翼地道:“那怎么办,难道要把你爸送到监狱里去?”

小佳给了父亲一个白眼,道:“还不至于送监狱,爸以后不能在厂里工作了,四万元钱也不能要。”

张远征在厂里工作了一辈子,终于在退休以后找到了尊严。如今他在厂里工作,并不是完全为了钱,更多的是为了在工作中得到的认同,每当厂里人尊敬地喊一声“张工”,他就如沐浴在春风里。

他吼道:“我把钱退了,在不在工厂发挥余热,这是我的自由。”

“爸,沙州农用车厂已经不存在了,厂里本身还要裁人,况且朱言兵也不在厂里,你留在厂里有什么意思?”

陈庆蓉觉得小佳所说有理,发表了最后决定,道:“老头子,你别去上班了,一大把年龄了,难道不会享清福吗?非得自己苦熬着。”

等到小佳离开家,张远征苦闷得很,趁着陈庆蓉做家务事,把自己关在了小屋里。

他平时也不喝酒,在小屋里转了一圈,发现屋角有两瓶不知谁送来的茅台酒,便打开了酒瓶,狠狠地灌了两大口。不一会儿,张远征便醉倒在房里。

陈庆蓉打扫了厨房,没有见到张远征,推开小屋,看到了躺在地上的张远征。她吓了一跳,连忙扶起张远征,焦急地问道:“老头子,你怎么了?”

这时,她闻到了张远征嘴里喷出来的酒气,顿时怒气冲冲地道:“老头子,你以为你是台湾演员,遇到事情就可以喝醉酒?你就是沙州农用车厂的退休工人,发什么狗屁疯!”

话虽然如此说,陈庆蓉还是将张远征扶上了床,又给小佳打了电话,道:“张小佳,你给我回来,看看你把你爸害成什么样子。”

小佳正在开会,接到了陈庆蓉电话以后,连忙向局长张中原请假。张中原听说小佳爸爸生病了,痛快道:“你赶紧去,今天开会的内容,让办公室给你报告。”

小佳不知道父亲到底生了什么病,在车上给侯卫东打了电话:“我给爸妈讲了朱言兵的事情,刚才接到了电话,说是爸生病了,不知道什么病,我正在往家里赶。”

“我需要回来吗?”

小佳道:“我先看一看,如果病重,再给你打电话。”

尽管小佳说不必回来,侯卫东还是坐车直奔新月楼。刚进门,听到了小佳高亢的声音,道:“喝醉了酒,你在电话里说清楚嘛,害得我白担心一场。”

陈庆蓉声音也很大,道:“你爸都这个样子了,你回来一趟有什么不对?”

“我爸是什么样子,就是喝醉了,我们谁也没有让他喝酒。”

“你当女儿的怎么能这样说父亲,还讲不讲孝道?”

母女俩都有一张利嘴,屋里很快就有火药味道了。

侯卫东赶紧进门,把小佳拉到了一边,低声呵斥道:“小佳,你少说两句行不行?”

小佳气得脸红筋胀,低声道:“爸喝醉了,妈故意不说清楚。”

尽管侯卫东对张远征和陈庆蓉收钱之事很是不满意,可是他们毕竟是岳父岳母,他也不能怎么样。来到了床边,他问道:“妈,爸喝醉了?”见侯卫东也跟着回来了,陈庆蓉觉得不好意思,道:“你爸心里不高兴,喝多了一些,你不用回来的。”

侯卫东道:“爸为什么喝酒?”

“他这人劳动了一辈子,闲下来就难受。我想跟你商量个事情,你们既然不想让你爸到厂里去工作,干脆给他买两张机床,他招几个工人,平时加工点零件,只要有事情做,日子就好过些。”

小佳在一旁道:“妈,你们能不能享清福,折腾这些有什么意思?”

侯卫东倒是理解张远征,道:“爸有这个想法,我也不反对,你们自己去选厂房,买机器。我有一个建议,你们是第一次办企业,规模先小一些,然后再逐步扩大。”

陈庆蓉道:“知道了,我不会让你再操心了,这个企业就是让你爸玩的,也不求赚钱,满足几十年的心愿。”

回到家里,小佳满是歉意:“老公,我们家经常给你惹麻烦,你烦不烦?”

对于这类问题,侯卫东心里明白得紧,就算心里认为是惹麻烦,口里也绝对不能承认,否则就会真的惹上麻烦。他抱了抱小佳,道:“你这话见外了,我们本身就是一家人,谈什么麻烦。”

小佳温柔地亲了亲侯卫东,道:“我知道你心里有想法,看在我的面子上,别往心里去。”

“我不是心胸狭小之人,事情发生了,抱怨没有用。”

“老公,这四万对你有多大的影响?”

“如果没有人惦记,这四万其实也不是个事。如果有人惦记,即使没有四万的事,也可以弄出其他的事。”侯卫东此时已经把官场事看得很清楚,他知道此事的要害在什么地方,并不紧张。他如今不再是朱民生的敌人,而是为沙州增光添彩的老黄牛。

随后,张远征把钱退掉,四万元风波没有开始似乎就结束了。

转眼到了4月,岭西省委党校举办了第一期市厅级培训班,培训时间半年,从4月开始到10月份结束。沙州市副市长侯卫东是本期市厅级培训班的学员。

此时,沙州国有企业第一批改制基本顺利结束,沙州大学南部新区新教学楼进展顺利,唯一的重头戏Ly电子元件的事情正在磋商之中。

宁玥听到了这个消息,马上找到朱民生。

“朱书记,侯卫东负责国有企业,又管着南部新区,现在正是与Ly电子元件谈判的关键时期,他去省委党校学习,恐怕要影响这件大事。”宁玥一边说,一边甩了甩她的短头发。

作为代理市长,宁玥作风堪称强硬,在朱民生面前素来是直来直去,实话实说。

朱民生耐心地解释道:“这是省委直接出的通知。”

宁玥道:“谈判进入了关键时期,侯卫东肩负着重任,朱书记是省委组织部出来的,能不能做一做工作,让侯卫东下一期参加?”

“据我所知,省委组织部很重视这一次市厅级培训班,进入这个班的都有目的。能否进入培训班,一看省委组织部的态度,二看侯卫东有什么想法。宁市长,你说呢?”

宁玥碰了一个不软不硬的钉子,她太在意Ly电子元件的项目,决不允许这样一个项目失败。但是也清醒地意识到,论实际的工作经验她不如侯卫东,有侯卫东参加项目谈判,更有利于项目的推动。

她动用了手里的人脉,到省委组织部去探听情况。省委组织部的人明确表示,这次市厅级班的参训名单是由省委常委会决定,省委组织部无权调人。

在侯卫东要去学习前夕,宁玥与侯卫东进行了一次谈话。

宁玥用一种遗憾的语气道:“卫东,我真的不想你现在去学习,你知道Ly电子元件对沙州市的重要性,你在学习期间,关键的谈判还是得参加。”

侯卫东知道宁玥是真心想用他,表示感谢以后,道:“能参与Ly电子元件的谈判工作,是一件幸运的事情,只是省委的文件下来,我身不由己,必须得去。为了不影响工作,我建议由马市长参加谈判工作。他主持过益杨全面工作,经验丰富,是最合适的人选。”

宁玥再次深表遗憾,道:“卫东参加培训,肯定要高升,这是最遗憾的事情。”

她抬起手,用手指理了理头发,这个动作显得很女性化。侯卫东看惯了风风火火的宁玥,很敏感地看到了这个细节。

宁玥嫣然一笑,道:“卫东,有一句话我得再说一遍,虽然省委党校要求全脱产,可是沙州这边遇到急事、大事和难事,你不能袖手旁观。从沙州到岭西还不到一个小时,有事时,我会派驾驶员过来接你。”

侯卫东一向忽略宁玥的性别,此时见宁玥温柔款款地说话,反而有些不习惯,笑道:“我虽然去学习,但仍然是沙州市副市长,宁市长有指示,我当然会随喊随到。”

宁玥站起身,伸出纤纤素手,与侯卫东握了握,道:“那就一言为定,晚上市政府给你饯行,我要敬你两杯。”

关于这一次到省委党校参加为期半年的培训,在省委组织部正式通知下发之前,侯卫东已经接到了杜兵的电话。

“侯市长,我是小杜,有事向您汇报。”杜兵是在回家的路上打这个电话,他每次和侯卫东通话都是在办公区域以外。

侯卫东和杜兵很熟悉,听其语调及用词,猜了一个八九不离十,道:“省里有人事变动?”

“近期省委党校要开一个市厅级干部培训班,参加培训班的名单是由各地上报,由省委常委会确定。我刚才看到了相关文件,沙州市委推荐的是您。”杜兵如今在省委组织部办公室工作,他的信息来源既快又准。侯卫东当年给杜兵找了一个好单位,利人的同时又利己,此时这颗棋子充分发挥了作用。

得知此事,侯卫东陷入沉思。多年宦海生涯,让他习惯于透过事物的表面看问题,这次没有任何风声就被送到了省委党校市厅级班,实在令他不敢轻易相信表面说法。

从表面来看,能进入市厅级干部培训班,这是进步的前奏。可是,在现实操作中却有着千奇百怪的理由,比如,为了查一个人的问题,往往先把这人弄到党校去学习,这就是调虎离山之计。侯卫东最想了解的是自己被送入党校的真实原因。

“副市级干部包括了洪昂、粟明俊、杨森林、钱宁、姬程等一批人,为什么要将我送到省委党校?难道我比这几个优秀?这个理由不能让人信服。

“朱民生近期一直在释放善意,包括四万元事件,他处理得很有技巧,那为什么在Ly电子元件即将落户沙州的关键时期,将我送到了省委党校?这个做法就是抽了宁玥的梯子。宁玥个性强硬,又有背景,比黄子堤更难对付,难道朱民生现在就开始约束宁玥?

“我在朱民生眼里就是一个刺头,难道他以前的所作所为是让我放松警惕,他却突然临门一脚,让我在麻痹中被踢出沙州?”

想了无数种可能性,侯卫东总结道:“送我到省委党校,表面上是市委书记对我的肯定与重视。但是,哪一位副市长能进常委才是真正的试金石,才能准确试出朱民生的心思。”

想通了这个关节,侯卫东特意跑了一趟岭西,找了几位关系人打探虚实,顺便在吃吃喝喝中增进感情。

对于市委常委人选,市委书记朱民生自有考虑,在他的心目中,侯卫东不是合适的人选,他心里的合适人选是副市长马有财。当省委党校的正式培训通知到达沙州以后,他把马有财叫到了办公室,作了一次正式谈话。

“马市长,这一次省委党校市厅培训班,市委让侯卫东去,主要考虑培养年轻干部。”朱民生对侯卫东一贯是黑脸黑面,但是对于老资格的马有财,他态度要好得多。散了烟,两人如老朋友一样侃侃而谈。

“侯卫东人年轻,学历又高,工作能力强,他进市厅级培训班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作为老同志,我认为市委的决定是英明的。”马有财在心里已经把自己当成了天花板干部。所谓天花板干部,是指因年龄偏大等各种原因而升官无望的各种干部,这种干部有不少表现形式,诸如进取心下降、工作得过且过、想方设法为自己捞点好处等等。马有财由于易中岭事件,没有了捞一笔的打算,他对待工作是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不求有功,但求无过。

朱民生背靠着椅子,用手揉着肚子,道:“老马,你要有思想准备,侯卫东这次离职学习,他手里的工作就要由你来暂代。”

马有财知道侯卫东掌管的工作都是棘手之事,权力大,麻烦事也多,连忙推托道:“我这一摊子事情还没有完全理顺,重点工程又多,实在是忙不开。姬市长是从省政府下来的,眼光高,他来接侯卫东的事最合适。”

朱民生摇了摇头,道:“姬程在省政府工作的时间长,在基层工作的时间短,要办好沙州的事情还得有一段适应过程。钱宁的事情也不少,你和侯卫东是AB角,由你来接他的事,最合适不过。”

马有财坐得端正,认真听着朱民生谈话,脑筋也没有闲着,暗道:“朱民生这是什么意思?让我接侯卫东的事,难道想让我当常务?没有这种好事吧。”

朱民生语重心长地道:“老马,你在基层工作的时间长,负责过全面工作,是老同志了。”他打了个哈哈,笑道:“老将出马,一个顶俩,嗯,一个顶俩,就是要挑重担嘛。”

自从易中岭出事以来,马有财心生退意,根本没有想到要当市委常委,没有朝着这个方向努力。这时,天上似乎掉了馅饼,“砰”地碰在了脑袋上,让他一时没有回过神。

他很快就回过神来,干净利索地表了态:“谢谢朱书记,我听从组织安排。”

离开了朱民生办公室,马有财并没有兴奋,想着宁玥强硬的性格,想着艰难的改制工作,觉得肩上担子沉重如山。

回到办公室,他对秘书海宁道:“你给我泡一杯浓茶。”

海宁提醒道:“现在都5点钟了,喝了浓茶,晚上可能睡不着觉。”

马有财看了海宁一眼,没有说话。海宁知道马有财的意思,把茶杯洗干净,重新泡了一杯绿茶,放在了办公桌的垫子上。

刚出办公室门,见到杨柳站在走道上招手,海宁连忙走了过去,道:“杨主任,有事吗?”

杨柳道:“晚上在沙州大酒店给侯市长饯行,在那个大包间。”沙州大酒店最好的包间也是全市最大的包间,平时有重要接待,都安排在大包间。秘书们说起大包间,都知道是什么地方。

海宁接受了任务,却没有马上动身,试探道:“这次侯市长要参加市厅级培训班,回来以后肯定还要提拔,你说侯市长还有可能回沙州吗?”在秘书圈子中,大家都希望老板能升官,老板升官,秘书自然水涨船高。杨森林担任市委副书记以后,市政府这边缺一位进常委的常务副市长,海宁盘算来盘算去,还是觉得最有竞争力的就是马有财和侯卫东。如今侯卫东要到省委党校学习,他觉得马有财进常委的希望渺茫。老板前途不妙,海宁在秘书圈子里的日子肯定就要难过一些。今天单独见到了杨柳,忍不住就多问了一句。

杨柳没有回答他,温言道:“这事我也不清楚,领导的事情别乱猜。”海宁脸微红,支吾了两句,回到了办公室。

下午6点,侯卫东准时来到了沙州大酒店顶楼。进来时,蒋湘渝已经来了,正坐在电视机前喝茶。

两位老搭档相对而坐,蒋湘渝对站在一旁的服务员道:“你到门口去等客人,不用站在这里。”

服务员出去以后,蒋湘渝道:“这次到省委党校学习,你的保密工作做得好,我没有听到一点风声。”

侯卫东自嘲道:“你没有听到风声,我同样没有听到风声。”

“省委对你另有安排吗?”

“这谁知道,我还没有弄清楚状况。”

蒋湘渝作为秘书长,他了解政府工作的难处,喝了一口茶,随口道:“你手里一大摊子事情,谁接着,谁都有压力,而按AB角的规定,应该是马有财市长接你的事。今天朱书记请马市长过去谈话,我估计就是这事。”

侯卫东闻言心中一动,他正想理一理思路,姬程和钱宁相继来到了房间。

市政府秘书长蒋湘渝有意无意的一句话,侯卫东就留意观察着最后一个进来的马有财。马有财仍然是如往常一般稳重,应该敬酒之时就敬酒,应该说笑的时候就说笑。

众人在宁玥的带领之下,对侯卫东进行了车轮战。侯卫东的酒量是在上青林锻炼出来的,近年来一般比较克制,但真要喝起来,还真是好酒量。

马有财最先投降:“卫东在益杨就是好酒量,我们四人加在一起都不是对手,我老了,不能和卫东拼酒了,举白旗。人啊,就要服老,不服是不行的。”

这话就很有些意思,侯卫东有了酒意,心里却是异常明白,暗道:“马有财这是向我表明态度吗?他服老,也就是不想和我争,不争权夺利,也不知宁玥听懂了吗?”

转眼看宁玥,只见宁玥笑吟吟地看着男人们斗酒,脸上泛着红光,眉眼闪亮,很开心的样子,没有了在办公室的犀利和强硬。

散场时,侯卫东略有酒意了,而钱宁则被几位秘书抬进了小车。宁玥伸出纤纤素手,轻轻碰了碰侯卫东的手,道:“侯市长,你是学习不离岗,这是你答应了的事情,别忘记了。”

从目前掌握的情况来分析,不管市政府的事,宁玥市长会不满意,而管了市政府的事,或许会与朱民生的安排有冲突。

侯卫东此时觉得女市长也有女市长难缠之处,口里道:“我是随喊随到,只要宁市长愿意开口。”

“我可是记住了这句话。”宁玥挺认真地说。

坐在车上,侯卫东给小佳打了电话,道:“我回来了,你在家吗?”

电话听筒里面传来了哗哗的麻将声,小佳道:“今天赵姐过生日,我陪她打打麻将。”

小佳身边已经聚起了一群官太太,时常聚在一起,话题很多,能量不小,这也就是所谓的圈子。对于这个圈子,侯卫东以前还是挺支持,随着职位的升高,他对这个圈子就基本上是漠视了。现在,甚至不太赞成小佳长期混迹于其中。

“小佳,什么时候回来?明天我要到省委党校。”

“这边才凑起搭子,走了不太好。你喝酒了吗?在家里休息一会儿,我11点准时回来。”

打完电话,桌上几人都开始笑话她。赵秀道:“算了,让小佳回去,侯市长明天要到省委党校学习,他们小两口也要亲热亲热。”

洪昂夫人道:“亲热是可以的,但是小心别感冒了。”

这些中年女同志说话粗野得紧,甚至在某种程度上超过了男同志。小佳对此早已有了免疫力,笑道:“都老夫老妻了,还亲热个什么劲。”她话虽然如此说,可是心里也想早些回去了,只是碍于麻将场子,就打定主意在11点准时结束。

侯卫东进了屋,打开了灯,抬眼就见到小囝囝摆在屋角的玩具,还有屋角各型各样的芭比娃娃。看着这些玩具,他突然就很想抱一抱小囝囝,闻一闻她身上好闻的汗水味道。

原本想给岳父岳母打个电话,问一问小囝囝是否睡觉了,犹豫了一会儿,放弃了。

他带着些酒意,来到了客厅角落的音响前,选了“四兄弟”的大碟,很快,《离家五百里》在屋内飘荡起来。

If you miss the train I’m on

如果你错过了我乘的那班火车

You will know that I am gone

你会明白我已离开

You can hear the whistle blow a hundred miles

你会听到一百里外飘来的汽笛声

A hundred miles, a hundred miles

一百里,一百里

A hundred miles, a hundred miles

一百里,一百里

You can hear the whistle blow a hundred miles

你会听到一百里外飘来的汽笛声

Lord, I’m one, Lord, I’m two

上帝,过了一百里,过了两百里

Lord, I’m three, Lord, I’m four

上帝,过了三百里,过了四百里

Lord, I’m five hundred miles away from home

上帝,我离开家已经五百里

Away from home, away from home

离开家,离开家

Away from home, away from home

离开家,离开家

Lord, I’m five hundred miles away from home

上帝,我离开家已经五百里

Not a shirt on my back

我衣不遮体

Not a penny to my name

我身无分文

Lord, I can’t go back home this a-way

上帝,这条路不能让我回家去

This a-way, this a-way

这条路,这条路

This a-way, this a-way

这条路,这条路

Lord, I can’t go back home this a-way

上帝,这条路不能让我回家去

If you miss the train I’m on

如果你错过了我乘的那班火车

You will know that I am gone

你会明白我已离开

You can hear the whistle blow a hundred miles……

你会听到一百里外飘来的汽笛声……

这首歌的歌词内容与侯卫东的生活相去甚远,可其意境却深深地感染了他。这五百里路,是人生艰辛路,古今中外,背井离乡讨生活的人们,有的富足,也有的穷困;但无论是富足还是穷困,心中的离愁却是永远难以磨灭的。

侯卫东静静地坐在客厅里,将这首歌听了两遍,脑中浮现起郭兰的影子。

在第二次约会以后,两人似乎都有意回避着对方。但是,侯卫东从来没有停止过对郭兰的想念,经常在脑海中浮现起与郭兰在一起的细节。明天就要离开这块洒过青春和汗水的土地,在歌声中,带着酒意的他感受到了类似离家五百里的愁绪。

“我在听歌。”这也是第二次约会以后,侯卫东主动给郭兰打的第一个电话。

郭兰坐在台灯下看书,接到电话,差一点将台灯打翻。扶正了台灯,她用平静的声音道:“你在听什么歌?”

侯卫东重新放《离家五百里》,又将手机靠近了音箱。顿时,郭兰耳朵里也充满了纯净的乡村歌曲。

歌曲结束,侯卫东道:“我明天要到省委党校去培训,时间半年。”

“我知道这事,明天就走吗?”

“明天上午走。你说这次我到省委党校培训,是好事还是坏事?”

“我不知道这次让你学习的具体背景,但是参加省委党校培训总是没有坏处。按辩证法,坏事和好事是可以互相转换的。”郭兰又道,“我通过了研究生考试,带薪读书,到上海。”

说到这里,两人都有短暂的沉默。侯卫东道:“你去上海之前,我们见一面吧。”

郭兰内心深处不断有声音道:“这种关系不道德,也没有前途,坚决不能继续下去。”另一种声音马上又提出反对意见:“我爱侯卫东,就是爱他,我不是清教徒,为什么不能见面?”内心着实挣扎了一会儿,她最后一咬牙齿,道:“我在4月24日到上海。”

“好,我知道了。”挂断电话,侯卫东坐在沙发上听着音乐,酒意慢慢上来,不知不觉睡着了,而且做了一个内容五花八门的梦。

在梦中,他站在绢纺厂的厂门内,被愤怒的工人围住。工人们开始是在怒骂,在吐口水,后来就是拳脚相向。虽然是梦中,他甚至感到了脸上、胳膊上、背上被拳打脚踢的痛,闻到了工厂特有的味道,以及机器轰鸣之声。

正在挨打时,郭兰扑到了侯卫东的身上,她拼命地吼着、骂着,全然没有平时的文静。很快,她脸上有了鲜血,鲜血滴在了侯卫东脸上,温润而有着淡淡的血味。

侯卫东发怒了,跳起来与无数的拳脚对抗。当袭来的拳脚散去以后,他吃惊地发现,在一旁的郭兰已经不知去向了,只见远远地有一个背影。

侯卫东就如《月光宝盒》中的朱茵,站在城楼上,看着远去的那个背影。在梦中居然痴了,拼命地喊“郭兰”的名字,却无法发声。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