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艰难的制造》-第1章 柳钧顺利入关

更新时间:2020年07月16日 星期四 10:39:24 作者:


关灯
护眼

柳钧顺利入关,心无旁骛地直奔出口。他的爸爸在病床上等着他,他已经在回国手续和回程飞机上耗去太多时间,现在他必须抓紧分分秒秒赶回老家——一别六年的老家。他心里默念着姑姑的吩咐:国内建设日新月异,别怕,出机场找辆出租车,一定找黄色的强生或者绿色的大众,如此这般地谈价……

柳钧肤色黝黑,身形矫健,动作敏捷,唯一的行李是塞得鼓鼓囊囊的一只双肩包,看上去更像一个旅行者。

磕磕碰碰地穿过一条迎客的人和拉客的人让出的一条羊肠小道,柳钧听到一个有点犹疑的声音,“柳钧?请问是柳钧吗?”柳钧顺声音找去,见叫他的是一个中等身材的年轻男子,一张白皙的脸上架一副黑色细框眼镜。柳钧一时记不起他在国内有这么个儒雅潇洒的熟人,他的朋友,用他妈妈的话说,都是野人。“我是,请问你……”

“我是钱宏明。”钱宏明没有一句废话,只伸手做出一个“请”的姿势。但他一点不忘捕捉柳钧眼里的复杂神色,他今天来这儿也是满心复杂,不知道怎么面对柳钧,因此,多一句不如少一句,以不变应万变。

柳钧哑然,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眼前这个气质出众的人真是当年带泥土豆一样的钱宏明?他试图从已经领路走在前面的背影里找出过去熟悉的影子,可是没有,似乎连钱宏明的身高和体重都已经迥异于过往。可是他心里分明又认定这就是钱宏明,那个从小学一起跳级,一起占领年级成绩榜前五,一起升级重点初中、高中,住校是上下铺,曾经亲如兄弟,又在出国前玩命打上最后一架、彼此扬言恩断义绝的钱宏明。他竟然认不出钱宏明,或者说,钱宏明才是变化日新月异,浑身焕然一新。六年,时光荏苒。

走在前面的钱宏明也是一脸绷紧,他应该已是多年从商,长袖善舞,可他今天难以面对显得陌生的柳钧,尤其是两人之间曾有那么多说不清道不明的过往,他心中绝无底气。但是他深呼吸,有意快步抢在前面不断地背着柳钧深呼吸,眼看走到空旷处,他倏然止步,竭力镇定地道:“我今天刚好在上海出差,猜你应该是这个航班……”说着,他艰难地伸出右手。他等待着被天之骄子脾气火爆直接的柳钧拒绝。

柳钧的脸皮微微颤动,但他还是毫不犹豫地伸手出去,迎住钱宏明的手,六年之后,两人的手又握在一起。“谢谢你特意来上海接我。我爸情况怎么样?”

钱宏明看着一黑一白两只就像象征亚非大团结的手,轻咳一声掩饰被柳钧识破的尴尬,“你爸已经被抢救过来,目前已无大碍,看起来也不大会影响以后生活。医生说,是你回来的消息激发病人强烈的求生欲望。”

柳钧心中终于落下大石。他欲言又止,很知道钱宏明如此了解情况意味着什么,现在换成是他深呼吸。可是,既然已经回来,还追究那些做什么。“谢谢,谢谢你们帮着照顾我爸。这样……我放心了。”

钱宏明无声瞥上一眼,借抽回手拉开桑塔纳2000车门回避话题。安顿好行李,才道:“你一路幸苦,休息会儿,这一路还很长,不过已经有一段是高速公路了,晚上就可以到。后座正好有饮料面包,如果饿了,请自己拿。”

柳钧凭过去对钱宏明的认识,他相信,后座的面包绝不是正好存在,就像钱宏明不是正好在上海出差才会拐过来接他一趟,这一切都是钱宏明一贯的细心。但他已经不会如过去那样嘻嘻哈哈地揭穿,过去,意味着历史,历史不可能被复制。而且,有那么多的过去,他不愿意去面对,去揭开。

车窗外面,是五光十色的上海。“宏明,你在做什么,结婚没有?”

“我结婚了,去年结的,是大学同学。我毕业后一直在进出口公司混着。你呢?有没有做你理想中的工程师?”钱宏明一手摸出名片,递了过去。

“我有一个女友,德国本土人,美丽性感,我们非常相爱。我正在实现从小的理想,现在是SeniorEngineer。德国男孩从小玩榔头改锥,幸好,我从小拿金工车间当客厅,我没给华人丢脸。你的进出口有没有受金融风暴影响?”柳钧说着看钱宏明的名片,见上面写的是工艺品进出口公司出口二部经理。“呀,你把你的计算机专业全丢了?”

钱宏明细细感受着柳钧一如既往的骄傲和直爽,同时郁闷柳钧没提一句他得来不易的经理头衔,和他驾驶的专车。他口是心非地道:“是啊,生计面前,什么都可以……”他忽然意识到这话不能说出,尤其是不能在柳钧面前提起,他硬是将“抛弃”两个字吞下,“呵,我们公司主要出口欧美,那边的市场几乎没太大影响。听说欧洲那边玻璃天花板现象很严重,看起来你混得比想象中好。不过升管理职位的时候会不会受影响?”

“我只需做好我的技术,管理好我的组员,不需要想什么玻璃天花板。或者我资历还浅。你能告诉我爸具体病情吗?”

两人一路小心翼翼地说话,尽量不去接触那条横亘在之间的伤疤,再无小时候的放肆。柳钧最初还好奇地打量着沿路的欣欣向荣,但一会儿就倦了,连日的担忧和为签证奔波劳累,飞机上蜷缩多时的疲累,和爸爸康复的好消息,还有钱宏明平稳的行驶,他开始似醒非醒。可是他意识里却是为六年来第一次回国激动着,为出来时候看到那么多东方人的脸激动着,还有,为第一个遇到的熟人竟是钱宏明而激动着。他放下车椅静静抱胸而卧,脑袋里却开始不断闪回过去的一个个片段,他以为他已经忘记得很好,没想到画面却是那么清晰。

钱宏明看看安静下来的柳钧,仿佛能听得到柳钧均匀的呼吸。他不由得轻轻自言自语,“你终于也成熟了。”他再看看自己放在漆黑方向盘上的手,这双手保养良好,皮肤清洁白皙,指甲红润光泽,显然不是一双劳动人民的手。反观柳钧的,钱宏明在停车等候时候特意仔细观察,那双号称弹钢琴的手看上去是如此粗糙,甚而骨节粗大。他微笑了,放弃专业又怎么了,他还放弃保送研究生呢,可是他挣回完全属于自己的天下。他迅速脱颖而出提增出口业务量,迅速在公司奠定自己的地位,迅速从公司宿舍跳到豪华装修的三室一厅,迅速拥有自己的车子并从夏利换为崭新上市的桑塔纳2000,他让女友多年如一日地拿崇敬的眼光仰视他,让她无悔跟着他来沿海发展,一直到把她变为他的妻子。他根本不计较柳钧今天的相见不识,他反而喜欢,这说明他已经脱胎换骨。有什么,比六年不遇老兄弟的相见不识更能说明问题的呢?

钱宏明的心儿在欢唱。但他没将得意形于色,他细心地调高了一些车厢里的温度,免得大大咧咧的柳钧着凉。柳钧现在是制造业发达的德国企业的高级工程师?钱宏明心算一下国内从研究生毕业升高工所需的时间,他不知道德国的工程师考核体系如何,应该是更严格吧。看起来柳钧一个人在德国打拼也混得很出色,无愧这一副好脑袋。虽然两人曾发毒誓从此恩断义绝,可那时候都是孩子,算不得数。钱宏明很清晰地看见自己的内心,他在为旧日的好友深深地骄傲。今日不辞辛劳驱车五个小时来上海机场迎接柳钧,看似受姐姐所迫,其实,又何尝不是他的半推半就?看今天见面的样子,柳钧不再与他水火不容,是柳钧成熟了吧。不管是什么原因,也不管柳钧心里怎么想,他希望两人恢复邦交,即使只是面子上的邦交。他在这世上谁也不欠,只欠姐姐和柳钧。他希望能有机会偿还心中愧意,他会说到做到,他已非过去一无所有的小男孩,他现在已是顶天立地的男子汉。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