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艰难的制造》-第6章 回去路上

更新时间:2020年07月20日 星期一 9:21:58 作者:


关灯
护眼

回去路上,柳钧一路要求钱宏明帮他寻找国外生意,钱宏明却左手习惯性地放在嘴边,但笑不语。柳钧脑袋转了几个弯才想明白,钱宏明不愿因生意而与他爸碰头,刚想说“以后直说嘛”,但话没出口,他立即伸手将嘴巴捂住。前面还坐着崔嘉丽呢,看起来钱宏明没把往事与崔嘉丽说起过,否则有什么必要讳莫如深的。柳钧想明白了,才意识到自己的手也放在嘴边,他忽然有些理解钱宏明这个手势的意义。

崔嘉丽却是好奇地问了句整的:“为什么不说帮?”

柳钧忙道:“宏明心有余悸,以前帮我忙,我反而揍他一顿,他对我早心灰意冷,把我列不合作对象了。”

“说什么呢,没这回事。”

两人都是心知肚明,唯有崔嘉丽圆溜溜的大眼睛在两人之间打转。柳钧后面看着纳闷,隐隐感觉崔嘉丽有点儿可怜,这两人从大学谈恋爱到现在已婚,丈夫对妻子熟悉到可以当代言人,妻子却可能根本就不懂丈夫,如此的不对等,可以算作是完美的婚姻吗?

晚上睡前,钱宏明到客房道个晚安,柳钧一把将他拖进门,轻道:“宏明,跟你提个意见,做人别太累,别什么都扛着背着不肯卸下,也别什么都追求完美。”

钱宏明不以为然,“我还想在你接管前进厂之前给你上一课呢,国内不同你那边,你那边环境单纯,回来国内你要留意人情世故,更要管住你的嘴。”

“我不苟同,我从来这个性格,你看,老师跟爱你一样爱我。再比如你我,如果有人跟你说柳钧背后拆你台,你会信吗?肯定不会,因为我们早日久见人心了。是吧?”

钱宏明微笑摇头,“不是。你举的都是不涉及利益的例子,不具普遍意义。当你的交往与利益相关的时候,一分一厘都得算清楚记明白,否则后患无穷。我们今天不争论,我们把论点摆在这儿,一年后,你不是回德国去吗?我们再回头认证。”

柳钧只有无奈跳脚,“我有一个问题从小问自己问到大,我怎么会跟你是好朋友。我们人生观相同吗?No!我们世界观相同吗?还是No!不用一年后,现在就告诉你,我不会改变论点。”

钱宏明却笑嘻嘻地道:“那也没什么,求同存异。早点休息。”

崔嘉丽看着回来主卧的丈夫一脸轻松愉快,奇道:“你们说什么了?这么开心。”

“我们讨论人生观世界观。”钱宏明脱鞋上床,想了想,才又道:“柳钧手下留情,没跟我讨论价值观。”

“不会吧,柳钧大大咧咧的,跟大男孩似的,会说这种话题?”

“你忘了德国是黑格尔、尼采那些人的老家。明早想吃什么?”

“明早我来吧,我去买豆腐脑……要不要煮点儿小米粥?”

“又是豆腐脑又是小米粥还不涨死,咦,你今天倒是不偷懒了?”

“你好朋友在呢。柳钧挺好玩的,整一个阳光大男孩。唉,以前追求他的女孩子多吗?”

“多,他一上篮球场,全校都是女孩子尖叫。”

“真奇怪,你们性格这么不一样,怎么会是好朋友。”

崔嘉丽的话让钱宏明晚睡着了半个小时,他回想半天,一个人在黑暗中讪笑。他从小不知多羡慕柳钧,那家伙要才有才,要财有财,天生好人缘,朋友遍天下。是他硬凑上去非要做了柳钧的好友,在闪亮的柳钧身边与有荣焉,然后一直好友至今。想到这儿钱宏明笑了,这样的友谊,按说并不符合他钱宏明一贯的交友原则,可它却存在了那么多年。那么他刚才或许是没必要扭转柳钧做人的道理,或者那是最适合柳钧的生存方式。

第二天,柳钧三度探父。看到爸爸身体迅速好转,他大为欣慰。与医生讨论结果,也是一样的结论,爸爸的生理机能在奇迹般地自我修复。他更坚定了自己的决定。两天后就被爸爸赶回德国,让他赶紧收拾来中国接班。

柳石堂满心欢喜,欢喜得无以复加,几乎等儿子一走,他收拾收拾出院了。一年?一年又一年吧,来了就不怕儿子再走。只是柳石堂从儿子的话里抓出几个可疑的蛛丝马迹,那钱宏明无缘无故为什么对他儿子这么尽心,有什么目的。他算是看着钱宏明长大,那小子从小就不是省油的灯,城府太深。就算是跟他的傻儿子是从小的好朋友吧,可钱宏明那种人这么多年下来还能拿儿子当好朋友吗?无事献殷勤,非盗即奸。柳石堂心中警惕,想来想去不敢放儿子跟钱宏明太接近,回头问钱宏英打听到钱宏明住城西,他就给儿子在城东那个拖了好久才造好的高层高档小区置下三室两厅,火速装修。千万得将篱笆扎紧,以免他的儿子吃亏。

即使社会有人还在对按揭将信将疑,琢磨不透,报纸上还在大力宣传按揭的好处,鼓励热爱储蓄的人们用未来的钱提前购置现在的好生活,柳石堂却毫不犹豫新潮地选择了按揭,而且跑通路子拿到最低的首付。他不是没有现钱,但一则他正在儿子面前装可怜,二则他一向认为钱一定要流动着才能生钱,绝不能将大量的钱困在无法生息的固定资产里。国家去年新推的按揭办法真是合他心意,要不然他将房子买下后,准转手将房子换三年抵押贷款。

柳钧则是将最多的时间花在说服女友,相约一年,相约电邮传书。可是女友根本不相信一年之后还有感情,女友对他的一年之期充满焦虑,柳钧再诅咒发誓都没用。归期一拖再拖,柳钧购买的一些测量仪器早已被DHL送到老家,他却是迟迟拖了二十天,才与女友依依惜别。

柳石堂亲自带着司机去机场接来柳钧。接上儿子的柳石堂还不急着回家,先得意地带儿子到去年克林顿刚吃过绿波廊吃了一顿晚餐,又在国产五星级宾馆锦江住了一夜,他不能亏待儿子。第二天才启程回家,一路亢奋得没闭过嘴。柳钧最先还劝爸爸悠着点儿身体,可爸爸说见他回来比吞人参果还灵,他心说,爸爸这哪是得小中风啊,简直是甲亢。

下车,柳石堂就将儿子送进滚烫装修出来新房子——所有的木器都还没上漆,家具只有卧室里的一套,倒是柳钧小时候用的钢琴已经安置在客厅。他有自知之明,儿子绝对不能跟他住一起。要不然,别说他没自由,儿子也恐怕不到一年就得再次落跑。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