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艰难的制造》-第9章 柳钧又遇见早上的那位年轻女子

更新时间:2020年07月20日 星期一 9:23:35 作者:


关灯
护眼

巧得很,柳钧又遇见早上的那位年轻女子。这回柳钧识相地退后三尺,贴电梯壁而立。一天车间泡下来,浑身都是油污,自己都嫌。而且,心里还很憋闷,全无早出时候的朝气,自然没了建立睦邻友好关系的热情。那女子依然对他不屑一顾,走出电梯,各自回家,电梯里留下一股高档香水与低级机油的混合怪味。但这回柳钧看到,女子进了02的门,就在他家隔壁,是个两室两厅的小套。

早有丰盛晚餐摆在桌上,就像家里进了田螺姑娘。看桌上纸条,是傅阿姨所做。柳钧迫不及待地揭开碗碟上面的盖子一看,正是妈妈常年爱做的味道,正是在国外想了多年的味道。柳钧赶紧洗手入座,吃掉一半时候才有余暇致电钱宏明,约请见面。他很直接地告诉钱宏明,“没管住嘴,白天得罪厂里的老师傅了。”

钱宏明更干脆,都没问具体如何,“我给嘉丽烧菜,烧完就出来。”

崔嘉丽倚着厨房门听到又有人约大忙人丈夫出去,早已嘀咕上了。最后听得丈夫可以吃完晚饭才走,她就跟平白捡来皮夹一般的欢喜。“柳钧才回来就工作上了?”

“自家产业,哪有什么休息天的。要说评劳模,所有个体私营业主都有资格。”

“又出去干什么,辛苦一天,晚上不能在家好好休息看看书吗。”

“男人必须让自己成为社交动物。”顿了顿,又笑道:“柳钧这家伙直爽是真直爽,说话不带拐弯的。一点不怕承认前儿言论的错误。”

“嘻嘻,柳钧脸皮够厚。”

“这不叫脸皮厚,这叫有充分的自信。”

“不是盲目自大吗?”

“不是,他听说我在炒菜,就问我们是不是准备迎接新生命了,柳钧不是个内心只有自我的人。任何人换作是他,从小丰衣足食,人长得高大帅气,成绩好,体育好,爱好广泛,想上大学有保送,想出国抬腿就走,回国是别人求着他回来,回来就给配上全套车房,他想不自信都难。”

崔嘉丽想了一会儿,“我更欣赏我们来之不易的生活果实。”

“可人如果有选择的话,谁都好逸恶劳。嘉丽,还不递辞呈?每天孕吐这么不舒服,还上什么班。”

“虽然工资不如你,可好歹是收入啊,我要赚奶粉,赚小衣服小鞋子,赚学费书费……”

“你是不是担心我爸妈那儿的医药费?”见崔嘉丽点头,钱宏明心里暗叹,但脸上并没露出来。“别担心,你没见我们积蓄一直呈等比上升势头吗。我们说好的,我努力养家,你努力持家。我什么时候食言过。”

“你每天这么辛苦,我不忍心。”

钱宏明笑嘻嘻地道:“我们这样的小康家庭还上演苦情戏,别人还怎么活。快辞职吧,可以重新捡起你的绘画摄影爱好。”

解决了妻子的担忧,钱宏明一回头又解决朋友的烦恼,他就像一个救火队员。他微笑把盏,听柳钧痛诉手艺人的怪诞。

柳钧一顿痛快说出,心中的闷气才得宣泄,“柳钧,你是不是工作上遇到这种人多了,才变得出言谨慎再谨慎?”

钱宏明笑道:“我其实一直想打断你。你想过没有,如果你出的工资够高,你还需要看他们脸色吗?面子再大,都不如钱大。你与其花时间操这份闲心,不如把精力花到提升产品上去。你爸钻在里面拔不出来,你也画地为牢,舍本逐末吗?”

柳钧恍然大悟,喜形于色。钱宏明继续谆谆善诱,“别被人人都会拿来吓唬你这二毛子的所谓中国特色打倒,说到底,最强大的还是经济规律。”

“对,我要把今天这种事变为暂时现象,变为历史。下一步我还是多花点精力寻找适销对路的,又有点儿技术门槛的产品。宏明,你让我茅塞顿开,谢谢你。”

“给个实际行动。”钱宏明指指中心那架夸张噱头的雪白钢琴。柳钧心领神会,起身却是一个诡笑。钱宏明不明白柳钧这是什么意思,却是知道他肯定要耍什么把戏。果然,钱宏明看到整个酒吧的人都惊讶地看向今晚穿得道貌岸然的柳钧,大家都没听错,柳钧一本正经弹出来的正是大家从小耳熟能详的“一闪一闪亮晶晶,漫天都是小星星”。钱宏明刚想笑,忽然意识到柳钧这是用音乐向他祝贺,恭喜他将荣升新爸爸。一会儿,耳熟能详的主题变得有时藏匿,有时隐现,音乐时而欢快,时而沉静,时而跳跃,时而诙谐,就像夏夜幽深的星空,纯净而璀璨。音乐是那样的美丽,钱宏明即使不懂其中的语言,也是听得会心微笑。

柳钧起身的时候,全场向他鼓掌,他并没太当回事儿,这是他常得的待遇。他只是大声告诉大家,这是他送给好朋友新爸爸钱宏明的礼物,莫扎特的《小星星变奏曲》。钱宏明猛烈鼓掌,心中悠然神往,以后他不管有儿子还是女儿,都得让孩子学一种乐器。

柳钧才刚回座,酒保送来两杯威士忌加饼,附赠一张名片。柳钧眼明手快一把抓来名片,见上面罗列一大堆头衔,下面才是“杨逦执行董事”。柳钧不认识,他也不想结交女孩子,将名片递给钱宏明。钱宏明却是相当识货,抬眼环视,就找到窗边一桌三位女子,其中一位正是而今城中风头正劲的杨家四小姐杨逦。(有关杨逦,《大江东去》中曾有描述。)钱宏明与柳钧简单说明一下,当即拿起威士忌前去道谢。

柳钧没有动弹,只是扭头看去,见那桌三名女子中的一位正是白天对他横眉冷目的邻居。他哑然失笑,他看到那位女邻居也对着他捂嘴而笑。柳钧这才肯起身加入钱宏明的行列。

杨逦倒是大方,见面就口齿伶俐地笑道:“对不起,柳先生,早上拿你当坏人。我们那幢楼眼下装修的人家多,早出晚归经常会遇见面目可疑的人,结果把你也错认了。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我大嫂任遐迩姐,这位是我二嫂毛毛姐。”

钱宏明在一边微笑,看着柳钧一如既往地被女孩子众星捧月。杨家大嫂任遐迩坐钱宏明身边,伸过头来轻轻问道:“钱经理,你朋友还单身吗?”

钱宏明立刻看一眼精雕细琢的杨逦,也是轻道:“柳钧是个大好科学青年,未婚,刚德国回来。”

“有女友吗?”

钱宏明不清楚柳钧心里会怎么选择,因此含混地道:“不清楚,他昨天才回来。”

那边,柳钧也刚说到他昨晚才到家。任遐迩扭头就是一句:“柳先生学成归国,怕是德国那边有好多小姑娘黯然神伤了吧。”

“怎么会,我跟女友约定一年后回去,一年很快。”柳钧根本就没把任遐迩的话当什么大事。钱宏明却见在座三位女性的神色都变了变,不禁心中暗笑,城中从此患钻石王老五之祸害矣,他才不信柳钧的一年之约。而柳钧正焦虑于前进厂的改造升级,既然杨家掌管着市一机的一半,他当然不肯放过如此难得的机会,他向头衔一大串的杨逦提出问题,“市一机目前最看好的市场是什么?”

“目前我们看好汽车零件制造。怎么,你也有这打算吗?”

柳钧见杨逦说得有点儿迟疑,以为杨逦是怕他刺探情报,就豁达地道:“这在国际上是一个大市场,我也有意向帮我爸爸发展这方面的产品。”

钱宏明至此才插了一句,“市一机的机床设备在全市领先,柳钧,以后大家都是朋友,新产品试制中可以问杨小姐商借加工设备,如果有技术问题,你们也可以互通有无。”柳钧连忙附和。

杨逦不由得看了大嫂一眼,才道:“好啊,欢迎,我们甚至可以合作。”

柳钧热切地道:“那么我明天可以去参观市一机的设备吗?谢谢,谢谢,拜托,拜托。”

大伙儿都看着柳钧大男孩似的表情发笑,还是任遐迩道:“我明天先联络一下,如果决定下来,基本上会安排在下午,时间上没冲突吧?”

“谢谢任姐,谢谢毛毛姐,谢谢杨小姐。”众人见此,哄堂大笑。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