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艰难的制造》-第13章 因杨巡一开始就提出不喝酒

更新时间:2020年07月20日 星期一 9:25:55 作者:


关灯
护眼

因杨巡一开始就提出不喝酒,全场便谁都不再提起喝酒。钱宏明明显感觉得出其中的轻慢意思,不过也只能听从,形势比人强。反而是柳钧觉得如此甚好,不喝酒的宴席消耗少效率高。而这顿饭确实效率高得惊人,几乎是最后一道菜上来后没几分钟,杨巡就放下筷子签单,说他去赶下一个场子。钱宏明一个眼色,让柳钧也停筷,一起结束晚餐跟出去送别。让钱宏明没想到的是,杨巡竟然开的是一辆陈旧的普通桑塔纳,档次都还不如他的桑塔纳2000。再看同时告别的杨逦,竟然也是开的一辆普桑。而更有意思的是,杨巡明明已经上车,却忽然想到什么似的,招呼柳钧过去说了一通。“我没想到才不到十年,变化有那么大,以前你们留学生回国就跟凤凰一样,现在看看也没啥,连我家也有留学生了,我还准备出国生儿子去,哈,变化太大了。”柳钧被杨巡无端端不知哪儿冒出来的感慨搞得莫名其妙,而杨巡已经扬长而去了。

钱宏明走过来由衷道:“跟我饭桌上的判断一致,跟杨巡做生意,别指望能双赢。这人是吸金机器,非人的机器。柳钧,你以后若与他有什么合作,一定要步步提防他。”

柳钧点头,“他不会跟我合作。他在饭桌上已经不理我了,他很抠研发的费用。而且听他车子启动的声音,他的车子保养得很差,说明他完全不喜欢技术,当然就不会在技术研究投入上做一些感性的冲动。再一条,其实杨四小姐注视的是你,又不是我。”

“我今天也留意到了,奇怪。”钱宏明看看笔挺地站立在黑暗中的柳钧,还是第一次,有女孩子在他和柳钧同时出现的时候选择他,极端怪异。“我准备回家,与嘉丽说一个小时话,然后去医院接班。你呢?”

“我这几天建设实验室。你尽管忙着,嘉丽那儿我会替你照顾。”

“我以后慢慢谢你,最近我焦头烂额。啊,索性赖账吧,你也不会介意。”

两人大笑告辞。柳钧没有回家,而是去了前进厂。除了他从德国快递回来的测试设备,前进厂几乎没一件可以用作这回研发的东西。有些东西他没法做,比如拉伸机等的,只有与市一机接洽,花钱动用市一机的设备。但有些简单的、借用不便的却是可以自己动手丰衣足食。柳钧今天做的是一只大烤箱,普通热轧钢板焊成一只大箱子,外面以石棉为保温层,里面则是严严实实地砌了一层防火砖。柳钧出来吃饭的时候,这只大烤箱里面的电热丝已经通电,温吞吞地烘干箱体。他吃完回去,正好烘干,接下来他一个人在晚上安安静静地做这只笨家伙中唯一的精细活儿:安装热电偶和温控。这是他试验工作中的重心之一,他必须保证测量温度的绝对精确。前期的精确,才不致误导后来的计算。在德国的学习和工作也已经培养了他的习惯:始终一贯的态度。

柳石堂对儿子的工作不仅仅是不放心。因此他偷偷地潜入前进厂原翻砂车间一角,偷窥儿子的加班加点。儿子的精神自然是没话说的,他还没见过其他人家的公子工作这般努力。但是柳石堂心里愁啊。比如说儿子手上在做的那些,是父子俩一起去上海买的。在现场他指向那只热电阻,儿子就说热电阻的精确度没热电偶高,测温范围也没热电偶高,否定。回头柳石堂偷偷一看热电偶的说明,上书一个“铂”字,心说难怪这么贵,竟然是白金打造。然后柳石堂又指向一只价位稍人道的温控,儿子又说不行,说是信号滞后严重。还给他解释电热丝的单位时间发热量是多少多少,减去箱壁的散热,温控迟滞时间内可以使箱体内温度变化多少,严重影响测试效果,云云。热爱儿子的柳石堂在热爱技术的儿子面前说不出一个“不”字,唯有割肉一样地掏钱,掏钱。这辈子柳石堂掏钱都没这么爽快过。

柳石堂无法不心疼,他当初为争取儿子回国继承家业,原定拍出一百万的成本,如今有一半已经花在房子和车子上。既然儿子有志搞开发,他做老爹的当然是乐见其成的,因此又咬咬牙,再给五十万。原以为再加上儿子自己掏的钱,这些应该已经足够,可是看而今这样子,研发项目越来越有无底洞的趋势。柳石堂愁得没法安坐,只有过来偷看儿子做事。看儿子胸有成竹的样子,他好歹心里踏实点儿。

柳石堂一边愁一边想心事,不知不觉泄露了行踪,一颗脑袋被灯光斜斜地打到柳钧面前,被柳钧吃惊地捕捉。

柳钧伸长脖子,正好看到他爸背着手低着头,想着心事的样子。柳钧奇道:“爸,你什么时候来的?”

柳石堂回过神来,忙笑道:“刚来,正好路过,过来看看。这是……很贵的补偿导线?串什么呢?”

“给补偿导线做保温层。刚才去哪儿了?”

柳石堂其实是自家里出来,见问,就撒了个谎,“我去见一个朋友,看他刚造出来的仪表冲床。现在不是做小首饰的多吗,那种仪表冲床好卖得不行。我那朋友找来一台日本的,拆开来整整仿造了半年,成了,我看冲出来的冲件已经蛮好。订单都做不过来。”

“爸爸是不是也希望我做你朋友那样的模仿?”

“呃,嘿嘿,你们留学过的人,不肯模仿,怕折了面子。”

“不是不肯模仿,而是不肯粗仿。爸一定见过日本产的原机吧,你朋友仿出来的是不是体积整整要大一倍还多?”

“呃,不止大一倍,日本的可以放家里的实木桌上使,我朋友仿的得放水泥地上,还得四脚拿地脚螺丝固定。”

“爸,这就是粗仿最大的问题。以为是一根轴,但是人家的轴能带动,粗仿的换上去转几下就扭麻花了,这其中不仅是材质问题,还牵涉到很细微的设计问题。粗仿的人一般都不肯下力气研究个为什么,而普遍是把轴加粗加长,使受力加大。那么这儿加一点,那儿加一点,最终结果,小小一台冲床给模仿成巨无霸了。这种事儿我早听说过。我现在的工作是精仿,但也不能说是仿,是彻底弄清原理,利用现有科学知识和加工技能达到目前能达到的最佳设计。”

“可是,朋友即使这么粗仿一下,日子也过得蛮好,还有出口东南亚的单子,每天都做不过来。我们何不也找一些类似的,多仿几种。你比我那朋友肯定快手得多。”

“爸,既然容易模仿,那么今天你朋友模仿,明天我朋友仿,到最后大家都会做了,结果又是辛苦一场,只卖个成本价。其实我们未必一定要做整台设备,我见过的有些专家一辈子只研究一种零件,公司也只做一种产品,可也做得世界闻名,效益非常好。”

“话是这么说,没错。但中国那么大,市场也有那么大,机械产品又有那么多,我们只要一年仿一种,日子就能好过得不行,是吧?既然如此,又何必自讨苦吃呢?”

“爸,人活着还得争气。”

“唉,古人老话说,争气不争财啊……”

“爸,我知道你的顾虑,你一怕不等我这儿研究出眉目,你已经被我掏空;二怕研究出来的东西批量生产后达不到应有的效益。是不是?我跟你保证……”

柳石堂打断儿子的话,免得儿子诅咒发誓,“你拿什么跟我保证?你再有什么,我能跟你要?唉,爸爸只是瞎操心,你认真做吧,你争气,爸爸总是支持你的。”

柳石堂说完,怀揣着一颗忐忑不安的心,背着手转回身走了。寂静的原翻砂车间里,一个人的脚步声显得异常寥落。柳钧怔怔看着爸爸的背影,忍不住大声道:“爸爸,相信我。”

“我当然相信。”柳石堂没有回头,走了。走到外面,满心一团糟,对着冰凉的空气吐纳。隔壁是正白天黑夜赶工的大车间,机器在夜色中轰鸣。柳石堂听了会儿,没走进去,怏怏地离开。

柳钧心中前所未有的沉重。以往在公司呈交方案的时候,也须考虑经济效益,经常是一个方案反复修改,做到完美才能动手,他以前当上小头目时候已经以为责任很重。可这回不仅他自己早有认识,清楚用的是自家有限的一些人民币,而今天爸爸又一次地提醒了他。他越发体会自己身上担子的沉重。一时,许多想法,许多考虑,一起纷纷扰扰袭上心头。心乱的时候,他再无法安安静静地安装手上的热电偶。

可是,柳钧听到门口传来脚步声。他看了一眼,正是这几天见了他爱理不理的老黄。他叫了一声“黄叔”,就逼自己专心做手头的活儿,不让老黄看出端倪。

老黄瘪着嘴过来,不大看得懂柳钧在做什么,可依然冷嘲热讽地道:“太子还要自己动手吗?这种粗活,你说一声,都交给我们就是了。”

柳钧告诉自己要镇定,他没抬头,好歹掩饰了自己的不满,不卑不亢地道:“外壳的加工,我都交给车间了。唯独温控部分,用的是带芯片的工控元件,全厂应该只有我一个人会。不劳黄叔。”他说话时候,更告诫自己:专心、专心、专心!

“读过书到底不一样,说出来的话我们大老粗都不懂。”老黄说话时候,两眼一眨不眨地盯着柳钧手里的操作,希望看到柳钧这种知识分子操作中的短板,正好出言打击,看柳钧以后还好不好意思说他操作不规范。正好,柳钧用剥线钳剥出一段铜丝,准备以铜丝缠绕方式固定补偿导线。这种小操作最基本,因此不等柳钧做出,老黄已经在心中默念最细节的步骤,对照检验柳钧做得对不对。他看到柳钧做得很细致,几乎是没必要的一丝不苟,那态度,就跟柳钧要求他不要扔铁疙瘩一样的多余。但是老黄有耐心,前面有一处转弯等着柳钧,看这太子此时看似稳当的拍子还能不能压得准。果然,他见到柳钧缠绕到这个地方的时候一个停顿,老黄在柳钧身后轻蔑地微笑了。

但是老黄很快失望。他见柳钧掏出一把瑞士军刀,用扁平的叉子定位铜线,在接触点打了一个死结,然后将死结紧紧压在凸面的顶部。老黄的脑子不用转弯,立刻就明白这个死结的妙用:定位。令老黄沮丧的是,这一步骤,他事先没有想到,而这一步骤,眼下看来,却是章法不乱的最佳处理办法。他死死盯了会儿太子头顶那个明显的发旋,一声不吭地转身走了。

柳钧听得脚步声,说了一句:“黄叔慢走。”

“嗯,你当心手指。”

柳钧惊讶,抬头看向老黄。走向门口的老黄的背影,与刚才爸爸的风格有点像,都是背着手,低着头,似乎心中充满煎熬。柳钧不明白老黄怎么忽然收起了趾高气扬,想了一会儿,不知道自己那句话算是合了难弄的老黄的心意。他不知道,也想不出,就扔过一边,继续自己手头的工作。

老黄这一打搅,他的心情平静许多。丢弃杂念之后,手头工作便得加速。十二点钟之前,他将大烤箱安装完毕,调试完毕。效果令人满意。

查看贴在爸爸办公室的进程表,他目前的工作提早完成了一天。好的开端,让柳钧充满信心。

接下来的工作,是如何以稳扎稳打的成绩打消爸爸的疑虑。他不能允许身边的合作者带着疑虑上路。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