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艰难的制造》-第17章 儿子的图纸出来后

更新时间:2020年07月20日 星期一 9:34:47 作者:


关灯
护眼

儿子的图纸出来后,柳石堂就立刻拿去叫人绘图,晒图。而今这种事儿都有专人来做,不像过去厂里必得养着绘图员,建着飘满氨水臭的晒图室。

图纸出来,正好柳钧不在,柳石堂拿去给老黄老徐等人看。老黄等人一看上面标注的公差,就将图纸塞回老板怀里,说都不用说了。那精度,不是靠几台老爷脱了一半漆的机床能做出来的。

柳石堂也愁眉苦脸,“阿钧说只有市一机的日本车床才能做。自己厂里反而只能做一个粗坯。”

老徐道:“要是关键工序都在市一机做,不如落料开始都交给市一机,省得当中还要运来运去,增加关节,增加短驳费。”

“老黄你说呢?”

“让太子算算再定,别工艺还没设计出来,我们一帮不相干的先热闹上了。”

柳石堂笑道:“我们怎么会不相干,阿钧书读得再多,车间里的经验总是不足,还得我们老的帮他修正。”

“老板你不了解你家太子,太子能文能武。同一台机子车一个零件,他可能没我做得好,可设计工序一点不会错。老板你可以退位了。”

柳石堂一时不知道老黄说的是正话还是反话,“呵呵,老黄抬举阿钧。小孩子本事有点,离独立还差得远,还得你们叔伯帮着他。”

柳石堂话音未落,柳钧大步进来,“正好黄叔徐伯都在,您两位帮我看一下工序安排。”柳钧其实已经与汪总约好时间,可是既然爸爸千叮咛万嘱咐要他尊重两位叔伯,他就多给他们发光发热的机会。

徐伯笑眯眯地道:“我们正看你绘的图纸,你给我们说说该怎么排工序。”

柳钧应了声,从杂乱无章的工具箱顶找来一截石笔,眼看油污遍地的地面无从下手,只得踢开一块钢板上的杂物,在钢板上写出他设想的工序。徐伯看着连连点头,对柳石堂道:“老板你真可以退位了。”

老黄却拿脚尖指着一个工序,轻蔑地道:“这一刀下去有六七个密力吧,什么刀这么结棍?”

柳钧从小在车间打滚,知道密力是英语“millimeter”的音译,毫米的意思。被老黄这么一提醒,他想了想就笑了,“是我脑袋结棍,妄图一刀切掉六七密力。谢谢黄叔指点。”

柳钧放洋几年,学会与人对着眼珠子说话。老黄可不习惯,被柳钧盯得“呵呵”讪笑,反而像做错事似的目光东躲西藏。柳石堂边上看着觉得奇怪,本以为儿子会被老黄修理,没想到两人似乎早已暗度陈仓了的意思。柳石堂挺开心的,这说明儿子有本事,有的是跟他不一样的本事。唯有徐伯讪讪的。

柳钧快手快脚地落料,可还是慢了一步,等他拿着做样品的几块钢料走进车间,老徐那个班已经下班,全车间都剩老黄的人。柳钧对老黄很是头疼,可是既然进了车间,就只有先找老黄。连他爸都承认那是老黄的地盘。

老黄一手拿图纸,一手拿钢铁,看了会儿,道:“你来,我看着。”

柳钧依然是实话实说。“不是数控的,我没法在这儿的车床上做到同轴。需要黄叔出马。”

老黄斜了一眼,倒是没说什么,找了台机子,踢开他徒弟,开始转换刀头。柳钧在旁小心伺候,眼看老黄要扔东西的时候,他就快手接住,轻轻放下。惹得老黄不时怒目而视。柳钧只好当作没看见,头皮则是隐隐发麻,担心活火山老黄再次喷发。偏生缓冲剂老爸已经出差去了。

老黄这回也小心了,加工好一个,虽然不肯依了柳钧的心思轻轻放到地上,可又知道这等精度的东西不能乱扔,索性递给柳钧,让柳钧自己去处理,在旁人看来,柳钧便是成了老黄的跟班,老黄心理极其满足。

等全部十套样品的粗坯做出,老黄整整操作了四个小时。柳钧衷心赞一句,“又快又好。”

“你怎么知道?”

“反正我是实话。”

老黄斜柳钧一眼,“下一步怎么做?我得盯着,别我做得好好的,后面让人做歪了。”

“我明天约了市一机的汪总,去他们郊区分厂做加工,黄叔要不今天早点儿回去,我明早七点来这儿接你。”

柳钧着实不明白老黄为什么要跟着,可饮水不忘掘井人,人家既然提出,他自然得接上,免得老黄气他没良心,又是一转身就跑了。他发现接班人这个活儿挺难做,上上下下全部需要殷勤伺候,比以前做个小老板时候的日子难多了,越来越没法率性。

第二天先接上老黄,柳钧也不会客套,老黄又摆明非暴力不合作的态度,两人一路闷到市一机,接上汪总。汪总坐上就戴上老花镜,拿柳钧放在后座的一套毛坯细瞧。汪总是行家,又是领头试制过这种套件的人,自然看了就清楚,“小柳,你这条辅助加强筋的设计,思路非常好,一下子让成品体积缩小不少。”

“无数试验加计算,总算得出这个最佳值。可怜的是,系列中其他套件并不能依循同一思路,还得调换材料和设计。我这几天先出第一套,一个人忙不过来,只能一个一个来。”

“你这个最后成品,基本上可以比我们当初准备仿造的还精密了,非常漂亮,市场效果一定非常好。低粘度机油留得住吗?”

“留得住,我已经计算每个联结部位的热膨胀系数,而且已经通过试验验证。”

老黄在一边听得云里雾里,车上一前一后两个人说的话,都不是他平时接触的。

“我爸工厂的加工能力不够,最后可能得请市一机代工。可是汪总,听我爸说,估计我们第一批还没做出来,这个产品就得给抄袭了。我做那么多测试,取得无数数据,最后用得上的只有一组,抄袭太容易了。是吗?”

“对的,基本上是这个情况。市一机不抄,其他厂家闻讯后也会从市一机挖个人去抄,防不胜防。”

“我有合同有专利呢?”

“合同,呵呵,专利这东西,你还没申请吧?小心着点儿,弄不好今天申请,明天全国人民都知道了。”

“天哪。”柳钧最先还以为是爸爸奸诈,想得太多,没想到汪总也这么说。“我爸肯定后悔研发投入那么多了。”

汪总了然地笑。“所以当初杨总一看见研发费用升到五十万就不干了,他是个很精明的商人,绝不肯做哪怕只有一点点吃亏的事。但你也不要怕。你可以第一批就做一个短平快,量攒大点儿,价格适当点儿,考虑一次性把研发成本做回来。等第一批做完,估计各地仿冒的都冒出来,你的价格就上不去了。”

柳钧听得愁眉深锁,几乎哑口无言。顿了好一会儿才喃喃道:“估计第一个模仿的就是市一机。杨总已经虎视眈眈,措施多管齐下了。”

汪总“嘿嘿”一笑,“我今天出来就是带任务的。不过我看了你这个粗坯,还好,你只要捏紧最后一道工序,谁也拿你没办法。”

“我爸厂里没热处理车间。”

“你爸也没钱造。”老黄听到这儿,才插进话来。“你们想第一批放量,难。原料采购的钱哪儿来。”

“黄叔,我爸会不会后悔研发投入那么多?”

“不知道。这是你们父子的事。”

柳钧想了半天,才道:“我不会让我爸后悔。”

汪总善意地道:“有你这样的儿子,你爸这辈子都不会悔。”

柳钧忍不住问:“杨总难道不觉得窃取别人的知识和劳动是不道德的吗?”

汪总叹一声气,“所以我一直羡慕你,你起码还有点儿自主权,我现在只有被委以模仿‘重任’。市一机以前是很有几件自行研制设计的好产品的,哎……”

“如果都不研发,我们国家的产品还有前途吗?总应该有办法的。”

“小柳,你还有点理想主义,难得你爸爸会支持你的理想主义。不过我还是提醒你,真正进入实际操作时,一定要慎之又慎,多与你爸爸商量后再做决策。如果相信我,你也可以来咨询我。”

坐在前面的老黄忍不住回头看看后面的汪总,又看看披头散发的柳钧,心说这两人搭上钩了。老黄后来一直斜眼看着柳钧开车,心中若有所思。别人,老黄不服。但是这位汪总,却是本市赫赫有名的高手,整个行业的人都拿汪总当祖师爷敬着。以前市一机多少新产品都是汪总领头开发,老黄从来只有仰望的份。因此,车到分厂门前,老黄独自对柳钧道:“汪总说的话,你要听。汪总是个大有身份的人,比他们杨老板有身份得多。”

柳钧点头道谢,一个人去后座拿十套样品。老黄没有犹豫,走去伸一援手。不过汪总招招手,已经有人推平板车过来,七手八脚将样品送进车间去。老黄跟进,第一次见识到日本人盖的厂房下面先进的日本设备。最让老黄吃惊的是车间光滑如镜的地面,几乎纤尘不染,与前进厂的油污遍地大相径庭。柳钧看出老黄的困扰,就给他解释,“这儿有些设备的防尘防震要求非常高,所以车间里面的通风管道都是需要特殊设计的,像那边那台停着的,如果底部基础没有做过特殊处理,这样的平板车过去的震动都会让它精度偏移。”柳钧不用再说下去,老黄也已经明白,这种地方那是断断不能扔成品的。难怪这个太子爷当初阻止他。即使柳钧不再解释,老黄还是抑制不住的频频点头,如鸡啄米一般地机械。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