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艰难的制造》-第18章 在这样亮堂的车间里

更新时间:2020年07月20日 星期一 9:35:22 作者:


关灯
护眼

在这样亮堂的车间里,老黄意识到自己的渺小,周围没几件是他能上手做的,那么多光洁漂亮的机器都不是他熟悉的样子,甚至连刀具,都似乎大不相同,老黄见了就一直琢磨人家该怎么磨这些刀具。老黄就一直一声不吭紧紧跟着柳钧,调动全身感官接触眼前的新事物。即使柳钧没有说明,老黄也知道这些机床比柳石堂宝贝一样藏在原翻砂车间的机床要好得多。而老黄见到,柳钧与这边的工人一唱一和,异常融洽。

十只样品加工多久,老黄就看了多久,都没离开样品十步远。看了那么久,老黄明白一个道理,其实加工的原理还是差不多,不同的是设备的操控。原本是人拜师学徒多年操练才有的操控能力,现在都交给了机器,所以眼前一个个毛头小子都能做出精度超高的成品,而且废品率极低,而那些老黄引以为骄傲的多年经验,在这儿看似完全无用。在这个大车间里,老黄心头不知道是悲哀还是什么,他觉得自己落伍了,不重要了,被边缘化了。

老黄不禁想起他那个曾经非常有名的箍桶匠师父,曾几何时,多少人打破头想做师父的徒弟,而师父也是骄傲于一技之长,钻在手工手艺里精益求精——就像他现在将旧机床打磨得炉火纯青。而早在若干年前,春节的师父家已经不再门庭若市,只有他这个当年不招待见的徒弟还拎着礼物上门。多少集体国营的机械厂倒闭后,个体厂家争着抢人,可没人愿意抢师父,而退休工资又是少得可怜,如今师父只有栖身城市的一处冷僻街道,摆着门面只有一米来宽的小五金店,做一些老头老太送上门来的小活计。看看眼前簇新的机床,和说着他听不懂的术语的柳钧们,老黄第一次意识到,他将很快很悲哀很身不由己地重蹈师父的覆辙。

虽然十件样品都试样成功,可回程路上,柳钧和老黄都是情绪低落。唯有汪总一直询问一处他认为设计非常奇巧的曲面的设计原理,柳钧耐心解释,只是手里握防线盘,口头表述不清。但是老黄插嘴,“汪总,虽然我一直非常敬重你,但你不应该问阿钧太多,瓜田李下不合适。”

柳钧和汪总都是一愣,汪总连忙解释:“我没其他企图,对不起,对不起,忘了,我不问了。小柳,你设计中运用到的数学知识,非常有趣,我听着很受启发,回头你推荐几本书给我。我看市一机没几个人能领悟,你不用太担心他们抄袭全系列。”

老黄八面玲珑,立刻接着道:“我是粗人,说话直接,但看起来是多虑了,别人我不敢保证,汪总肯定不是那样的人。汪总是公认有资格的人。但是汪总啊,我们老一辈的不能不承认,我们落后了。阿钧,你今天听我耐心讲两个老故事,我师父和我……”

汪总虽然是被眼前这个油污满身的粗人顶得不愉快,可他这辈子经历的风浪多,涵养好得惊人,脸上纹风不动。但听着老黄现身说法,讲那长江后浪推前浪的故事,他动容了。老黄讲的又何尝不是他汪总。

“以前背毛主席语录,世界是你们的,也是我们的,但是归根结底是你们的。我不会讲大道理,只好搬老人家的语录。你爸的前进厂跟我们一样,也老了,过时了。该怎么救前进厂,阿钧,你要拿出你的那一套了。”

“老黄,你是个通达之人,我想做小柳思想工作的话,你两个故事就说明问题了。”汪总非常感慨,他知道工人们有着过人的智慧,可没想到老黄有这等见地。“小柳,市一机目前已经被类似问题困住。因为决策层的短视,我们已经很久没有全力启动开发新项目,于是老的没法在开发新产品中获得提升,新的没法获得实践经验,看上去整个技术部门人浮于事,更被决策层视为鸡肋,决策层也更不指望倚仗自己的技术团队开发新品,宁可花钱买图纸来消化,或者抄袭模仿成品。我看到最可悲的还是技术人员心态的变化,很多人被消磨得不唯科技,而唯利益,技术人员的那种理想主义荡然无存,不再讨论爱好,不再追求上进,心态变得异常庸俗。目前已有恶性循环的倾向。这已经不是市一机的问题,而是行业内的通病。刚才老黄说得没错,短视,总有一天会被世界抛弃,市一机目前的这条路走不通。小柳,你走自主研发之路,从大方向来说是正确的。但是眼下大环境不佳,自主研发会很艰难。你要有思想准备,你也要心有坚持。”

“是,黄叔,汪总,谢谢你们支持。我一定努力。”柳钧最没想到的是老黄拿自己挺尴尬的故事来鼓励他不能走路,必须创新,这几乎不是他原先认识的那个动辄得咎的老黄。而汪总更是看得高远。“黄叔,我相信汪总不会泄露我的设计,这是一种直觉,应该是同类之间的惺惺相惜。”

汪总道:“话是这么说,不过还是小心点儿的好。老黄提醒得没错,有些秘密烂在肚子里最保险。呵呵,老黄,别不好意思,你是对的。”

若是别人这么表扬老黄,老黄一准一句“你算老几”回过去,但是汪总的表扬,老黄甘之若饴,扭头就对汪总表达这么多年来滔滔不绝的仰慕之心。柳钧在一边听着好笑,可是刚才一颗焦躁的心安定下来,他想,坚持到底,相信这个社会总是遵纪守法的人更多,也相信这个社会不会永远短视地停留在模仿层面。

但是,钱宏明在酒吧里捏着一杯黑麦啤酒,对着刚刚理了头发,变得他差点儿认不出来的柳钧连连摇头,“相信?连契约都不能相信的年代,你还能相信精神?”

“我选择相信契约。如若不然,什么都不用做了。”

“你说我该看着你,让你从一次次的违约中汲取教训呢,还是阻止你,不惜与你翻脸?”

柳钧不好意思地笑:“我知道你的好意,我会事前将契约做得妥当。喂,你胖了。”

“有这么快?嘉丽才胖得多,整个人都快变圆的了。我最近日子好过,丈母娘过来照顾嘉丽,我也顺带有好饭好菜吃,真是这辈子都没有过的安逸生活。”

“你不是三天两头出差?”

“出差相比无望的负担,算得了什么。不瞒你说,我姐现在卖了老房子,按揭买入新房,每天生龙活虎地又是忙工作又是忙装修,人也还胖了。不说这些,你跟我说说你的打算,我做的生意多,帮你一起参详。我看别的先不提,我们可以先把市一机杨总当标靶,假定跟他合作,需要留意点儿什么。”

钱宏明不同于柳钧,他对人性的认识与柳钧有着本质的区别,过去的苦难让他不惮以最坏恶意推测中国人。再说已经见识过杨逦明目张胆的偷窥行为,说明产品的经济效益可观,他已经料定,等在柳钧前路的将是无数贪婪的大嘴。以柳钧这种在国外实验室里养傻了的技术型脑瓜,他估计柳钧对付不了,必然处处碰壁,他得帮柳钧防患于未然。柳钧,大约是他唯一不需要用恶意来推测的朋友。

但是钱宏明没想到,柳钧不断用老黄态度的改变,和汪总始终充满理想主义的支持来说服他,告诉他,人是充满善意的,只要加深认识即可。钱宏明差点儿拍案而起,他从来可以自如地掌握自己的情绪,他今天却实在是被柳钧惹毛了。他拿拳头敲着小桌,愤怒地道:“柳钧,我可以一天都不说一句话,我跟别人一向惜字如金。那么你看在我今天说那么多话的份上,你听我的!不,你听朋友的!做技术我不是你对手,做生意你是完全的空白。而你有必要清楚一点,从现在起,你-是-开-始-与-生-意--人-打-交-道。”

柳钧见钱宏明如此激动,不禁瞄向钱宏明的大酒杯,显然此人不胜酒力。可是他也承认钱宏明说得对,他在生意方面一片空白,需要爸爸和钱宏明的帮助。也唯有爸爸和钱宏明才会无私地硬塞给他帮助,那么他有什么理由拒绝?虽然他有自己的一套理念,最后还是乖乖地听从钱宏明的安排和指点。他们确定下一步该如何与人合作。

回头,柳钧不让钱宏明酒后开车,他将钱宏明送到楼下,这条路,他因为之前照顾崔嘉丽,早已走得熟门熟路。不料钱宏明下车后却让他等着,急匆匆跑上楼去,气喘吁吁拿下一套光碟,说此光碟乃是崔嘉丽珍藏,忍痛割爱给柳钧做反面教材。柳钧凑近灯光一看,封面写着《大话西游》。钱宏明气急败坏让他好好学习领会唐僧这个人,钱宏明还说快受不了他的世界观人生观。柳钧笑煞,吹一声口哨,却硬是不答应,扔下依然喋喋不休的钱宏明扬长而去。

夜,有暖风扑面,正是敞开着车窗在黑夜中滑行的大好时光。好友的拔刀相助,老黄和汪总的善意,都增强了柳钧的信心。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