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艰难的制造》-第22章 柳钧一夜睡醒

更新时间:2020年07月20日 星期一 9:38:03 作者:


关灯
护眼

柳钧一夜睡醒,稍事锻炼,就立刻赶去市一机郊区分厂。令柳钧吃惊的是,杨巡早已神采奕奕地站在工厂大门口的打卡钟旁,监督工人上工。这等精神,令柳钧佩服。

“杨总,你没睡足八小时。”

“睡足八小时?谁规定的?”杨巡看看打卡钟上面的时间,正好是七点半。再看看背后还有疏疏落落几张卡的挂盒,毫不犹豫地将剩下的几张卡都收了,告诉保安:“通知考勤去车间找我。”

在车间里,杨巡结合昨晚情况,又将车间管理人员骂了一通。柳钧听着,几乎是昨晚调门的重复,但是,有效。

杨巡毕竟是诸事繁忙,趁早过来一趟,做完规矩放完炮,便走了。留柳钧在分厂。柳钧很明显感受得到中层这些管理人员对他的孤立,但不得不说,他有要求,中层都怨声连天地完成了。但柳钧实在头痛这样的对立关系,每次开口说话提出要求,都变得万分艰难,都得硬着头皮迎难而上。

中层忌惮杨巡的态度,工人们可没太多计较。一会儿工夫,杨巡昨天和今天的发飙就在整个分厂传开了,柳钧成了大伙儿的眼中钉。柳钧巡察到一位工人身边时候,那人一声“呸”,吼道:“看什么看。”

柳钧只好当作没听见,捡起半成品查看。这辈子,他都没受过这样的窝囊气。但那工人依然骂骂咧咧。“滚开,别挡我的光,做坏了你赔?好狗不挡道知道不知道?”

“你嘴巴放干净点儿。”

“干嘛,想吵架?吵啊,你不是狗仗人势吗?别人怕你我不怕你……”那人二话没说,不管手头正加工着一只部件,野蛮关掉床子,抓一把扳手就冲柳钧扑去。

那工人固然是打架的实战派,才会跳出来以为对付一个书生不在话下。不料柳钧从小也不是个善茬,更是科班修炼散打。那么打就打,柳钧也正一肚子回国后的郁闷无处发泄,都是豁出去不要命地出手。最先有人还想出太平拳收拾柳钧的,但是看这等架势,都怕被拳风扫到,只敢在旁边吆喝。引得管理员飞奔过来劝架。

但是两个打成一团的人谁也不肯罢手,非得最终分出一个高下,整个车间才又恢复平静。那工人被柳钧单腿压在地上。那工人嘴角噙血,喘着气道:“靠,练家子?”

“嘴巴放干净点儿。想怎么办,私了,还是公了?”

“私了。”

“好。我问你一个问题……”

“你甭问,我回答你。凭什么我们做死做活,赚的钱都给你们拿去花天酒地包二奶?你算老几?”

柳钧想问的正是这些,答案让他很是莫名其妙。但他还是松开腿,一把将那工人拉起来,“记住,你是我手下败将,有种的你该知道怎么做。还有,我凭我的技术和勤奋赚钱吃饭,我的钱来得并不可耻,你不用仇视我。”

“就这样?”

“对,就这样,可以理性解决的问题,没必要动手,也没必要吵闹。但-并-不-是-我-不-会!擦掉你的鼻血,干活吧。”

那工人用回丝擦血,看着柳钧回去继续检查他的产品,不再发话。他不过是一个愣头青,被车间几个老谋深算的起哄出血性,想帮大伙儿出头。既然落败,他自然无话可说,私了就是私了,以后看见柳钧只能百依百顺。

但是柳钧虽然赢了,也很骑士地大方了一把,心里却并不痛快。他其实更想骑在输者身上,打得那人满脸开花,他满心都是暴戾。他最近窝囊坏了,他似乎与这个社会格格不入,谁都可以轻视他欺负他,连这种二愣子也骂他,可他却不得不为产品顺利出炉而顾全大局,不得放肆,还得假装宽宏。不,这不是他的个性。

柳钧知道此刻有几百双眼睛从四面八方盯着他,他埋头做事,故作镇定,假装没看见。可是心里很烦,烦得都差点错过口袋中手机的振动。等他察觉,忙掏出来,幸好,那边有耐心,没挂断。而更让他心中温暖的是,电话的那端是他眼下最想说话的女友。

可是他对着电话还是说:“都半夜了,你怎么还不休息。”他忽然觉得自己好虚伪,怎么回国几天,也变得入乡随俗了。他刚想改腔,那端却是悠悠儿地跟他说对不起。柳钧立刻明白了,拿着手机的手慢慢滑下,脸扭向窗外。洁净的窗外什么都没有,只有一天一地的阳光。柳钧的心里此时也什么都没有,但没有阳光。他不知道,有两行眼泪滑过面庞,串珠儿似的落在胸前。他的脸色,也变得煞白。这时的柳钧就像一个小小的苍白少年,面对四面八方压来的挫折打击,手足无措。

有工人来来往往,经过柳钧面前,看到柳钧的眼泪,都惊讶了,这人不是才刚打赢的吗?打赢的人还跟小姑娘一样地哭鼻子?众人挤眉弄眼地走开,消息疯狂地在整个车间里传开了,很快,也传到总厂。

柳钧发了好一会儿呆,等清醒过来,意识到自己失态,没说什么,想装若无其事。但是他抬眼,却见有人对他指指点点,有人对着他笑得前仰后合,还做着哭鼻子的动作。他本能地往脸上一抹,没想到竟抹来一手的泪水。柳钧脑袋“嗡”地一下,充血了,想都没想,飞起一脚,踢向身边铝合金窗。只听“哗啦啦”巨响,两排铝合金窗竟然图本瓦解,轰然倒下,连柳钧都被吓了一跳。可碎裂飞溅的玻璃也刺激了柳钧,他歇斯底里地大吼,“看什么,干活!”声音嘶哑,如同狼嚎。众人脸上有震慑的,有不屑的,也有依然看笑话的,但都不敢再笑,怕此人发疯,拳脚招呼上来。竟然真的没有人组织起来架走这个危险分子,也没有管理人员上来找柳钧谈话。

柳钧踩着碎玻璃左冲右突跟疯子一样期待着人们的反击,可人们都采取漠视的态度,令柳钧有劲无处使,撩起一脚,又踹倒一扇铝合金窗。混沌之中,有个声音告诉他,赶紧离开,赶紧离开,别再闯祸。可是又不知哪儿来的蛮力拉住他,怂恿他继续大闹天宫。终于有地上的玻璃渣刺穿鞋底,插入柳钧的脚掌。疼痛让柳钧冷静,他站定了,他深呼吸,理智渐渐回到身上。他弯腰脱下鞋子,拔出玻璃,谁也不看,走出车间。他尽力地,将背挺得很直,很直,希望留给人们一个坚强的背影。

到了车上,柳钧逼迫自己冷静。可是他想发泄,想找人说话。他心里飞来飞去都是女友的号码,可是他知道没用了。他除非立刻追过去,可是,当前关头,他能离开吗,他离得开吗?他连三天都不能离开。他只有打个电话给钱宏明。但钱宏明接起电话就急促地说,“我在开会,我在开会。”

柳钧蛮横地道:“我有话说。我女朋友……黄了。”

“嗳,等等,我出去说。”钱宏明急急走出会议室,“十分钟。我早不看好你们,离那么远,又不是牛郎织女。你可以难过,但你不用难过太久,这种结果是必然。”

“我不应该离开德国。”

“你有选择吗?”

“没有。”

“可以挽回吗?”

柳钧想到不久前清晨打女友家电话没人接,他叹了声气,“没有。”顿了顿,又道:“我在车间里当众哭了,也当众发疯了。”

钱宏明一听觉得问题严重,“你给我一个小时,我回头找你。你镇定,镇定,什么都别做,等我过去接你。”

钱宏明的关心让柳钧温暖,他犹豫了会儿,决定自强。“你不用来,我就近找家医院包扎一下,立刻回去工作。晚上我找你。”

“柳钧,你可以吗?别逞强,状态不好的时候不适合工作。”

“我行的,我已经发泄完了。”

“你不是小男孩,你难道连控制自己当众发泄的能力都没有?你还遇到什么事?”

“没……不,很多。很多事让我很胸闷。不说了,我血快流干了。宏明,你是我的好友,幸好我有好友。”

“去吧,国道向西,有家医院,记得打破伤风针。”

放下电话,柳钧默默开车去医院包扎。回来,又若无其事地投入车间做事。离奇的是,虽然那些人看着他的目光甚是古怪,可只要是他说出口的,他要求的,那些人虽然有所嘀咕,却都照做了。他都不需要费劲讲解道理。

直到快下班时候,杨巡匆匆忙忙地出现,见到的已是平静的柳钧。但杨巡早已听说柳钧的失态,也被手下领着看到踢翻的窗户,他禁不住在窗户边比划比划,骇然,这么粗的铝合金,踢翻它得多少力气才行。

杨巡找到忙碌的柳钧,拍拍肩头问:“他们又惹你?”

“没事,私了。杨总,我会赔你铝合金窗。”

杨巡点点头,“不下班吗?还是跟中班一起下?”

“我晚点再走,中班要上两道新工序。杨总,什么都没发生。”

“好,那就好。”杨巡放心离开,但是心里更瞧不起柳钧。男人,居然当众落泪,这算什么?自控能力实在太差,不是当头儿的料。

柳钧也对杨巡失望。无论他是不是追究,是不是私了,可是分厂毕竟发生了事,作为最高管理者竟然可以允许私了,而不一查到底,引以为戒。如此粗糙的管理,却掌握着如此庞大的工厂,能行吗。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