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艰难的制造》-第24章 钱宏明回家

更新时间:2020年07月20日 星期一 9:39:07 作者:


关灯
护眼

钱宏明回家,见到妻子和丈母娘已睡,他姐姐正从客卧出来,见他就问:“柳钧什么事?”

“他有点儿赌气上了,打算留下。”

钱宏英“噢”了一声,一笑,进去洗手间。柳钧见此,忽然想到,姐姐会不会是柳石堂的帮手?年初为柳钧回来的是,姐姐挺出力的。柳钧心中不快,不愿姐姐总与柳家牵扯不清。他决定以后有关柳钧的事不再与姐姐提起。

柳钧继续一瘸一拐地去市一机郊区分厂上班。他并没有带一包香烟,到处敬烟,他本身是最反感工作场合吸烟的人。然而日久见人心还是一天天地变得具体。在工人们眼里,柳钧依旧很讨厌,因为他对质量非常苛求。但是工人们眼里也看出柳钧的始终一贯的态度,而并非无知者的兴风作浪,也并非与工人们恶意作对。这就很难让大伙儿继续对柳钧抱持恶意了。同时,日式机床在运行中总会出现一点儿咳嗽喷嚏之类的问题,柳钧并没有因事不关己而袖手旁观,他的优势在于他的见识和他对机械的热爱,他在解决高端机床的问题是总能起到主导作用,而且他总是毫无保留地将原理告诉给大家。先是车间技术人员与柳钧亲近了,他们经常在车间办公室里听柳钧讲解一个两个小时;接着是车间管理人员服帖了,他们不再将柳钧视作外人,开始心服口服地配合起柳钧的工作。他们的态度是最佳的风向标,整个分厂对柳钧敞开有点儿温情的大门。

于是,热处理阶段,当柳钧提出封闭现场温度显示仪,进料时候清场等“无理”要求,大家稍有异议,但最后看柳钧的处理并不影响工作,便都挺配合。柳钧为此大大地安心,总算,他保住了产品生产中关键的一环。

当然,柳钧也是知恩图报的,一个多月的合作期间,他常常请大伙儿去附近的饭店吃饭,而且经常被他们调戏着灌醉,睡在分厂办公室里,睡出一身蚊子包。柳钧最先挺烦这种吃饭,常常一边吃一边心中默念:君子不得已而为之,必须用物质来表达善意。可随着与大伙儿渐渐熟悉,工作外的交流渐渐增多,饭桌就不再成为负担,他也学会一套套的酒令,学会呼五喝六地灌酒。

到那时,大家才告诉柳钧,大家最初讨厌他,反感他,是因为他一个外来毛头小子仗着老板做后盾,到他们的地盘上指手画脚,非常有损他们面子。彼此熟悉了才了解柳钧这个人其实说到做到,内外如一,倒是一个胸中有货色,做人很实在,原则很坚持的人。用大家酒桌上的话来说,柳钧被大家看得上了。

但是,即使有了这么良好的关系氛围,产品的质量依然是柳钧头痛的大问题。不为别的原因,而是大家已经习惯了差不多,马马虎虎,还有人非常友好地私底下教育柳钧,其实甲方未必会如此追究精度的,全国一盘棋,他们有经验。柳钧无奈,只好天天一边被车间管理员们取笑抱怨着,一边时时刻刻不忘质量。在最后的产品下线时,他都觉得自己快成钱宏明借给他的《大话西游》里的唐僧了。不仅柳钧快累瘫了,他熟悉的车间人员也纷纷开玩笑说这一个多月都快比日本人管理的时候还累。柳钧当然是拖着疲惫的身体开宴答谢。他当然还请了杨巡,但杨巡没有出席。

与市一机的合作就此告一段落。柳钧又一次没想到,运输竟然也是大问题。他刚回国时曾被一个小奸商摆了一道,红绿灯前运输车偷梁换柱做了手脚。那么现在他即使用脚底想也想得到,好几车的货色运去遥远的甲方,路上会遇到多少困扰,说不定被偷去几件明珠暗投做废铁卖了都难说。整个大环境的商业诚信非常低级。

柳钧不得不与爸爸一个管车队的第一辆车,一个管车队的最后一辆车,黄叔钦点的两个可靠徒弟分别管住当中两辆车,在炎夏火烫的货车箱里首尾呼应地看护着自己的财物,一路不敢一起合眼,一路不知喝了几箱矿泉水。柳钧等两个年轻人两夜一白天下来尚面有人色,柳石堂下车时候面如土色,当即让人刮痧刮得惨不忍睹,才算冒出豆大汗滴,缓过神来。可是柳钧却除了殷勤端茶倒水,递药扇风,其他忙一点儿都帮不上,上回来过之后已经得知,所有的办事都有暗藏门道,有他听不懂的切口,他唯有赔笑跟在他爸身后才不至误事。他心里非常无力。

果然,他们找一处旅馆洗去油汗,换一身体面衣服去到甲方公司,就跟孙悟空跟着唐三藏须过九九八十一道关卡,验货的,入库的,开单的,统计的,出纳,会计,凡是过手的每一个人都要伸出手指捞一把。尽管父子两个一路过关斩将,还是用了两天时间才得到部分货款,还剩三十几万得等两星期后来取。届时,估计又得在财务室放一把血。用柳石堂的话说,不给好处的肯定不给办事,给了好处也未必给你办事。

柳钧在眼花缭乱的社会历练中学习着知识,懂得未来成本核算时候需要添加的这种看不见的成本明细。但是柳石堂却告诉他,这一单生意里面看不见的成本还算是少的,有底的,因为这家企业效益好,基本不赖账,最多最后三十几万多拖几天,或者给张承兑汇票。遇到赖账的,那货款如肉包子打狗了都有可能。说起以往讨账的辛苦,柳石堂非常感慨的告诉儿子,所以他绝对倾向做出口产品,钱给得清清楚楚,成本也事先可以核得清清楚楚。

另外两批的货色都是出口之用,果然,外方在国内的代理自己过来验货,虽然柳石堂带着儿子殷勤款待,可毕竟省心省力了许多。两批货色验货无误,集装箱发货,也不需要父子两个跟车押运。回头,就兑了信用证,货款两讫。相比之下,看不见的成本如凤毛麟角。

柳钧原以为可以喘一口气,犒劳自己几天假期,然后继续投入研发。这段时间忙忙碌碌,原本健康黝黑的他竟然蜕变成白面书生,对着镜子连柳钧自己都不敢认,他急需投入各色健康的运动。然而车间相好的技术员一个电话打给他,告诉他老板压下任务,他们已经照着前进厂此前提供图纸的复印件做了两百多件半成品,而今这批半成品正等待进热处理车间尝试获取各种温度各种表面强化处理后的数据。挂帅的乃是总厂的副总工程师。

果然不出所料,杨巡觊觎这种高新产品的利润。甚至连杨巡着手的切入点都不出柳钧所料,对于杨巡而言,也唯有热处理的那个角落,是杨巡无法探知的。面对如此明目张胆而又出于意料之中的仿冒,柳钧只会冷笑,拎起电话就打给杨巡,问他是不是意欲仿冒。

杨巡一口承认,“对,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你不也得知我公司秘密试制的消息了吗?”

柳钧闻言哭笑不得,贼喊捉贼呢。但他还是晓之以理,“杨总,如果我们继续第一批这样的合作,大家互惠互利,细水长流,岂不是很好?如今你耗资巨大,最多试制出整个系列中的一件,市场有限,收益也有限。而且你跟我不一样,你无法手握一手资料,你耗资巨大试制出来的产品很容易被别家剽窃,你岂不是竹篮子打水一场空?”

杨巡依然实打实地道:“我打算投入二十万试试,如果超过二十万还没得出结论,我立刻放弃,我们继续过去的友好合作。”

柳钧只会顿足,在心中大骂无赖,难为杨巡还能将这等无赖事说得如此理直气壮。但是柳钧好歹获得一个结论,杨巡打算投入的是二十万。以市一机这种不经高深计算,拿整个套件做实验的傻办法,这二十万很不经用,很快就会见底。他心说拭目以待。但是,难道真的他将如杨巡所言,如果杨巡砸二十万剽窃不成,他未来还得乖乖回头与杨巡合作吗?不!柳钧告诉自己,他必须开始长远打算,建立自己的加工基地。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