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艰难的制造》-第28章 柳钧不晓得这个小姑娘究竟什么意思

更新时间:2020年07月20日 星期一 9:41:46 作者:


关灯
护眼

柳钧不晓得这个小姑娘究竟什么意思,婉转指出:“我在市一机有不少朋友,但是他们的生存依赖于市一机的生存,他们心里虽然知道我被侵权,可是他们在行动上未必发出正义呼声,来阻止杨巡得逞。不过依然谢谢你的纸条,我会留作纪念。”

余珊珊只不过是说话夸张了点儿,表情眉飞色舞了点儿,没料到好心没好报,被无情揭穿,不禁俏脸通红。她是从小就四方通杀的美女,她自然不肯受一点点的委屈,“你没尝试,怎知市一机群众没有正义?当然,杨总权势倾城,你选择忍气吞声,选择望风披靡情有可原,你识时务。可是,我原以为你好歹有点儿血性,你会想办法阻止外商的采购维护自己的权益。看错你!”

柳钧本来就憋闷,好不容易自我调节才表面显得心平气和,被余珊珊一刺激,怒了。但他瞪了好一会儿眼睛,最终还是没对女孩子下毒舌,可还是忍不住道:“那辆车子好像是你们杨总的,他也来这种地方吃饭?”

柳钧说得认真,余珊珊信以为真,放眼一搜,果然见转角停一辆旧普桑,依稀仿佛就是杨巡的座驾,柳钧坐的地方正好角度,可以看见车牌。她一惊之下,本能地捂住自己的脸,可又担心地从手指缝中钻出两只眼睛,四处打量。好在没找到杨巡。

柳钧这才道:“我刚才看清楚了点,好像不是你们杨总的车牌。现在满大街都是这种车。”

余珊珊惊魂甫定,她可不愿在离职的节骨眼上被杨巡抓到与外敌沟通,被扣住档案。那种农民不拿别人当人,居然想得出让她当诱饵使美人计,那种人什么干不出来。但余珊珊喝一口啤酒,镇定下来,忽然意识到上当了。她顿时恼羞成怒,柳眉倒竖,起身愤愤欲走。可欲走还留,非得骂完才肯离开。“搞我脑子?你这人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你涮我很开心吗?你还不是绕着杨总不敢照面?你有种自己闯祸自己解决问题,别让你爸拉一副老脸,挨杨总训孙子一样地骂啊,我们旁边听见的都替你爸抱不平,你昨天又去哪儿啦。你比我还没胆子……”

柳钧见余珊珊生气,本已起身阻拦,准备道歉。但听得余珊珊骂他的内容,急火攻心,眼看着余珊珊滑不流秋非走不可,他急了,一把抓住余珊珊双臂,急道:“我爸去找杨巡了?我爸……在哪儿……他们怎么……杨巡怎么对我爸爸?”

余珊珊惊得立刻住嘴,双手顺势护在胸前,严正警告:“柳钧,你不许耍流氓。立刻放手。”见柳钧火烫似的抽回手,背到身后,余珊珊却转嗔为喜,被柳钧的动作逗笑了,她手指椅子命令:“坐下,坐下跟你说。”

外人眼里,这是赏心悦目的小儿女吵架,唯有柳钧满心黑暗,接近爆发边缘。他犹豫了一下,得到余珊珊不逃走的保证,乖乖坐下,听余珊珊说她怎么听见杨巡与柳钧爸通电话的经过。柳钧可以忍,可以想尽法子化解从杨巡那儿所受的屈辱,也可以对经济损失视而不见,可是他不能忍杨巡对爸爸的侮辱。偏偏余珊珊记忆惊人,小嘴嘀嘀呱呱将杨巡的话一字不漏地复述出来,

柳钧的腮帮子不由自主地痉挛,太阳穴突突乱跳。他不知道爸爸找了杨巡。他还以为杨巡终究是理亏,因此不敢见他们,只会背后搞搞阴谋。那么他撤诉了之后,昨天爸爸告诉他税务那边也改口,他还以为事情就这么罢休了。他没想到,这还是爸爸去求了杨巡的结果。相比爸爸,他自以为受到的屈辱又算得了什么。尤其,爸爸还是拖着年初才刚小中风后的病弱身躯承受杨巡的侮辱。

这一刻,柳钧恨自己。

“还有吗?”柳钧勇敢地问出声,既然事实铺面而来,他选择面对。

“没了。你脸色很糟糕。吃点儿红烧小蹄髈,都快凉了。”见柳钧拉着脸摇头,余珊珊道:“这就是了,你应该生气,可是生气不应该作践自己。快吃吧,吃饱才有力气生气。”

柳钧没法说话,怕一说话就是爆发。面对余珊珊好意递来的半只小蹄髈,他没有胃口,可是嘴巴却由不得他,他的嘴巴狠狠咬下一大口,几乎不用咀嚼,就硬生生吞咽下去。蹄髈肉虽然住得润滑,可是那么一大口下去,还是将咽喉挤得刺疼,柳钧却享受这等疼痛,继续大口大口地吞咽。余珊珊见此大大不妙,眼看柳钧半只蹄髈下去,眼睛又瞄向另外半只,她连忙抢先一步,将盘子拢进自己领地。却见柳钧一抓不着,大掌一个转弯,抓住啤酒瓶,她赶紧伸手去抢。可是柳钧力气大,她抢不下来,两人各持酒瓶一段,僵持。

“别借酒浇愁,你还开车呢。”

“我没,我只是漱漱口,你放心。”

“你听着,你现在连声音都在颤抖,你不在状态。你听我的,放手。”余珊珊嘴上苦口婆心,下手却是辣手摧花,腾出一只手化掌为刀,一刀将柳钧的啤酒瓶劈到地上,她自己也握着手疼了好久。小二听到啤酒落地声过来查看,余珊珊立刻叫小二打包,将几乎没动过的四只菜打包成一式两份,但叫小二将半只蹄髈划归到她的餐盒里。然后,摸出一百元大钞算账。柳钧总算反应过来,连忙递上自己的钞票,将余珊珊的钱拦住。

小二拿钱算账去了,柳钧直着眼睛对余珊珊道:“对不起,打搅你吃饭。”

“不客气,不客气,这才是正常反应。原来你是不知道,你要是仍然没事人一样,你不是大奸大恶就是孬种。”

“女孩子说话能不能稍微文雅一点?”

“没法文雅,天下贱男太多,文雅不安全。宁做野山椒,不做受气包。你告诉我你任何一个密友的电话,我立刻让他过来接手你,我不放心你这种状态下一个人呆着。”

“谢谢。没关系,昨天已经经历一次了。不能总麻烦朋友。你家在哪儿,我送你回去。”

“你两只眼睛的视线各自为政,都没焦点,谁敢坐你的车。”

柳钧丧气,伸手捂住两只眼睛,指望松开双手时,视线能够对准焦点。他都气疯了,满肚子都是左冲右突的闷气,所有言行都是本能,几乎没法经过大脑。

余珊珊见柳钧可怜,实在不忍心弃之不管。“喂,柳钧,我讲故事给你听吧。”余珊珊说到这儿,却打个噎,她该讲什么故事啊,好像脱离幼儿园后,她的故事储存就断档了,总不能给柳钧讲小红帽大灰狼。她一急,自家的事情就窜到了嘴边。“你知道吗?这儿是我爸妈的故乡。但是他们大学还没毕业,国家需要他们支援边疆建设去了。从小,爸爸妈妈就抱着我和弟弟,给我们回忆江南有多好,吃的东西有多少。我每次都被馋得发誓一定要考到爸妈的母校,然后争取高分分配到爸妈的家乡打头阵,让爸妈退休就可以回来故乡安享晚年。喂,柳钧,你听着吗?”

“我听着,谢谢你,珊珊,谢谢你帮我。”

余珊珊被一声“珊珊”叫得脸红了一片,幸好柳钧捂着眼睛没听见。她独自扭捏了会儿,才又道:“我在市一机做得不痛快,也没赚到多少钱,爸爸妈妈没挑破,他们借口以后老了要回故乡住,弟弟大学毕业也得分配过来,就拿钱给我买房子,方便我把集体户口转到自己房子里,让我可以在这儿立足。可是爸妈的钱来得不容易,国企效益不好,他们又要供我和弟弟上学,都没多少积蓄,这些钱都是他们牙缝子里省下来的。我拿到钱的时候哭了一夜,我想我真没用,不能帮到爸妈,反而还要拿他们的钱。可我还是得用爸妈的钱买房子,否则我离开市一机就没地儿住了。”

柳钧没想到余珊珊跟他说这些,心里感动,不知不觉就转移了注意力。“谢谢你信任我,告诉我这些。”

“不是我信任你,而是你值得信任。大学毕业后都没见到几个正经人,经常稍微熟悉点儿就言语不三不四起来。我被杨总派去监督你那么多日子,你有好处从来没忘记我,老板妹妹送你的牛排都会记得分我一半,可你从来没乱七八糟。”

“我有女朋友。”

“多的是有家有口还不三不四的。完全是人品问题。可以走了,你看上去正常啦。”

“等等,你离开市一机后准备去哪儿工作。”

余珊珊前一刻还在做着柳钧的精神导师,下一刻就没了脾气,“找工作正好应了墨菲定律,我想找技术工作,可是人家公司不要我,说我没经验,手里没现成的成果,他们不要储备人才。好不容易有一家要我,却是让我去管技术档案。结果还是外贸公司张开双臂欢迎我,总是我最无可奈何的选择却最欢迎我。”

“前阵子我想找几名助手,结果专业符合的男生一听所做的工作和领的工资,都不愿来。有的更是露出把我这儿当跳板的意思。可我没办法,现阶段只能开出这样的工资。而其他公司不愿招聘没经验的大学生也有他们的道理,怕教熟就飞了,不高的工资留不住人才。简直是一对死结。你找不到合适的工作,不是你的错。走吧,我送你回家。”

余珊珊领柳钧去取了自行车,扔进车后备箱。她上车就好心提醒,“他们都说杨总黑白两道都有势力,你得小心他。”

“我已经吃过他的亏,我起诉他侵权,他反手就是一招,打得我爸背着我找他说好话去,我也只能撤诉。刚昨天的事,非常内伤。这种事……”柳钧长长呼出一口气,“我不会忘记。”

“你不能这么文明,这是豺狼世界。”

柳钧叹一声气,他这回没再说出不能因为别人的言行而改变自己的理念之类的话,深深的屈辱让他闭嘴。他很怀疑,时隔一天,他还能喊出“我是柳钧,我永远是柳钧”这样的口号吗。

余珊珊的住处是一刚落成的新区,才刚交付,整幢楼还黑灯黑火的,没什么人家入住,黑夜中偶尔还传来装修的声音,寂静得可怕。柳钧陪余珊珊上楼,就站定在门口不再进去,看余珊珊进门开灯宣告没事,他便告辞。余珊珊等他一走,立马关门打开餐盒狂吃,她快饿晕了,她是强忍着才没让饥肠辘辘的肚子在车上叫出来,那会毁尽她的美好形象。可是一想到刚才情急之下拿自己的故事分柳钧的心,她此时回想起来,心里焦急,不知道柳钧那个大有本事的人会怎样看她这种毕业一年还一事无成的。

余珊珊郁闷得在屋子里狂窜,喃喃不绝发誓换到新工作一定要死命赚钱,赚到大钱。

柳钧没有立即回家,他在大街小巷兜圈,终于找到一家还没打烊的五金店。他买一把锁回家,连夜就将锁换了。他不愿再忍,再也不要见傅阿姨上门。他也没找钱宏明痛诉,他只是一个人在阳台坐了半夜,面对着城市的万家灯火,打着卑鄙的主意。

柳钧暂时放下手头的技术工作,开始学着爸爸,拎一只包出差。他先去母校拜会老师,他从来都受老师的喜欢。从母校出来,他拿着老师和留校同学给的名址,借着老师和同学一个电话开通的捷径,一家家上门找校友演示他的专利。他的同学是最帮忙的,不仅替他安排食宿,还帮他煽动上司点头,帮他出谋划策怎么如何最有效地与主要负责人沟通。柳钧从爸爸那儿学乖了,最先交给同学校友好处费的时候,他还会脸红,还会犹豫会不会被拒绝,也都不知道怎么开口。一来二去,他熟练了,素未谋面的校友们也成了他的好帮手。他用五万到十万不等的价格,将他的图纸一家家地卖出去。

这回,他不心疼他的劳动果实。他知道,他贱卖出去的那些技术很快就会被转化为生产。那些生产出来的产品,很快,将与杨巡高成本开发出来的产品展开激烈竞争。充分竞争的结果,杨巡别再指望拿高价偷窃来的产品赚大钱发横财。

市一机的有关消息也不断传入柳钧的耳朵。当初前进厂在市一机手里吃过的亏,市一机而今也一分不差地吞下。几乎是所有的内贸生意全都毁约。厚道一点的毁约是一个电话打来要求重新修改合同,核定价格,不厚道一点的则是一声不吭,等市一机送货上门,他们以千万条质量理由将产品退回。偏偏没有柳钧这样的人盯人的现场监管,市一机产品的合格率还真马马虎虎,有小鞭子可抓。

这几个闷亏,杨巡吃得无法发作。好在他还有外贸大单,他则是自己亲自出马,督促销售部重新打开国内市场。柳钧回家,将带回汇票与差旅费一结算,盈余已经够填补研发亏空。

但是没完,杨巡应该得到更多。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