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艰难的制造》-第40章 在柳钧快被闭门养伤憋死的时候

更新时间:2020年07月20日 星期一 9:54:00 作者:


关灯
护眼

终于在柳钧快被闭门养伤憋死的时候,医生高抬贵手,允许柳钧带着诸多限制出门了。柳钧出门第一件事就是去找他相熟的修车铺,想给车子安装减震。他往后多的是跑工地的机会,他可不敢拿自己的肋骨开玩笑。但进那儿一瞧,没看得上眼的。于是修车铺老板怒了,哗啦打开一道中门,拉柳钧进他私藏宝库,非要柳钧承认,不是铺子没东西,而是柳钧车子不行。柳钧一看,哇,满满一屋子的二手配件挂满屋顶墙壁,空气中充满令人激动的刚性气息。他终于挑选了心仪的装备,让老板帮忙装上。老板见他是个真内行,也终于肯开金口告诉他,这些配件都来自广东,那儿有专门拆卖进口二手车配件的市场。柳钧却是徜徉在一屋子的二手配件里想,好多东西,其实不一定非要用在车上,将来土建和设备安装时候需要牢靠的零部件,宁可来这儿找二手国外货色,价廉物美。

因为国产优质产品,寻觅起来太累太难。

这种感受始终贯穿腾飞公司的土建过程。首先是土建项目的招标。来者是一个个地自我压价,一个个地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只为请柳钧出去吃饭喝酒唱歌玩乐。但是柳钧心里有个底价,分别是建筑设计院与他从业的高中同学帮他算出。他想不到的是,那些报价竟然都远远低于他的底价,他都想不出那些人怎样可以将报价保质保量地做出来。因此他分别耐心地与那些项目经理谈,核对他们报价的可行性;与项目负责技术人员谈,咨询施工步骤如何可以符合图纸设计。可是谈着谈着一到吃饭时间,项目经理就千方百计将柳钧往高档饭店餐桌拐,摆出非餐桌不能谈的架势。每次柳钧说出不用吃饭,你们只要把我的工程保质保量做好,他就发现大伙儿看他的眼神里面充满怜悯和鄙视,仿佛他是一个怪物。

柳钧需要猛做心理建设,才能将那些眼神视若等闲。他警告自己,虽然饭桌能拉近人与人之间的距离,但是吃人家的嘴软,为了保证施工质量,他必须坚持自己的质量理念,与那些人保持一定距离。幸好有柳石堂偶尔居中调剂一下,但是柳石堂很明确,把关的是他儿子,他不发表意见。

然而,他们柳家的项目说大不大,要求却是很多,好些还比较超前,是施工队第一次遇到,所以即使眼下施工队受去年亚洲金融危机影响,活计不多,可对柳家的项目都是视同鸡肋。终于,说好说歹地,尤其是在柳石堂的帮眼之下,终于确认一家有高规格厂房建设经验,又看上去比较规矩实在的建筑施工企业。腾飞公司破土动工了。

同时开工的是二十公里开外的市一机新分厂。腾飞公司虽说因柳石堂的坚持,好歹半夜摆猪头点香烛,放了几个鞭炮,请了几个神,腾飞和建安的主要负责男性职员全都到场,仪式结束后热热闹闹大吃一顿。可是这等热闹,相比市一机新分厂开工,那是提都休提。市一机新分厂的奠基仪式上名流云集,前来祝贺的人,全市人民叫得出十之八九的名字,奠基仪式还上了电视和报纸的简讯。柳钧看了钱宏明给他录的录像,他也认出几个人,杨家兄妹,和保时捷梁女士。他没看到市一机的总工汪总,他想,这就是杨巡的局限。柳钧心中也赌了一口气,他一定要比市一机做得更好更快。

柳钧早就做好了自己挽袖子当监工的准备。因为虽然有专门的监理公司做现场监理,可是柳钧根本就不相信监理公司的质量意识,果然,那些人总是跟市一机工人一样喜欢说“马马虎虎过得去”,若是设计钢筋间距10厘米,他们看到是11厘米就眼开眼闭。因为他们心中认定建筑乃是糙活。然而柳钧不一样,他说一不二,即使他清楚一排钢筋间距11,另一排间距9,其实不影响强度,可是他坚持,他挂在嘴边的话是必须坚持始终如一的态度。然而正因为他招标时候有言在先,又当面商议价格的可行,而且最后也不是选的低价者中标,现场施工负责人也无话可说。可是全都怨声载道,因为如此精确,势必影响进度,增加强度。但是他们看到柳钧认真到拿着建材做强度试验,也只能将闷气吞进肚子里。但都纷纷说开了,这么不变通的人,怎么做工厂,绝对亏死。

好在柳石堂已经看儿子做过一票,而且是赚得很好的一票,要不然准得与施工队同声共气。因此,施工队的人被柳钧磨得怨声载道,并非没想过趁柳钧不在的时候飞速赶工,以生米煮成熟饭来变通,但是,柳家还有一个狡猾的老狐狸柳石堂是最佳替补。施工负责人火大之下,将一块因质量不佳返工敲下来的钢筋水泥疙瘩当作新年礼物,披红挂彩地送给柳钧,水泥意味着不开窍,支楞的钢筋意味着脑袋短路。这个新年,柳石堂本以为能收到施工负责人的大礼,结果只有一块水泥疙瘩,两条锈钢筋。

但是,工程却是保质保量按时地顺利进行。

当春天的气息渐渐来临的时候,设备进场了,厂房建筑物竣工验收了。虽然监理公司的预验收顺利通过,但是项目经理对于政府部门的验收还是心怀忐忑。柳钧倒是不愁通不过,他不信还有人比他更认真。他目前更头痛人员招聘的问题,他好歹是找了一个很不错的行政经理,这位行政经理三十几岁,开着一辆柳钧买给他的二手夏利车一手跑机关跑新公司数不清的各项审批,一手跑人才市场招合适的操作工。可是招聘问题很大,关键是柳钧要求太多,即使是最基本的操作工,柳钧也要求找最认真的人。柳钧给行政经理的招聘要求是,一要有中专以上文凭,二要有较真的态度。反而有没有技术基础,他并不太要求。

项目经理见验收现场的柳钧一脸心不在焉,都不尽一个建住方的责任,跟着他这个施工方好好招呼验收人员,他忍不住拉柳钧私语。“柳总,都临门一脚了,关键时刻千万别掉链子。是不是昨晚没睡好?”

“你不是说我这边两个厂房够申请鲁班奖了吗,还愁什么?”

“你再没问题,也得敷衍好这帮大爷啊。”

柳钧笑道:“我是甲方,你从不敷衍我,还拿水泥块砸我,我也学你不敷衍大爷们。我不是一开始就跟你说了,做我这个工程,你只要操心质量,操心进度,其他都不用操心。你说,总体加起来,你其他的工程有我这边操心得少吗?起码我没让你操心钱吧,你甚至连管现场的都不用配备。你够轻松。”

“可这是官府,官府的人得罪不起。你看你们上海建筑师都不敢怠慢。”

柳钧却想起来,认真问一句:“我这个项目做到今天算是结束了,到今天我再问你,你究竟认不认可我的模式。换个表达方式,若是我接下来有新的工程上马,你还愿不愿意做。”

项目经理一愣,盯着柳钧足足想了好一会儿,才道:“先回答后面一个问题,当然做,有钱不赚猪头三。但是前一个……你这工程,我虽然操心得少,可也赚得少,只赚到点儿辛苦费。你要知道,混水才有鱼可摸。”

“白善待你一场,白眼狼。”柳钧笑骂。

项目经理也不遑多让,“你这种模式只此一家,幸好你这工程不大,我要在你这儿再多做半年,出门退化得别想做别家了。不过跟你这几个月做下来,我的醉肚倒是养好了。”但项目经理犹豫了一下,还是又不客气地补充道:“这回你是甲方,我看工程款不差我一分一毛的份上让着你。你这模式……”项目经理拿眼睛看看柳钧左手断指,“幸亏我脾气好,你爸周旋有方。”

柳钧最恨别人重点突出他的手指,因此不客气地反击道:“我爸总是以为自己折本,认为我付钱太痛快,其实你也说了,你只赚份辛苦钱,说明我的付出全有回报。而你以为你没赚到钱,那是因为你还不适应这种模式,你如果彻底放松,你同时可以做的就不止一个两个工程,你赚的不会别你偷工减料得来的少。而且谁也不是傻瓜,谁肯付出不明不白的款?你其他工程的应收款有那么容易收回的吗,减去被赖掉的工程款,减去巨额的利息,你最终究竟能到手多少?你得承认,人的认识有盲点。”

“我不承认。像你一样能管到位的老板没几个,很多老板就是心甘情愿付不明不白的款,还以为自己已经压到最低价。你应该清楚,有一个名词叫内外勾结。”

柳钧听了连连摇头,可心里不得不承认这是真话。“你看着,像我一样的老板会越来越多。”

项目经理这回倒是承认了,“对的,我已经接触几个老板第二代,有见识,有抱负,肯下功夫,牛。虽然都花钱大手大脚,可都能花到点上。人也不错。”

“我还以为你同济出身,难得是个拿得出技术的项目经理,你应该会比较认可我的模式。”

“我一穷二白起家。目前对于我而言,钱比理想更重要。”

闻此言,柳钧不禁想到钱宏明。钱宏明又何尝不是如此?

项目经理还是不由分说拖柳钧跟上大部队,一路提醒柳钧保持微笑保持谦卑。柳钧虽然勉强做到,却依然有点儿心不在焉,他烦这样的浪费时间,这种验收原不需要他来参与,但因为来者是老爷,所以负责人必须随叫随到贴身伺候。

走进热处理车间时,行政经理来电,说是有个姓董的人打车过来,指名要见柳钧。没过一会儿,柳石堂拿一张名片进来,让柳钧撤退,去接待那个姓董的。柳钧一看名片,一半英文,一半中文,大名董其扬。柳石堂附耳轻语,董其扬正是市一机新任总经理,孤身一人打车而非驾车前来,必有原因。柳钧吃惊,留下老爸应付老爷,他去见那个董其扬。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