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艰难的制造》-第41章 一行走进热处理车间

更新时间:2020年07月22日 星期三 8:32:38 作者:


关灯
护眼

一行走进热处理车间时,行政经理来电,说是有个姓董的人打车过来,指名要见柳钧。没过一会儿,柳石堂拿一张名片进来,让柳钧撤退,去接待那个姓董的。柳钧一看名片,一半英文,一半中文,大名董其扬。柳石堂附耳轻语,董其扬正是市一机新任总经理,孤身一人打车而非驾车前来,必有原因。柳钧吃惊,留下老爸应付老爷,他去见那个董其扬。

董其扬大约四十岁,长得可说是难看,凸脑门,厚嘴唇,整个人又干又瘦,却有一双精光四射的眼睛,和一脸可亲的微笑。董其扬开口也是很随和,手掌按在项目经理送柳钧的水泥疙瘩上,微笑道:“柳总?幸会幸会。为什么在办公桌上放一大块水泥?”

“施工方送这么大礼物给我当镇纸。”两个人的手握到一起,两人都感觉得出柳钧的手皮肤极其粗糙,而董其扬的手皮肤细腻。站到一起,柳钧足足比董其扬高出一头。

董其扬依然微笑发问:“施工方送水泥块,是不是跟信封里面夹子弹一个意思?”

“呵呵,他们不够痛快,不如贵公司杨总敢作敢为。董总喝咖啡吗?我这儿有半年前香港买的小粒种阿拉比卡,香味已经逃得七七八八。哈哈。董总找我,是不是想追回四个被我挖来的技工?”

“呵呵,市一机人才济济,不差这四位。他们四位,据我了解,不算是分厂技术领先的人。”

“没错。但这四位是我在市一机做加工时遇到的工作最细致到位的人,作为技工,他们是最优秀的。他们也愿意来我这儿,我给所有员工缴纳四金,比贵公司多一项公积金,我这儿的工资目前暂时与市一机持平。”

董其扬惊讶,沉吟道:“你这么坦白,不怕我把他们挖回去?”

“你挖不回去。他们跟我接触一次已经清楚,他们只要做出来,就能得到赏识,得到应有待遇,事情就这么简单。你们市一机根本没有这样的企业文化。我很奇怪,董总今天肯定应该不会是因公事来找我。”

“算不上公事私事,我只是一到市一机就听汪总等人提起你,看到你研发的产品,一直想结识你。但显然杨总不愿意我与你结交。你请别有敌意,我还不至于来你这儿做工业间谍之类下三滥的事情,只想认识朋友。我在这一行一直主管销售,但我一向与技术人员投缘。可以带我看看你们的车间吗?刚进来时候已经见到初具雏形。”

“杨小姐多次跟我联系,抱歉我开工后一直住工地,非公事都不离工地一步,一直没时间先拜访董总。我对质量精益求精,没办法,只有接近不眠不休地盯在工地。董总这边请。腾飞目前的进度超过市一机新分厂多多。”

“我们的进度,已经达到我的理想。”董其扬不卑不亢地微笑。“大象的举止难免迟钝点儿,但最终吃到嘴的食物却未必会少。”

“质量呢?”

董其扬脸色一沉,并不是因为柳钧的问题,而是他看到新造的整个车间。今天是个阴天,但是车间里面却光线充足,自然采光良好。他做业务走南闯北,见多识广,他心里最清楚好坏。眼前车间无微不至的细节表明,腾飞公司的建造彻底贯彻了柳钧的意图。“请问柳总,车间每平方米的建筑成本大约是多少?”

柳钧微笑:“没比市一机新分厂的预算成本高。但是我这儿比市一机多出很多附加设施。我这些附加设施的目的只有一条:节能降耗。也就是降低未来的运行成本。董总,腾飞两个月后即将成为市一机的最有力竞争对手。”

董其扬笑道:“我不担心,呵呵。这个市场很大,我们两家的产品在这个市场的占比非常之小,完全无法形成竞争,却可以形成集群效应,得利双方。”

柳钧毫不掩饰:“我们的产品完全无法形成竞争,但这个大市人才有限,请恕我往后继续挖你们墙角。”

董其扬反唇相讥,“至今你还没挖走一个工程师,这倒让我感觉毫无悬念了。”

柳钧张了张嘴,但没说出来,不是他没挖走,而是没看上。据汪总讲,以前市一机还有几个不错的年轻工程师,这几年老总换手太快,大家纷纷挂印求去。两人后来只就车间建筑方面有所讨论。董其扬见到雨水收集回用系统的雏形,见到热处理车间降温水帘的雏形,见到车间集尘和水幕除尘设施的雏形……。董其扬不太懂技术,不能很好领会这些看似不重要设施的运行方式,但董其扬是个会得精打细算的,果真如柳钧所言,腾飞公司每平方米的建筑成本低于市一机,说明固定资产投入不高,未来的单位折旧不会高于市一机,而眼前这些节能降耗的设施却将真金白银地降低未来运行成本。若真是在市一机与腾飞之间展开竞争,成本已经高下立判。市一机几乎没有竞争力可言。难道这就是柳钧说的产品完全无法形成竞争的原因?

董其扬来前已经知悉杨巡与柳钧之间的矛盾,他是个有心人,看到杨巡市一机的新分厂与柳钧的新腾飞几乎是同一时间开工建设,他总觉得其中一定有什么关联,杨、柳两个人的矛盾可能还没完。而他作为市一机新的负责人,自然是很有必要做一下调查摸底:那沾血的矛盾会不会爆发到他的头上,以什么方式爆发。知己知彼百战不殆。眼下,从建筑施工速度而言,腾飞比市一机的进度快几乎一倍;从建筑设计完美而言,腾飞比市一机胜在实用和节能;从建筑施工的质量而言,虽不明显,可是董其扬感受到巨大的压力。他相信,不仅他会比较,其他的业内人士也会比较,而杨巡,也很快会知道比较的结果。两个身负巨大矛盾的人,也将是彼此斤斤计较的人,他董其扬会不会挤在当中做风箱里的老鼠?

但是等董其扬走出车间,跟着柳钧去几根钢管几片石棉瓦临时搭建的车棚取车,再回首,看诺大场地上的车间异常小巧,身量气势与市一机不可同日而语,较大的金工车间都还不如打横一排的办公兼宿舍楼来得长,董其扬暗自微笑,放下心来。腾飞与市一机,并无可比性。而柳钧其人,董其扬认为此人太直太冲,不是管理制造型企业的好料。一念及此,董其扬放松下来。

腾飞新址地处偏僻,进来容易出去难,柳钧打算开车送董其扬进城。见董其扬站车屁股后面眯着眼睛凝神看他两个车间,他也不禁站到董其扬的角度看自己的公司,“董总,很小,是吧?”见董其扬实事求是地点头,他倒是喜欢,“别看这么小,目前订购的设备也才够放满一半不到的室内面积。资金不足,不如市一机实力雄厚。”

董其扬摇头,“市一机两位股东实力雄厚,不过到我手头可支配资金不够。市区车间迁址市郊,腾出的土地是两个股东来开发,土地差价没全部交给我用作工厂运作。我比你难啊,天天拆东墙补西墙。”

“难怪工程进度慢我起码一半。施工现场基本上就是拿钱说话。”

“哪儿都是拿钱说话。”既然不再将柳钧视作对手,董其扬充分表现出他的大肚,“我听说……有家公司已经赶在你之前,研发出全系列……”

“有,我大学校友的公司,他们买了我系列中一个品种的一套图纸,然后没有疑问,没有创意,也没有改进,仿出一系列低端货。”

“可是那种低端货廉价,性能比过去的已经有较大超越,也能达到一定要求,据我了解,市场相当不错,国内还是有不少企业愿意接受这种价廉物美产品。我们也准备批量生产。”

“我还知道你们买了美国某家公司的全套图纸,打算进军工程机械。汪总一定能很快制定工艺,只是可惜了汪总的一身本事。所以我说,我们之间无法形成竞争。”

董其扬这才明白前面柳钧说两家公司无法形成竞争的原因,不禁哭笑不得,这小子,毫不掩饰骄狂。“我做销售多年,我可以跟你说一个假设,你研判一下究竟会不会出现这种可能。市场需求其实呈金字塔型,高精尖的产品位于市场顶端,但是需求量并不大。最大部分的是中档需求,中档市场需求一直在质量与成本之间维持着动态平衡。当市场上有马马虎虎还算通得过的产品面市,首先,原本属于高端市场的份额被夺去一大部分。然后下家以此马马虎虎产品生产制作面向消费者的成品,消费者的判断力有限,既然没太大区别,消费者当然很愿意接受,性价比比起原来劣质成品和高精尖成品高了不少,于是马马虎虎产品的成品销量惊人。最后,惊人销量反馈给上游厂商,上游厂商扩大产量,上游厂商间又展开激烈竞争,最终是竞争和规模效应导致价格大幅下降,于是最终成品的性价比更高,受众更加广泛,更加侵占高端市场的份额。高端产品此时往往高处不胜寒,受众的面太窄,成本一直降不下来,于是更失去市场。有时候被迫得为了生存降低身份。这种现象,用我们的行话,叫劣币驱逐良币。你如果不信,可以走着瞧,事实胜于雄辩。”

董其扬语速不快,但字字铿锵,感染力十足,柳钧听着听着就将车停下,一直等董其扬说完。“逻辑上完全成立。”

“不仅是逻辑上成立,凭我十几年的市场经验,这种情况在中国发生概率极高。”

“百分比多少?”柳钧急着追问。

“百分之九十。我们可以打赌,一块钱。”

柳钧大惊失色,好一阵子无语。等醒过神来,他缓缓将车启动,没了说话兴致。他原是信心十足,将以产品系列中的余下部件打响腾飞新公司的第一炮,已有实践表明,他的研发有回报。因此他购买的第一批设备也是以满足这种产品生产为要。可是,若真有董其扬所说的90%概率,那么他的投入将从哪儿收回?腾飞投入生产后的利润从何产出?难道,他为了报复杨巡,将设计图纸贱卖,反而砸了自己脚面?柳钧郁闷得肋骨开始隐隐作疼。

车进市区,路上逐渐热闹起来,董其扬让柳钧停车,他在这边打的,他不愿与柳钧的接触在老板心里留下什么不良印象,毕竟他那位置还不算屁股坐热。下车时候,他跟柳钧和善地道:“柳总,我初来乍到,此地人生地不熟,以后有什么不懂不熟的需要向柳总请教,希望柳总把我和我老板一分为二啊,呵呵。说起来,柳总,我们两个互补,以后你有销售方面的难题,尽管找我。我留给你的手机号是几个朋友专用的。”

“谢谢,以后一定请教。”柳钧犹豫了一下,问:“那么董总看好美国买来的图纸?”

董其扬摇头,“我是一个职业经理人,两位大股东对我的要求是尽快获利。买美国图纸是比较值较高的选择。”

柳钧犹豫了一下,还是道:“其实……机械制造业容不得急功近利。”

董其扬这回点头。“你知道我为什么找你吗?你手头这些不同处理后的物理数据,都是宝啊。当初我在外资公司,这些数据……别提了,我们中方人员都接触不到,都是锁保险箱里存档的。你摸的路子是对的,我想认识你。但你目前为止,对市一机还构不成任何威胁。”

柳钧看着董其扬打车离开,好一阵子没挪动半分。他被董其扬这个行家点了穴。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