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艰难的制造》-第51章 杨逦地给了柳钧一块大饼

更新时间:2020年07月22日 星期三 8:55:09 作者:


关灯
护眼

第51章

杨逦则是实实在在地给了柳钧一块大饼。杨逦想不到柳钧会直接来电向她提出要求,她当然不会要柳钧的五万块钱酬劳,但她有要求,“希望柳总替我保密,我大哥显然不会乐见我替柳总做这件事。我也不会要你公司流出的图纸。”

“我当然。”柳钧惊讶,他心里闪过的是当初在市一机做测试时候杨逦千方百计偷窥秘密的形象,杨逦而今变得如此道德了?柳钧颇不适应,心里不得不疑神疑鬼,不由得多问一句:“请问有什么办法可以联络上我那失踪员工?”

“嘿嘿,你怎么挖我的员工,我怎么联络你的失踪员工。”

柳钧被杨逦说得脸皮发烫,但他心里却是相信了几分。他当初从市一机挖人,除了几个他早就认准的,其余的靠的是他看似漫无目的向市一机的人发布消息。一个老板可以收买员工八个小时的工作量,可是无法收买员工的心,往往工厂有两条平行的消息渠道,一条由公

司主导,一条则是工人自发,有时候后者甚至比前者更加畅通。正如他柳钧可以发消息给市一机的工人,想来市一机在腾飞也埋有桩脚,杨逦的消息一传十十传百,柳钧不怀疑,很快就能传到失踪员工的耳朵里。那位员工的失踪,不过是从他柳钧眼皮子底下失踪而已。

“杨小姐,再请教你一个问题,你怎么处理工亡索赔的那些苦命亲戚。”

“你是不是被纠缠上了?”

“我才开始,今天几乎停工一整天。明天还不知道怎样。”

“不知道该说你是运气还是不运气,运气的是开工一年未遇工伤,不运气的是一遇上就是工伤的极点工亡,你一点儿处理经验都没有。我们这么大公司工伤不断,我刚接手时候……”

柳钧听到这儿,正聚精会神呢,忽然电话断了。他一看手机,果然是他的手机没电。柳钧扔下饭碗就跑回办公室去,拿座机给杨逦打电话,二话不说就直奔主题。“对不起,刚才我手机没电。你刚接手时候是不是看见职工的鲜血,首先想到的是不惜一切代价救回员工,

并赔偿他们损失?”

杨逦当初在现场吓得面如土色,首先想到的是怎么办,如何回避责任追究。但听柳钧这么一问,她当即收起原本想说的经验,“是啊,大概谁都会有这样的第一反应吧。可是事故处理过程中各方站在不同立场纠缠同一个问题,可以拖啊拖到一年半载,拖得双方所有人筋

疲力尽,最终一定是谁先拖不住谁先妥协。于是我领悟到一点,别把感情因素放到工作上,既然作为资方,就做一个合格的资方,千万别拖泥带水。等你经历过这一次之后,你可以回头再看看我们今天的对话。”

“做一个没感情的资方会不会让其他员工产生兔死狐悲的感觉,让其他员工心中失去对企业的归属感?”

“我认为在现今的社会大背景下,员工与企业之间的关系太脆弱,你不可能把自己公司建成一个小型乌托邦。”

柳钧从杨逦的表达,联想到杨巡的态度,再联想到市一机工人不肯专心干活,说是不愿挣钱供老板花天酒地。这就是极端对立的劳资关系导致的结果吧。但是,他这儿又好得到哪儿去,这不是就有人乘火打劫,偷了他的图纸闹失踪吗?想起来还真让人对劳资关系寒心。

所以杨逦所言是经验之谈,是事实。“你说得对。我们回到正题,以你的经验来看,我公司这起工亡事故,工亡职工家属未来会提出什么要求。一般你们对工人的赔偿上下限是多少。”

“柳总,我已经跟你说了,我只做一个合格的资方,绝对站在资方立场办事。既然我们遵照规则交付了所有工伤保险,那么保险怎样理赔,我们全数转手给工伤职工。我们只保证绝不从中抽取一分钱的好处,也不与工伤员工计较公司因事故产生的损失。”

柳钧实事求是地道:“我目前暂时做不到。”

杨逦不禁一笑,“柳总的公司做得好不好?听说业务吃得很饱。”

“还没达到饱和,人手跟不上,流动资金跟不上,到处都捉襟见肘,毛利都交给高利贷利息,一团糟。”

“嘻嘻,说什么呢,董总一直夸你,半年就产生利润很了不起。我原先也没看出窍门,董总给我画一张你们公司的资金图,他说你的头脑得是多少台电脑的配合,才能将如此紧张的资金运作得可以维持生产,董总说你能维持到一年,你就胜利了。”

“董总真这么说?董总的脑袋真是好使,他说得一点儿没错。不过请你告诉董总,我已经趁我爸出差在外,把我爸的车子当了赎,赎了当,无数次了,形象并不如董总以为的那么好。”

杨逦听了大笑,“有空进城来玩,我再帮你越董总。我跟着董总也学到好多。”

“那么我跟你学吧,哈哈。”

这一回,是柳钧画一张大饼,杨逦微笑了一整夜。微笑的杨逦速战速决,背叛大哥杨巡帮柳钧办事。很快,一只电话打到杨逦的手机。杨逦约定当晚会面地址,便给柳钧电话。可是手机打了两次都没人接,第三次的时候,才有人接起,电话那端传来的是迷迷糊糊的声音

“杨小姐,这么晚还没休息?”

“晚?才九点。呃,你已经在休息?我跟你那失踪员工约下十点在香榭咖啡馆见面,一手交钱一手交货。你行吗?”

柳钧一听就兴奋得跳下床,“行,没问题。啊,香榭咖啡馆在哪儿?”

问清地址,柳钧立刻跳进浴室冲一个冷水浴,睡得稀里糊涂的脑袋才有点儿清醒过来。他开上车进城奔赴现场,将车远远扔在别处,走一大段路只身悄悄钻进香榭咖啡馆。时间已经过了十点。果然,在咖啡馆的角落,那种最适合进行不正当交易的地方,他见到那位“失

踪”员工。柳钧扑上去使出浑身解数,将失踪员工降伏,混乱中他装作不认识杨逦,让咖啡馆小二从他口袋掏手机报警。

110警察很快赶来抓人。现场听得柳钧说明情况,他们与工业区派出所通话认证后,将人带走,准备移交。因此柳钧不用跟去做配合,留下来面对杨逦。等紧张情绪过去,困意立即袭上柳钧脑袋,他忍不住打个哈欠,但是哈欠中途变卦,一气呵成变成一只喷嚏。

“对不起,昨晚处理事故没睡,刚才你打来电话时候我正梦周公,拿冷水冲半天才醒过来……”

杨逦立即伸手招呼小二,让煮姜汤来,姜汤没有就要干姜水。柳钧惊异地看着这一切,笑道:“你真贤惠啊。”

杨逦脸上一红,“没点儿正经,还柳总呢。好了,你回公司早点儿休息去吧。”

“等等,怎么谢谢你?我都没想过这个人能这么顺利逮住,你帮我解决大问题了。你不知道我多激动……”

“那么送我回家吧。每次夜归,从车门到地下室电梯这段距离,总让我胆战心惊。”

柳钧不禁想到第一次见到杨逦,正是从电梯下到地库,杨逦对他浑身充满戒备。他忍不住笑了。杨逦却是错会了柳钧的笑,她想到的是她有一个晚上醉酒,正是柳钧将她从地库送回家,记忆中的片段要多暧昧有多暧昧。杨逦的脸变得通红,即使咖啡馆的灯光也掩饰不了

她的羞涩。她顿足扭身走了。柳钧连忙结账出来,见杨逦坐在已经点火的车子里等他。柳钧不知道杨逦干嘛这样,非常想不通,直至近距离看清杨逦眼波欲滴,似笑非笑,他才忽然想到那一次的暧昧,他忍不住放声大笑。

柳钧一大笑,杨逦心慌意乱之下,直接将车头撞向路边一棵树。幸好柳钧眼明手快,一把抓过方向盘,车头擦着树杆过去,险险地停在行人道上。杨逦吓得花容失色。

柳钧绕过车头,打开驾驶座门,拍拍杨逦的脸,笑道:“别怕,有我。我们换个位置。”

“你不许再笑,不跟你开玩笑。太危险了。”

杨逦被柳钧的拍脸动作闹得脑部缺血,她不愿爬到副驾驶位置上去,想矜持地绕过去,可高跟鞋不听话,也是被差点儿的车祸吓得腿软,出门就摇摇欲坠。柳钧连忙一手扶在她腰上,只是柳钧狠刹风景,又是一个喷嚏。杨逦趁机挣开走了。

但是杨逦上车,见到柳钧放在方向盘上那只很不自然微翘的无名指,一颗心顿时凉了下来。这叫做深仇大恨啊,朱丽叶是怎么死的?

于是变成柳钧一个人唱独脚戏,数落这车什么该换什么该修,杨逦有一声没一声地应着,无精打采。柳钧也只好无聊地打喷嚏。等将杨逦送进家门,他看看近在咫尺的自家的门,真想闯进去一头睡倒。可是他还有任务。他硬撑着精神,又是哈欠又是喷嚏地回到公司,给

正准备下班的中班职工开了一个简短班后会。他首先跟大家通报一下事故处理阶段性结果,然后告诉大家,携图纸失踪的那位员工刚刚被捉拿归案,等待那位员工的将是法庭审判。

从员工们的目光中,柳钧看到了震撼。行,这就是他吊着精神赶回来开简短班后会的目的。他要的就是杀鸡儆猴的震慑力。确实,腾飞不是乌托邦,因此他必须恩威并施,两手都硬。

若是单纯从为人的角度来讲,柳钧并不愿意做这种虚言恫吓的勾当,他宁愿在生活中看到大家都自觉,遇到不自觉的人绕道三尺。可他现在的身份不一样,他现在是个资方,那么他只能收起他属于个人的价值观,做一名合格的资本家。该资本家干的事,他都得干。就像

杨逦说的那样。虽然他并不认同杨逦对资方的定义。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