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艰难的制造》-第52章 柳钧死心塌地睡觉

更新时间:2020年07月22日 星期三 8:56:07 作者:


关灯
护眼

柳钧死心塌地睡觉,反正睡与不睡都一样,明天太阳升起的时候,那些预料中的闲杂事情都将如期而至。

然而,柳钧错了。他以为十七八个喷嚏意味着感冒,可是他起床神清气爽,呼吸顺畅,吃嘛嘛香。他以为昨晚被他逮住的失踪员工家属会来公司求情或者吵闹,可他在门房打卡钟边静候良久,不见一个闲杂人等。他更以为工亡家属今天将卷土重来,但是连他爸都惊讶了

,大门外什么响动都没有。柳钧问他爸,难道是他们幸运,遇到不世出的好人?既然如此,他们也不能亏待人家,赶紧让出纳去银行提款,将补偿金给了吧。柳石堂将信将疑,思来想去,按下满怀歉疚的儿子,让再等三天。

柳钧心怀忐忑,生怕伤及好人,只是爸爸信誓旦旦说人心不古,宁可错杀不可放过。他被爸爸没收了印章,只得去车间布置赶工。回头去派出所就员工偷图纸事件应询,柳钧见到了那位“失踪”员工的家属。

那应该是“失踪”员工的妻子,最多三十来岁的女人未老先衰,更加奇观的是手上拖着两个,背上背着一个,一家总共生了三个孩子。不过柳钧见到手上拖着的两个都是女孩,背着的那个明显是男孩,心下了然。那员工妻子见到柳钧,呆滞的目光似乎亮了一下,掏出一

叠纸片递给柳钧,上面有一家医院的病历卡、住院部楼层房号和门诊记录。从那妻子夹土夹白的叙述中,柳钧得知,那一家丈夫中专毕业脑子活络,原本可以在一个小城镇过挺滋润的日子。可是全家上下一门心思生个儿子传宗接代,为逃避计划生育,夫妻两人曲线救国

出门打工,千辛万苦终于生下儿子一个。一家五口生活压力巨大,妻子生下儿子三个月后不得不出去上班,请来婆婆照看三个孩子。不料天雨屋漏,婆婆河边洗尿布打滑,摔裂盆骨住进医院。丈夫万般无奈,出此下策。现在好了,婆婆已经被抬回家,妻子辞了工作照顾

一屋子的老弱病残,壮劳力的丈夫住进班房鞭长莫及。

处理案子的民警与柳钧听得面面相觑,两个大男人面对老老少少的眼泪,都硬不下心肠。为了调查核实,民警跟那妻子去租房查探,柳钧脑袋一热也跟去。租房是一间农村青砖瓦房,昏暗的室内果然躺着一个面色蜡黄的老太,房间里荡漾着酸臭和霉味。除了老太躺着的

那张床,室内再无长物。柳钧想不到自己手下的员工竟能穷成这样子,他还以为他公司的工资已经超过平均工资多多。他和民警从那屋子出来,站在阳光底下都有混进了天堂的感觉。两个大男人只会连连说“作孽,作孽”。

柳钧越想越心软,全身上下连整票带零钞摸出五百多块钱,又折回去交给那一家,他不敢看那一家老小,将钱放在纸箱搁三夹板做的饭桌上就赶紧溜了。至于民警怎么处理,由不得柳钧了,他回到公司一直在想,那一家往后该怎么活,那家婆婆的骨伤又该怎么办。矛盾

之下,他打电话给杨逦,告知昨晚帮忙之事的意外结局。他说他已经不打算提起民事诉讼,可是刑事诉讼却由不得他。

杨逦心中了然,“你是不是想资助那一家老弱病残?”

柳钧默然,他不情愿,可是又不忍心。

“我只提醒你一点,这种人家是无底洞,又经实践表明是什么缺德事都做得出来的,你当心自找上门去,往后一辈子都赖定你,我这儿有先例,如果你需要,我帮你约我那个朋友出来给你现身说法。”

柳钧无言以对,他相信杨逦说的是真话。好久他才憋出一句,“管理真是一门包罗万象的大学问。”

“岂止是学问,大约人生百科都不如管理的复杂。”

杨逦对柳钧可以说是知无不言,恨不得将自己的闪光面都亮给柳钧。她虽然心里矛盾,可挡不住心猿意马,打完电话后思来想去,又找出新的话题,那是一份国际水平的展会邀请函,她复印下来,传真给柳钧,希望柳钧有兴趣一起去。果然,柳钧上钩了,再次来电约定

展会前三天通报决定去不去。杨逦于是满心期盼下月那一天的到来,甚至开始策划下个月那一天该是什么温度,该穿什么衣服。

柳石堂对儿子的婆婆妈妈很不以为然,他索性写一张地址交给儿子,“这是傅家地址,老婆儿子坐牢之后,那个生严重富贵糖尿病、靠老婆做保姆养活的男人不晓得怎么活,你要么也去送一把温暖?”

傅阿姨的家?柳钧对着纸条看了好一会儿,拿起,撕碎,扔进纸篓,叹一声气下去车间了。相比之下,机器虽然复杂,却要可爱得多,即使是那台刚杀了人的高频焊机。比他更早蹲在焊机边看操作的是新招聘来的工程师孙工,孙工沉默寡言,即使说话也经常让听的人摸

不到头绪,但只要是机电出身的人,则都是一听就懂,一听就听得出精髓。柳钧却是与孙工一见倾心,不管他以前设计的是什么,招来养着再说。

孙工想改造那台焊机,以避免有人滑倒触电的惨事再次发生,这个想法与柳钧一拍即合。两人站现场看着操作,设想出几种方案,有障碍式,也有感应式,前者是阻拦人体靠近,后者是感应人体在某个范围之内时,自动切断电源。两人都觉得用后者更加保险,而且后者

的适用范围也广,可以应用到其他类似设备。而即使定位感应式,也有各种各样的感应方式,孙工拿着课题研究上了。若换作柳石堂在场,必定会指出这是不务正业,可是柳钧不那么想,孙工有发现的眼睛和思考的头脑,他不正应该好好鼓励吗。

晚上,柳钧进城与余珊珊共进晚餐。他没将这么复杂的事情跟余珊珊提起,免得她也伤脑筋。这种事根本无解,还是别拿出来考验余珊珊的态度了。余珊珊以为柳钧还是因为工亡事故而烦心,饭后陪着柳钧在夜色中散步,逗柳钧说话,可两人对彼此都不熟悉,当一个人

懒得配合的实话,话题便进行得艰涩。柳钧早早送余珊珊回家。他这回没回去公司,他被公司的琐事压得有点儿排斥工作,他想在与工作无关的家里好好放松一晚,他希望这是一个没有午夜凶铃打扰的夜晚。

柳钧心事重重,在屋里盘旋半天,最终坐到钢琴面前。他翻出《保卫黄河》的曲谱,但是没几下,声音便凝滞在他的左手无名指下面。柳钧皱了半天眉头,决定无视,不管这个手指弹不弹得出声音,不管弹出的声音高低,不管旋律因此不连贯,他无视,只机械地往下弹

渐渐地,柳钧心中升起对妈妈的感激,若非当年妈妈几乎有点儿神经质地屡屡将他从运动场捉回,逼他学习枯燥的钢琴,今天他又怎能从排山倒海的音乐中宣泄情绪。最后一遍,他拨通余珊珊的电话,将手机放在钢琴边。一曲终了,他镇定地告诉余珊珊,没事了。

而隔壁的杨逦却是从第一个音符听起,站在与柳钧一墙之隔的地方,背着手一动不动听了半天。好几次,杨逦想去敲响隔壁的门,可都是临阵退缩。她只能在心里默默地描画着坐在钢琴边的柳钧的形象,想象着那个人的眉头眼梢……

清晨,当柳钧回去公司上班,他和其他腾飞员工一起,被工亡职工的家属们挡在门外。

门里,是柳石堂组织保安和两条跃动的罗威纳犬保卫大门。门外,是花圈和哭闹的家属。柳石堂打手机让儿子离开,怕儿子被家属们攻击。但是晚了,有人认出柳钧,家属们涌上来,尤其是工亡职工的妈妈和奶奶,拍打着柳钧要他赔命。起先,大家还有点儿节制,可是

随着他们发现无法从柳钧嘴里讨得他们想要的承诺,家属们的情绪激动了,下手越来越重。柳石堂只能眼睁睁看着儿子双拳难敌四手,无法开门应援,只因大门一开,恐怕那些人冲进来砸的就是设备。他唯有大呼儿子快跑,招呼员工支援柳钧。

等到柳钧终于被职工们解救出来,远远走开,他摸摸发际,果然摸出几缕的血,他的脸好像被死者妈妈抓了一把,而身上究竟挨了多少拳脚,他已经数不清。但柳石堂再来电话,依然是指示儿子离开,不要与那些人纠缠。“他们有情绪,你得让他们发泄,等几天发泄下

来他们才肯谈判……”

“他们发泄那几天的工作怎么办?停顿?合同延误怎么办?”

“放心,不会太久,他们也没那么好的精力。”

“万一他们也轮班呢?他们索赔一百万,金钱面前他们有的是动力。”

“可他们死人了……”

“问题是我们没过错,过错在他。”

“人死为大,别争了,这是风俗。啊,快跑……”

这回是死者父亲操起一只花圈,不要命地冲着柳钧奔来,嘴里嚷嚷他儿子死了他也不让柳石堂的儿子好过,打死柳钧他偿命。柳钧打架在行,电光石火间就测出他只要如此这般就可以一举打翻死者父亲,可是他终于还是没做,他的心里也是人死为大,他很快地逃离了。

但是他的车子落在死者家属手中,被砸得惨不忍睹。柳钧只能愤怒地跟身边的工人讲,“好吧,原本我说银行贷款批下,我把这辆车子交给你们拆,现在提前了。”

有工人道:“到底他们要围到什么时候?没法上班,我们的工资奖金怎么办?”

也有工人道:“柳总,你受伤不轻,快去医院看看吧,照个X光。”

业务部统计更是忧心忡忡,“明天有两批出货,怎么办,怎么办,那边又要打电话骂了。”

柳钧到底是血性青年,他揉揉被揍得酸痛的胳膊,准备回去谈判,他不愿如此不明不白地僵持。但是柳石堂又是来电,让柳钧千万忍让三天,体谅死者家属的痛苦。柳钧其实心里也是这么想,将心比心,他能理解死者家属的激动,可是又有谁来理解他这个无过错者的损

失。他终于还是忍了,让工人们回家,他在公司外面绕了一圈,跳进围墙。有几个工人也跟着跳进去,做贼一样地进车间坚持生产。

可是人可以翻墙,运输车无法进出。生产秩序大乱。

如此煎熬了两天两夜,公司大门被冲得东倒西歪,门里门外谁都累,可谁都不放弃,门外更是似乎红了眼睛。柳钧问爸爸:“三天,有用吗?”

柳石堂沉默。于是柳钧甩开爸爸的阻拦,走到门前,对冲过准备用竹杆子打他的死者亲戚道:“你听着,我手中有死者酗酒上班的血液化验证据……”他这话出来,对方立即动作停滞,“根据工伤保险基金赔偿条例,酗酒造成的工伤不在赔偿范围之内。公司好心,一直

替你们向劳动局保守秘密,你们再逼我们,那么对不起了。如果需要我们的配合,请今天撤退,否则你们不仅别想从我这儿得到一分钱,你们也别想从工伤保险基金获得一分赔偿。”

那位死者亲戚大声道:“你吓谁呢,你……”

柳钧也提高声音:“你大声,尽管大声。目前这事只有我们父子知道,你嚷出来啊,让全世界知道。不是我的损失,而是你的损失。”

那亲戚犹豫了一下,回去与众人商量。他们停止了攻势,但依然没人撤退。

柳石堂也火了,他让儿子回来,“警察不肯来,我叫黑道。妈妈的,我再也不给他们一分钱,宁可全给黑道。这个规矩不能开,要是谁有点问题都围攻公司,以后公司还怎么开。妈的,当我是面人。”

柳钧没有犹豫,也没阻拦,他回头看一眼门外的人们,回去办公室做事。一会儿,他见到两辆面包车赶来,车上跳下手持铁管的十几个男人。很快,门外的男眷们被打得落荒而逃,被放过的女眷见势不妙,也只能扔下家伙逃跑。柳钧漠然地看着这一切,他的同情心已经

磨损到极限,他没有想法。

公司又恢复正常生产,虽然大家都跟柳钧说,公司已经做到仁至义尽,但柳钧不知道大家心里究竟对此有何看法。死了一个人,对死者家庭而言,是一场灾难,对企业而言,又何尝不是灾难。

不再有围攻,但是死者的母亲隔天又到公司门口,没有任何激烈动作,只是坐在地上哀哀痛哭。

柳钧告诉行政经理,钱对一个失去儿子的母亲无用,但钱可以保障失去儿子母亲的下半生。他让行政经理积极配合向基金索赔,而且,如何想个办法,公司以什么正当名义给予那位母亲一定补偿。行政经理说,干什么赔偿,公司这几天被敲掉的损失已经是五位数。柳钧

说,隐形损失接近六位数。行政经理说,他们过分到了极点,公司上上下下好几个人挨揍,大家还有什么可谈的,一切免谈。

柳钧心里狂叫,我不仅想免谈,我不仅想免谈……但他现在是腾飞的大局。他还得婉转劝慰作为谈判使者也挨了拳脚的行政经理,他搞得自己一点血性也无。

钱宏明应约找到柳钧,是在跆拳道馆。他见到柳钧被一个黑带教练好整以暇地打得几乎满地找牙,可他又见到柳钧一次次地站起,顽强与教练对抗。钱宏明实在看不下去,冲进场地拦住。

“你找死!”

柳钧却歪着鼻青脸肿的脸笑,“终于痛快了。”

“跟死人较什么劲,看到这种事只有两个字,认栽。”

“我认栽得不能再认栽,可你不知道,人更爱得寸进尺。我今天终于明白,不仅我爸的办法错了,我的想法更错。以后知道了。又撞一次南墙,算是吃一堑长一智。”

“知道什么?”钱宏明心里认可柳父的做法,可难道柳钧还有更好的办法不成?

“不能说,一说就是政治不正确。”柳钧扶着钱宏明才勉强站起来,与教练道谢后缓缓走出来。“假仁假义要不得啊,呵呵。”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